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1407 第二夜?(第二更,求月票)

1407 第二夜?(第二更,求月票)


  “陈先生的能力就能与对方对抗吗?”

  “陈先生是强化系的能力,而且很强大,只要运用得当,就能消灭那个人大多数的战力。”

  戴丽摩尔带着娜沃茨.辛格思来到镜子湖。

  娜沃茨.辛格思瞬间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天地灵气。

  “好充沛的元素!这里简直就是通灵师的天堂。”

  戴丽摩尔是第二次来到这里,不过和第一次的感觉没什么不同。

  她没发现这里和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同的,也就是空气好一些而已。

  “这里很好吗?”

  “非常好。”

  娜沃茨.辛格思说道:“我的家族也有一片元素领域的领地,专门用来给族人觉醒者修炼用的地方,可是那个地方比起这里的元素浓度,至少低了三倍。”

  车子停在别墅门口,戴丽摩尔带着复杂的心情来到门前,敲了敲门。

  这时候一个陌生的女人开门了,戴丽摩尔不认识这女人,心中暗道,难道是陈曌的情人?

  “请问陈先生在吗?”

  “陈出门去了,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请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我能进屋等到陈先生回来吗?”戴丽摩尔问道。

  法尔有些迟疑,因为她听说有人要抢陈曌和法丽的孩子,所以她现在也挺担心的。

  如今又来了两个不认识的女人,这让她没办法不多想。

  “我打个电话,问一下陈。”

  “当然,请便。”

  法尔就当着戴丽摩尔和娜沃茨.辛格思的面,拨通了陈曌的电话。

  “喂,陈,家门口来了两个女士,说是想要见你。”法尔说道。

  “她们叫什么?”

  法尔看向戴丽摩尔,还不等她开口询问,戴丽摩尔就像是知道她想问什么,率先开口说道:“我叫戴丽摩尔,她是娜沃茨.辛格思。”

  “让她们暂时留下,等我回来。”陈曌说道。

  戴丽摩尔和娜沃茨.辛格思进入客厅后,看到大肚子的法丽。

  “女士,对于上次的事情,我很抱歉。”戴丽摩尔主动上前道歉。

  “没关系。”法丽的回应也很温和。

  不多时,陈曌就回来了,与陈曌一起下车的,还有一个女人。

  “夏拉小姐,里面请。”

  夏拉看着陈曌的别墅:“最多两天的时间?我能够得到二十万美元?”

  “当然,我向你保证。”陈曌点点头。

  夏拉是通过法尔找来的镇痛医师,她也是香特丽医院最好的麻醉、镇痛医师。

  而陈曌请到她,这算是非法行医的范畴,所以陈曌也给她开了超高的价码,两天的时间二十万美元。

  陈曌本身就是非法医生,所以他知道让一个正规医生去非法行医,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戴丽摩尔和娜沃茨.辛格思在看到陈曌进来后就站了起来。

  “夏拉,你和法尔聊聊,再看看我的手术室,我还有些私人事情需要处理。”

  夏拉点点头,走到法尔与法丽的身边。

  “戴丽摩尔女士,娜沃茨小姐,我们聊聊。”

  两女跟着陈曌走出屋外。

  “两位,你们有什么事吗?”

  “陈先生,我想借用一下你的能力。”娜沃茨.辛格思说道。

  “借用我的能力?怎么借用?”陈曌不解的问道。

  “能力镜像,我的魔法。”娜沃茨.辛格思说道。

  “只要不对我产生影响,你可以借用,我不介意。”陈曌淡然道。

  “不过我不确定什么时候需要借用,因为我不确定我的敌人什么时候出现。”

  “那总不能让我跟你身边吧?那样的话,还不如让我出手帮你解决。”陈曌翻着白眼道:“而且,我这两天有事……对了,你既然是感知系的女巫,你的感知魔法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陈先生,你需要什么程度的?感知魔法有很多种类,我会的种类也不在少数。”

  “我需要的是类似于战略级雷达的感知能力,能够感知到一定范围内的敌人数量。”

  “这个魔法并不难。”

  “我要的不是一次的感知,而是持续最少五个小时。”陈曌说道。

  “五个小时?”娜沃茨.辛格思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觉醒夜,因为觉醒夜是从晚上八点到凌晨一点。

  娜沃茨.辛格思又问道:“在那个屋子里,有谁要觉醒吗?”

  “这你就不用管了,你能做的到吗?”

  “我无法维持那么长的时间。”娜沃茨.辛格思说道。

  这个魔法虽然不难,可是却属于消耗性魔法,一次消耗的魔法不少。

  她不可能做的到,坚持几个小时持续不断的使用这个魔法。

  “我最多只能使用十几次。”

  “这是回魔药剂。”陈曌将两瓶回魔药剂丢给娜沃茨.辛格思。

  这个回魔药剂对陈曌来说就是杯水车薪。

  “如果有回魔药剂的话,我可以再多一倍。”娜沃茨.辛格思没想到,陈曌居然愿意给出这么珍贵的回魔药剂:“今晚的吗?”

  “不,明晚的。”陈曌说道。

  “第二夜?”娜沃茨.辛格思脸色微微惊变:“这不行,太危险了。”

  “那就算了,请便吧。”陈曌没有强求,只是冷淡的回应道。

  娜沃茨.辛格思和戴丽摩尔走了。

  主要还是娜沃茨.辛格思,她觉得这太冒险了。

  第二夜,那是何等恐怖的事件。

  “辛格思,我们真的要这样袖手旁观吗?”戴丽摩尔原本还想通过这件事,加深与陈曌的亲密度。

  “戴丽摩尔,不是我想袖手旁观,实在是这件事真的太危险了,你根本就不明白,第二夜意味着什么。”

  “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同伴,比如说盖亚。”戴丽摩尔说道:“盖亚说过,她有把握一个人守护度过第二夜。”

  “一个人不可能守护度过第二夜的。”

  “也许一个人无法做到,可是盖亚依然很强大,那是我亲眼所见。”

  “你是说,我们不应该袖手旁观吗?”

  “如果我们帮助了陈先生,将来如果我们有麻烦,他应该也不会袖手旁观。”

  娜沃茨.辛格思深深的思考许久,突然踩住刹车:“也许你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