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1章 水深九尺的小衙门

第51章 水深九尺的小衙门


  、、、、、、、、、、

  刘璟一怔,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他正要多问几句,但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游缴所官衙。

  官衙占地约五亩,二十几间屋,由前后两个院组成,前面大院是士兵们吃饭休息之地,院很大,长满了荒草,后面小院则是办公场所。

  刚走进大门,便有一名官员带着十几名手下迎了出来,撩起衣袍,诚惶诚恐跪下行拜礼,“卑职拜见郡丞!”

  “各位请起!”

  王觊虚托一下,又笑着给他们介绍刘璟,“这位就是你们的新任督曹,璟公的名声你们应该都有耳闻吧!”

  众人大喜,又再次跪下行礼,“拜见督曹!”

  “各位弟兄不必客气,大家快快起来!”

  刘璟的前世人缘好,做的又是律师,善于和人打交道,所以他和这些底层士兵很容易交流,王觊走后不久,刘璟便和手下们打成了一片。

  他一共有名副手,一人叫张平,担任游缴贼曹,负责抓捕水贼,一人叫李俊,出任游缴金曹,负责稽查税钱,还有一人叫卢升,出任书佐,掌管内务。

  张平和李俊带弟兄们出去巡查了,官衙内的官员只有书佐卢升一人,还有二十几名轮休的士兵,此时,后院刘璟的官房内济济一堂,笑语喧天。

  众人都感觉这个璟公不错,虽是州牧之侄,却没有半点架,更重要是言语之间给他们一种亲切感,很懂规矩,就仿佛同道之人。

  刘璟从怀里摸出一锭五两重的黄金,扔给一名大汉笑道:“按规矩应该是你们凑钱请客,不过新官上任嘛!总得给弟兄们一点表示,今晚就由我来请客了,大家尽管喝酒吃肉,不醉不休!”

  众人大喜,都觉得新头领出手阔绰,以后跟着他好混了,第一印象很重要,假如刘璟上任便斤斤计较,收刮众人油水,或者摆出高高架,一本正经,这样的头领,下面人的日都不会好过。

  相反,出手就是五两黄金,和众人称兄道弟,这样的人才会体恤下属,众人听说是璟公上任,刚开始挺紧张,现在大家心中释然,变得无拘无束了。

  书佐卢升对众人挥了挥手,“我要和督曹说几句话,大家都去吧!晚上再给督曹敬酒。”

  众人一哄而散,房间里只剩下刘璟和卢升两人。

  “督曹觉得头大吧!和这群莽夫们混在一起。”

  卢升年约十余岁,是一个读书人,长得斯白净,不过和众人混迹久了,身上也多了几分豪爽之气。

  “没有,我很喜欢这些弟兄,笑骂由心,都是性情中人,和他们呆在一起,感觉很自在,没有多勾心斗角。”

  “这倒也是,其实大家以前都是水军士兵,去年才转为地方官府管辖,督曹没发现大家的军人之气很重吗?”

  刘璟点了点头,他也感觉到了,一个个都身材魁梧,动作迅速,显然是经过军队训练。

  他沉吟一下又问道:“我想问一下,我这个游缴督曹到底是什么官职?”

  这是刘璟最想知道之事,他这个官职到底是几,地位如何?到现在他还是一头雾水。

  卢升苦笑一声,“这个就有点复杂,朝廷没有这个职务,是我们荆州自己设立,官名叫游缴,实际上和乡官中的游缴是一样,不过职责却比乡官重要,地位也稍高,我觉得比乡官要高半级。”

  “那在军队中呢?”

  “应该是军侯,我们前任马督曹就是一名军侯。”

  军侯就是曲长,类似于后世的营长,刘璟点了点头,这才明白,原本他跟随刘备去江夏剿灭张武时,被临时任命为屯将,看来他是被升了一级。

  卢升起身将门关上,这才低声道:“有件事我要告诉璟公,我们前任督曹可是被杀掉的。”

  刘璟一怔,“这是为何?”

  卢升看了看外面,见外面没人,这才压低声音道:“因为这个职位发财容易,前任马督曹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就捞了几两黄金,结果被人告发,证据确凿,上个月掉了脑袋。”

  “被谁告发?”刘璟有点回过味来,这种事情恐怕只有内部人才能掌握证据。

  卢升犹豫一下,压低声音道:“璟公可知道贼曹张平是什么背景吗?”

  张平便是刘璟的副手之一,出任游缴贼曹,出巡未归,刘璟只听王觊提到过一句,此人是游缴所内资历最老的一人,如果不是自己上任,那就是提升他为督曹,却没有想到卢升居然话中有话。

  “你的意思是说,前任马督曹,就是此人所告,是吧!”

  卢升一脸苦笑,算是默认了刘璟的疑问。

  “你告诉我,这个张平是何许人?”

