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73章 局势复杂的江夏

第173章 局势复杂的江夏


  、、、、、、、、、、

  “去年江东国母病逝,我去了江东吊孝,从我获得的请柬规格来说,我只是一名普通宾客,和其他千名普通宾客没有什么区别,但就是因为公的缘故,我却意外地被提升为贵客,坐席也由二千八多席,一跃升为第七十二席,坐在主堂之上,连孙权也亲自向我敬茶,轰动一时,也荣耀一时。”

  说到这,陶烈摇摇头对刘璟笑道:“但我却很清醒,我之所以在江都受到厚待,主要还是因为我替你送信的缘故,引起了孙权的关注,另一方面,陶家也正好向江东缴纳一笔丰厚的税钱,所以孙权又对我说,若没有陶家,江东军的碗里就没有了肉。”

  说到这,陶烈注视着刘璟的眼睛,“公明白我的意思吗?”

  沉吟一下,刘璟问道:“就是因为陶家身处两难,所以老家主才决定不走吗?”

  陶烈点点头,“这是一个态问题,陶家必须给江东一个交代,请公理解。”

  刘璟本想说,‘陶家不能一直身处夹缝之中!’但这句话他最终没有说出来,他能理解陶烈的难处,陶家已经给了自己很多。

  但这一年多来,由于惹怒了刘表,陶家在荆州的生意下滑了七成,现在全靠江东那边支撑,如果再触怒孙权,陶家商业帝国就彻底完了,可是.....

  刘璟叹息一声,又柔声道:“我或许不在意陶家两边支持,但老家主想过没有,孙权他也不在意吗?”

  陶烈慢慢闭上了眼睛,刘璟这几句如刀一般戳进了他的内心,这也是他一直在回避的问题,但现在战争在即,陶家似乎已经很难回避了,过了半晌,陶烈长叹一声,“公,让我再想一想。”

  刘璟拍拍他的手,“不管老爷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尊重!”

  刘璟起身告辞,陶湛连忙送他出去,刘璟步履匆匆,陶湛在后面急急赶着,走到中庭,刘璟停下了脚步,回头望向陶湛,他一句话没有说。

  但陶湛却明白他的心意,她背着手慢慢走上前,嫣然笑道:“你觉得我是留下陪祖父呢?还是听从某个人的意见,暂时撤离柴桑?”

  刘璟静静地注视着她,良久道:“你若留在柴桑,我就无法平安撤离,最后我被孙权俘虏,眼睁睁看着你成为孙权的妃,你希望出现这样的结果吗?”

  陶湛浑身一颤,连忙握住刘璟的手,紧咬着嘴唇道:“璟郎,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刘璟也意识到自己说话重,他的心情有点不好,便把这种负面情绪带到了陶湛面前,他笑了起来,带着几分玩笑的口气道:“柴桑城破,满城只有一个女战俘,孙权见到如此美貌的女,他焉能不动心,而且又是陶家之女,这么好的战利,孙权怎么会...”

  不等刘璟说完,陶湛便伸出玉手堵住了他的嘴,“你不要再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会留下来,让你为难,马上就撤走。”

  说到这,她又轻轻依偎在刘璟怀中,小声道:“其实我说不想走,是因为想和你在一起,并不是为了祖父,你明白吗?”

  刘璟的心中涌起一阵暖意,原来她是因为自己不走,他嗅着陶湛头上的清香,他忽然下定了决心,扶住她柔软的双肩,注视她深潭般的秀目,一字一句道:“等这次大战结束后,我便娶你为妻。”

  陶湛霍地抬起头,注视着刘璟,一双美眸如宝石一般闪亮,这一天她也期待已久,可是还没到两年之期,祖父能答应吗?她的美眸又蒙上一层淡淡的轻雾。

  刘璟又将她搂入怀中,轻柔抚摸她的秀发,语气中却带着一丝决然,“男汉大丈夫,若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没有勇气争取,还有什么颜面立于天地之间,还有志气去争霸天下。”

  说完,他放开陶湛,转身大步离去,远远听他的声音传来,“你去收拾东西吧!我会给你安排好船只,顺便把小包一起带走。”

  陶湛望着刘璟气宇轩昂的背影,她的美眸也不由迷醉了,认识璟郎已一年半了,她所期待的那一天终于要来了吗?

  ........

  武昌,黄祖接到了刘璟派人送来的紧急情报,与此同时,他也同样得到了探从彭泽传来的消息,江东兵力大增,已增至六万至八万之间,这个消息使黄祖脸都白了,他已经意识到,这一次江东军将大举进攻江夏,他恐怕凶多吉少了。

  房间里,黄祖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背着手在房间团团打转,怎么办?他的总兵力也不过才两万人,他如何抵挡江东近八万人的进攻?

  “父亲!”

  黄射一阵风似的闯进房间,急声道:“刚刚得到消息,刘璟在大规模撤离柴桑军民,恐怕他要弃城了。”

  这个消息俨如雪上加霜,黄祖呆愣半晌,他忽然咆哮如雷,“该死的浑蛋,他柴桑不抵抗,想把江东军全部扔给我吗?”

