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2章 荆州第一肥缺

第52章 荆州第一肥缺


  、、、、、、、、、、

  张平虽然在军中的职务不高,只是一名军侯,但他在荆州的名头却很响,绰号水狼,凶名昭著,他仗着自己族兄张允和姐夫蔡中撑腰,在汉水上横行无忌,几乎每一个汉水上的船夫都吃过他的苦头。

  外院的空地上,数十名士卒靠墙而站,围成了一大圈,每个人的目光都充满了期待,张平竟然要挑战新任督曹,着实让所有人都很紧张,这两人都是有后台之人,一个是张允族弟、蔡中内弟,另一个却是州牧之侄。

  众人尤其担心刘璟,尽管刘璟比剑战胜了蔡进,轰动襄阳,但那只是少年之间比武,遇到真正的成年人高手,他又能抵挡几个回合?一旦刘璟出了什么事,又怎么向州牧交代,会不会连累到自己?

  众人开始担忧起来,几十双眼睛都望向张平,卢升坐在一块大石上,捂着鼻,他的心中更加担忧,刘璟是因为他才下场较量,万一刘璟出事,恐怕他卢升会第一个受到牵连,卢升尤其了解张平此人,心狠手辣,下手没有轻重,伤在他手中之人不计其数。

  “佛祖保佑,他千万不要出事!”

  院里,张平和刘璟各站一边,每人手上拿一根黑红双色棍,这是他们巡逻时的哨棒,用枣木制成,木质沉重,为坚固结实,尽管不像刀剑一样直接伤人,但打在要害处,一样有性命之忧。

  张平目光阴鹜,闪烁着凶光,背后微微躬着,像一头发现猎物的野狼,脸上挂着一丝掩饰不住的狞笑,他亲眼见过刘璟和蔡进的比武,虽然还不错,但在他眼中不过是儿戏,要想和自己相比,还差得远呢!

  他倒不敢直接杀死刘璟,但今天他一定要给刘璟一个狠狠的教训,让他自己退出督曹之职,同时给自己姐夫蔡中一个说法,他知道蔡中恨了刘璟,今天正好利用这个机会,给蔡中出一口恶气。

  刘璟却显得有些神定气闲,手上漫不经心地摆动着双色棍,但脑海里却在迅速思考,怎么把那招风雷变的刀法转到棍上来,他忽然发现完全可行,不论他用什么兵器,都可以使用那一招风雷变。

  只要把棍视为刀就可以了。

  他双臂的力量开始凝聚,等待着那致命一击的爆发。

  这时,卢升慢慢走到金曹李俊身旁,李俊也是游缴所的主要官员,负责稽查商人纳税情况,他刚刚才回来,便遇到了张平挑战刘璟之事,他双手叉在胸前,冷冷地望着院里两人决斗。

  “金曹,你觉得谁会赢?”卢升担忧地问道。

  “论比武,或许新督曹赢不了,但最后倒霉的肯定是张平。”

  “为什么?”卢升不解地问道。

  李俊瞥了一眼卢升,摇摇头道:“看样,张平这一拳打得不轻,书佐有点糊涂了,以下犯上之罪,张平逃得过吗?”

  卢升咬了一下嘴唇,“或许张允会说,他们这只是在较技,没有犯上之意。”

  “哼!张允当然会这样说,但安排璟公上任之人,他又会怎么说呢?”

  卢升不再吭声,目光又投向比武的两人,他最担心刘璟被打伤打残,那样刘璟也无法再留下来,一旦张平当了家,那自己就惨了,卢升的心揪成一团,但愿刘璟不要有任何闪失。

  院里,刘璟就俨如变了一个人,不再像刚才那样漫不经心,而是变成了一只猎豹,目光如利刃一般盯着张平,浑身每一块肌肉都绷紧了,他浑身的力量已渐渐蓄满,已到了一触即发的临界点。

  张平也感觉到了刘璟的变化,他心中微微有些惊愕,这倒像是一个身经战的士兵......

  但刘璟也不容他细想,大吼一声,骤然发动了,他俨如一头捕食的猎豹,身体快如闪电,霎时间奔至张平眼前,手中双色棍向张平横劈而去,棍在他手中就仿佛变成了一把刀。

  平平常常的一棍,却蕴含着武的至理。

  “来得好!”

  张平大喝一声,挥棍向刘璟左肩打去,他实际的武器就是一根四十斤重的熟铜棍,在棍在功夫要比刘璟强得多,他见刘璟竟然把棍当刀使,心中不由一阵冷笑。

  这时刘璟的棍离张平额头还有两尺,而张平的棍却后发先至,离刘璟的左肩只有一尺了,张平狞笑一声,“小,倒下吧!”

