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高手寂寞 > 第五节 连环策

第五节 连环策


  山脚下的混战,甚是激烈,在场的每个人放到江湖上几乎尽是门派十大高手之流。人数又如此之众,彼此实力差距极有限,生死往往决定在飘渺不定的运气上,双方齐齐出手放出气劲之时,倘若哪个倒霉蛋正好被对方两人以上同时锁定,那么便是不死也得重伤躺地。双方一阵交击下,彼此都各倒下数人,此时距离已近,纷纷贴身变做肉搏战。若是一般江湖人,这种人数的混战不过在长宽两百米的空间内已是足够,然而对于眼下的这些高手来说,便是扩大到两千米都仍显不足。

  沙一剑硬将对手迫退两步,扬起气劲便朝身侧三米处的神州帮高手射出一股气劲,对方顿时受到重创,同时原本对战的联盟高手哪会放过这等机会?全力运功几记重击,更是打的此人连吐数口鲜血,强撑着重伤的身体勉力抵抗,争取多活一刻算一刻。沙回剑挡下对手的攻击,紧随着左手一扬射出几支冰魄银针,对方骇然闪身避过,沙却是抓住机会手中长剑急递出,对方连忙侧身试图避过,却是仍旧在腰间被划了一道四寸长一寸深的伤口,血流不止。沙左掌迅进击施展小擒拿手,对方却也甚是了得,这等接连创伤下仍旧尽数接下沙的进攻,暴喝着举刀反劈,使的却是昆仑派霹雳刀法,沙早已试探出对方内功比自己要逊色两筹,顿时运功硬抗,顿时震的对方身形后仰连退两步,沙正欲借机补上一剑,后方左侧猛然一股剑气扑至,沙心神一直留意着周围动静,顿时放弃进攻的打算,旋身避过,同时左手朝剑气射来出丢出一把玉蜂针,一声惨哼,不远处一神州高手闪避不及中了数针,顿时混身剧痛难当,被方才打至轻内伤的对手一剑刺了个对穿。

  沙的对手此时止住了步子举刀再次攻上,沙暗自冷笑。说起来这种卑鄙的战法还是依韵所教,混战中找一个比自己逊色两筹的对手,却别急着杀死对方,每每让对方一时缓不过气时便抽冷子给旁边的敌人一记,倘若你急于将对手杀死,定会有其它敌人注意到前来替补,如果遇到个实力相当或是更甚的,那么就轮到自己被人抽冷子暗算了。沙最初听依韵这么说觉得太过卑鄙,不过某次混战时在依韵要求下不好拒绝,便尝试了一番,却是爽的不成,自此后每每遇到高手间的混战沙都这么做,不但每每自保,更是能对敌人造成不小的伤亡。沙的对手又身中两剑,虽都不足致命,却是对动作影响越来越大,正这时一个神州帮少林派高手赶至,意图夹攻,沙全力震对对手,拔腿边跑。被敌人夹攻的时候一定别硬撑,马上在逃跑,你又会暗器,边跑还能继续暗算别人,如果对方轻功比你还好,那就跑到某个自己人身边,把压力分担下,二对三总比一对二好得多,要是同伴撑不住快死了,就放暗器救,这样救不了也不会被缠上,然后再跑!沙在混乱的战场上穿梭一阵,甩开了两名敌人,便朝着一最近处正打的热火朝天的两人扑去,手中暗器跟随着出手,正战着的神州帮高手显然也极为警惕,骇然下避开了沙的攻击,却是陷进两人的联手压力下,不过数招,身上便被沙刺了一剑,身形更渐缓慢,刚闪开交战对手的攻击,便被上一剑刺了个对穿。原本战着的男子朝沙感激的递过一个微笑,便折身帮助其它战友去了。我跑了,那追自己的人岂不是会去帮着其它敌人杀了别的同伴?那也没办法,别人死总比自己死好,何况那人死了也不知道是你的缘故,要是甩脱了,你还能帮其它战友,别人对你感激的不行呢,死了的高手还有什么价值,用一个死掉的高手换自己的安全同时获得一个活着的高手对你的感激,你说哪个更有价值?依韵的话语不时在沙脑海中响起,沙不由一笑,似乎这些卑鄙又不道义的行为更适合生存呢……

