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42章 千钧一发

第142章 千钧一发


  、、、、、、、、、、

  在柴桑以西的江面上,一支由八十艘快船组成的船队正东疾行驶,为船上挂着五彩锦帆,尽管在甘宁投降荆州后,这种五彩锦帆已经在长江上消失。

  但今天,它却又一次出现在大江之上,前方船只无不骇然避让,甘宁目光敏锐地注视着前方。

  他披头散,浓黑的长迎风而飘,双襟散开,露出胸前古铜色的肌肉,他手执双戟站在船头,粗犷而威武。

  在他旁边坐着一个身材瘦小如猴的少年,他正是刘璟派去给甘宁送信的侯五,侯五机灵能干,熟悉程,没有辜负刘璟的重托,他很快就找到了甘宁。

  侯五坐在一旁,目光敬畏望着甘宁,这么高大威武,凶悍飘逸,这是他最崇拜的英雄,远远过了江夏左王,现在居然和他同坐一船,离他这么近。

  侯五心中乱成一团,他仿佛变成一只石猴,整整两个时辰,一动也不动。

  “大哥,还有二十里,我们就到柴桑城了!”桅杆上,甘宁的一名义弟在大声喊道。

  甘宁点点头,回头令道:“升起血旗,命弟兄们准备作战!”

  一面鲜红色的角旗在桅杆顶部出现,这是准备作战的旗语命令,紧接着八十余艘快船,也纷纷升起了血旗。

  船队乘风破浪,飞向柴桑城驶去。

  ..........

  尽管投石机和石砲给江东军带来沉重打击,但江东军兵力强大,先后投入一万五千人攻城,使投石机和石砲渐渐失去了犀利的防御效果,越来越多的江东军攻上城头。

  西城的压力更加过东城,一段长约二十丈的城头上危机四伏,两架攻城梯的江东军突破了防御,杀上城头,这俨如打开一道缺口,瞬间便有两余人汹涌上城,控制了这段城墙,使柴桑防御变得其危险。

  在这万分危急之时,刘璟率领余人支援而至,和五余名杀上城头的江东军鏖战,双方呈扇形拥堵在一起,人挤人、人挨人,无法再使用长兵器,只能用刀劈、用匕刺、用箭戳,甚至用拳头砸,用牙齿咬。

  不断有人哀嚎倒地,或许只是受了轻伤,但很快就被活活踩踏窒息而死,惨叫声此起彼伏,死尸遍地,血污染红了城头。

  刘璟眼睛通红,声音也嘶哑了,他不断竭力大喊:“不准退后,一步也不准退!”

  在城外的几架攻城梯上,站满了密密麻麻的江东军士兵,他们只是无处登城,只要城上的守军稍稍后退,便立刻会有数人杀上城头,柴桑城大势将去。

  双方皆无退,只能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事实上,柴桑城守军的局势已危急万分,若他们再杀不退冲上城的敌军,那么很快会崩溃。

  这时,一名士兵飞奔而至,带着哭腔大喊:“公,东城也坚持不住了,廖将军请求支援!”

  刘璟额头上大汗淋漓,身上脸上全是血污,他向四周看了看,嘶声大吼道:“让王泰来见我!”

  王泰负责指挥民夫,此时民夫也是一片混乱,至少有一大半人都无法再面对血腥杀戮,偷偷逃下城,躲回自己家中,这是人性的必然,只有经过长期训练,他们才能炼成钢,才能成为一个真正合格的战士。

  他们临时募集,只训练了两天,让他们应对徐盛的数千人或许可以,但面对两万江东军的进攻,还要他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那显然是不现实。

  王泰指挥六余人防御中段,这里的压力要比东西两头小得多,不是江东军进攻的重点,也没有江东军杀上城头,但鏖战依然存在,十几架攻城梯在中段进攻,双方箭矢如雨,滚木礌石如冰雹般砸下,双方不断有士兵伤亡,惨叫声响彻城头城下。

  “王将军!”

  一名士兵飞奔而至,对王泰大声道:“公有令,命你立刻过去。”

  王泰交代一名屯长几句,满头大汗向城西奔去。

  “请公吩咐!”王泰奔至刘璟面前,气喘吁吁道。

  “还剩多少民夫?”刘璟急问道。

  王泰回头看一眼石砲和投石机旁的民夫,心中又盘算片刻,道:“大约还有六余人。”

  刘璟毫不迟疑令道:“所有民夫全部投入战斗,可一分为二,你率人增援西城,将江东军推下城去,其余人交给我,我去支援东城。”

  “遵命!”

