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84章 验功

第84章 验功


  、、、、、、、、、、

  赵云也催动战马,但他马并不快,单手执枪,目光锐利地注视刘璟,从刘璟提枪上马,赵云便看出他骑术进步大,但还是略欠火候,动作不够流畅。

  刘璟看似纵马如飞,那是因为他胯下一匹宝马,如果是普通战马,他的控马能力就会大大减弱。

  还有他冲刺的瞬间,能吐出四朵枪花,能在个月内吐出四朵枪花,实属不易,不过离武艺高强之还很远,还须他长期的努力,厚积薄。

  不过和个月前比起来,刘璟进步已经很大了,令人惊叹,已相当于普通人苦练一两年的成绩。

  赵云心中暗暗赞许,当然,刘璟还远远不是自己的对手,他大喝一声,“刺来!”

  刘璟挺枪疾刺,锐利的枪尖在阳光下闪烁着光亮,俨如黑夜天幕中划过的一道闪电,直取赵云前胸,“当心了!”刘璟忍不住大喊一声。

  尽管刘璟用的是风雷变,看似慢,实则快,枪尖眨眼到了赵云面前,但在赵云眼中,刘璟的招式还是不值一提。

  赵云只是在犹豫,是给刘璟一个鼓励,还是给他一个下马威,犹豫只在赵云心中一闪,他便做出了决定,不能给他虚假的感觉,必须要刘璟了解他自己的真实武艺。

  赵云不慌不忙提枪向外一架,‘当!’一声巨响,刘璟的长枪被荡开,赵云一抖长枪,吐出九朵枪花,挺枪直刺刘璟胸膛,“吃我这一枪!”

  枪不快不慢,从容不迫。

  刘璟想反击,但时间又不够,想闪身躲开,又早了一点,枪尖如如影而至,令他躲无可躲。

  无奈,刘璟只得举火烧天,双手托枪向外架去,不料赵云之枪如山一般沉重,死死将他枪杆压住,枪尖如毒蛇一般,已经顶住了他的前胸甲片..。

  赵云的枪没有刺入,在最后一刻停住了,如果是敌人,刘璟已被一枪刺穿了胸膛。

  僵持片刻,刘璟长叹一声,弃枪于马下,他苦练个月,还是不敌赵云一个回合,他不由有些灰心了,这和个月前又有什么区别?

  他心中十分难过,翻身下马向校场边大步走去,战马乖顺地跟着他,刘璟坐在一块大石上,呆呆地望着远处军营,他昨晚一枪刺死曹军屯长升起的信心,却又被赵云一枪刺得粉碎。

  九十余天,他每天晚上都会潜入汉水苦练,就算最寒冷的九天也没有中断,持之以恒的训练却换了一枪破灭的结果,刘璟心中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令他沮丧万分。

  “其实我可以让你一个回合,两马交错后,第二个回合我再击败你。”

  赵云温和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他能理解刘璟心中的失落,此时他心中充满对这个兄弟的怜惜,但怜惜不是纵容,赵云的声音随即又变得冷淡下来,“你愿意这样吗?”

  刘璟摇了摇头,“何必自欺欺人。”

  赵云走上前,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既然你也知道,那你又何必自欺欺人?”

  赵云的话刺进了刘璟的内心,其实刘璟心里也明白,他也有进步,自己只是输在力量上,但招式上他没有输。

  赵云那一枪不快不慢刺来,在别人看来似乎很平淡,但刘璟却看懂了,那一枪蕴藏着大的控制力,捏拿得精准无比,想反击,枪已经来不及,要躲闪,可枪又相应慢了一点,躲闪反而会弄巧成拙,只能选择向外招架。

  这其实就是将鸟朝凤枪的精髓挥到致,说到底还是一种力量的运用。

  从前刘璟看不懂,但现在他却看懂了,这就是赵云为何说他自欺欺人。

  刘璟叹了口气,“虽这样说,但依旧是一个回合都抵不住,还是和个月前一样,心中不甘啊!”

  赵云也在他身旁坐下,微微一笑道:“在你看来是一个回合不抵,但在我看来却大不相同,以前我抵挡你一击只用分力,现在却要花八分力,甚至是全力以赴,这就是你的进步,如果你和于禁对战,你已经可以抵挡他五个回合,个月前你可以想得到吗?”

  刘璟的眼睛一亮,心中被击碎的信心又再次凝固起来,他回头注视赵云,“兄长是说,我已能抵挡于禁五个回合?”

  “你不是一枪把曹军屯长挑于马下吗?怎么对自己还没有信心?”

  赵云笑容中带着一种莫大的鼓励,“我相信两年后,你可以和我大战十回合!”

  刘璟咬紧了嘴唇,默默地点了点了头。

  这时,一名士兵从远处奔来,老远大喊:“璟公!”