  距离沙不远处一名神州帮高手正一刀将联盟的高手砍成两截,却被别人偷袭打的大口吐血,这人却是极为凶悍,挺着刀不要命般一轮猛攻,偷袭的联盟高手顿时连连中刀,显然双方实力差距较大了些,没片刻工夫又死在此人刀下,这人的凶悍顿时引起周围真交战的联盟高手注意。一人抽身大喝着扑至,双方以快打块的斗了二十余招,联盟跳出的人却是眼见不支,猛然见凶悍的神州帮刀手胸口挺出一剑,睁着双眼极度不甘的倒下,沙抽出手长剑,朝己方战友报以一笑,对方感激的微微欠身,便又各自散开寻找别的敌人。那种在混战时当自己是神一样凶悍无比的傻瓜,就算杀了几个人又如何?严重耗损内力,就算不被抽暗算而死,最后也会气力衰歇被人打死。

  战斗正激烈进行,突然神州帮高手呈现撤退的势头,联盟的人未收到追击命令,便也任由离去。事实上对方存了撤退之意,就是勉强追击也难有收获,彼此实力相当的对手拼命要跑,又岂是那么容易追杀的?这种时候又不是千人万人战。联盟高手清点着伤亡,同时处理罢身上的伤势,便开始清点战利品,自己人的物品是要归还死者的,敌人的便上缴总部,根据战功将装备进行放奖励,至于没分到的也将获得大笔奖金,死去的仍旧能得到一笔大额补偿,几乎足够重新练满武功所需的全部花费了。先前被沙帮助过的几人这时都前来道谢,并一致推崇沙的实力尔尔,沙面上挂着微笑谦虚几句,心中却又忍不住想起依韵的一些话。大战后只有活着的才是英雄,那些战死的人,最多被朋友安慰安慰,被联盟说几句好听话,被人同情那么几个瞬间。沙轻轻将手别在后背腰间,抚摩着依韵方才所给的剑柄,那个命硬的家伙一定也不会有事吧,那么会牺牲别人保全自己,我也不需要太替他担心了。随即嘴角挂起一丝微笑,便随着前来的几位要好之人聊着各自战场的遭遇。

  “小剑!”伤心断肠骇然出声,双方战了近两刻钟,竟见小剑突然奔至。众人顿时一阵绝望,都知道绝对无法幸免,原本便奈何不得对方,倘若只有小剑孤身一人,或许还能有机会逃命,如今却是怎么都不可能了。伤心断肠大喝道“反正是要死次,怎么也拉两个垫背的!”其余四人顿时会意,全力震开正交战的对手,奋不顾身的分两和三朝不存和邪扑去,不存心下微惊,连忙扯身欲飞退,伤心断肠,小龙女,灭神三人却是拼死追击,眼见不存要在三人拼命攻击下香消玉损,一团剑影突然而至,将战场五人尽数笼罩,有缺和蓝太阳同时分救两人,几声闷哼,伤心断肠五人带着不甘就此倒下,不存捂着腰,鲜血从指间徐徐渗出,邪却是胸口被金刚刺近三寸许,陷些便就此了帐。四人朝小剑开口道谢,“还好?”小剑淡淡开口询问,不存和邪齐声道“差一点。”小剑点点头,不存突然道“不好,联盟的人在攻打朱雀坛,紫心人已经带着高手回防了。”小剑点头道“你们去吧,虽然根本是计策的可能性极大,却也不得不中计。”说罢转身飞身离去,不存望着伤心断肠五人的尸体,恨恨道“可恶!个个都带着替身娃娃,现在好不容易收拾了他们,却要撤退,否则的话他们今天来的高手能有一半活着回去就不错了着率先举步离去,其余三人紧随而去。

