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时木南爱朝曦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阴谋

第一百一十九章 阴谋

  回到房间不久,便听到有人敲门,时木南蹑手蹑脚走去开门一看,是老钟。nn

  这个憨厚的男人一脸抱歉“我老婆说让我来接你们一起回家住。”

  时木南微笑着拒绝道“过几天吧,你们刚新婚,两家的亲戚都在,我们再过去吵扰,只怕会更添你们的负担。”

  老钟仍是不紧不慢的笑了笑,敦实的面相亲和力十足“我倒不是怕吵扰,主要是我那房子真的不够宽敞,你们去了,只怕还不如酒店住得舒适。”说完,又呵呵两声再道“这样吧,你们在市多呆几天,我家里那堆亲戚后天就走,等送走了他们,我再来接你们。到时候,你们可别再推托了,不然我没办法回去交差。”

  时木南点点头“就听你的。”

  “行吧。”老钟似要离开,又很不放心“小曦姐没事吧瞧她脸色真的不太好。”

  “没有大碍,就是不肯吃药,所以好得慢点。”

  “其实感冒了,少吃点药也是好的,多喝点热水吧。”

  “我也这样想,所以才一直由着她。”

  “小曦姐能有你这样的男朋友,真是太好了。”

  说完,老钟便真的离开了。

  时木南半靠在门口,我这样的男朋友,真的好吗

  他叹了口气,回头却见朝曦已经坐了起来,眼神呆滞,赶紧关上门走过去“饿了吗”

  朝曦摇摇头。

  “喝水吗”

  朝曦又摇摇头。

  时木南只好在她对面坐下“学姐,你到底是怎么啦是不是那个女人对你做了什么”

  朝曦还是摇摇头。

  时木南无法了“那你能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吗”

  朝曦这才有了反应,眼珠子转过一圈后,回眸望着时木南“我不认识她,加上今天,也就见了两次。”

  “既然是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又怎么会令你如此难过呢”

  朝曦便慢慢勾下头,刚说了两个字“因为”眼神便模糊了,那个女人那张脸那些话便再度浮现。

  “我老公在宋策划工作担任总经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公司的业绩是逐年上升的。八年前,现在来说,应该是九年前了。但是我老公还是副总,听说是集团里有一位部门经理想将自己的亲戚安排进来,那时的老总不同意,说是没有预算。就这么一件小事,那个老总被调离了,我老公也算是托了你的福,他接任上位,你也入了公司。”

  “因为上头有交代,不准提及你的事,也不许过度关注,有了前车之鉴,我老公自然不敢不听。所以,你做你的小文员,他当他的大老板,从未与你有过半点交接。”

  “直到去年那个时候,如果不是突然接到要设计解雇你的命令,我老公都忘了你的存在。上头说了,不能让你知道是上头的人所为,只能让矛盾在策划公司内部发生,还必须断你一切后路,逼得你在市生存不下去。”

  “我老公很苦恼,他将你在公司八年的情况了解以后,发现要找你错漏真的很难,不是说你有多优秀,而是你真的很普通,无过无功,却很勤奋,一看就是一个在努力生活的普通人。身为普通人原没有错,有错的是这个世界。”

  “唉我老公没有办法,只能找安雯商量这件事。以前吧,我不喜欢听别人最毒妇人心,但现在我不得不说,比起狠毒,女人果然胜过男人。不过一个晚上,安雯就想出了对策。个中细节,相信朝小姐不用我再累述,应该也很清楚了吧”

  “我不是为我老公开脱,毕竟这件事他也参与了,是他授意的,所以你心里记恨他,也是对的。毕竟,当时的你是屈辱的。”

  “本来以为,事情办完以后,一切就风平浪静了。没想到,上头那个人为了不引起你的怀疑,执意要将戏做足。所以,你走后的三个月,我老公就被开除了,令人没想到的是,安雯那个毒妇,那个一手策划整件事的毒妇,却坐收渔翁之利,成为了公司总经理。你觉得好笑吗”

  “我老公被开了以后,心情一直不好,但为了我,为了孩子,为了不降低生活水准,他不得不去其他公司求职,不想,却被堵得死死的,没有一家公司愿意接纳他。一开始,他咬着牙坚持,但三个月后,他终于在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中变得颓废了。但这些事,他仍然瞒着我,直到那次醉酒,他一边哭一边说,还将你的资料拿出来一边撕,我才发现原来他口中对不起的人就是你。”

  “想来,是老天开眼,那一次机场的偶遇,现在再想,根本不是偶遇,而是让我在日后明白,躲在背后操纵这一切的其实就是你身边那个男人。”

  “你不用这么快否决以前我见过宋总,对他印象很深刻。机场偶遇,我一眼就认出他了。 我把我的疑心告诉了我老公,他不相信。于是我们就悄悄的调查了一下你的事情,也去过q市,通过以前的一些同事一些朋友知道了很多关于你的事,也证实了我的猜测,一开始安排你进策划公司的是宋总,后来下令让你在市无法生存的也是宋总,因为这样,你才会义无反顾的跟着他去到q市。”

  “很难接受吗呵呵,其实很简单,宋总在过去的几年时间一直密切的往返市与q市之间,听说他的叔叔对此有所疑心,开始派人调查,毕竟,宋策划公司只是宋氏集团下面一个微不足道的子公司,实在不劳这位大总裁如此高看。我细细想了想,像他们那样的豪门,娶一个像朝小姐这样的女人,肯定是不被允许的,所以,他应当是不想让你被人发现。为了不再如此频繁往返两地,又能将带走,才想出了这么一个法子。”

  “你可以质疑我,但是有几个问题,你不妨问问你自己。在离开市之前,宋总是否向你坦白过身份你又是否知道自己是如何进的宋策划公司在你被冤枉赶走的时候,你是否找过宋总,他又是否施以了援手”

  “实话说了吧,我老公已经离开市,带着我在别的城市落叶生根,现在他也有了一份新的体面的工作。今天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等你,我告诉你这些,就是想要报复宋总,就是想让你知道他是怎样阴险狡猾的人。毕竟我是过来人,我懂得要让一个体面到凌驾在云端的男人跌下来,除了你,就再无其他方法。”

  “好了,朝小姐,我的目的达到了,你可以走了。”

  朝曦伏在时木南怀里,喃喃一句“阿南,这个世界,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我好像有点分不清了。”

  时木南轻轻笑道“分不清就别分。”

  “不分,又纠结着痛苦。”

  “那便忘了吧。”

  忘了

  能够忘掉吗

  朝曦闭上眼,眼泪无声滑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