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 > 第三十二章 无情又冷酷

第三十二章 无情又冷酷


  桃花岛,试剑亭。

  凌池看到气势不断攀升,渐渐仙气飘渺的师妃暄,轻叹一声:“这一天终于到了。”

  啵的一声轻响,一股仙灵之气在师妃暄体内爆开,环绕着她的身体不停旋转,阵阵梵音似有似无的响起,让师妃暄宛若活着的菩萨。

  一年前,师妃暄经过三天的考虑,最终选择了‘山寨凌池’这条路。

  她知道这个选择会让她的潜力耗尽,今生很难达到破碎虚空之境,但正如凌池说的那样,她原本就不是一个开创型的天才,之所以会成为慈航静斋的最强弟子,只是因为她拥有更强的学习和模仿能力。

  有着前人的经验,她才走上了修炼的快车道,但是到达剑神无我境界之后,要达到剑心通明境界,就没多少经验可以给她借鉴了,所以她才会卡在这个境界无法突破。

  如果依靠她自身的感悟,也许她会达到剑心通明的境界,但很可能是十年八年以后,而学习和模仿凌池,却只需要一两年时间。

  如今比她还要小两岁的魔教妖女婠婠早已达到大宗师境界,而她却卡在这里晋升不得,内心的焦急和嫉妒让她选择了急功近利。

  理由很充分,如今大宗师就已经是天下最强的战力,不管怎样,先成为天下最强之一再说,也许以后突然出现机缘,就能继续突破呢!

  经过一年的努力,就在今天,师妃暄终于成功突破到剑心通明境界,一举迈入大宗师的行列。

  仙灵之气渐渐被师妃暄吸收殆尽,虽然没有了特效,但师妃暄已是与仙灵之气融为一体,虽然看不出特效,但她存在的本身便是特效,凌池有一种看《天涯明月刀》美女的既视感,美的一点也不真实。

  师妃暄激动的向凌池行了一礼:“妃暄多谢凌大哥指教。”

  “不客气。”凌池叹了口气:“虽然成为大宗师可喜可贺,但十年后,婠婠会把你甩出很远。”

  “……”师妃暄沉默片刻,道:“凌大哥,你能坐死关吗?”

  凌池:“……”

  妹纸,你这思想很危险啊!

  感情哥成你的小白鼠了?

  凌池一巴掌呼她后脑勺上:“一边玩去!”

  师妃暄原本想躲开,但意识跟上了,身体却没跟上,最终还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拍。

  “哎呀!”师妃暄身体前倾,眼神幽怨的看着他。

  “别看我。”凌池说道:“我现在日子过得好好的,脑子有病才会坐死关。要坐你自己坐,我不伺候。”

  “凌大哥……”师妃暄攥着他的衣角:“妃暄也算凌大哥半个弟子,凌大哥忍心看着妃暄就此止步,被人欺负吗?”

  “忍心啊!”凌池油盐不进:“你自己选的路,自己走。我有我的路,哪有工夫管你。”

  “凌大哥……”师妃暄竟是使出了死缠烂打的功夫:“你就帮帮妃暄嘛!”

  “你说什么我也不帮,再说你都大宗师了,再帮你就是破碎虚空,我自己都还没破碎呢!凭什么帮你?”

  “我愿意嫁给你。”师妃暄突然说道。

  “啊!?”凌池愣了下,还以为出现了幻听,伸手摸摸她额头:“没发烧啊!怎么就说起胡话来了?”

  “……”师妃暄有些害羞的推了他一下:“我没生病,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呵呵。”凌池摇摇头:“收起你的真心话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的是你师父,你要是敢嫁给我,你师父第一个就饶不了你。”

  “……”师妃暄张张嘴,一时说不出话来。

  在岛上两年,她倒是把师父给忘了。这也不怪她,当初她虽然察觉到凌池和梵清惠似乎有点暧昧,但作为徒弟的她根本不敢多想,再加上她一心扑在提升境界上,也就把这事抛到了一边。直到刚才,为了以后能够继续突破,她求凌池坐死关不成,就想通过结亲的方式来达成目的,只可惜计划刚刚实施,就碰了一鼻子灰。

  偏偏她还没办法,谁让这一鼻子灰是她师父呢!

