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78章 援军到来

第178章 援军到来


  、、、、、、、、、、

  在阳新县以西的丘陵山地里,一支五千人的军队正浩浩荡荡向西疾行,为大将铜盔铁甲,手执大刀,胯下一匹雄骏的枣红色烈马,正是老将黄忠。

  在黄忠身旁跟着另一员大将,白马银枪,身材魁伟,相貌英武,神采飞扬,这员大将却是赵云。

  此时赵云正陪同刘备在长沙郡找守张仲景治病,恰逢江东军大举进攻江夏,赵云便奉刘备之命,跟随老将黄忠一起前来支援柴桑。

  两人一西进,话语不多,但黄忠却久闻赵云之名,对他十分敬重,赵云也知黄忠是荆州第一老将,又教授刘璟练箭,所以他对黄忠也尊重有加,两人你尊我敬,竟有了几分惺惺相惜之感。

  “赵将军,这次江东军进攻江夏,非同小可,竟由孙权亲自带兵出征,如果他们顺利占领江夏,必不会轻易罢兵,十之**会调头攻打长沙郡,所以,我们这一战很关键,如果能控制住柴桑,江东军就无法南下长沙郡。”

  赵云想到刘备也在长沙,便点了点头,“我们尽力而为!”

  赵云话语不多,但说的每一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他说的尽力而为,实际上就是一种承诺,一定会帮助刘璟夺回并守住柴桑。

  黄忠刚要开口,忽然听见前方传来一阵喧闹,他不由一愣,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老将军,有人看见树林里有一只穿衣服的猴!”

  这时,赵云也看见了,一个身影在树林里飞窜,灵活异常,从一棵树跃到另一棵树上,他凝视片刻,沉声道:“不是猴,就是一个人,只是灵活矫健,可以在树上飞纵。”

  黄忠冷笑一声,“看是他的身快,还是我的箭快!”

  黄忠张弓搭箭,瞄准了人影,但他又慢慢放下了弓箭,“这人我好像见过,是璟公的手下。”

  他随即下令:“不可放箭伤人!”

  不多时,十几名士兵从树林将人带了出来,却是一名身材矮小的少年,此个少年便是刘璟的随从侯五,他奉命在阳新县外围巡哨,发现了这支数千人的军队。

  他认识黄忠,连忙上前单膝跪下,“老将军,我是璟公手下侯五,老将军还记得吗?去年老将军来柴桑,我们见过。”

  黄忠点点头,命左右放开他,这才弯腰问道:“你家公现在何处?”

  “回禀老将军,我家公现在下雉县,阳新县这边是徐先生和虎将军负责。”

  原来刘璟不在阳新县,黄忠和赵云对望一眼,两人一起点了点头,黄忠立刻令道:“全军加快速,前往下雉县!”

  .........

  下雉县军营一角,魏延等十几名将领围在一旁注视着刘璟的试验,在步外,矗立着一只尺高的木屋,一名士兵将陶罐内的火油浇淋在木屋上,随即迅速离去。

  步外,刘璟点燃了一支火箭,拉开弓弦,一箭射出,火箭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精准地射在木屋上,‘轰!’的一声,火光大作,木屋迅速被大火吞没了。

  旁边的将领顿时兴奋地鼓起掌来,刘璟有些得意洋洋笑道:“看见了吧!这种火油特别有助于火攻,在攻城战和水战中会有奇效,这将是我们军队的一大利器。”

  火油毕竟不是火药,火药的出现,最终改变了战争的性质,而火油只是一种助燃剂,改变不了战争的性质。

  但它可以使火攻变得更加容易,从而可以在微小处扭转战局,比如,对付巢车,就可以直接使用火油焚烧,不再像上次守柴桑时那样被动。

  事实上,从春秋战国以来,火攻一直是战争的重要手段,军队也一直在寻找最好的助燃剂,如楚汉争霸时,汉军便用易燃的麦秆编成大球,点燃后用巨大的火球袭击敌军。

  后来又发现硫磺是易燃之物,又将硫磺运用到火攻中去,此时是国时间,人们还没有发现石油的火攻效果,但很快,南北朝时期,军队便开始运用石油作为燃烧武器,刘璟不过是提前了一多年,将石油运用到了战争中。

  像国演义中,孔明火烧藤甲军,运用了火药,那就是有穿越嫌疑了。

  这时,一名士兵飞奔来报:“启禀司马,黄老将军率五千军从长沙赶来,已到军营外,赵云将军也在军中。”

  刘璟大喜,黄忠率援军来了,而且赵云也在军中,他连忙对众人道:“快跟我去迎接!”

  五千军队在十里外驻扎,黄忠率领十几名将领前来拜营,赵云也在其中,黄忠望着整齐的营寨和一杆绣着‘刘’字的帅旗,不由捋须对赵云笑道:“龙,这小还蛮像回事的!”

