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0章 新官上任

第50章 新官上任


  百度搜索本书名+盗梦人看最快更新

  黑影一闪,一名身着青色锦袍,头裹帻巾的年轻公子走进了房间,从他的年龄,从他目光中的自信,从他步履的沉稳从容,刘璟便判断出,此人在陶家的地位不低。

  刘璟站起身笑呵呵道:“这位仁兄是……”

  “在下柴桑陶政,璟公子可以叫我陶二。”毕竟是有身份的人,陶政并不想冒充为商行大管事。

  “原来是二当家,久仰大名了!”刘璟事先已打听了陶家的一点情况,这个陶二公子似乎不管生意,只负责陶家内务。

  “璟公子请坐!”

  陶政倒没有什么寒暄,他是个很务实之人,或许也是他心中紧张,直接取出了纸条,放在桌上问道:“璟公子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目光锐利地注视刘璟,对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他都不会放过。

  刘璟淡淡一笑,“我在赤壁镇遇到一对兄妹,在武昌城有并肩杀贼之交,所以大家坦诚以待,兄长叫孙匡,妹妹叫孙仁,得陶家的帮助他们才逃离武昌城,二当家应该不会不知吧!”

  陶政后背已经湿透了,心中暗暗埋怨,这对兄妹怎会如此幼稚,居然把真名说出来,这不是要害死陶家吗?

  心中抱怨,嘴上却不能承认,“很抱歉,我听不懂璟公子的意思,孙氏兄妹是谁?这和我陶家又有什么关系?”

  刘璟脸色一沉,起身收起长刀冷冷道:“既然陶家不屑于和我谈,那就请贵家主和州牧去谈吧!告辞了。”

  说完,他大步向外走去,陶政心中大急,尽管他有了布置,但眼前刘璟这么雄壮的身材,一定武艺高强,万一罗教头挡不住怎么办?一旦动刀翻脸,想挽回都来不及了。

  “璟公子请留步!请留步!”

  陶政慌忙拦住刘璟,连连作揖,“有事好商量,请坐下。”

  陶政又回头喊道:“快去换茶!”

  这是一个信号,就是告诉外面人,所有人都必须离开院子,侍女和仆从们都走了,几名大汉守在院门处,不准任何人进院。

  此时,方圆数丈内只有他和刘璟两人,刘璟把刀收了起来,脸色和缓了一点。

  “我想二当家应该是明白人,为什么不是军队来包围贵商府,而是我独自前来,这还用我再解释吗?”

  陶政苦笑一声,“事关重大,有些举动是人之常情,望璟公子见谅。”

  “恕我直言,这件事陶家确实处置不当,稍有不慎,就会被抄家灭族,冒了这么大的风险,但陶家却没有任何收益,若那对兄妹出事,还会触怒孙权,陶家太不谨慎了。”

  陶政默默点头,“璟公子说得对,这件事确实是陶家处置不当,家父也为之震怒。”

  他心中又蓦地一惊,这可是刘表之侄啊!自己居然和他推心置腹了,他惊疑地望着刘璟,着实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进门时不是说了吗?我其实是来和陶家做一笔买卖。”

  刘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陶政的血液中有做商人的天赋,听到刘璟说出‘买卖’二字,他立刻明白了,一颗心蓦地一松,只要对方肯收钱,那一切都好商量。

  正所谓‘劳力者谋器,劳心者谋权’,对刘璟而来,捞钱的办法他可以想到很多,但所有的办法都比不了有人双手奉上痛快。

  陶家的钱太多了,自己帮他们花一花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更重要是,就算他刘璟有钱,也未必买得到三十年老蛇胆、百年灵芝之类珍贵药材,陶家却能轻易弄到,荆州乃至整个南方首屈一指的大商家,有什么东西弄不到?

  看着陶政那满脸期盼的眼神,刘璟便微微一笑,“我最近遇到一点麻烦事,我想弄一些药,却无从下手,我知道陶家生意做得很大,能不能请陶家帮我这个忙。”

  陶政苦笑一声,“能为璟公子效力,是陶家的荣幸,其实公子只需派下人送药单过来,我们立刻会搜罗药物,奉送给公子,璟公子实在没必要亲自来一趟。”

  他言外之意就是告诉刘璟,若只是为了一点药,就没必要用那件事来威胁陶家。

  刘璟听懂他的意思,心中一笑,无论是药和钱,对陶家而言不算什么,九牛一毛而已,凭他刘表之侄的面子,就算不提孙家兄妹之事,陶家也会将钱双手奉上,关键是刘璟另有深意,由此能结交陶家,也绝不是坏事。

  “没什么,亲自上门只是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想让陶家知道,其实我和陶家是在一条船上。”

  双方都在打哑谜,刘璟也是在告诉他,‘我知道孙氏兄妹之事,不过我不打算揭发陶家,愿意和陶家结交。’

  两人对望一眼,皆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刘璟取出一张药单,上面只有六味药,其实玉真人给他的药方有三十几味之多,其他药都比较容易弄到,只有六味稍微珍贵,不仅是价格,而且一般药铺里也很少见,他只能拜托陶家了。

  陶政接过药单看了看,也不多问,立刻点头道:“放心吧!十天之内,这些药物陶氏商行会全部弄到,公子要多少就有多少。”

  “多谢了!”