  徒弟跟师父抢男人?这对她来说有点太刺激了。

  就在气氛陷入尴尬的时候,一个声音救了她。

  “凌大哥,我来啦!”婠婠在长廊另一边远远的看到凌池的身影,迫不及待的挥手大叫。

  凌池转身看过来,婠婠笑容更加明媚,脚尖点地,已是如幻影一般冲到他面前,扑到他身上:“凌大哥,我好想你啊!你想我吗?”

  “妖女受死!”凌池还未开口,就见他身后出现一股强烈的杀气和掌风,朝婠婠面门拍了过来。

  婠婠以为桃花岛没有危险,所以并没有防备,再加上她受了内伤,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一掌距离她就只有一公分了。

  婠婠瞳孔放大:我要死了吗?

  一阵天旋地转。

  “丫头,你想干什么!?”凌池的呵斥声传入耳中,婠婠晃了晃有些头晕的脑袋,见凌池抱着她站在了另一个方位,刚才那一掌并未击中她。

  见凌池居然救了婠婠,师妃暄气急败坏:“凌大哥,她是魔教妖女!”

  “我知道她是魔教妖女,但她既然在桃花岛上,那就是我的客人。你忘了我桃花岛的规矩:来者是客,任何人不得在桃花岛上解决私人恩怨吗!”凌池沉声道。

  “这……我……”师妃暄无言以对,只能死死地盯着婠婠,婠婠却对她做起了鬼脸。

  师妃暄气坏了:“凌大哥,她挑衅我!”

  “嗯?”凌池扭头看着婠婠,婠婠立即一副娇弱无力、楚楚可怜的样子:“凌大哥,我受伤了,你帮我疗伤好不好?”

  “受伤了?”凌池把婠婠放下来,拉过她的皓腕,号了号脉象,竟是有些虚浮无力。

  “你一个大宗师,怎么会受伤?”凌池问道:“谁打伤的你?”

  “是两个大男人。”婠婠伏在他肩头,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他们两个合起来欺负我,凌大哥,你一定要为人家做主呀!”

  “两个大男人?”凌池若有所思:“其中一个是宁道奇吧?”

  婠婠很惊讶:“呀!凌大哥好聪明,一猜就中。”

  “没什么,跟你们阴癸派不对付的就是慈航静斋和静念禅院为首的武林正道,而你是大宗师,就算清惠姐和了空联手,应该也奈何不了你。但你说的是两个男人,我思来想去,能打伤你的就只有大宗师,而宁道奇与慈航静斋关系匪浅,清惠姐肯定会邀请他来对付你。至于另一个男人……普通宗师高手只是拖后腿罢了,那就应该是接近大宗师的了空和尚。”

  “呀!凌大哥又猜中了,好棒啊!”婠婠用力拍手,一副迷妹般的兴奋状。

  但在她心里,却在思索另一件事:清惠姐?难道是慈航静斋的梵清惠?这梵清惠都六十岁了,凌大哥却叫她清惠姐,凌大哥果然已经四五十岁了吗?

  看着凌池这张十八岁的容颜,心说:也不知练了什么武功?真是驻颜有术。

  “我先帮你疗伤。”凌池对婠婠说完,扭头看着不甘心的师妃暄,道:“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不参与,但不许在桃花岛上动手。还有,你刚刚突破大宗师之境,境界不稳,先去稳固一下境界吧!不然真动起手来,你会被婠婠杀了。”

  师妃暄心中一凛,再大的不甘也只能暂时忍耐,对凌池行了一礼之后,又瞥了婠婠一眼,就离开了试剑亭。

  婠婠心中颇不平静:刚才凌大哥说她突破到大宗师之境了?该死的,这样慈航静斋就有两个大宗师了,再加上了空那个秃驴,我魔门这次危险了。

  凌池带着婠婠去了客房,运功为她疗伤。婠婠受的内伤并不严重,经过凌池的梳理,短短一个时辰之后,就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继续运功,我去给你做些强筋壮骨的饭菜,最多三天,就能痊愈了。”凌池收功之后,对还原本也想收功的婠婠说道。

  听到这番话,婠婠便继续运功,心里却有点憋屈:好想说声‘谢谢’,说不出来好难受。

  不久之后,凌池做了两个肉菜,外加一盘舒筋理气的饺子端了过来。

  “过来吃饭吧!”