  京城联盟总部,伤心断肠以及依韵七人此时聚在一头,“死了?”依韵和情衣互相对视一眼回答道“死了。”顿时一起出一阵大笑,心情却是无比愉悦,已经收到消息,今趟前去的高手纷纷都已安然返回。情衣和小龙女这时开口道“伤心,金刚,傲霜,这趟依韵出力不少,若非他最后极可能被小刀摆脱,紧急时刻他舍弃了自己的承影,才成功争取了时间。所以我们觉得,该从剩下的九柄剑重新分配给依韵一把。”冷傲霜这时也接口道“我也同意,毕竟依韵是为了成功让我脱逃才失掉承影的。”伤心断肠微做沉吟便点头应允,一行几人都已经有三人开口这么说了,而金刚和龙剑,灭神三人也无反对的意思,便也只能如此。依韵顿时一脸感激之色道“谢谢大家了,不过还是让你们都挑选罢了后我才轮到我吧,否则我难以心安。”众人也不做坚持,伤心断肠开口道“现在一切都如计划般进行,回头我便派遣人手去陵墓将钱财和夜明珠带回来,现在大家要谨记口供,由于我们的计划被人泄露,遭遇到神州帮的袭击,所以我身受重伤,至今仍在疗养,金刚,小龙女也都重伤窝床不起,除冷傲霜外其余人也都受伤的不轻。叛徒就是乐天,同时乐天更在我们帮派内假传号领,伪造盟主领调动人马前往神州帮送死削弱联盟的实力。之后冷副盟主必须负责对叛徒进行公开处理了,而我们,都在养伤,就一段时间无法露面了。”众纷纷会意,随即轮流挑选出自己喜爱的剑,最后剩鱼肠和赤宵未被挑中,事实上鱼肠剑极短,在场众人都是不适合使用的,而赤宵却是因为众人见依韵一直打量着,知道依韵心下看中,冷傲霜和小龙女本就不使剑,伤心断肠四人都没挑中它,情衣却是有心想让,冷傲霜和小龙女本就不使剑,自是没必要夺依韵所爱,也都挑了其它,便将赤宵留给了依韵。依韵朝众人递上一个感激的眼神,众人也都会意的报以一笑,便各自带着战利品返回住所。

  大凡高级兵器以及装备,系统均有规定,在获得一日内,即使带在身上,也不叛定为本人物品,一旦死亡便是身怀替身娃娃也会掉落,只有防入钱庄或是帮派仓库才得以保存,若非如此,八人也不会在联盟总部赖足一天一夜不舍离去了。此时依韵提着手中的神兵,仍旧免不了一阵担忧,眼下身上可是没带替身娃娃,事实上此刻神州帮才败去联盟的死兵不久,便是全力赶来也不可能那么快到,只是处于一种获得至宝后的患得患失心情而已,莫说依韵,便是伤心断肠等人,此刻的心情又能平静到哪去?

  出得联盟,沙已在是在外候着,眼见依韵出来,顿时一脸喜色的迎上,挽着依韵的手臂。受伤吧?”依韵关切的开口询问,沙轻轻恩了声,山庄,最近一些时候我都得呆山庄不能露面了。”“我会陪你的。”沙轻声道,“对了,看过承影了么?”沙摇摇头道“刚回来不久,就直接来这里等你了,还没来得及看。”依韵嘿嘿一笑,带着几分得意道“简直是经典完美的行动你个任务,你必须尽快学会玉女素心剑法。”沙略带责备的横了依韵一眼,“你当想学就能学?到到现在还不知道具体条件呢,听师姐说属于绝学了。”依韵有些尴尬的笑笑,心中却是突然有种奇怪的念头,或许,绝学类武功即将逐渐出现江湖了,也许从小刀学会独孤九剑开始,绝学在不久后便已经被启动,而自己的杀剑,莫非也是无意中获得一套绝学?随即又觉得自己这念头很可笑,便凑到沙耳旁轻声道“承影玩够了后先放钱庄吧,等以后学会玉女素心剑法时在取出,眼下承影联盟的人都以为被小刀抢了去,回头我把赤宵给你用一定喜欢,整柄剑通体成闪着刺目的白光,剑刃更是冷若寒霜。”沙惊讶道“怎么又得一柄?”依韵便将过程一五一十给沙讲了遍,沙这才明白了原委,却道“你给了我承影就够了,你自己总得有把防身吧。”“承影你又不能随便拿出来用,目前有等于没有,至于我,即使没有神兵也没多少人能奈何我吧,而能奈何我的人就算我拿着神兵也多不了几分胜算。”沙仍旧推迟,依韵态度却是极为坚决,沙最后还是答应收下了。心头却是感到十分欣喜,不是为拥有神兵,而是为依韵对自己的关怀,连神兵的吸引力都无法企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