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46章 练武的抉择

第46章 练武的抉择


  百度搜索本书名+盗梦人看最快更新

  父亲的这句话让刘琦的心一下子松了下来,看来父亲也并不糊涂,知道璟弟无辜,只是家事难断,才让他左右为难。

  “父亲,这件事真的是少妤先惹事,把璟弟房间物品全部毁坏,所以璟弟盛怒也是可以理解,父亲,孩儿认为就这样把他赶出府门,是母亲处置不公。”

  刘琦从来不敢说继母的不对,这一次他鼓足勇气指责蔡夫人出事不公,这里面多多少少带着一丝对蔡夫人偏向二弟的不满。

  刘表叹了一口气,“让璟儿搬出去住其实是我的意思,只是我的原意是让他搬出去住,给他安排宅子,解决好食宿,再和他细谈,绝不是今天这个结果,说实话,我也很痛心,他毕竟是我的侄子,这让我怎么向他死去的父亲的交代?”

  “那父亲...打算怎么办?”刘琦尽量委婉地问道。

  刘表确实很难办,他已渐渐意识到了侄子和妻子的矛盾,他也明白今天刘璟被赶走是遭到到了不公,但是....他又不可能为刘璟而和妻子闹翻,家事难断,他是深深地感受到了。

  沉思片刻,刘表说:“你替我去安抚一下他吧!给他安排好食宿,另外告诉他,我心里有数,将来不会亏待他,让他体谅一下我的难处。”

  “孩儿一定会好好安抚他,安排好他的食宿,另外,孩儿还有一个建议。”

  “什么建议,你说吧!”

  “孩儿的意思,是不是可以给璟弟找点事情做,比如说,给他安排一个职务,这样,他搬出去住也就顺理成章了,不会引起外面的议论,而且他也可以体会到父亲的一片苦心。”

  “你觉得可以吗?”刘表问道。

  刘琦点点头,“他已参加了灭张武之战,而且少年老成,他完全可以胜任普通军职,更重要是他杀死张武,立下了功绩,父亲因功封官,也是很正常之事,没有人会说什么。”

  刘表背着手走了几步,长子刘琦的建议打动了他,沉思了一会儿,笑道:“好吧!这件事让我再考虑考虑。”

  ...........

  隆中在襄阳以西约二十里,从襄阳城西出门,行七八里后便是檀溪,过檀溪桥再一直向西走十余里左右便可抵达隆中。

  隆中位于汉水以南,离襄阳只有二十里,虽然早已是刘表的地盘,但在汉朝的行政区划中,它却属于汉水对岸的南阳郡樊城县。

  所以历史上,诸葛亮到底隐居在南阳还是襄阳,争议就在这里,诸葛亮在出师表中说躬耕于南阳,就是因为隆中属于南阳郡,但他的生活及社交圈子却都在襄阳。

  刘璟是在黄昏时分抵达了隆中,他在隆中镇上找了一家干净的客栈住下,令他欣慰的是,青竹观就在镇子西面两里处,镇上人人皆知,很容易找到。

  “公子是第一次来隆中吧!”

  旅舍主人是一名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长得白白胖胖,笑容可亲,也十分健谈,他举着油灯带领刘璟向房间走去。

  刘璟牵着宝马跟在主人后面,他已有了教训,他的战马需要他亲自照料,不能交给店家。

  “嗯!第一次来隆中。”

  “公子觉得隆中怎么样?”

  “山清水秀,风景秀丽,而且民风淳朴,是个好地方。”

  “呵呵!我们隆中可不仅是山清水秀,而且人文荟萃,庞家的鹿门书院就在隆中,水镜先生司马徽、凤雏庞士元、卧龙诸葛孔明,还有徐元直、崔州平这些北方名士皆汇聚隆中。

  一到旬日,我们隆中镇上满街都是士子,公子今天是运气好,正好有空房,要是早来几天,根本就没有房间,全部都被读书人住满了。”

  “这是为何?”

  “前几天水镜先生公开招徒,从荆州各地赶来上千士子,那个才叫做热闹,所以旅舍都住满了,就连公子要去的青竹观也住满了读书人,都想拜水镜先生为师。”

  刘璟点点头,他也知道北方有千余名士逃避战乱来荆州,使荆州成为北方士族的最后一块乐土,隆中因为有庞氏的鹿门书院,这便使得隆中成为北方士族汇聚的大本营。

  “好了,就是这里,公子请吧!”

  店主人把刘璟领到一间小小的院子,是一间独院,院里有两间屋子,周围有一人高的院墙,刘璟将院子包下,一天二十钱,价格并不贵。

  “多谢店主,明天上午就拜托了。”

  “放心吧!明早四更,我一准叫醒你。”

  店主人把油灯交给刘璟,回前院去了,刘璟牵马走进院子,院子里十分安静,一株老槐树就像一个佝偻的老者,倚在院墙一角。

  刘璟索性吹灭了油灯,在院子里一方大石上坐下,他仰望漫天璀璨的星斗,他心中很乱,从他来到这个时代,他的心从没有平静过。

  此时他才终于静下心仔细观看三国时代的夜空,三国的夜空和后世也并无不同,就不知在这个无尽的宇宙中,还隐藏着多少秘密?

