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32章 兴师问罪

第32章 兴师问罪


  百度搜索本书名+盗梦人看最快更新

  刘璟回头凝视片刻,他知道黄祖终于来了,赵云却似乎什么都没有看见,依然大声命令,“左侧身奔行!”

  但他们已经无法再练习下去,一名士兵奔来,大声喊道:“赵将军,主公命你立刻过去。”

  赵云看一眼刘璟,这才对他缓缓道:“你去换一件军服,扮作皇叔亲兵,就站在我身旁。”

  刘璟摇了摇头,“我不想逃避!”

  刘璟倒不是想硬充英雄好汉,他知道只要往小兵堆里一钻,两万小兵,黄祖去哪里找人?

  但这样一来,刘备和黄祖结盟肯定会出问题,而赵云不会隐瞒刘备自己杀人之事,这便会使刘备怀恨自己,从而禁止赵云教自己练武。

  相反,只要他不破坏了刘备和黄祖结盟,主动撇清刘备的责任,刘备对他只会是感激。

  当然,他是刘表之侄,黄祖最终也不敢拿他怎么样,大不了是怀恨在心,得罪了此人。

  这中间的利益得失,刘璟已反复考虑,心中跟明镜一样。

  赵云眼中露出了赞赏之色,点点头,“你说得对,大丈夫是该敢作敢为,我的心胸不如你。”

  军营前的空地上,黄祖满腔怒火,就像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他正在黄氏山庄招待刘备,忽然得到县令禀报,侄子黄逸被人所杀,他暴跳如雷,立刻和刘备赶回了军营。

  一方面固然是他十分喜爱侄子黄逸,他父亲早逝,黄祖便视黄逸为己出,对他百般疼爱,也养成了黄逸欺压良善的恶习,犯下累累罪恶,但都被黄祖一手掩盖,这样也使得黄逸更加嚣张,整天带着十六几名恶奴四处招摇惹事。

  另一方面,江夏就是黄祖的私人地盘,黄氏家族是江夏郡望族,他又是江夏太守,他简直就成了江夏郡皇帝,这是他的地盘,他说一不二,今天,居然有人敢在他盘上杀他的侄子,这就是在对他黄祖的挑衅。

  “玄德兄,今晚务必把凶手交给我,我会加倍补偿你,请给我这个面子。”

  一旁,刘备心中只有暗暗叫苦,其实在黄氏山庄,他听见两名校刀手向黄祖汇报时,他便猜到是刘璟所为了,十五六岁的少年军官,身高八尺,长着仪表堂堂,刀法凌厉,这不是刘璟是谁?

  但他又不敢明说,那可是刘表之侄,若明说了,黄祖还会以为自己拿刘表之侄来压他,不给他面子,刘备心中十分为难,他得想办法撇清这个关系才行。

  这时赵云匆匆赶来,向刘备施一礼,“主公!”

  刘备连忙将赵云拉到一边,低声问道:“那件事是璟公子干的吗?”

  赵云默默点头,刘备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真是刘璟,这事麻烦了,让他怎么向黄祖解释,如果刘璟出事,他又怎么向刘表交代?

  刘备的心中乱成一团,半晌又问:“那他是什么态度?”

  赵云叹息道:“他说自己会承担,不让主公为难。”

  这句话顿时让刘备长长松了口气,如果是这样最好,不要把自己牵扯进来,更不能坏了自己和黄祖刚刚达成的同盟,正是为了这个同盟,刘备竟然忍住了黄祖来搜查军队的耻辱。

  刘备默默站在一旁,并没有干涉黄祖追查凶手。

  一片猎猎火光中,一队队士兵和低级军官被带了上来,让黄祖手下的两名校刀手辨认,这两名校刀手正在最后跳河逃脱的两人。

  辨认的范围明显缩小,身高八尺,年纪在二十岁以下,饶是如此,还是有一千多人需要辨认。

  忽明忽暗的火光中,黄祖望着一张张相似的面孔,他简直要抓狂了,他不停回头喝斥两名手下,“是不是?他娘的,看清楚没有。”

  两名校刀手满头大汗,眼睛都看花了,他们脑子里一片糊涂,已经快要记不清那个年轻军士的模样了。

  黄祖恨得咬牙切齿,大声吼:“大丈夫敢作敢为,既然敢杀人,为何不敢站出来。”

  这时,一个冷冷声音在黄祖身边响起,“我不就在你身旁吗?”

  黄祖霍地转身,这才发现他身边站着一名身着高大的军官,光线昏暗,看不清面容。

  黄祖吃一惊,连后退数步,指着军官大喊:“你是什么人?”

  这名军官正是刘璟,他站在黄祖身旁已经多时,他慢慢走上前,冷笑道:“你不是在找我吗?我就在你面前。”

  数名士兵拿着火把上前,照亮了刘璟的面容,那两名校刀手一起惊呼起来,“就是他,就是他杀了公子!”

