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64章 漫天要价

第164章 漫天要价


  、、、、、、、、、、

  直到天快亮时,黄祖船队才急急火火地赶到了柴桑城,此时,晨曦清明,一层淡淡的江雾若隐若隐笼罩在江面上,黄祖站在船头,脸色铁青,目光死死盯着漕河。

  漕河上几艘大船的火已经熄灭,但依旧袅袅冒着青烟,几艘船一头栽入水底,半个身撅出水面上,被烧得面目全非,无论是烧毁的船只,还是凿沉的船只,残骸都格外狰狞醒目。

  黄祖已经得到败兵带来的消息,他的军队已全军覆没,长失陷于城中,生死不知,裨将苏飞也被荆州军俘虏,这个消息足足令黄祖一炷香没有说出话来,此时,他还处在一种茫然的愤怒之中,这是一种心中愤怒之,却又无计可施的懵懂状态,他甚至还无法想象后果有多严重。

  良久,黄祖忽然转身,狠狠一拳砸在桅杆上,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刘璟小儿欺我甚!”

  旁边十几名将领谁也不敢上前劝他,这时,他的席幕僚蒋齐上前劝道:“守,事已至此,现在生气也没有用,还是要想办法赎回长公,然后再慢慢考虑以后的行动。”

  黄祖长叹一声,“是我被仇恨遮蔽了眼睛,所谓阳新县匪患明显是刘璟的诱兵之计,周家也早已被他掌控,这些我都应该考虑到,可是我却被仇恨蒙蔽了心窍,这次惨败,责任在我啊!”

  蒋齐又安抚道:“守不必自责,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真假难辨,不可能每个人都看得很准,坦率说,这一次我也没有看出刘璟是在使计,卑职也有责任。”

  黄祖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现在谈责任又有什么用?这时,有士兵大喊:“好像是苏飞将军,在岸边!”

  黄祖一愣,他快步走到船舷边,向岸边望去,只见岸边有一人正拼命向这边挥手大喊,相隔不到二余步,目力好的人可以依稀看清他的模样,黄祖见他的身材、外形确实像苏飞。

  他心中诧异,苏飞不是被抓了吗?怎么又被释放回来了,他不及思,立刻命道:“速放一艘小船前去接来!”

  大船上放下了一艘舢板,几名士兵驾舢板向岸边划去,不多时接到了人,又划了回来,果然是苏飞。

  只见他衣服整齐,没有遭半点酷刑的样,不知为什么,黄祖心中并不高兴,甚至还生出一丝怒气,自己儿没有回来,他倒先回来了。

  这时,蒋齐走到黄祖身边,意味深长道:“如果卑职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刘璟给了甘宁面。”

  黄祖眼睛眯了起来,冷冷地哼了一声,“好得很啊!”

  苏飞被接上大船,在黄祖面前跪下行礼,“末将有罪,未能及时劝阻长公,导致全军惨败,恳请守处罚。”

  黄祖坐在一堆缆绳上,阴阳怪气道:“你的意思是说,这次兵败是我儿黄射鲁莽造成,是这样吗?”

  苏飞浑身一激灵,他当然听出黄祖话中有话,不承认是他儿黄射造成兵败,可是....如果不是黄射夺城心切,难道还是自己的责任吗?

  苏飞宁可被杀,也绝不接受被冤枉的屈辱,他的言语之间顿时激动起来,“今日之败虽是中刘璟之计,但如果谨慎从事,小心谋算,也不致于全军覆没。

  卑职也劝长公,水陆并进,先入五艘船数人,夺取水门后再全军杀入,但长公没有听从,而且还是第一个杀入水门.....”

  “够了!”

  黄祖打断苏飞的陈述,脸上露出恼羞成怒之色,“我只问你,为何我儿尚被监禁,你却被放了?”

  “刘璟命卑职给守送一封信!”苏飞从怀中取出信,呈给黄祖。

  旁边蒋齐却冷笑道:“送信这种小事,交给一小卒便可,有必要让一个堂堂的裨将来送信吗?苏将军,这里面是否别有隐情?”

  苏飞听他言语中带有挑拨之意,不由双眼怒视蒋齐,“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苏飞投降了刘璟吗?我苏飞也是堂堂正正的大丈夫,若投降,我就不会回来,若回来就绝没有投降之说。”

  他又对黄祖正言道:“守,我苏飞跟随你这么多年,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

  苏飞在军中有威望,旁边将领都纷纷上前替苏飞求情,黄祖压下心中的恼火,挥挥手道:“真相究竟如何?以后再说,现在你先下去。”

  “卑职要给守讲讲柴桑守军的情况,以及这次兵败的详细经过。”

  “不用了!”