  赵云也微微一笑,“他的任何变化我都不会惊讶,很多事情,别人看来匪夷所思,但在我眼中却是很正常,璟公不能以常人之。”

  “是啊!”

  黄忠叹息一声道:“我是多么希望州牧立他为荆州继承人,这样,荆州就有希望了。”

  这时,鼓乐声传来,营门大开,刘璟率领屯长以上将领迎接出来,黄忠翻身下马,上前抱拳笑道:“黄忠救援来迟,让公受惊了!”

  “哪里!老将军来得恰到好处,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刘璟笑得嘴都合不拢,不仅黄忠来了,居然赵云来了,这就是上天助他,他和黄忠寒暄几句,又上前向赵云行礼,“赵将军怎么也来了?”

  赵云微微笑道:“公对我家主公有恩,时值江东军大举来袭,主公就觉得应该尽绵薄之力,怎奈身边无兵,便让龙来助公一臂之力。”

  刘璟点点头,刘备确实很会做人,关键时候让赵云来帮助自己,无疑就使自己欠了他一个人情,不过这个人情刘璟愿意欠,没有再比赵云来帮他更让他感到兴奋和激动。

  刘璟掩饰之内心的激动,连忙将众人请进大营,众人进帐分宾主坐下,士兵给大家上了茶,大帐内说说笑笑,格外热闹。

  这时,黄忠抱拳笑道:“有句话我要说在前面,这次来我援助江夏是奉州牧之命,州牧在命令中说得很清楚,让我协助璟公对付江东军,也就是说,我不是主将,璟公才是主将。”

  黄忠很聪明,他知道自己在荆州军中地位崇高,而且又是中郎将,无论资历还是军职都要超过刘璟。

  按照规矩,应该是刘璟服从于他的命令,但他毕竟是从长沙郡过来,怎能喧宾夺主,所以他把话先说清楚,他将服从刘璟的指挥。

  黄忠的表态恰到时候,刘璟点点头,也不谦虚,便对众人道:“我得到最新情报,孙权率五万大军在夏口和黄祖及蔡瑁援军对峙,现在正好是我们的机会,按照我的计划,我们将重新夺回柴桑,所以黄老将军的援军来得非常及时。”

  这时,赵云在一旁问:“那现在我们手上一共有多少军队?”

  刘璟笑了笑道:“我手上本身有五千军队,加上五千援军,我们实际上就有一万人,只要用兵灵活,我们可以战胜江东军。”

  刘璟的话让所有人都兴奋起来,黄忠问道:“那什么时候反攻柴桑!”

  “我今晚就出发,不过,我有一句丑话要说在前面。”

  大帐内顿时安静下来,刘璟目光开始变得凌厉起来,缓缓地扫了众人一眼,缓缓道:“从现在开始,一万军队都由我的军令调动,若有不服者,斩!”

  众人凛然,一齐起身施礼,“遵命!”

  .。

  柴桑城在孙权北上后,由大将吕蒙率领千人镇守,吕蒙今年也才二十岁,和刘璟一样,官拜别部司马,年轻有为,深受孙权器重。

  吕蒙非常谨慎小心,约束军纪,不准士兵赌博饮酒,同时城门不开,从早到晚都安排士兵在城头巡逻,没有一丝懈怠。

  这天晚上,吕蒙和往常一样在城头巡视,主公率大军北上,他始终有一点心绪不宁,原因就在刘璟。

  他觉得主公看重黄祖而轻视刘璟,有些失策,按照他的想法,占据柴桑后,不应急于北上,而是集中兵力去下雉县和阳新县彻底剿灭刘璟余部,这才调头去对付黄祖。

  而主公的情报也不得力,只知道刘璟有两千余军队,他觉得这个情报一定不准,刘璟最后坚守柴桑就有两千军,他同时还要分兵去防御下雉县和阳新县,肯定不止两千余军队,至少有四千到五千军队,兵力并不少。

  现在江东军主力去攻打夏口,那么刘璟会不会利用这个机会反攻柴桑?吕蒙觉得忧心忡忡,所以这几天晚上,他都是亲自上城巡逻,不敢有一丝大意。

  此时,就在城西的树林内,刘璟率领千军静静地等待着机会,在他身边是刘虎和魏延,今晚,刘虎也将率领他的重甲步兵出击,他心中充满了期待。

  刘璟一招手,把魏延和刘虎叫上来,嘱咐二人道:“等会儿,我率一名弟兄潜入城内,打开北城门,里应外合,你们可及时率军杀入,信号就是一支火箭。”

  魏延急道:“怎能让司马冒险,不如让我去吧!”

  刘璟摇摇头,“我知道一条密道,除我之外,任何人不能使用,还是让我来吧!只要接应及时,我不会有事。”

  魏延无奈,只得答应了,“司马一定要去,卑职也无法阻拦,卑职一定会准时接应。”

  刘璟笑着拍了拍两人的肩膀,他站起身,回头一招手,“跟我走!”

  一名早已等候一旁的精锐士兵跟着刘璟向城西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