  刘璟起身告辞,“今天多有打扰,有时间一定去柴桑拜访令尊。”

  这时,一名管事端着一盘黄金进来,一共十锭,大约有两百两,陶政亲手把黄金奉给刘璟,“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璟公子务必收下。”

  刘璟知道,如果自己不收,恐怕陶政今晚就睡不着觉了,他也不拒绝,欣然收下,拱拱手告辞而去。

  陶政一直把刘璟送出大门,望着他扬长而去的背影,陶政脸色一变,立刻转身下令:“速去备船,我要立刻回柴桑。”

  ........

  夜幕降临,刘璟独自一人来到汉江边,他的强化训练期已经结束了,体力得到了极大的增长,下面就是力量的训练,这是一个漫长的训练过程,至少需要三年时间。

  刘璟向两边看了看,这里是樊城以西的一处砾石河滩,人迹罕至,格外地寂静,是练功的好场所。

  刘璟缓缓拔出佩刀,注视着十几步外的一棵小树,他大喝一声,疾速奔出,势如奔雷,闪电一刀劈出,刀光中隐有风雷之声。

  ‘嚓!’碗口粗小树被一刀劈为两段。

  刘璟仰头长长吐了一口气,这一刀他足足苦练了十天,才终于练成,看似简简单单的一刀,却蕴含着二十四种出击的精髓。

  包括力量的变化,给人一种错觉,就像惊雷突至,似乎并不快,但要掩耳却已来不及,这就是风雷变的深意,掩耳不及迅雷。

  这和他从前的武功已不可同日而语,这一刀使他终于步入大将的行列。

  但刘璟心里也明白,这一招和十三式百鸟朝凤枪相比还稍显软弱,主要是力量不足,只要他练出千斤之力,再使出这一招,便足以和赵云抗衡了。

  关键还是力量,他慢慢走到了江边,下一步他就要开始力量的训练了,当年赵云的训练方法是伐木,伐木三年而得神力,刘璟的训练方式又有不同,是泅水,这是玉真人考虑到南方多水而为刘璟专门制定。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刘璟都会游泳,而且都还游得不错,他取出一丸易筋丹放在口中嚼碎,又打开小酒瓶,将里面的烈酒一饮而尽。

  只片刻,他的体内便燃起了熊熊烈火,烧得焦燥难忍,他在岸边藏好衣裤,随即纵身一跃,跳入了滚滚汉江之中。

  ..........

  两天后,刘璟终于得到了他在荆州的第一个职务:汉水游缴督曹,这是一个介于军队和政务之间的职务,原属于荆州水军,后来划给地方,现隶属于襄阳郡,由太守直辖,职责是巡查汉水,抓捕水盗,稽查商人缴税,维持江面秩序。

  “汉水上一共有三座游缴所,你是负责第二游缴所,管辖樊城到宜城县这一段,有一百二十名手下,三十余艘大小船只......”

  襄阳郡丞王觊亲自带领刘璟上任,王觊年约三十岁,身材中等,眉目清秀,气质温文尔雅,他是名士王粲族兄,同时也是刘表的女婿。

  刘表长女刘绾五年前嫁给了王觊,夫妻二人相敬如宾,十分恩爱,育有一子一女,长子取名为王业,今年只有四岁。

  王觊也是高平郡山阳县人,十年前带着兄弟王粲避难荆州,得到了刘表的重用。

  或许是同乡的缘故,王觊对刘璟格外热情。

  而刘璟这一个多月刻意向蒙叔学习家乡方言,尽管他的泰山郡口音还比较重,但言语之间已经带了那么一点点高平口音,王觊听出了这种乡音,倍感亲切。

  两人骑马来到了游缴所官衙,王觊指着不远处的码头笑道:“这里便是樊城东码头,要比西码头小得多,不过只准停泊官船,看见没有,远处那些船只就是你们游缴所的官船。”

  刘璟向水面望去,水面上停泊着十余艘破旧小船,眉头不由微微一皱,“不是说有三十余艘船只吗?”

  王觊呵呵一笑,“其他船只都去巡查水面了,我特地嘱咐过,几名游缴属官应该在吧!”

  两人又走了几步,几名随从离他们稍远,王觊脸上笑容慢慢消失,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刘璟,“这个职务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只有一句告诉你,少说话,多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