  黄祖不耐烦地给旁边人使个眼色,几名牙将上前,将苏飞扶了下去。

  黄祖冷哼一声,自己儿在刘璟手上,难道他还会不知死活地去攻打柴桑吗?

  一直等苏飞走了,黄祖这才打开刘璟的信,可没等他看上几行,他便暴跳如雷,站起身将信撕得粉碎,狠狠扔进江中。

  “王八蛋!”

  黄祖破口大骂,“老就是儿死绝了,也决不答应,刘璟,做你的鬼梦去!”

  蒋齐和军官们面面相觑,估计刘璟提出了黄祖难以接受的条件,否则不会这么勃然大怒。

  蒋齐上前小心翼翼问道:“守,他提出了什么条件?”

  黄祖怒气难平,恨恨道:“他竟提出用我儿换取武昌,简直无耻之!”

  蒋齐笑了起来,“这就是刘璟的漫天要价了,他知道守肯定不会答应,所以开出守难以接受的条件,他也知道不可能,卑职以为,他必然有别的条件。”

  蒋齐的劝说使黄祖稍稍清醒一点,他也反应过来,武昌是江夏郡治所在,刘璟怎么可能要武昌县,这当然是他的漫天要价。

  不过,黄祖又有些后悔,他不该把信撕碎,否则可以看看后面的条件,便可明白刘璟的真实要价。

  尽管心中后悔,嘴上却不说,依旧强硬道:“他做梦吧!我什么条件都不会答应,他若不放我儿,我会碾平柴桑,鸡犬不留!”

  蒋齐明白黄祖的心理,他轻轻摆摆手,所有将领都退了下去,船舱里只剩下他和黄祖两人,蒋齐这才小声道:“要不卑职去柴桑探望一下公的情况,我们回头再想应对之策。”

  蒋齐之所以得黄祖的信任,是他的心腹幕僚,并不是此人有多高的才智,而是他摸透了黄祖的心,虚伪、暴烈、死要面。

  而且蒋齐很会说话,比如他明明是代表黄祖去柴桑和刘璟谈判,他却不这样说,而是说去探望长公,这就给了黄祖台阶和面,让黄祖刚才嘴硬说得话不至于打脸。

  黄祖心里听得很舒服,便点点头,“假如刘璟向你提及释放我儿的条件,你不妨听一听,我也不想逞英雄,毕竟只有一个儿,但有一点,要钱粮我没有,另外他若再提什么武昌县,你就把我儿人头直接带回来。”

  “卑职明白了,这就去柴桑!”

  蒋齐下了大船,带着两名随从,乘一叶扁舟向柴桑城而去。

  .........

  柴桑城头,刘璟正在远远注视着江面上的数艘战船,初步估计约一万人,刘璟内心甚至有一种想法,性就让黄祖来攻城。

  他相信凭借坚固高大的城墙和自己重新打造的投石机和石砲,以及两千五士兵,他完全可以抵御一万人的进攻。

  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知道,现在就算他占领了江夏全境,他也无法取代黄祖在江夏的影响,历史上,江东是把黄祖的家奴曲部数万人全部迁走,才成功控制江夏。

  他还是要稳扎稳打,一步一步来,立稳根基,建立名声,最后才能吞并江夏,没有一两年时间是办不到,倒不能急于求成。

  就在这时,徐庶快步走来,远远笑道:“公,黄祖派幕僚蒋齐前来,商讨黄射之事。”

  刘璟一怔,忍不住哑然失笑,原来此人也姓蒋,莫非是蒋干之弟,当真是巧得很,刘璟便微微笑道:“就按照我们事先商议之计行事,把那人叫来,我再叮嘱他几句。”

  不多时,一名年轻的江夏士兵被领了过来,他受了箭伤,胳膊上缠着厚厚的麻纱布。

  此人名叫丁平,武昌县人,是蒋齐的亲戚,最早曾做过黄祖亲兵,后被黄祖派去跟随黄射。

  这次他与黄射一起被俘,但此时他已投降了刘璟,原因是他父亲在上次江东军进攻时,被柴桑守军所救,现在是一名柴桑军屯长。

  丁平上前单膝跪下,“卑职拜见司马!”

  刘璟连忙扶起他,关切地问道:“伤势如何?”

  “回禀司马,伤势不碍事,正在康复中。”

  刘璟点点头,又笑道:“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心里有数吧!”

  “卑职铭记于心!”

  “你把事情替我办好了,将来我绝不会亏待于你。”

  丁平心中感动,又再次跪下道:“请司马放心,卑职会竭心尽力把事情办好,不会出一点纰漏。”

  刘璟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安抚他几句,这才让人把他带走了,徐庶上前笑道:“让属下去和蒋齐谈,还是公亲自出面。”

  刘璟沉思片刻,笑道:“为表示诚意,还是我亲自和他谈,不过元直可先带他去看一看黄射,然后,我再和他详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