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40章 蒯越之劝

第40章 蒯越之劝


  、、、、、、、、、、

  城北门外,甘宁依旧在耐心地等候,他因在蜀中参与反对刘璋即位之战被击败,被迫沦为水贼,此时天下大乱,他不甘为贼,欲建功立业,特来投靠刘表。

  不料刚到城下便遭遇蔡中发难,这令甘宁心中着实不爽,若按他的脾气,他早已拂袖而去,不过看在少年刘璟一心护他的份上,他决定再忍一忍,不和蔡中计较,见到刘表再说。

  刘璟不时回头看一眼甘宁,他也很担心,担心甘宁一怒而去,真的去投靠了孙权。

  甘宁是他国中最喜欢的人物之一,历史上本无他刘璟这号人物,现在有了,那么甘宁的命运是否也会被改变?

  城头上,蔡中眯缝着眼睛不时望向刘璟,此时他对甘宁的兴趣已经不大了,这个刘璟倒激起了他兴趣,尤其他胯下战马,令他简直垂涎欲滴。

  “州牧驾到!”

  有士兵高喝一声,只见一群群士兵快步从城内走出,中间簇拥着骑在高头骏马之上的州牧刘表,后面也跟着几名骑马之人,正是蔡瑁和蒯越等人。

  刘表勒住战马,目光淡淡望向甘宁,甘宁慌忙上前,单膝跪下,“巴郡甘宁拜见镇南将军!”

  刘表微微一笑,“甘壮士请起!”

  甘宁起身又道:“甘宁曾多有劣迹,望将军既往不咎,愿为将军效力。”

  刘表呵呵笑了起来,“甘壮士愿洗心革面,报效于朝廷,这是荆州之幸,也是我刘表之幸也,暂请甘壮士率部众屈居樊城,我会按时拨给钱粮,牙将、曲长等卑职委屈了甘壮士,待我禀报朝廷,保奏你为中郎将,甘壮士意下如何?”

  甘宁大喜,刘表居然答应保奏他为中郎将,他再次单膝跪下,“愿为镇南将军效力。”

  刘表眯着眼笑了,这就是蒯越所指的第,既不用他,也不逐他,把甘宁养在荆州,既不会损害自己的名望,也平息了水上之贼患,可谓一举两得。

  所谓保奏他为中郎将,不过是个托词罢了,安稳住甘宁,像牙将、曲长之类,刘表自己就可以任命,而中郎将、校尉等职,必须要禀奏朝廷。

  而朝廷办事向来拖沓,没有一两年是不会有消息,更重要是,若事情办不成,他就可以把责任推给曹操,反正他刘表已尽心,此事和他无关了。

  甘宁是光明磊落之人,哪里懂这种官场上的推脱手段,他以为刘表是真有诚意保奏他为中郎将,心中对刘表充满感激,满怀期待。

  刘表随即吩咐手下一名从事,“把甘壮士一行送去樊城凤翼亭,好生安置了。”

  从事上前一摆手,“甘壮士请!”

  甘宁深深看了一眼刘璟,向他长揖施礼:“小友今日的维护,甘宁铭记于心,我们后会有期!”

  刘璟也笑着还礼,“请甘将军安心留下,必有用武之地!”

  甘宁转身而去,率领手下上了船,向对岸樊城而去,渐渐驶远了。

  刘表这才看了一眼刘璟,微微笑道:“伊伯机说你辨事明礼,是可造之才,我决定送你去鹿门书院读书,苦读五年,必有所成,你回去收拾一下,明天你长兄会带你去。”

  刘璟暗暗叹息一声,现在已是建安六年了,他哪有心思去读之乎者也,他躬身施礼道:“多谢伯父美意,侄儿更愿武,晚上自己读书习,望伯父成全。”

  刘表一怔,他没想到刘璟竟当众拒绝了自己,令他心中微微有些不快,但他也没有表露出来,只是笑了笑,“那好吧!此事以后再说。”

  这时,刘表又看到了刘璟的宝马,眼睛里变得有些热切起来,他已得到王威的快报,张武的宝马被侄儿所得。

  张武这匹宝马他同样也思之已久,几次派人去看马,其实就是暗示张武,可惜张武视若性命,宁可得罪他刘表,也不肯奉献出来。

  “呵呵!这匹马不错。”

  刘表轻轻抚摸宝马的鬃毛,眼中目光更加热切。

  旁边蔡瑁笑道:“璟公,这匹战马州牧大人去年就听说了,可惜张武不知趣......”

  言外之意就是告诉刘璟,你知不知趣呢?一句随意之话,往往就是一根毒刺。

  刘璟回头看了一眼蔡中,笑道:“刚才蔡将军已经问我要这匹马了,若我不给他,恐有性命之忧,蔡军师,你让我很为难啊!”

  对付毒刺最好的办法,不是躲,而是针锋相对,蔡瑁脸色一变,回头怒视蔡中,蔡中吓得连忙上前跪下,“主公,这是误会,误会!”

  刘表不露声色,笑了笑,“爱马之心人皆有之,蔡将军不必这么惶恐。”

  刘表虽然喜欢这匹宝马,但他并不会据为已有,年初时蒯良告诉他,此马名为的卢,骑则妨主,如今张武为这匹宝马而死,果然应了此言,他当然不会再要这匹马了。

  他对刘璟笑道:“我已看了军报,说你截杀张武,立下战功,这匹马就作为军功赏赐给你了,好好爱护它。”

  刘璟大喜,他正为难这匹马要不要献给刘表,给,他舍不得,不给,他似乎又不敬长辈,令他左右为难。

  现在刘表正式表态给他,省去他很多烦恼,令他心中大喜,慌忙抱拳谢道:“多谢伯父赏赐!”

