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52章 主堂争执

第152章 主堂争执


  百度搜索本书名+盗梦人看最快更新

  片刻,刘璟快步走进大堂,正好和坐在最后一排的黄祖相对而视,今天刘璟是特地来拜见刘表,不料正好遇到黄祖述职。

  两个早已撕破了脸皮,此时仇人相见,份外眼红,黄祖瞳孔收缩,小眼睛眯成一线,闪烁着慑人的凶光。

  不过今天黄祖打定主意以低调卑恭的姿态会见,那么就算在刘璟面前,他也不会露出真面目。

  黄祖站起身,笑眯眯地拱手笑道:“没想到在这里遇见璟公子,我一直要感谢璟公子,在柴桑杀退江东军,保住了江夏,请公子受我一礼。”

  说完,黄祖深深向刘璟行一礼。

  刘璟微微一笑,回礼道:“柴桑获胜,并非刘璟一人功劳,是柴桑军民齐心协力的结果,还有黄公子及时来援,今天,我刘璟宁可不要功绩,也要保奏黄公子大功。”

  黄祖呵呵一笑,“璟公子爱护犬子,黄祖铭记于心。”

  大堂上,众人均感到惊讶,传言刘璟和黄祖不和,可今天看来,两人的关系也并非恶劣,居然互相谦让,互表功绩,关系十分融洽,可见传言也不可尽信。

  众官中,只有蔡瑁和蒯越面带冷笑。

  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眼前的局面,江夏杀机四伏,战争一触即发,两人的表面客气掩饰不住眼前的危机。

  但刘表却面无表情,他是从另一个角度观察黄祖,从黄祖今天的低姿态,尤其对刘璟卑恭有加,刘表便明白了黄祖这次襄阳行的用意。

  黄祖是想和自己和解,保住他的江夏之位,刘表心中冷笑一声,和解不是不可以,关键是黄祖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想到这里,刘表心中就有了分寸,今天述职走走形式便可,不用谈及实质问题。

  刘璟快步走进大堂,行一拜礼道:“卑职樊城军侯刘璟参见州牧!”

  刘表一摆手,“刘军侯请起!”

  见到侄儿,刘表心中着实欢喜,替自己打退了江东军的进攻,又趁势夺取了柴桑,改变了江夏的格局,否则今天黄祖不会这么低调地前来认罪,是要好好封赏刘璟。

  其实怎么封赏刘璟,刘表心中早有定计,甚至在刘璟出发去柴桑前他便考虑过,只是没有想到,刘璟的胜利来得这么快。

  刘表看了一眼蔡瑁,见他一脸紧张,又远远地瞥了一眼黄祖,他也显得心神颇不宁,坐立不安。

  刘表笑了笑,对蔡瑁笑道:“军师以为,军侯刘璟可封何功?”

  刘表的问话让很多人都感到意外,按照正常流程,应该是军功官当众宣读刘璟功绩,并按照刘表事先拟好的封赏,三读后没有人反对,那就正式通过了。

  而今天一不宣功,二不读赏,州牧便直接去问蔡瑁,着实令人费解,不过很快大家便明白过来,刘璟的柴桑之战和黄祖有关,今天两人同时露面,非同寻常,恐怕刘璟的封赏不会那么简单。

  大殿里一片沉默,无数双眼睛注视着蔡瑁,蔡瑁没想到刘表把这个难题扔给自己,不过这也是刘表给他的机会。

  蔡瑁沉吟一下道:“军功评定需要一个过程,比如杀了多少敌人,战争大小如何,这样才能得到准确的评功依据,评出的功绩才能让人信服,这样封赏也才能和功绩对应....”

  蔡瑁刚说到这,坐在他对面的文聘却不满道:“当初新野之战时,军师也说了这番话,结果璟公子的功绩便被一笔抹杀,难道这一次军师也打算将璟公子的战绩一笔抹杀吗?"

  蔡瑁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冷冷道:“我只是就事论事,并没有抹杀璟公子功绩的意思,文将军为何要这样认为?”

  文聘不睬他,起身对刘表行一礼,高声道:“卑职启禀主公,军中为将,关键是赏罚分明,赏罚及时,这样才能调动士气,鼓舞军心,新野之战,璟公子明明立下大功,却寸功未记,虽然璟公子是主公之侄,卑职也觉得不妥,也不服。

  而这一次柴桑之战,城中只有五百守军,璟公子挺身而出,招募民夫,鼓舞士气,以两千弱兵击败了两万江东军,保住江夏门户,这样的功绩还不足以给与重赏吗?卑职赤诚之言,望主公三思!”

  大堂内的气氛有些尴尬,刘表只是想了解一下黄祖的让步程度,然后考虑如何封赏刘璟,蔡瑁的拖延之术正合他心意,没想到文聘却咄咄逼人,一定要他当场封赏,这让刘表有些难办。

  这时,刘璟躬身道:“启禀州牧和军师,卑职并非为封赏而战,而是为柴桑民众而战,柴桑一战,数万民众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就算是刚招募的民夫也舍生忘死,奋力抵抗江东军,令卑职深为感动,卑职不要封赏,只想顺应民意,继续留在柴桑,愿为柴桑军侯,恳请州牧准许!”

