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90章 凤凰涅槃

第190章 凤凰涅槃


  百度搜索本书名+盗梦人看最快更新

  ‘轰!’又是一记巨大的撞击声,一艘巨大的平底登城船撞上水门,两架攻城梯挂上了城墙,凌操一手执铁枪,一手执盾牌,跳上攻城梯,迅速向上攀登。

  十几名守军迎面截杀,一块巨石向凌操头顶砸来,凌操举盾相迎,‘砰!’一声巨响,巨石被卸落一旁,凌操长枪闪电般刺出,刺穿了投石士兵的胸膛,一声惨叫,士兵被挑飞出去。

  凌操长枪猛刺,一连刺死五六名士兵,守军吓得纷纷后退,凌操一跃跳上城头,扔掉了盾牌,长枪如暴风骤雨般刺出,凌操跟随孙策起兵,骁勇善战,累功升为校尉,武艺十分高强。

  凌操在主公面前立下军令状,誓夺北城,更重要是,他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巨大的压力使凌操不顾一切杀上。

  片刻之间,便有近二十名士兵死在他的铁枪之下,在他身后,源源不断的江东士兵攀城而上。

  王泰见形势危急,他心急如焚,大枪一摆,向凌操迎面刺来,‘当!’一声巨响,两支铁枪在空中相撞,似乎王泰还占了上风。

  王泰大喜,挥枪向凌操咽喉刺去,就是这时,他忽然觉得胸膛一凉,凌操的铁枪不知何时竟已刺穿了他的胸膛,

  王泰不可思议地低头望着胸膛,剧烈的疼痛使他忍不住凄厉地惨叫一声,身体腾空而起,王泰惨死在凌操枪下。

  凌操将王泰尸体挑在空中,大声喊道:“敌将已死!敌将已死!”

  王泰阵亡,他的手下士气动摇,纷纷后撤,江东士兵士气大振,蜂拥上城,水城门的防御终于被江东军攻破,形势急转直下。

  ........

  廖化负责北城东段的防御,靠近水城一段,他的防区同样遭到江东军的疯狂进攻,他率一千余士兵奋起反击,一次次将江东士兵杀退。

  “廖将军!”

  一名士兵狂奔而至,哭着禀报道:“王泰将军阵亡,水门失守!”

  廖化的眼睛猛地瞪大了,王泰阵亡!他和王泰是结义兄弟,王泰阵亡的消息令他目眦尽裂,半晌,他嘶声大喊,“第一营弟兄跟我来!”

  他挥刀向水门杀去,奔出十几步,廖化终于冷静下来,他停住脚步,回头对一名士兵道:“速去禀报司马,水城失守,王泰将军阵亡。”

  廖化又迅速判断一下形势,回头对副将李俊道:“你率军顶住敌军攻城,我率三百弟兄去守护内城券门!”

  稍作安排,廖化率领三百士兵向内城通道奔去,廖化完全冷静下来,他现在考虑的已经不是为王泰报仇,而是做最坏的打算,守住券门,防止江东军杀入内城。

  片刻,得到消息的刘璟率领五百援军匆匆赶到,王泰之死同样给了刘璟沉重的打击,王泰是他最信任的心腹,甚至超过了刘虎和魏延。

  但此时刘璟已无暇悲痛,一方面固然是身边太多人阵亡使他对死亡已经麻木,另一方面,严峻的形势已逼得他顾不上悲痛。

  黑暗中,刘璟看不见水门方向的情形,他急声问道:“情况怎么样?”

  李俊摇了摇头,心情十分沉重,“听说水门已失陷,有上千敌军杀上城头,廖将军正率军苦苦支撑。”

  这时,有士兵指着漕河大喊:“司马,江东战船!”

  刘璟也看见了,如果说城头上的情形他看不清楚,那么漕河上的局势他却看得清清楚楚,一艘艘大船正驶入水门,消失不见了,只能说明一件事,水门已经开启,江东战船杀进了瓮城。

  汗水从刘璟额头流下,局势已凶险到了极点,外城已经无法再保住了,刘璟当机立断,对李俊令道:“你立刻率军毁掉所有石砲和投石机,然后撤回内城。”

  “遵令!”

  李俊率领数百士兵向城头两边奔去,刘璟凝视战船良久,万般无奈,只得下达了撤军的命令:“传我的命令,放弃外城,全军撤回内城!”

  随着凌操攻破了柴桑城的水门,越来越多的江东士兵从水门杀上了柴桑外城,荆州守军被迫向内城撤离,无数民夫狂奔着向城内逃去。

  不仅如此,随着水城门开启,江东军船只开始驶入瓮城,柴桑城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城外,得到消息的孙权大喜过望,凌操果然没有让他失望,攻破了北城防御,孙权当即下令:“全军入城,投降者免死!”

  旁边陆逊却有守柴桑的经验,他忍不住上前提醒道:“吴侯,柴桑还有内城,恐怕还将有一场恶战。”

  孙权事先已了解柴桑城结构,摇了摇头笑道:“攻破外城,内城就很难防御了,不妨!”

  他随即又对大将潘璋道:“潘将军可率三千军绕道南城,若刘璟从南城撤离,可就地擒之!”

  “末将遵令!”

  潘璋率军向南城奔去,孙权再次下令,“第一个杀进柴桑城,赏金万两!”

  ........