  听到这句话,婠婠缓缓收功,舒了口气,起身后嘻嘻笑道:“凌大哥,谢谢你,人家感觉好多了。”

  “不用谢,快吃吧!”凌池坐在一边,问道:“喝酒吗?”

  婠婠点了点头:“来一杯吧!”

  凌池给她倒了一杯老白干,这可是精力+400,真气+5的好东西,为了帮婠婠尽快康复,凌池也是舍得下本。

  “好香啊!”婠婠端起酒杯,微笑道:“凌大哥,人家敬你一杯。”

  凌池摆摆手:“别那么多事,喝吧!”

  婠婠嘟嘟嘴,还是喝了一口酒:“唔,好香啊!还有,好辣,人家胸口就像着火一样呢!”

  看到婠婠抚胸蹙眉的样子,凌池咂咂嘴,道:“这本来就是一种烈酒,但能增加内力,对你有好处。”

  其实婠婠已经察觉到了,五年的普通内力也相当于半年的先天真气,这一口就加了半年真气,她又怎会没有感觉。

  同时,也有些感激。

  “凌大哥。”

  “干啥?”正捏着面人的凌池抬起头。

  “人家给你做小妾好吗?”婠婠微笑道。

  “别闹。”凌池连连摇头:“少拿我挡枪,我不馋和你们和静斋的矛盾。”

  “现在慈航静斋有两个大宗师了,还有一个即将成为大宗师的了空秃驴,凌大哥难道忍心看着人家被他们杀了吗?”婠婠楚楚可怜的说道。

  “忍心啊!”反正你都被征服了,死了也照样招募。

  婠婠嘟起了嘴:“可是我舍不得凌大哥,要是我死了,以后凌大哥想我了该怎么办?”

  “……”凌池叹了口气:“你这丫头,就那么怕死?”

  “不怕。”婠婠摇摇头,轻轻咬着嘴唇,道:“只是有些使命,还没有完成。”

  “丫头……”凌池说道:“我告诉你,门派利益一文不值,更何况阴癸派干的都是缺德事,你又何必执着?”

  婠婠抿着嘴唇,道:“我是被师父养大的。”

  “……”凌池点点头:“养育之恩不得不报,把自己的命赔进去就是了。”

  婠婠张张嘴:“凌大哥,你真的忍心见我去死?”

  “我有什么不忍心的?”凌池低头继续捏面人:“反正死了以后又不是见不到了。”

  “!?!?”婠婠呆了呆:“凌大哥,你……”

  “你什么你?”凌池不耐烦地道:“赶紧吃饭。”

  “……”婠婠低头吃饭,饺子和菜都很美味,但都被内心的震惊盖了过去。

  凌大哥刚才这句话,莫非……

  ……

  两天后,婠婠内伤痊愈,甚至内力略有精进。

  “可以了。”号完脉,凌池点点头,掏出账单,道:“这两天你一共吃了三万六千二百四十两银子,给你把零头抹了,就算三万六千两吧!记得一个月内把钱送来,不然……你懂的。”

  “……”婠婠轻叹一声:“人家这两天为凌大哥跳了两支舞呢!这是人家第一次为一个男人跳舞。”

  “……好吧!”凌池刷刷勾了几下,道:“六千两给你免了,给三万两就行。”

  婠婠泫然欲泣:“凌大哥,人家真的爱上你了,就算做个小妾也心甘情愿。”

  “你快闭嘴吧!”凌池把账单拍在桌子上:“三万两,一分不能少,不然就别怪我把你们阴癸派的银子抢光。”

  “……”婠婠嘟嘟嘴:“凌大哥,你好无情,你好冷酷。”

  干什么这是?你该不会看过穷摇吧?

  “我就无情,我就冷酷。”凌池瞥了他一眼:“你能把我怎么样?”

  “……”

  好吧!她真不能把他怎么样,再说凌池已经帮过她两次了,即便她是魔教妖女,也不是没有良心的人。

  “好吧!”婠婠起身,把账单收入袖中,道:“凌大哥,那我就走了?”

  “走吧!”凌池说道:“记得一个月内把钱带来。”

  “嗯。”婠婠走到他背后,抱住了他:“凌大哥,人家没撒谎哟!”

  说完,轻笑一声,飘然离去。

  “……”凌池若有所思:难道我真的无情又冷酷?

  ******************

  第一更,四千字,求月票,求推荐票。????`)比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