  话音刚落,张平眼睛蓦地睁大,对方的棍怎么忽然到了眼前?就仿佛有无数棍在眼前晃动,无法再躲闪,‘啪!’一棍,重重地打在他脑门上,剧烈的疼痛使他忍不住惨叫一声,眼前一黑,竟昏死过去。

  刘璟棍一收,冷冷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张平,心中也起伏不定,可惜手中不是刀,使不出那种挟风惊雷的气势,但二十四式出击最后简化为一招,就算是木棍也发挥出了那一招的精髓。

  周围一片寂静,每个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大名鼎鼎的水狼竟然一棍就倒下了,他可是玩棍行家,竟然连一棍都挡不住吗?

  寂静只是片刻,骤然间小院里欢声雷动,所有人忍不住欢呼起来,众人一起涌上,将刘璟高高抬起,将他扔向空中,就仿佛在欢迎凯旋而归的英雄,他们由衷的欢喜。

  几名张平带来的心腹手下,抬着昏死过去的张平,悄悄地溜走了。

  .........

  “督曹这次重击张平,扫尽他的威风,令士兵们大大解恨,其实大伙儿都希望督曹能赢。”

  樊城东面的一条小街上,卢升领着刘璟以及十几名手下去探望前任马督曹的妻儿,卢升异常兴奋,刘璟最后取胜令他心中大大松了口气,至少他不用担心张平收拾自己了。

  “这件事没有完!”

  刘璟淡淡道:“你等会儿写一份弹劾,上报王郡丞,就说张平以下犯上,按军规当斩,如果上面不肯处罚他,要包庇他,那我会向州牧反映此事。”

  事情当然不会就此了结,刘璟怎么能容许蔡中的妻弟当自己手下,第一天就给自己找麻烦,以后还让他怎么做事,他当然要借这个机会把张平赶走,以下犯上就是最好的借口,他相信王觊会助自己一臂之力。

  卢升大喜,能把张平赶走,他更是求之不得,“卑职回去就写!”

  众人走进一条小巷,卢升回头看了一眼十几名手下,低声笑道:“探望马督曹妻儿这一招很高明啊!大家都说璟公有情有意,其实马督曹为体恤手下,他的死令大家很难过,敢怒不敢言,听说璟公要去探望孤儿寡母,大伙儿都凑了钱。”

  刘璟笑而不语,不多时众人来到一座小院前,院门破旧,大片油漆脱落,露出斑驳的灰白色。

  卢升上前敲了敲门,“大嫂,是我卢升。”

  门开了一条缝,露出一个少妇苍白的脸庞,年约十岁,长得还算清秀,穿着粗布裙,头上插一支铜钗,她身后跟着两名小男孩,皆怯生生望着门外大群人。

  少妇认识卢升,她看了看刘璟,迟疑着问道:“卢书佐有什么事吗?”

  “这是我们新任刘督曹,今天第一天上任,就来探望大嫂和侄儿。”

  “哦!”

  少妇眼中黯然,把门打开,“请进吧!”

  刘璟笑着拱拱手,“打扰大嫂了。”

  他带着众人走进院,院一角种着蔬菜,还养了十几只鸡,还有一株不大柿树,虽然院养有鸡鸭,不过收拾得很干净。

  “请屋里坐吧!”

  少妇把众人请到客堂里,两名手下将一只沉甸甸的箩筐放下,刘璟指着箩筐笑道:“这是大伙儿凑的一万钱,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请大嫂收下。”

  少妇眼睛一红,捂着嘴扭过头去,忍住了眼泪,半晌,她哽咽着声音道:“谢谢刘督曹,谢谢大家!”

  刘璟叹息一声,坐了下来,卢升也坐下,十几名手下则退到院里等候,这时,刘璟发现身后放着袋米,桌上还有几碗水,好像刚有客人,才走了不久。

  少妇连忙上前收拾桌上的碗,歉然道:“娘家来了几个人,给我送来一点米,刚刚才走,我去给你们做蜜水。”

  “没事,大嫂不用客气,我们坐一坐就走。”

  “哪能让你们干坐呢!至少喝口热水。”

  少妇匆匆出去了,刘璟又回头看了一眼米袋,他意外地发现米袋上竟印着一个‘蒯’字,心中不由一怔。

  “她娘家姓什么?”刘璟疑惑地问卢升道。

  卢升脸上露出尴尬之色,有些话他其实不想说,没想到却被刘璟发现了,无奈,他只得低声道:“她是蒯家的偏房庶女,马督曹的后台其实就是蒯家。”

  这个意外发现让刘璟心中一震,原来被杀的马督曹是蒯家的女婿,那么自己呢?自己进游缴所出任督曹,会不会也是蒯越在暗中使力?

  还有,刘琦和蒯越又有什么关系?要知道自己的职务应该是刘琦向刘表提出才对。

  这两天笼罩在刘璟心中的迷雾渐渐消散,一叶可知秋,一个个小小的游缴所竟然折射出了荆州的官场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