  “他可不是简单之人,他族兄便是州牧外甥张允,官任荆北水军校尉,而他姐姐则嫁给了蔡中,张平本人也是武艺高强,尤其水上功夫厉害,绰号江狼。”

  刘璟有些愣住了,怎么又是蔡中,当真是冤家窄,原来张平是蔡中的小舅。

  沉吟一下,刘璟又问:“既然他的背影这么深厚,为何只做一个小小的贼曹?”

  卢升心中暗暗摇头,原来这个璟公还不知道自己得了一个什么职位,一些话他不知该不该说,可是一想到张平下一个要收拾之人就是自己,卢升便不再犹豫。

  “汉江一共有座游缴所,只有第二游缴所是主管樊城和襄阳,这其中利益之大可想而知,所以第二游缴所督曹又被称为荆州第一肥缺,璟公没听说过吗?”

  刘璟摇摇头,“我一无所知。”

  停一下,他又问:“还有什么?”

  卢升也豁出去了,又继续道:“璟公或许还不知道,张平原来是第一游缴所督曹,半年前才调来,居然自降一级做贼曹,令人意外吧!”

  “哼!”

  刘璟冷笑一声,“估计那时他就打算干掉前任督曹了。”

  “是的,当时我们都以为他是犯错被贬黜,他为人很低调,但个月后,马督曹便以坐赃罪被抓,不久就被斩头,这时我们才知道,原来张平早有图谋。”

  刘璟这才明白王觊所言,‘少说话、多用心’的深意,看来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个小小游缴所也有这么多争斗。

  按理应该是张平继任督曹之职,享受荆州第一肥缺的美味,却没有想到自己从天而降,使他的希望落空,这个张平现在不知该怎么仇恨自己。

  那又是谁把自己安插到这个职位上来?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一层什么样的内幕,刘璟只觉得雾霭重重,他一时看不透。

  还有王觊那句意味深长的话,使他隐隐有一种感觉,荆州官场的水,比长江还深,以前他是体会不到,只有踏进这个门槛,他才慢慢地感受到了。

  就在这时,院里忽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有人破口大骂:“你们这帮王八羔,竟敢关闭大门,一个个去舔新主的脚丫,当老已经滚蛋了吗?”

  声音又粗又狠,俨如破锣敲响一般,刺耳异常,卢升苦笑一声,“他回来了。”

  刘璟没想到张平会是这么一个低俗浅薄之人,不过他有这么深厚的背景,却只混到一个曲长,也可见他的不堪。

  “卢书佐先去看看吧!看他怎么说。”

  卢升见刘璟不肯接招,只得硬着头皮出去了。

  这时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已经快步走进后院,此人长得满脸横肉,眼睛如螃蟹般凸出,眉毛比刷还粗乱,就像一团乱毛直接砸在脸上,相貌凶恶异常。

  此人便是贼曹张平,水军校尉张允的族弟,蔡中的小舅,年约二十岁出头,在襄阳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或许张平这个名字知名不高,但提到‘水狼’凶名,却是家喻户晓。

  张平一心想谋荆州第一肥缺,不惜自降一级,就在他刚刚干掉前任马督曹,原本以为自己十拿九稳升职,不料最后却杀出一个刘璟,将他千辛万苦才种出的桃摘走了。

  这简直把他胸膛都要气爆了,这件事他也是刚刚才得知,听说新任督曹已经上任,他便怒不可遏地冲了回来。

  在他身后跟着十几名看热闹的士兵,顿时将小院挤得满满当当,每个人眼中既紧张,又充满了期盼。

  “贼曹,你发这么大的火气做什么?”

  卢升见张平满面紫红,怒发冲怒,凶相毕露,还从未见他发这么大的火,卢升心中不由一阵发憷。

  卢升是前任马督曹的人,马督曹被杀后,他就是张平下一个要收拾之人,张平对他早已憎恨之,此时所有的怒火都指向了卢升。

  张平一言不发,冲上去就是一拳,狠狠打在卢升面门上,卢升只是一个弱书生,哪里躲得过,一声惨叫,打得飞出去一丈远,捂着脸在地上痛苦打滚。

  院里里一片惊呼,随即鸦雀无声,这让人意外了,居然动手打书佐。

  “老打的就是你这条奴才狗!”张平指着卢升破口大骂。

  这时,房间门开了,刘璟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他,张平压根就没有把刘璟放在眼里,一个十六岁的小屁孩,居然抢了他的肥缺,就算是刘表之侄又怎么样?

  “我倒忘了,打狗要看主人,卢狗,要不要我给你新主人道个歉?”张平冷冷地瞥一眼刘璟,又继续恶毒地大骂卢升。

  刘璟重重哼了一声,“你就是张贼曹?”

  “老就是,你要怎样!”张平毫不给面,张口便撕破了脸皮。

  “既然你是贼曹,见了上司为何不跪拜?”

  张平上下打量一下刘璟,狞笑一声,“小,别看你有后台,但军队中的规矩是强者为爷,你要我跪你,可以,拿出本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