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62章 将计就计

第162章 将计就计


  、、、、、、、、、、

  柴桑军营内,徐庶正在听取一名水上探的禀报,在柴桑西北约十里外的江面上发现了数十艘五石战船,正缓缓向柴桑逼近。

  徐庶捋须笑了起来,这便是黄祖派来偷袭柴桑的军队,如果没有推断错误,他们必然是在今晚行动,按照事先和刘璟的部署,刘璟率军在外围伏击,而徐庶则坐镇柴桑,引军入瓮。

  徐庶负手走到门前,远方夕阳如血,余晖撒在柴桑城头,给柴桑城抹上了一层殷红之色,旧人说,夕阳红,就是血光之灾的表现,虽然徐庶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但今天的夕阳如血却似乎映证了这一点。

  这时,刘虎快步奔来,抱拳施礼,瓮声瓮气道:“县尉,我们都准备好了。”

  县尉只是徐庶的官名,但实际上徐庶是柴桑的军师,辅佐刘璟,掌控军务,是柴桑军队的第二号人物,就算是刘虎,也一样对他恭恭敬敬。

  “虎军侯,你知道我让你集中军队做什么吗?”

  刘虎摇摇头,“老虎不知!”

  “你跟随我去抓人,把藏匿在周家的四十名江夏士兵给我揪出来!”

  刘虎的眼睛顿时瞪大了,在柴桑城居然还有黄祖的军队,他兴奋异常,跃跃欲试,“县尉,那我们走!”

  徐庶点点头,带着刘虎快步向外走去。

  .......

  正如黄射的部署,他从军队中挑选了四十名精锐士卒,乔装城武昌周家的佃农,驾驶十几艘粮船来柴桑,口口声声是来给主人周家送粮,周家随即出面作保,加上他们没有带任何兵器,这支小船队便被放进了柴桑城。

  这四十人随之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周家将他们藏匿在府中,等待时机来临,房间里,家主周谷有点紧张,他刚刚接到黄射的命令,江夏军将在今晚更时分进攻北城水门,命四十名死士务必事先夺取水门。

  之所以选择攻打水门,是因为水门和陆门都有瓮城,四十人很难抢夺陆城门,但水门则可以利用漕河潜进瓮城,这四十人水性都好,就是为了攻打水门才挑选他们。

  想到即将临近的夜袭,周谷心中不由格外紧张,尽管这一天他盼望已久,但它真的要到来,却使周谷心中开始忐忑不安起来,他唯恐在最后关头发生意外。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有管家禀报道:“家主,朱县丞和徐县尉来了,说周家的田税有问题,四爷应付不了,请家主出去一下。”

  “没用的东西!”

  周谷心中暗骂一声,在这关键时刻他不想和官府闹翻,只得穿上外袍向大堂而去。

  大堂上,数十名衙役簇拥着徐庶,旁边坐着县丞朱珣,朱珣端着茶碗慢慢喝茶,脸色平淡。

  徐庶面沉如水,语气严厉地对周鑫道:“我已查过柴桑历年的卷,贵府在柴桑有上田六十顷,却未向官府交过一担米的田赋,你怎么解释!”

  周鑫满头大汗,他当然知道其中的缘故,这六十顷土地是黄祖特别关照免税,作为回报,周家将给予黄祖军粮支持,这里面的问题就是,田税应该交给官府,层层汇总后,集中到襄阳,再由襄阳拨付一部分给军队。

  由于周家把应该交给官府的田税私下给了黄祖军队,便形成了周家事实上的偷税,按照汉律,偷逃田赋是一等大罪,杀头是肯定的,周家的偷税数量更是要被抄家灭门。

  周鑫不知该怎么解释,他不敢把黄祖说出来,只得连连作揖,“此事另有隐情,我已禀报家主,家主会来解释。”

  话音刚落,周谷走了进来,“什么事?”

  周鑫连忙上前低声道:“他们在说我们柴桑田赋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周谷为不满道:“我们的田赋从来都交给郡衙,不交县衙,县衙当然没有记录,徐县尉去郡衙一查便知,我周家世代清白,几时偷漏过田税?”

  周鑫一呆,他暗暗佩服家主高明,就这么轻轻巧巧地把事情推给了郡衙,而徐庶绝不可能去郡衙调查,事情就不了了之,他连忙拍拍脑门对徐庶道:“我真的糊涂了,每年周家都会押送粮船去武昌交田税,我一时糊涂,忘记了。”

  徐庶却冷冷一笑,“那么就请家主解释一下,昨天十几艘粮船来柴桑,是为了何事?”

  这句话徐庶说得轻描淡写,对周谷却如五雷轰顶,他忽然明白,徐庶不是来查申什么田税,他就是来抓那四十名江夏士兵,不等他反应过来,十几名衙役便将周谷和周鑫团团包围。

  徐庶负手走上前,注视着周谷道:“周家的生死存亡就在你的一念之间,家主是聪明人,是想保家族,还是想保对黄祖的忠诚,你自己选择吧!”