  刘表呵呵一笑,调转马头回城去了,伊籍慢慢靠近刘璟,低声道:“刚才公不该明确拒绝去鹿门读书,应该先答应下来,以后再说。”

  刘璟摇了摇头,“有的事情可以让步,但有点事情却不能含糊,言而无信,反而令伯父和庞家反感,先生以为如何?”

  伊籍脸一红,呵呵一笑,“公说得是,伊籍受教了。”

  他一拱手,便跟着刘表回去了,片刻,城门口的士兵走得干干净净,这时,蔡中慢慢走上来,拱手道:“刚才不知是公,多有得罪了。”

  “蔡将军不必客气,不打不相识嘛!”

  “公真是雅量啊!”

  蔡中又笑眯眯说:“公若不嫌弃,我倒愿意教公武,不知公是否给我这个面?”

  刘璟怎么可能看得上他,何况蔡中居心叵测,不定又打自己什么主意,刘璟便拱手笑道:“多谢蔡将军美意,家伯的意思是想让王威将军来教授我,我不好拒绝,很抱歉了。”

  蔡中干笑两声,“呵呵!原来如此,王将军武艺高强,不是我能比,恭喜公了。”

  “蔡将军,我们后会有期!”

  刘璟向他拱手施一礼,“告辞了。”

  他催马向城里奔去,蔡中望着他走远,脸色顿时阴沉下来,重重哼了一声,“不知好歹的东西!”

  ........

  一次小小的意外扰得刘表有些心神不宁,他背着手在官房里来回踱步,今天刘璟居然当众拒绝他的安排,着实让他心中不快。

  刘璟来荆州至今已有一个半月,随着时间流逝,他也渐渐开始感受了这个侄的性格。

  从表面上看,这个侄低调而沉默,待人宽容,上进而明理,比较懂得人情世故,除了礼仪方面稍微欠缺一点外,其他方面都还不错。

  但现在刘表也发现了侄骨里的强硬,有主见,尤其在涉及切身利益方面,他绝不会让步。

  从今天的战马一事便可以看出,尽管蔡瑁那样提醒他,他却始终保持缄默,看得出他不想把战马送给自己,或许那就是他的切身利益。

  另外侄也非常有主见,他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甚至不惜和自己对抗,今天的鹿门读书一事就是最好的注释,甚至当众拒绝自己的提议。

  尽管这些性格也并非不好,但刘表心中还是感到很不快,在荆州,他的安排和意见从没有人敢反对,他的话在荆州就是圣言,但刘璟居然敢对自己说不,而且还不是第一次了。

  还包括他的对妻的失礼,还有把玄麟剑擅自给了琮儿,这些细微的事情累积起来,便使刘表对侄儿开始有了不满,他有点不喜欢这个侄了。

  这时,门口传来蒯越的声音,“主公,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

  刘表坐回了自己的位,片刻,蒯越走了进来,躬身行一礼,“主公!”

  “坐下说话吧!”刘表笑着摆摆手。

  蒯越在对面坐下,仔细地看一眼刘表,笑道:“主公心情好像不好?”

  刘表微微叹了口气,“一些莫名的烦恼。”

  “可是为璟公之事?”

  刘表点点头,“是啊!那孩...令我有些失望。”

  “主公的失望,是他今天针对蔡瑁之事,还是鹿门书院读书之事?”

  “两者皆有吧!他应该会歉让,更应该会尊重长辈的意见,可是他一样都没有做到。”

  蒯越站起身,深深行一礼,“我来就是要恭喜主公,家族有大才。”

  刘表一怔,“你此话怎讲?”

  “主公,请容我坦率直言。”

  “你说吧!我当然不会怪你。”

  蒯越微微一笑,“主公以为今天没有刘璟,甘宁会如何?”

  刘表沉吟一下道:“要么甘宁被杀,要么大闹一场而去。”

  “那如果换成琮公在北城,又会怎样?”

  刘表苦笑了一声,“恐怕会更乱,莫说他,就算琦儿也处理不好,他为人犹豫懦弱。”

  “但璟公却妥善处理好了,主公,他才十六岁,这种处理危机的魄力,在同龄人中绝无仅有,至少我从未见过,而且我听玄德公说,他手下大将赵云在汝南被曹军所伤,正是璟公不弃不离,带着他逃亡,甚至被于禁抓住,他也能从容应对,在被曹操亲自率军围困,他还能机智脱险,主公不觉得这孩有情有义,机智敏锐,是一个可塑之大才吗?”

  这件事刘表也听刘备说起过,只是刘表不相信,他觉得刘备是在刻意抬举刘璟。

  他低头沉思片刻,又叹了口气,“可是他过强硬,竟然连我的话也敢当众顶撞,一心练武,不愿读圣贤之书,我是担心他过于桀骜不驯了。”

  “这正是属下想劝主公,荆州四战之地,北有曹操虎视鲸吞,东有孙权狼野心,西有刘璋蠢蠢欲动,南有交州张津连年征战,将来琦公继位,他贤能虽然有余,但勇烈却不足,过于柔弱,难以抵挡四面强敌,主公有没有考虑过,侄中何人能辅之?”

  不等刘表回答,蒯越又继续道:“璟公果敢勇烈,又有统兵之才,今日他虽敢顶撞主公,针砭蔡瑁,但将来他同样也会傲视曹操,冷对孙权,主公,这不正是上天赐给琦公的良辅吗?”

  刘表也勉强算是雄才大略之人,怎么会听不懂蒯越所言的深意,他缓缓点头,叹息道:“公之一席话,金玉良言是也!”

  这一刻,刘璟又不是那么令他反感了。

  不过蒯越却暗暗叹了口气,他跟随刘表十余年,实在了解他,刘表最大的弱点就是狐疑不决,朝令夕改,现在是说动他了,可明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