  王泰飞奔而去,六余民夫迅被一分为二,王泰率人增加西城防御,而刘璟则率其余余人,向东城杀去。

  此时东城廖化部已经渐渐支持不住,他手下只剩下六十余人,而江东军已增加到余人,眼看东线防御即将崩溃,就在这万分危急时刻,刘璟率领一支生力军及时杀到了。

  “弟兄们跟我杀进去!”

  刘璟厉声大喊,他手中长枪舞动,杀进了敌群中,大枪翻飞,神出鬼没,一连挑翻名敌将,硬生生地杀开了一条血,使援军和廖化残部融合为一体。

  主将的身先士卒令荆州守军士气大涨,攻势如潮,杀得江东军节节后退,不断有人翻滚下城,连潘璋也支持不住,手提利斧向城下退去。

  仅仅一盏茶,攻上东城的江东军被全部赶下城,危机终于解除,这时,刘璟对廖化大喊:“东城由我来防御,你去支援王泰!”

  廖化对刘璟敬佩得心悦诚服,他抱拳施礼,“遵令!”率领二十余人向西城王泰援助而去。

  这时,刘璟抡起鼓槌,再一次敲响了赵云教他的催战大鼓,鼓声惊天动地:‘咚——咚——咚!咚!咚!’越来越急,鼓声回荡在柴桑城上空,每一记战鼓声都敲打在荆州士兵的心中,令他们士气振奋,斗志昂扬。

  城头上,战局开始逆转,一群群逃下城的民夫又重新返回了城头,他们鼓足勇气,加入到守城的防御作战中去。

  .........

  山丘之上,鲁肃望着城头上的鏖战,眉头皱成一团,已经一个半时辰了,柴桑城还没有能够拿下,而眼看死伤越来越惨重,他心中默默估算,伤亡已经接近四千人。

  如果加上几天前徐盛的千余人死伤,那就损失过了五千人,鲁肃也没有料到竟然有如此惨重的伤亡,这让他怎么向吴侯交代?

  这时,徐盛上前低声道:“都督,我军士气已经在下滑,而敌军士气高涨,估计这一波攻势不会成功,不如先撤回来,休整后再战,否则伤亡会更大。”

  “不行!”

  凌操在一旁断然道:“一万五千人攻城,敌军才数千人,还被杀得败退,传出去,让江东军颜面何存,请都督给我五千援军,我会在半个时辰内夺下柴桑,若不成功,愿受军法处置!”

  凌操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片大喊,众人不约而同回头,只见身后的江面上已是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火光点燃处正是他们储存粮草船只的停泊之地,鲁肃大吃一惊,急问左右,“这是怎么回事?”

  一名士兵飞奔而至,急声禀报道:“启禀都督,锦帆贼甘宁率一千余人杀至,水寨守军不敌,被其突入水寨放火,储粮船已悉数被烧毁,情况紧急!”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徐盛急道:“都督,甘宁骁勇善战,久负盛名,一般人难以抵敌,若不回兵防御,恐怕船只会全部被烧毁!”

  鲁肃脸色苍白,他知道甘宁已投降刘表,是阳新县守将,他必然是赶来援助刘璟。

  鲁肃左右为难,半晌,他长叹一声,下达了撤军的命令:“收兵回水寨!”

  ‘当!当!当!’

  急促的金钟之声响起,这是江东军收兵的命令,甘宁的意外偷袭使江东军损失惨重,鲁肃被迫下令收兵。

  江东军如潮水一般退下,望着撤退的江东士兵和敌军水寨中的火光,城头顿时一片欢腾。

  城头上,刘璟执枪而立,他也看见了江面上的浓烟和火焰,这必然是甘宁杀来了,他心中激动万分,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感动,滚热的泪水从他眼中涌出。

  只有在几近绝望的战争中,才会深深地体会到援军的宝贵,在他最需要支援的时刻,甘宁终于赶到了。

  这一刻,刘璟的心中竟有一种凤凰涅槃般的重生之感。

  ........

  当江东军撤回船上后,甘宁的船队便消失在江面上,但他并没有远走,而是藏在某处,耐心地等待机会。

  如果说江面也是行猎场,那么甘宁无疑是这个猎场最优秀的猎手,他率领手下,就像一群最狡猾的狼,不会和对手正面冲突,而是寻找机会,一击噬敌。

  船舱里,鲁肃心烦意乱,背着手来回踱步,短短一个半时辰,他的军队死伤已达四千一人,这个数字令他深为震惊,其中一半以上伤亡在对方的投石机和石砲上。

  加上徐盛损失的千余人,那就有五千二人伤亡,这是近几年来,江东军伤亡最惨重的一次,更重要是,柴桑城还没有能拿下来。

  鲁肃不知道该怎么向主公解释这个伤亡,更不知道张昭等人将会对自己怎么怒斥。

  这时,门口传来徐盛的声音,“都督,我可以进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