  周谷呆立半晌,他才深深叹了口气,低下头,心中寻思良久,却无计可施,他的一切早被对方关注了,他有一种中计的感觉,这时候,周家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

  时间已近二更,一支船队缓缓逼近了漕河口,船只所有的灯光、火光全部熄灭,无声无息地在江山中滑行,在第一艘大船船头,黄射顶盔贯甲,手提一把精钢月牙戟,目光阴冷地盯着远处黑黝黝的柴桑城墙。

  “公,好像没有任何动静!”旁边裨将苏飞低声提醒道。

  苏飞是江夏军第号人物,仅次于黄氏父,他官任江夏都尉,跟随黄祖多年,一直是黄祖器重的左膀右臂。

  苏飞心中有点担忧,从他对刘璟桩桩事情的了解,他感觉刘璟并不是一个大意的人,相反,非常细致谨慎,他怎么会为阳新县倾兵而出,只守五守军,要知道,柴桑对刘璟而言,可要比阳新县重要得多。

  虽然苏飞觉得有点不对劲,但他已无法劝说被仇恨之火烧昏头脑的黄氏父,黄祖已认定次黄勇死在刘璟手中,他暴跳如雷,为复仇的怒火使他不顾一切,誓言夺取柴桑,斩下刘璟人头。

  黄射虽然比他父亲冷静一点,也想到了一些夺城办法,但他内心一样急切,就恨不得抓住刘璟,苏飞心中暗暗叹一口气,这父二人都被仇恨蒙住了眼睛,他知道黄射其实还想抢夺陶家之女,所以才会这么急切卖力。

  此时黄射眼睛里有一种发现猎物的兴奋,没有理睬苏飞,目光死死盯着水城门的铁栅栏处,忽然,他看见铁栅栏内有一道细小的火光闪了一下,黄射的眼睛蓦地瞪大了,一眨不眨地盯着黑黝黝的水门,这时,火光又连续闪了两下。

  黄射顿时大喜,“他们得手了!”

  他回头令道:“传我命令,船队进入漕河,驶进水门。”

  一艘艘大船依次进入漕河,乘风破浪,向水城门驶去,应该说,黄祖的经验还是很丰富,他知道进入水城门,船只的桅杆是个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难题,他特地挑选了十艘低桅帆船,正好可以驶入水城门。

  船队速越来越快,黄射也越来越兴奋,他已经看到铁栅栏开启,此时他眼前仿佛出现了让他血脉贲张地一幕,陶湛像只小绵羊似的倒在他的床榻上,而刘璟人头就挂在大门上,淋漓滴血,这是他一次又一次做的美梦,今天就要实现了。

  苏飞感觉到黄射眼睛血红,已经有点入魔,心中暗自吃惊,连忙道:“公,我去指挥中军!”

  他转身要走,黄射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恶狠狠道:“我是主将,尚身先士卒,你为何要逃?”

  苏飞苦笑着解释道:“公,主将和裨将不能在一艘船上,这是规矩。”

  “什么狗屁规矩!”

  黄射骂道:“我说的话就是规矩,我让你留下,你就必须留下。”

  苏飞也微微动怒,严厉地盯着黄射的眼睛,半晌,黄射放开他的手腕,哼了一声,“你去吧!”

  苏飞转身走到船舱门口,却听黄射在身后冷冷道:“等会儿进城,我自有事情,你就是主将,替我指挥战斗。”

  苏飞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黄射是想抢先入城,估计是要去夺取陶湛,此人平时看起来冷静,现在看来,他其实和兄弟黄勇完全一样。

  只是一个表现在外面,一个是藏在心中,只有在关键时刻,他才会体现出来。

  苏飞嘴角露出不屑的冷意,转身出舱门去了。

  ........

  水门处漆黑一片,前后铁栅门都已提起,船队可以畅通无阻地进入瓮城,在水门洞中,一个黑影正向城外大船招手,“快!快!”

  黄射的大船率先驶入了水门城洞,非常流畅地驶进了瓮城,连黄射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真的就这么轻而易举进入瓮城了吗?

  但事实摆在眼前,他们进入了瓮城,他甚至看见了瓮城内的城墙,紧接着第二艘、第艘大船也驶进了瓮城,变故就在这时发生了,原本高高悬起的内外两道铁栅门忽然轰然落下,重重击入水中,激起一片浪花。

  第四艘船躲闪不及,‘砰!’地一声巨响,撞在外铁栅门上,木屑粉飞,船只剧烈晃动,船身横在水面上,船上士兵一片惊呼,不少士兵在剧烈的晃动中落入水中。

  这就是动手信号,水城门上顿时火光冲天,‘咚咚咚!’鼓声如雷,喊杀声此起彼伏,黑夜中不知有多少伏兵,箭矢如雨,射向瓮城内外,埋伏在漕河口的余士兵,一齐发射火箭,很快点燃了几艘大船船帆,船上士兵惊恐地大叫着纷纷跳水逃命。

  船只着火,横在水门上无法动弹,这便堵住了漕河船只的退,使漕河内数十只船进退两难,乱成一团。

  瓮城内,密集的箭矢不知射了多久,忽然火光大作,千余名士兵出现在瓮城漕河两岸,为脸色严肃的大将正是魏延。

  他一招手,数十名士兵冲上船只,不多时押下一名年轻将领,金冠歪戴,满脸惊恐。

  “我是黄射,黄祖之,求求饶我一命!”他一见到魏延便大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