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1408 厄尔尼诺(第三更,求月票)

01408 厄尔尼诺(第三更,求月票)

  陈曌对于娜沃茨.辛格思与戴丽摩尔去而复返倒是有些意外。

  原本他对他们两个离开,并没有生气。

  毕竟普通通灵师连单独对付第一夜觉醒都困难,听说是第二夜,估计都要吓尿了。

  谁也没义务为别人舍身忘死。

  “陈先生,我们愿意帮你守护第二夜,不过如果一旦局势崩坏,那么我们还是会离开。”

  “我不需要你们战斗,你们只要帮我探知大范围的敌人即可。”陈曌说道。

  “你确定不需要我战斗吗?”娜沃茨.辛格思问道:“我们多多少少都能帮上一些忙。”

  “用你们的感知魔法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陈曌说道。

  在娜沃茨.辛格思看来,陈曌还是有些自大。

  陈曌现在还有一个需要考虑的地方,小葛琳是留在家里,还是送去协会。

  “小葛琳,你要去盖亚阿姨那边吗?”

  “不去,小葛琳要留下来,小葛琳要第一时间看到小妹妹出生。”

  “你怎么知道是小妹妹,说不定是小弟弟呢。”

  “不,就是小妹妹。”小葛琳坚定的说道,仿佛是用既定的结果回答陈曌的疑问。

  陈曌笑了,他当然知道自己的第二个孩子也是女儿。

  戴丽摩尔、娜沃茨.辛格思、夏拉、法尔和法丽,还有陈曌抱着小葛琳,分别坐在餐桌的各个位置上。

  今晚的晚餐都是陈曌做的,戴丽摩尔首先开口道。

  “陈先生,你的厨艺真不错,我家里缺一个厨师。”

  当然了,戴丽摩尔只是在开玩笑,如果不算上她父母的财产,陈曌比她还有钱。

  “等我什么时候丢了工作,我再考虑去你家中当厨师。”没有人会把玩笑当真,陈曌也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

  “听说这次登陆西海岸的飓风,时速已经超过了2005年的那场飓风。”夏拉说道:“陈先生,你们的别墅能顶得住时速超过300公里的飓风吧?”

  “周围的森林能够减缓风力,而这栋别墅建造设计的时候,就是以防范五级飓风为基础的,另外,别墅的上层和下层是两套不同的建筑结构,是可以完全封闭的,也就是说,即便别墅上层被完全摧毁,然后被湖水淹没,下层也可以完全封闭,在下层还有足够的食物储备,还有固定电话,另外,在地下室第二层还有一个通往镜子湖的通道,只要你能闭气一分钟,就能够安然的游到外面。”

  夏拉听到陈曌的话,也安心了许多。

  而且面对超过300公里时速的飓风,在医院未必就能够安全。

  相较于对台风早就习以为常,而且在防范这一块更有经验的中国来说,不管是国家还是州政府对于飓风的防范向来没什么经验,而且他们即便是造成灾难性的后果,都未必会行动起来。

  2005年的惨案就足以说明这一切,将近2000人的身亡,其中直接因为飓风而死的不过三分之一,剩下的都是在后面没得到救援而淹死或者饿死的。

  甚至是灾后引发的犯罪事件,也是造成最终死亡人数的重要原因。

  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发达,体制最完善的国家,却在灾难面前变成了这个世界上最混乱的国家。

  三百公里时速的热带气旋,东南亚国家基本上两三年就会遇到一两回。

  可是北美地区国家却鲜少会遇到这种强度的热带气旋。

  现在西海岸的有钱人,可都是已经跑去其他城市避难去了。

  不,准确的说这些有钱人不是去避难,而是渡假。

  对于有钱人来说,去哪里都一样享受。

  史蒂文和拉斯法还邀请陈曌一起去腐败,不过陈曌显然是无法抽身的。

  不过,距离热带气旋登陆还有十几个小时。

  陈曌也不确定,热带气旋的威力会否继续增强。

  西海岸位于温热带区域,与太平洋海域有明显的温差。

  而热带气旋本身就是因为对流温差而产生的气旋。

  温差越大,那么气旋威力也就越大。

  根据过往的经验来看,每次登陆西海岸的热带气旋,都会在登陆之前继续增强威力。

  如果继续增大的话,很可能会成为新世纪以来最强飓风。

  晚餐的餐桌上,大家都还比较尽兴。

  可是随后电视上插播的一条新闻,却让所有人的心情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根据NASA研究表明,热带气旋‘魔女’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热带风暴,而是厄尔尼诺现象,气象局也在同期发布了红色预警。

  同时还有西海岸各大城市名单,全部都是红色预警。

  特别是洛杉矶,更是处于风力最强的区域,将要直面风暴中心。

  热带风暴中心可不是小说里的那种中间平安无事,事实上越是靠近中心,风力就越强。

  目前NASA和气象局发布的风暴中心风力已经达到了335公里时速。

  而且还在进一步加强,谁也不知道当登陆的那一刻,风力将会到达什么地步。

  厄尔尼诺,这是源自于西班牙语。

  它的原意是‘圣婴’。

  19世纪初,在南美洲的厄瓜多尔和秘鲁等西班牙语系的国家,渔民们发现,每隔几年,从10月至第二年的3月便会出现一股沿海岸南移的暖流,使表层海水温度明显升高。

  南美洲的太平洋东岸本来盛行的是秘鲁寒流,随着寒流移动的鱼群使秘鲁渔场成为世界四大渔场之一,但这股暖流一出现,性喜冷水的鱼类就会大量死亡,使渔民们遭受灭顶之灾。

  由于这种现象最严重时往往在圣诞节前后,于是遭受天灾而又无可奈何的渔民将其称为上帝之子——圣婴。

  厄尔尼诺一般来说是四年来一次,对全世界范围内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可是本身又是不确定,又无法计算的。

  四年只不过是从过去的经验来计算,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就比如说98年中国的那场特大洪水,没有人能够忘记那场灾难。

  当天晚上,洛杉矶上空的乌云消失了。

  难得看见了漫天璀璨的星辰。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不是什么好预兆。

  因为,圣婴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