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24章 礼尚再往来

第24章 礼尚再往来


  百度搜索本书名+盗梦人看最快更新

  短短一个时辰,刘璟一剑战胜蔡进的消息便传遍了襄阳城,使这个默默无闻的少年,一举成为襄阳城的万众瞩目的焦点人物,大街小巷都在谈论着这场精彩的刘蔡大战。

  汉末最重名声,这一战使刘璟声名鹊起,他成为了襄阳,乃至整个荆州都家喻户晓的少年英杰。

  但有人欢喜就有人忧,这次蔡进败北,遭受打击最大的除了蔡家外,还有就是刘琮。

  这场比剑一开始就是他的怂恿,只是他也没有想到,比剑到最后竟然越闹越大,更没有想到蔡进败了,成全了刘璟的名声。

  但刘琮更害怕这件事的真相被蔡家捅出去,最后父亲若知道,那他可就要倒大霉了、

  刘琮心中既悔恨又害怕,比剑一结束,他便匆匆跑回家中,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他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

  他躺在席上,头枕着手,望着屋顶胡思乱想,其实他更担心蔡夫人那一头,蔡夫人让他想办法把剑拿到手,现在让他怎么交代?

  好在蔡夫人并不知比剑之事,否则他一回来,那些眼毒的丫鬟早告他状去了。

  这两天刘琮为这柄剑的事情也被折磨得筋疲力尽,躺了片刻,意识开始模糊,他要睡着了,可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贴身丫鬟彩云的声音,“公子,璟公子来了。”

  “璟公子,二公子刚回来,你先请进来吧!我替你禀报。”

  彩云的声音又脆又甜,就像黄鹂儿鸣唱,刘琮最喜欢听她的声音,可这会儿,刘琮就恨不得用块破布将她嘴塞上,心中哀求,拜托!彩云大姊,姑奶奶,能不能说我不在。

  但求也没有用,彩云已经在敲书房门了,“公子,开开门,有事情呢!”

  刘琮万般无奈,只得答应道:“门没锁,你让他进来吧!”

  事到如今,他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了。

  门开了,刘璟走了进来,他也是刚刚回来,便首先来找刘琮,倒不是找他麻烦,而是另有事情。

  他见刘琮头发有点乱,睡眼惺忪,便拱手笑道:“打扰琮兄休息了。”

  刘琮心中愣住了,刘璟竟然没有任何兴师问罪的意思,难道他不知道比剑之事和自己有关吗?

  刘琮心中顿时有了侥幸的心理,装模作样揉揉鼻子,有些瓮声瓮气道:“今天有点感恙,所以不想出门,璟弟有什么事吗?”

  刘璟当然猜到比剑之事和刘琮有关,输了可是要交剑的,这不就是刘琮苦心积虑要谋自己的玄麟剑吗?这会儿却又装得什么都不知道了。

  刘璟虽然鄙视刘琮的为人,却不想和他撕破脸皮,毕竟他是刘表的儿子,撕破脸皮对谁都没有好处。

  他腰间取下一把长剑,放在几案上,推给了刘琮,笑道:“这是蔡进之剑,据说是他师父所赠,他爱若性命,今天他比剑输了,这柄就归我了,可是我要剑没有用,这柄剑送给琮兄吧!”

  刘琮的脸蓦地通红,这是在借自己之手还剑给蔡进呢!他肯定知道这件事和自己有关了,他刚想拒绝,可是一转念,这样也好,这次比剑失败,蔡进必然也深恨自己,自己把剑还给他,正好可以缓和一下关系。

  想到这,刘琮干笑一声,假惺惺说:“这柄剑是璟弟的战利品,我怎么好意思要呢?”

  刘璟笑眯眯道:“没关系,礼尚往来嘛!”

  这‘礼尚往来’四个字,一下子提醒了刘琮,他这才明白刘璟的意思,竟是要和自己换刀,饶是刘琮脸皮厚,心中还是感到羞恶万分。

  从一开始,自己就处心积虑要谋玄麟剑,最后玄麟剑没有谋到,却把蔡进的剑赔进去了。

  没想到最后绕了一个大圈子,还是以剑换刀,只是此剑已非彼剑,俨如一记重重的耳光抽在刘琮脸上。

  刘琮脸上挂不住了,阴沉着脸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刘璟又把玄麟剑也取下来,一起放在几案上,淡淡笑道:“这柄剑也送给琮兄了。”

  刘琮愣住了,他怔怔地望着玄麟剑,半晌,他心中长叹一声,现在才来做好人,他敢要吗?

  他摇摇头,“璟弟的好意我心领了,估计父亲很快就会问这柄剑之事,你好好收着吧!”

  “好吧!等我禀明伯父,我再把剑给你,其实我不喜欢剑,我更喜欢刀。”

  刘琮想了想,站起身打开了匮箱,从里面取出了一把刀,放在刘璟面前,“正如璟弟所言,礼尚往来,蔡进的剑我收下了,这把刀也请璟弟收下。”

  刘璟拾起刀,果然就是那把典韦之刀,他轻轻抚摸刀身,心中叹息,这可是典韦的刀啊!