  说完,刘璟从怀中取出一本厚厚的册子,双手呈上,“启禀州牧,这就是民意!”

  一名侍卫将册子转呈给刘表,刘表接过,却一下子松散开来,册子拖垂到地上,原来册子是折叠而成,刘表将册子慢慢铺开,足有两丈长,前后摁满了指印。

  “启禀州牧,一共是三万八千六百六十六个指印,占据柴桑民众九成以上,众人都希望卑职能留在柴桑,卑职不要封赏,只恳求顺应民意,留在柴桑。”

  刘璟昨晚和蒯越商量过,黄祖此番来襄阳,必然是想让步和解,以刘表谋略有余而魄力不足的性格,极可能会接受黄祖的让步。

  倘若黄祖让步足够大,刘表还有可能维持江夏现状,放弃安插刘璟入江夏的打算,这让刘璟和蒯越都十分担忧。

  所以刘璟今天借着这个机会,索性把话挑明白了,他要留在柴桑,这是他的要求,他不管刘表怎么和黄祖妥协,但他的利益不容被侵犯。

  大堂之上窃窃私语,没想到刘璟居然走出民意之棋,刘表心中有些为难,他原本就打算把刘璟放在柴桑。

  但黄祖的主动让步,又使刘表的心中有点动摇起来,如果黄祖愿意将江夏军队控制权交还自己,那么就没必要再争柴桑,可以维持现状。

  现在刘璟不肯放弃柴桑,这就让刘表心中有些为难。

  就在这时,坐在下首的黄祖终于忍不住阴阴一笑道:“璟公子谋划得很好啊!四万柴桑人,居然有三万八千支持璟公子,让我这个老江夏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刘璟霍地转身,注视着黄祖,“黄太守是在说我作假吗?”

  “我当然不敢说璟公子作假,但我在江夏为官至少也有十年了,黄氏又是江夏望族,以我的资历,在柴桑尚只有五成的名望,就不知璟公子的九成声望是怎么做到?”

  黄祖眯着望着他,脸上带着一种嘲讽和不屑的神情,说到最后,他还刻意提高了嗓门,向众人看了一眼,企图获得大堂官员的理解。

  “这当然可以做到!”

  刘璟也提高了声音,冷冷道:“如果黄太守没有欺男霸女的侄子,也没有残暴凶狠、杀人如麻的次子,更没有屡战屡败,五千军队被打得全军覆没的长子,如果黄太守能坚守柴桑,而不是跑去夏口,我想黄太守在柴桑的声望就不会只有五成,至少也有七八成吧!”

  刘璟的讥讽使黄祖的脸胀成了猪肝色,他眼中终于露出了怒色,厉声喝道:“刘璟,你怎敢如此羞辱我!”

  刘璟淡淡道:“我只是解释黄太守名声上不去的原因罢了,怎谈得上羞辱,黄太守何必动怒?”

  黄祖眼一瞪,刚要再怒斥,这时蔡瑁忍不住提醒他道:“黄太守,璟公子的声望问题主公自会考虑,你还是准备一下述职吧!”

  蔡瑁的一句话提醒了黄祖,小不忍则乱大谋,他将一口憋进心中,又慢慢坐了下来。

  大堂再次安静下来,刘璟又转身向刘表施一礼,继续道:“卑职不求封赏,只希望调任柴桑,请州牧成全。”

  这时,文聘也躬身道:“主公,卑职建议加封刘璟为别部司马,镇守柴桑,璟公子守柴桑,最为合适!”

  蒯越也起身笑道:“柴桑夹在江东和荆州之间,数十年来几易其手,据属下了解,几十年来还没有哪个官员获得这么高的民望,难得柴桑人全力支持璟公子,这对我们长久控制柴桑极为有利,主公,机会不可放过,应该让璟公子守柴桑。”

  王威也起身道:“主公,卑职赞成蒯公和文将军的建议,柴桑重地,非璟公子不能守,只要有他在,江东军必然会忌惮三分。”

  王威话音刚落,治中邓义也高声道:“璟公子守柴桑乃众望所归,属下也极为赞同,恳请主公许可!”

  这时,别驾刘先、从事庞季等人纷纷表态支持,大堂内呈一边倒的势态,连蔡瑁也被迫保持沉默,不敢和众人相抗衡。

  尽管刘表心中还有些犹豫,但他碍不过众人的一致支持,只得对刘璟笑道:“看来今天不封你,大家都不会放过我了,也罢!众怒难犯,刘璟听封!”

  刘璟大喜,上前施礼道:“卑职在!”

  刘表缓缓道:“军侯刘璟,率两千弱旅大败江东军,扬我荆州之威,保我柴桑重镇,大功于荆州,特赏黄金千两,加封别部司马,镇守柴桑,兼任柴桑县令!”

  刘璟抱拳行礼,“多谢州牧封赏,卑职铭记于心!”

  一旁,黄祖的脸色刷地变得惨白,他费尽了心机,可柴桑还是拿不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