  自从刘璟夜夺柴桑城后,他也从中发现了柴桑城的一些防御漏洞,从外城杀向内城没有问题,有两座坚固的券门可以防御,但外城却能直通南城,并且在东西两段城墙上随时可以架设攻城梯进入城内,这无疑是一个城池防御的漏洞。

  正是有切身体会,刘璟在重夺柴桑城后,便在外城紧靠瓮城之处也修筑了两座券门,里面装有同样的生铁闸门,重愈数千斤,尽管如此,还是有令刘璟担忧之处,那就是东西城墙。

  内城城头上,布满了四千荆州军将士,除了刘虎的三百重甲步兵外,荆州军已倾兵而出,此时,外城大门已开,但江东军却无法蜂拥而入。

  内城三面城头箭如急雨,荆州军密集的箭雨射向瓮城内,将江东军死死压制住,无法冲入瓮城进攻,几艘冲入瓮城漕河的江东战船也被火箭点燃,燃起熊熊大火。

  而外城墙上也同样布满了江东士兵,由于外城墙上的石砲和投石机皆被荆州军撤退时摧毁,使江东士兵无法利用远程攻击武器,只能用弓箭向内城墙上放箭,以至于瓮城上空形成了一片箭网。

  “司马,恐怕东西城墙的防御会有问题。”廖化忧心忡忡道。

  这正是刘璟的担心之处,东西城墙上原本各有数百守军,兵力虽然不多,但城北的守军可以随时赶去支援。

  可现在,他们已无法前往支援,尽管有券门阻挡北城上的江东军杀向东西两城,但如果江东城直接用攻城梯登城,他们就很容易杀入城内。

  这是目前柴桑城防御的最大漏洞,让刘璟担忧不已,如果再撤一部分军队从城内赶去东西两城,刘璟又担心内城防御兵力会不足。

  就在刘璟左右为难之时,身后有军官大喊:“司马,这边有事!”

  刘璟快步走到城墙边,向城内望去,只见城内大街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人群,很多都是刚才撤回城的民夫,他们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兵器,令刘璟不由一怔,这是怎么回事?

  “司马!”

  徐庶跑到城下大声道:“城中父老愿意协助守城,有三万余人,可有需要?”

  火光中,几名男子大喊:“我们愿和荆州军共存亡,愿为璟公子效力!”

  “愿为璟公子效力!”数万人一起大喊起来,声势壮观。

  刘璟心中异常感动,关键时刻,柴桑民众愿意和他共存亡,这是何等的信任、何等的情意。

  刘璟的泪水流满了脸颊,他高举手臂抱拳喊道:“感谢大家,感谢所有的柴桑父老,我刘璟就是战到最后一刻,也绝不抛弃大家,愿与柴桑共存亡!”

  “愿和公子共存亡!”三万人振臂高呼,喊声响彻柴桑城。

  刘璟霍然转身,对廖化道:“你可率领六百弟兄,组织民众严守东西两城,请徐先生协助安排。”

  “末将遵令!”

  廖化欣然领令,有数万民众协助守城,那东西两城的隐患便化解了,他立刻率领六百士兵飞奔下城,和徐庶一起组织民众参与守城。

  望着密集的人群向东西两城奔去,刘璟一颗心落地,他的目光又盯住了北城头,所有精力都集中在对付进攻内城的敌军之上。

  ........

  潘璋率领三千士兵向南城外疾奔,他的任务很明确,埋伏在南城外,截击刘璟的撤退,应该说,这是柴桑战役中的一颗关键棋子,必不可少。

  南城经过昨天的一场战役,已是满目疮痍,在清冷月光的照耀下,城外到处是被摧毁的巢车和云梯残骸,没有来得及清理的阵亡士兵尸体也随处可见,一滩滩的血迹触目惊心。

  在城门西南约数百步外,是一片茂密的树林,这是城西森林的延续,也是最有利的埋伏地点,当潘璋率领三千士兵刚刚抵达树林边缘时,意外却在这时发生了。

  一声梆子响,树林内乱箭齐发,密集的箭矢迎面射向奔跑而来的江东军,江东士兵措不及防,顿时被射倒大片,响起一片哀嚎惨叫声。

  潘璋冲在最前面,他的战马也被数支冷箭射中,战马惨嘶,轰然倒地,潘璋翻滚落地,被倒地的战马死死压在身下,江东军顿时一片大乱。

  只听一阵密集的战鼓声响起,一支军队从树林中杀出,为首一员大将,白马银甲,手执长枪,威风凛凛,俨如天神下凡,正是赵云。

  “赵云在此等候多时!”

  赵云大喝一声,纵马杀了上去,身后五百士兵呐喊着杀向敌军,潘璋在亲兵帮助下,拼死从战马下抽出身子,这时赵云已杀到,潘璋大吼一声,抡斧向赵云劈去,他没有了战马,武艺发挥大打折扣。

  赵云虚晃一枪,拨开他的大斧,反手一枪,疾刺潘璋咽喉,只见枪尖一闪而至,迅疾如电,可怜潘璋躲闪不及,被赵云一枪刺穿了咽喉,惨叫一声,死在赵云枪下。

  赵云抽出长枪,大喝一声,纵马杀进了敌军之中,长枪如暴风骤雨,所向披靡,杀得江东军血流成河。

  五百士兵跟随着赵云奋勇杀敌,尽管江东军数倍于敌军,但主将阵亡使江东军无心恋战,他们纷纷调头奔逃,被赵云率军杀得人仰马翻,尸横遍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