  刘璟拾起刀和玄麟剑,起身行一礼,“多谢琮兄,小弟告辞了。”

  他转身离开了书房,刘琮望着他的背影,心中苦涩异常,早知是这个结果,又何必绕个大圈子呢?

  .........

  东军营操练场上,赵云和平时一样操演士兵,但今天他却有点心不在焉,他在惦记今天剑台比武,算时间应该结束了,那么刘璟能不胜出呢?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赵云从对刘璟的感恩,到后来悉心相授,把自己的武功秘笈倾囊传给了他,他心中早已把刘璟视为自己的兄弟兼徒弟了。

  只是刘璟身份特殊,主公并不赞成他收刘璟为徒,这赵云也能理解,刘景升尚竖哨岗监视他们,若交往太密,对刘璟不利,对主公也不利。

  只是那孩子天赋禀异,是练武大才,他实在不想放弃,如果不行,也只能亦师亦兄,尽自己所能教他了。

  赵云低低叹了口气,就在这时,有士兵大喊:“主公来了!”

  赵云一回头,只见主公和孙乾正快步走来,孙乾可是去观剑的,赵云心中顿时燃起一线希望,连忙上前单膝跪下,“拜见主公!”

  刘备连忙将他扶起,埋怨道:“子龙,不是说了,不要再行拜礼,怎么还这样?”

  赵云苦笑一声,“卑职习惯了。”

  他目光又向孙乾望去,眼中有一种掩饰不住的期待,孙乾微微一笑,“子龙这么没有信心么?”

  “我只是教他时间太短,怕他经验不足,毕竟对方已跟文聘学了十年的武功。”

  “他意志可比蔡进坚韧,两人对峙一刻钟,最后是蔡进沉不住气,一剑败北,连我这个文人都看出璟公子的意志非同寻常。”

  “他胜了么!”赵云的脸上笑逐颜开,绷紧的心终于松弛下来。

  旁边刘备另有心事,他不是为比剑之事而来,“子龙,我有件事要和你说一下。”

  赵云感到自己怠慢了主公,连忙躬身道:“请主公吩咐。”

  刘备向旁边一指,三人沿着操练场边缓缓走着,“是这样,听说张武和陈孙在江夏谋反,我打算和景升说一说,由我带兵去剿灭,但我估计他就算答应也不会给我精兵,关键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军队,你觉得我们的军队......”

  赵云明白主公的担心,便微微一笑,“现在我们再遇到曹军,如果兵力相当,我们不会输。”

  刘备要的就是这句话,他顿时大喜,“云长和翼德也是这样说,我还担心他们是安慰我,有你这样一说,我就放心了。”

  “子龙的箭伤好点了吗?”走了一会儿,刘备又关心地问道。

  “没事了!”

  赵云晃了一下胳膊,笑道:“遇到曹军,照样能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这时,刘备话题一转,回到了他今天找赵云的真正目的之上,他笑了笑,“我觉得璟公子有点不太像世家子弟,子龙没感觉到吗?”

  赵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世家子弟应该是什么样子,不好回答主公的话。”

  “但是你和他在汝南经历不少事,我觉得你应该更了解他,或者说,更了解他的底细,子龙,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刘备似笑非笑地望着赵云。

  赵云沉默片刻,道:“我明白主公的意思。”

  “那你说说,你的看法呢?”刘备毫不松懈地追问道。

  赵云有些犹豫,他渐渐咬紧了嘴唇,想起了书佐伍修临死前说的那句话,但赵云最终摇了摇头,“主公多虑了,当时书佐还没有死,他托我把璟公子带回荆州,我相信书佐没有骗我。”

  刘备脸上略略露出失望之色,眼中闪过一丝不快,但迅速便消失了,笑道:“其实我只是随口问问,我还要去找景升,谈一谈江夏之事,好吧!你继续练兵。”

  说完,刘备便转身走了,赵云望着主公的背影,心中不由深深叹息了一声。

  .........

  今天比剑之事,刘表其实也有所耳闻,尽管他也极有兴趣,不过他没有去剑台,他若出现在剑台,对蔡进就不公平了。

  官房内,蒯越向刘表详细地叙述了今天的比剑过程,蒯越也很感慨,“我要恭喜主公,荆州又得一良将,以我观战,璟公子虽是少年,但他的心智比成人还要成熟,他的冷静连汉升都自愧不如,主公,此乃统帅之才也!”

  刘表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打虎要靠亲兄弟,上阵还是父子兵,他最希望的就是自己家族能出人才,能替他征战四方,使他不再被荆州世家制肘,可惜现在的子侄太令他失望。

  不过刘璟的到来却给他带来一线希望,第一天刘璟的表现就让他刮目相看,而蒯越和黄忠的赞誉更坚定了他的信心。

  这时,蒯越又低声道:“不过卑职还有一句话,希望能引起主公的重视。”

  “你说!”

  蒯越正要开口,这时有侍卫在门口禀报,“启禀主公,刘皇叔有急事求见。”

  蒯越心念一转,刚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略有点兴奋的目光变得淡然,“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希望主公好好培养璟公子!”

  他本想说,注意不要让刘璟和刘备太密切了,可是在关键时刻,刘备的求见使蒯越又改变了主意,刘璟和刘备往来,或许对荆州也并不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