  “不错,是我杀了黄逸。”

  刘璟却不辩解,他走上前,目光锐利地注视黄祖,厉声道:“黄太守,你侄儿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在江夏恶行累累,你却公然纵容,欺上瞒下,你该当何罪?”

  黄祖是江夏名门黄氏的家主,又出任江夏太守多年,一般的官场常识还是具有,像刘璟这种语气,明显不是普通人。

  但此时黄祖气得失去了理智,判断力明显减弱了,他竟一时没有听出刘璟语气有异。

  黄祖恨得暴跳如雷,大吼大叫:“给我抓起来!”

  数十名士兵冲上前要抓刘璟,刘备暗叫不妙,他刚要开口,四周却忽然出现了一千余名弓弩手,弩箭上弦,箭尖锐利,将黄祖和他的部下团团包围。

  只听副将王威厉声喝道:“黄祖,你若敢抓人,休怪我辣手无情。”

  事态陡然间变得紧张起来,一千多弓弩手的包围俨如一盆冷水泼下,使黄祖忽然清醒了。

  其实他也知道,刘备只是名义上是主将,刘表不可能真把两万多人的指挥权给刘备,这支军队真正的指挥者却是副将王威。

  他连忙拱手大喊:“志公,请给我这个面子,黄祖必有后报。”

  刘备准许黄祖搜查军营,王威不过是给刘备一个面子,也不吭声,但若要真的抓人,王威却不干了,这不仅是关系到他的尊严,更重要是,刘璟是主公之侄,王威怎么可能让黄祖抓走。

  王威也冷笑道:“黄太守,我不让你抓人,是为你好,否则,你怎么向主公交代?”

  黄祖终于冷静下来了,王威的话使他品到一丝不妙,他再一次上下打量刘璟,迟疑着问道:“你究竟是何人?”

  刘璟向他略略一拱手,“在下刘璟!”

  黄祖倒吸一口冷气,他当然知道主公之侄就在军中,他还收到刘表特地送来的信件,让他不要张扬此事,黄祖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但什么都不知道的后果却是他的侄子被杀,黄祖只感到眼前一阵眩晕,这可怎么办?难道他侄子就白死了吗?

  黄祖克制住内心的愤怒,作揖施一礼,“原来是璟公子,黄某招待不周,失礼了,不过......”

  说到不过,黄祖的声音变得尖利起来,“不过就算我招待不周,璟公子也不能杀我侄儿,这件事,你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他的语气异常强硬,就算是刘表之侄,也不能随意杀自己家人。

  “我既然站出来,当然会给你交代!”

  刘璟目光炯炯地迎视着他,毫不退让,“但你侄儿黄逸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在江夏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你却公然纵容,欺上瞒下,我先问你,你几时给江夏民众一个交代?”

  这句话刚才刘璟已经说过一遍,黄祖并没有放在心上,此时刘璟再问,却使他浑身一激灵,蓦地醒悟过来,刘璟竟然把矛盾对准了他。

  黄祖当然知道他侄子是什么人,这两年,几乎每个月都有人来告他的状,但都被黄祖一手遮盖,事情闹大黄祖也不怕,以他在荆州的势力和人脉,普通小民奈何不了他,可如果变成刘璟,刘璟便会直接告之刘表,事情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想到这里,黄祖的语气便不再像刚才那样强硬,但他却放不下面子,依旧嘴硬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侄子纵然有千般不对,也应该由官府来审理治罪,轮不到璟公子下手,现在璟公子却把他杀了,这个你怎么说?”

  刘璟冷笑一声,“既然黄太守也知道国法,刘璟求之不得,我很赞成走国法官办,我建议这件案子由州牧来审理,我愿和黄太守对簿公堂,所有人证物证都要呈上,让州牧看一看,究竟是谁要杀谁?”

  刘璟的针锋相对让黄祖心中有点发虚,当时的细节他其实并不了解,难道还有什么异常情况吗?

  他转身一招手,把两名校刀手叫上来,恶狠狠地低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人也知道了刘璟的身份非同寻常,吓得跪下,不敢再隐瞒,便将下午发生之事,大致地讲了一遍,最后战战兢兢道:“这个军官倒没有杀公子,是一个小娘射来一支冷箭,射死了公子,因为当时太乱,我们也没有注意到。”

  “浑蛋!”

  黄祖狠狠两脚将两名校刀手踢翻,为何不早说,他变脸极快,立刻对刘璟堆起笑颜,“真是误会了,原来不是璟公子下手,是黄某鲁莽,没有查清事实,请公子多多谅解。”

  若是别人,就算不是下手人,黄祖也绝不会轻饶,但刘璟他惹不起,他怕事情闹大,只得找个台阶下来。

  不料刘璟却不依不饶,依然气势夺人道:“正如黄太守所言,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件事我自会禀明州牧,一查到底,黄逸到底做了多少伤天害理之事,到底为什么被杀?一定要查清楚,给江夏民众一个交代,也是给黄太守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