  “父亲,恐怕他就是这个意思,我们该怎么办?”

  黄祖心乱如麻,他当然也不知道该怎么,若知道该怎么办?他还会在这里素手无策吗?这时,幕僚蒋齐也快步走了进来,黄祖俨如见到救星一般,一把抓住他道:“蒋先生,江夏危急,我该如何是好?”

  蒋齐叹口气,“事到如今,只能向州牧求救了,如果州牧肯出援军,或许还有一线希望保住江夏。”

  黄祖呆住了,他实在不想向刘表求救,半晌,他叹了口气道:“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蒋齐摇了摇头,“连刘璟也知道柴桑守不住了,向下雉和阳新县转移,守,这次江东军进攻非同往常,听说孙权亲自领兵出征,可以说势在必得,除非守也像刘璟一样,放弃江夏,向南郡和襄阳撤离,否则只能求援,别无他法。”

  黄祖呆立片刻,最后叹息一声,“也罢!不管怎么样,我也只能向他求救了。”

  黄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在地图上凝视片刻,回头对长黄射道:“钱粮都在夏口,我亲率一万五千军队驻守夏口,你率五千军守武昌,能守住就守,守不住,你就放弃武昌,从陆撤回夏口,我们父的性命就在一举,实在不行,我们就撤去南郡。”

  黄祖当下修书一封,命人火速送去襄阳,他现在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刘表的援军之上。

  ........

  第天上午,刘璟骑马带着一队士兵在空荡荡的柴桑城内巡逻,经过天的紧急撤退,所有钱粮物资以及九成以上的人口都撤去了下雉县和阳新县,整个柴桑城内已不足千人,大部分都是年迈不愿离开家园的老人。

  原本繁荣的街道此时变得冷冷清清,店铺闭户,酒馆关门,大街上只有几条流浪的狗在寻觅食物。

  “司马!”

  一名士兵飞奔而至,气喘吁吁禀报:“陶老爷派人来,请你去一趟,说有事商量。”

  刘璟当即调转马头,向陶府奔去。

  陶烈考虑了整整一天,最终还是决定留在柴桑城,尽管孙权很可能会逼迫陶家做出最后选择,但他却不能一走了之,至少在目前的局面之下,他需要给孙权一个说法,陶家还是会继续支持江东。

  陶府内的人也基本上走光了,只剩下陶烈和几个年迈的老家人,这五六个老家人都已跟随陶烈近四十年,忠心耿耿,一名老家人领着刘璟向内宅走去,嘴里唠叨着,“府里也安静了,我在陶府五十二年,还是头一遭遇到这种事,哎!不知大家什么时候回来?”

  刘璟认识这个老家人,名叫陶福,十四岁便做了陶烈的书童,今年六十六岁了,他儿便是陶府大管家,也率家人去了阳新县。

  刘璟不理他的唠叨,不多时便来到内宅小门前,陶福回头对刘璟笑道:“老爷说,只能璟公一人进去,随从可在外等候。”

  刘璟回头吩咐几名随从,“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回来。”

  他跟在老家人进了内宅,一来到陶烈寝房前,陶福敲了敲门,“老爷,他来了。”

  “进来!”里面传来陶烈的声音。

  陶福推开门,“公请!”

  刘璟心中有些怪异,他几次见陶烈都是在他的书房,今天却来陶烈寝房,这是怎么回事?他心中隐隐感到,陶烈找自己来,必然有大事。

  陶福没有进来,将门关上,房间里显得有些昏暗,只见陶烈的寝房非常素雅简洁,只有一榻一箱,其他一无所有,却又一尘不染。

  陶烈正盘腿坐在榻上,笑眯眯地望着他,刘璟上前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一个头,“拜见祖父!”

  他和陶湛有了婚约,陶湛的祖父自然也是他的祖父,此时陶湛虽然不在,但刘璟依然保持着礼数。

  “好孩,不必多礼了。”

  陶烈笑着摆摆手,请刘璟坐下,他开门见山道:“我考虑了整整天,虽然还有种种顾虑,但我还是决定,把湛儿许配给你,你若愿意娶她为妻的话。”

  刘璟立刻恭敬道:“多谢祖父成全,刘璟真心愿娶九娘为妻。”

  陶烈考虑得很现实,这次江东军大举西进,若刘璟还能坚持到最后,他必然就是江夏之主,那么把孙女嫁给他,陶家也就彻底和他捆绑了,至于孙权,陶烈去年去江东时,有一种明悟,似乎孙权并不在意陶家和刘璟的往来,而且刘璟也愿意和孙权和解,那么陶家或许能成为刘璟和孙权之间的一座桥梁。

  至于刘表,陶烈已经不在意了,陶家不可能面面俱到,若最后一定要得罪某人,那他宁愿得罪刘表。

  陶烈微微一笑,“既然我们已为祖孙关系,那么我要告诉你一个陶家的大秘密,只有我和湛儿父亲知道,我想你一定会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