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1406 分娩准备(第一更,求月票)

01406 分娩准备(第一更,求月票)


  次日早晨,法尔对于陈曌一个晚上组装起来的手术室惊呆了。

  “这个水槽的水是从湖水里引进来的水源,可以用来水中分娩,水质不用担心,不会对法丽和孩子造成什么伤害,更不会感染。”陈曌说道。

  水中分娩属于无痛分娩的一类,不过镇痛效果并不算好,法丽分娩的时候也不一定会使用这种分娩方法。

  目前无痛分娩技术已经非常成熟,陈曌还准备了椎管内分娩镇痛设备。

  “陈,你会椎管内注射镇痛吗?”

  “我不会。”陈曌摇了摇头。

  “我也不会。”法尔说道。

  道理陈曌和法尔都懂,可是实际操作,是需要有一定的临床经验的。

  “那么我们最好还要找一个麻醉医师。”

  拥有无痛分娩麻醉医师资格证的,至少跟着主治医师实习了一年,从旁观摩或者助手二十次以上,才有资格自己单独进行麻醉。

  给产妇进行麻醉,是通过椎管内注射法,虽然技术很成熟,可是注射量也有很严格的限制。

  一般就是对蛛网膜下腔进行注射,注射的太多,对产妇对孩子都没好处,注射的太少又起不到镇痛效果。

  而且这个镇痛过程是持续性的,几分钟到十几分钟注射一次,根据产妇痛感级别而进行不同级别的药物镇痛。

  “你有认识的医师吗?”陈曌问道。

  “有。”

  “把他请过来,最好今天就过来,酬劳随便他开。”

  “你可没对我说过这句话。”法尔说道。

  “你如果需要的话,我同样可以对你说这句话。”

  法尔其实并不缺钱,毕竟惠妮普那么大的产业,如果她需要钱只要找她母亲打个电话即可。

  哪怕是给陈曌打个电话,陈曌也会给她开一张空白支票。

  法尔和法丽都对惠妮普的身家有继承权的。

  当然了,她们姐妹两人对此似乎都没什么兴趣。

  剖宫产也算是无痛分娩,除了注射镇痛法的准备,

  陈曌同样还准备了正常的剖宫手术设备以及手术台。

  “陈,你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人想要抢夺孩子吗?”

  “你去问法丽,她如果愿意告诉你的话,她自然就会告诉你。”

  “好吧好吧……”法尔心里打算着,等下去找法丽再打听一下:“这里的消毒条件到位吗?”

  即便法尔相信陈曌的准备,消毒是最基本的要求。

  不过这里毕竟不是医院里的封闭隔离手术室,所以法尔还是必须问一下。

  “嗯,那边安装了大功率的空气净化转化器,每次打开楼梯口的时候,记得打开空气净化转化器。”

  “这设备我们医院也有,至少要八十万美元吧。”法尔问道:“这是你给法丽准备的?”

  “事实上我原本就有这个设备。”陈曌说道。

  原本这个设备是在空间夹缝里的实验室里准备的。

  “还有什么需要我准备的?最好给我列举一个清单。”

  法尔的确又给陈曌列举了不少清单,有些还真的是陈曌没有准备到位的。

  不是必需品,而是应急品。

  陈曌大部分的设备和工具、药品都是陈曌和老黑实验用的。

  不是专门为接生准备的,所以还是有一些欠缺。

  所以陈曌必须今天内备齐,只能出门去准备。

  ……

  “奥库拉,你居然失败了?”

  “瓦伦先生,我姐姐突然掌握了强化魔法,而且是强大的强化魔法。”奥库拉.辛格思低着头站在眼前这个男人的面前。

  “你真没用。”瓦伦冷冷的说道。

  这时候,奥库拉.辛格思身边跟随的豺狗全都冲着瓦伦嘶牙咧嘴低吼着。

  它们都是奥库拉.辛格思忠诚的仆从。

  奥库拉.辛格思连忙约束这些豺狗,她不愿意冒犯瓦伦。

  “区区一个强化魔法,居然就把你打败了,你太让我失望了。”瓦伦说道:“看来我有必要亲自出手。”

  奥库拉.辛格思的脸色不由得一变:“瓦伦先生,请再给我一个机会,这次我一定会把东西拿到手。”

  “我没时间再浪费在你的身上。”瓦伦冷冷的扫了眼奥库拉.辛格思。

  说着,瓦伦转身就走,只留下奥库拉.辛格思站在原地犹豫不决。

  ……

  此刻的娜沃茨.辛格思与戴丽摩尔正在逛街。

  虽说风暴将至,可是只要还没到来,人们就不会停止享受生活,商人也不会停止生意。

  比弗利山庄的街头,各大奢侈品店依然迎来送往。

  两人都提着大包小包,女人的天性如此,即便她们都是女巫,可是她们更热衷于购物和讨论奢侈品。

  突然,娜沃茨.辛格思的身体一顿,戴丽摩尔转头看去,发现娜沃茨.辛格思就像是被冰冻了身体一样。

  “辛格思,你怎么了?”

  娜沃茨.辛格思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到底怎么了?”

  “有敌人。”娜沃茨.辛格思虽然身体被定住,可是她的眼睛还能动,她注视着前方,最终锁定了一个身影。

  罗姆人的叛徒,瓦伦.嘉里姆。

  和辛格思家族这种,基本上舍弃罗姆人传统的家族不一样。

  瓦伦.嘉里姆不是舍弃罗姆人的传统。

  而是完全对罗姆人传统背道而驰,行使罗姆人严禁和禁忌的事情。

  这就类似于一个是选择移民,而另外一个则是在自己的国家里违反法律,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当然了,瓦伦.嘉里姆所做的事情,远比违反法律更恶劣。

  娜沃茨.辛格思嘴里念动着魔法咒语,弱点镜像。

  “戴丽摩尔,拿你的胸针扎我的脖子。”娜沃茨.辛格思说道。

  戴丽摩尔立刻解下自己的胸针,扎在娜沃茨.辛格思的脖子上。

  紧接着,站在对面的瓦伦.嘉里姆捂住脖子,娜沃茨.辛格思的定身魔法骤然解除。

  “走,我们走!”娜沃茨.辛格思看了看瓦伦.嘉里姆,转身就走。

  “我们回家吗?”

  “不,你知道那位陈先生住在哪里吗?”

  “你要去找陈先生?找他做什么?”

  “刚才袭击我的那个人,他有着很大的势力,我和你是无法与他对抗的,只能借用一下陈先生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