  赵云认识此人是主公的亲兵伯长,便对刘璟道:“应该是我主公找你了。”

  刘璟站起身迎了上去,“什么事?”

  士兵单膝跪下禀报,“皇叔请璟公去一趟中军大帐,有重要军情商议。”

  刘璟点点头,“我这就去。”

  士兵对赵云笑道:“主公请赵将军也一同前去。”

  赵云心中黯然,他明白主公有点不高兴了,默默点头,牵马快步向中军大帐而去。

  ...。

  中军大帐内,刘备站在一幅地图前正低声和关羽张飞说着什么,这时外面有士兵禀报:“赵将军和璟公来了。”

  刘备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他刚刚远远看见赵云在教刘璟练武,让他心中颇为不满,刘璟刚到大营,赵云就这么关心他吗?

  虽然刘备也知道赵云为人忠义,要报答刘璟救命之恩,如果是别人倒也无妨,偏偏是刘景升的侄,而这个侄真假未知,自己准备好好利用他。

  一方面,刘备想利用赵云和刘璟的关系,从而笼络住刘璟,而另一方面,刘备又不愿意赵云以诚心对待刘璟,所以刘备自己也处于一种矛盾之中。

  “请璟公进来!”

  刘备的脸上又挂了温善的笑容,对走进帐的刘璟道:“刚刚接到最新情报,所以请公一起来商议军情。”

  刘璟见邓武不在帐中,心中微微一怔,他原以为刘备是请荆州军将领共同商议军务,那么邓武是牙将,比自己高一级,应该把他请来才对,怎么只叫自己,看来是自己领会错了。

  不过刘璟也不多言,以刘备的人情世故,根本不需要自己的提醒,自己静观其变就是了,他向关羽和张飞点点头,走到地图前一言不。

  刘备看了他一眼,这才走到地图前道:“在就在刚才,探送来紧急情报,曹军主帅夏侯惇率领两万大军已经抵达军营,现在我们有六千人,而曹军却有两万五千余人,兵力四倍于我们,其中还有五千骑兵,形势对我们其不利。”

  说到这,刘备叹了口气,目光望向众人,“我也没有想到夏侯惇居然来得这么快,大家说一说,现在我们该如何应对?”

  张飞性急,立刻叫嚷道:“哥哥给我一支军队,我去端了夏侯惇的老巢,让他们怎么来就怎么去。”

  刘备摇了摇头,“此去宛城,至少要两日,时间上来不及,等你杀到宛城,我们早已全军覆没了,不妥!”

  “这..。”张飞语塞,一句说不出来。

  关羽沉吟片刻道:“或者我们先退回新野,坚守城池,同时向荆州军求救,我觉得可行。”

  说到这,关羽和刘备对视一眼,目光又瞟向刘璟,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告诉刘备,既然刘景升之侄在这里,荆州军怎么会不来援助呢?

  刘备心知肚明,目光最后投向了刘璟,笑眯眯问道:“璟公可有何良策?”

  这时候刘璟倒想起一件事,国演义中的博望坡之战,不就是现在这场战役吗?夏侯惇为主将,于禁和李典为副将,只不过罗贯中瞒天过海,把生在建安七年的战役推迟到了建安十年,给诸葛亮披上了神的光环。

  “我在想,对方兵力拥有绝对优势,肯定对我们有轻视之意,甚至夏侯惇要急着抓住皇叔邀功,我们能不能利用夏侯惇的这种心态用计谋取胜?”

  刘璟话音刚落,旁边孙乾点点头道:“璟公说得不错,现在曹操关注河北,正在全力灭亡袁绍,无暇顾及荆州,这次曹军南下新野,很明显不是为了荆州,而是为了灭掉主公。

  主公一直是曹操的眼中之钉,现在主公驻兵新野,兵微将寡,正是灭掉主公的良机,所以夏侯惇肯定也会担心主公南撤荆州,使他的计划破灭,我们确实可以利用夏侯惇的这种急切心情,用计谋胜之。”

  刘备背着手走了几步,缓缓点头,“公佑分析得很透彻,确实如此。”

  他又对刘璟笑道:“还是璟公有眼光,看透了夏侯惇的底线。”

  刘璟淡淡一笑,“我不过是抛砖引玉,孙先生才是金玉之言,荆州军愿全力配合皇叔,听从皇叔调遣!”

  刘备点了点头,对关羽和张飞道:“这一战就全仰仗两位贤弟了。”

  “兄长尽管吩咐,万死不辞!”

  刘备又对赵云道:“龙,我给你五精兵,你和一千荆州军配合,从后截杀曹军,多抓战俘,抢夺兵甲旗帜。”

  赵云单膝跪下,高高抱拳道:“卑职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