  一颗流星从天空划过,刘璟忍不住低低叹息一声,或许这又是一个穿越两千年的灵魂。

  他还可能回去吗?

  若不能回去,在这个金戈铁马的时代,他又该何去何从?

  ........

  隆中位于襄阳以西的一片起伏山峦之中,一座座山峦沟壑之间,分布着十几个的亭里和小镇,这里民风淳厚,路不拾遗,俨如一处被战乱遗忘的世外桃源。

  五更未到,刘璟便骑马出现在青竹观外的一条小路上,青竹观依山而建,背后是一片占地数百亩的竹林,一条小溪从道观旁潺潺流过,是一处灵脉汇聚之地。

  离道观还有百余步,刘璟翻身下马,牵马缓缓前行,此时正是黑夜最深沉之时,四周一片寂静。

  不多时刘璟来到了道观前,大门左侧有一片小松林,土坡上隐隐可见一座亭子的轮廓。

  刘璟牵马上了土丘,远远他便看见亭子里有一个瘦小的身影,刘璟心中一阵激动,快步走近亭子,亭子里盘腿坐着一名老道士,正是昨天遇到的玉真人。

  刘璟放开马匹,走进亭子里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个头,“晚辈刘璟拜见真人!”

  玉真人慢慢睁开眼,微微一笑道:“你昨天就住在隆中吗?”

  “是!晚辈昨晚赶到隆中,襄阳城门要卯时才开启,早晨过来,赶不上。”

  “难为你了。”

  玉真人从怀中取出一只紫色小玉瓶,从里面倒出一粒桂圆大的药丸,连同一只酒葫芦递给他,“把药嚼碎了用酒喝下去。”

  刘璟有些愣住了,这就开始了,没有任何前奏,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不过他的一愣神只是短短瞬间,很快他便坦然接受这种开端,确实没有必要多说什么,一切早已顺理成章。

  刘璟克制住内心的激动,接过了药丸和酒壶,他轻轻捏碎药丸,一股异香扑鼻而来,这里面似乎有麝香的成份。

  他将药放入口中,举起酒葫芦猛灌几口,酒非同寻常,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辛辣冲入口中,就像吃一团芥末,眼中和鼻腔里灌满了辛辣之气,呛得他几乎要喷了出来,但刘璟还是强忍住了,慢慢将药和酒咽入肚中。

  玉真人见他服完药,脸上浮现一抹笑容,不错,这孩子居然能承受住,是一个好的开端。

  他从身旁取过半截砖头,笑眯眯道:“在襄阳西城门外紧靠城门处还有另外半截砖头,你去替我取来,我给你半个时辰,记住了,只有半个时辰。”

  刘璟仔细看了一眼砖头的模样,转身便狂奔而去,来回四十余里,他只有半个时辰,这就好比后世的半程马拉松赛程,他要跑进高手的行列。

  “跑得倒挺快!”

  玉真人负手走到亭子旁,远远望着刘璟跑远的身影,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这孩子话虽不多,却很聪明,没有骑马前去,他居然猜到了自己的用意,孺子可教也!

  .........

  刘璟的全身已像火一般燃烧,仿佛他的五脏六腑都要被焚烧殆尽,这种浑身燃烧的痛苦,只有通过拼命奔跑才能稍稍缓解。

  此时刘璟已经完全感受不到疲惫,他只有一个念头,跑!拼命跑!

  黎明前的黑暗中,一个身影在襄阳以西的原野中疾速奔跑......

  半个时辰渐渐到了,盘腿打坐的玉真人又慢慢睁开了眼睛,在朦胧的晨雾中,他看见了一个身影正从远方疾奔而来,手中拿着半截青砖,累得满头大汗,玉真人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不错,这孩子通过了考验。

  ........

  “我收徒弟都是从四五岁开始,慢慢加以筑基培养,但很不幸,我所收的三十几名弟子中,最终只有两人成功,其余大部分沦为了平庸者,白白耗去了我数十年时间。”

  后来,我遇到了子龙,可惜那时他已十四岁,无法再从头筑基,但我觉得他与我有缘,不想放弃他,可是又该怎么教他呢?

  这个问题令我非常棘手,为此我在落凤观藏经阁内思考了七天七夜,终于想出了一个大胆的方案,或许我可以发掘出赵云身体里未知的力量。

  从那时起,我就用一种全新的办法培养子龙,最终证明我成功了,仅仅只用了五年时间,便将一个猎户少年培养成天下绝顶高手,当然,这和他的超人天赋有关。

  璟公子,你十六岁才开始筑基,要子龙还要晚两年,尽管你也同样具有非同寻常的天赋,但你体格已长成,不像子龙当年还在成长。

  所以我给你配置的药,又和子龙不尽相同,更加猛烈,我真的不能保证成功,你需要作出一个决定,愿不愿意冒这个风险?”

  亭子里,玉真人注视着刘璟,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了坦诚。

  “如果失败了会怎么样?”刘璟沉声问道。

  “若失败了,你将终生瘫痪在床。”

  刘璟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我宁愿死,也不想平庸地度过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