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98章 告密

第198章 告密


  、、、、、、、、、、

  张硕曾经在襄阳从军,一直官至军侯,蔡瑁也认识他,知道他是江夏十八牙将之。

  房间里,蔡瑁静静听完张硕的诉说,面上依旧不露声色,但心中却在迅速盘算,张硕说的每一件事都非常有用,让他明白了刘璟在江夏是怎么夺权。

  当张硕说完,蔡瑁立刻站起身,“这件事我可以替你做主,现在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不知军师要带卑下去哪里?”张硕有些胆怯问道。

  蔡瑁笑了起来,“自然是带你去见州牧。”

  ........

  此时夜还不算深,刘表并没有入睡,坐在书房里批阅儿刘琮写的几篇章,刘表不得不承认,儿刘琮在成婚后心性大变,一洗从前的轻浮和急躁,变得稳重有礼。

  待人接物也大有进展,更让刘表感到欣慰的是,次再也不和那些纨绔弟厮混,也不去酒肆勾栏,绝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中发愤读书,从他写的这几篇章便看得出来,言之有物,很有见地。

  刘表轻捋长须,顿挫有声读着儿的章,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越来越喜欢次了,尽管他的伤势依然在调养中,但并不妨碍刘表对次的喜爱,相反,还使刘表更加怜惜儿。

  而刘表对长刘琦却不是喜欢了,关键是长贪酒好色、放荡形骸,却屡教不改,令刘表深恶痛绝。

  他派出的密探不止一次发现青楼妓女秘密出没刘琦在江陵的府邸,尽管刘琦很小心,善于掩饰,安排得也很机密,还是被密探发现了。

  这便使刘表开始怀疑刘琦从前在襄阳的表现,是不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故意欺骗自己,要不然,怎么去了南郡,就原形毕露呢?

  一边喜爱,另一边是厌恶,刘表便渐渐有了立刘琮为世的想法,只是长为嗣是惯例,若立次为世,恐怕会遭到以蒯家为的高官们强烈反对,甚至会引发荆州内乱。

  所以刘表便按住了这个想法,把它藏在心中,不再提立世之事,不过这几天,刘表又听到另一种呼声,呼吁立侄刘璟为荆州继承人,而且呼声还不小。

  这便让刘表心中有些恼火起来,他是曾经给妻说过,他有可能立刘璟为继承人,但那只是对妻说的气话,他怎么可能把本该属于儿的东西拿给侄。

  不过刘表也不得不承认,刘璟的才干要远远超过自己的两个儿,这次柴桑大战,击败了数倍于已的江东军主力,确实令人刮目相看。

  但这并不代表,自己就会去欣赏他的才能,从此把荆州交给他,相反,刘表心中有了一种警惕,刘璟会不会有一天夺走自己儿的基业?

  很有可能,因为通过一年的观察,刘表终于能确定,刘璟也是一个野心勃勃之人。

  就在刘表思虑刘璟之时,一名侍卫在门口禀报,“蔡军师有紧急之事求见!”

  刘表一怔,蔡瑁怎么来了,但他没有多想,立刻吩咐道:“请他进来。”

  不多时,侍卫带着蔡瑁走进了刘表的书房,蔡瑁跪下恭恭敬敬行礼,“臣蔡瑁参见州牧。”

  “军师不必多礼,请坐!”

  刘表请蔡瑁坐下,又笑眯眯道:“蔡军师很久没有晚上出来了吧!”

  蔡瑁不敢和刘表对视,低着头道:“这么晚,臣本来不想打扰州牧休息,但江夏来了一人,带来一些内幕情报,臣觉得很重要,不能隐瞒州牧,便把他带来了。”

  “哦?”

  刘表有些惊讶地问道:“此人是谁?”

  “此人是蔡瑁手下十八牙将之,张硕,州牧还记得此人吗?”

  刘表点点头,他还有点印象,“此人现在何处?”

  “就在府外等候,若州牧要见他,臣立刻带他进来。”

  “可以!你速带他进来见我。”

  蔡瑁出去了,不多时便将张硕带进了刘表书房,蔡瑁事先反复叮嘱过他,不要说手腕是刘璟派人斩断,以免刘表怀疑他是为了报私仇而诬陷刘璟。

  张硕跪下,砰砰磕头,“卑下张硕拜见州牧!”

  刘表见他左手没了,不由一怔,“张将军,你怎么残疾了?”

  “这是卑下在前来襄阳半,被不明身份之人所伤,卑下也不知被何人所害。”

  刘表注视他半晌,这才淡淡道:“把江夏发生之事,原原本本告诉我,不得有半点隐瞒。”

  刘表在昨天接到了刘璟写来的正式报告,关于柴桑之战的详细经过,但报告中对江东军撤走后,江夏的局势却说得比较含糊,只是说苏飞军队有控制不住的危险,苏飞特地写信请他去维持秩序。

  尽管说得比较含糊,但刘表还是看懂了藏在字里行间中的意思,刘璟已经占领了江夏郡,这让刘表心中既是失落,也有一种被欺骗的恼怒,他竟然没有发现了自己侄的野心。

  但刘表很想知道,江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刘璟是怎么样吞并江夏?今天张硕的告密,无疑就给刘表揭开了江夏的真相。

  “他竟敢在中军大帐内当众杀死蒋治吗?”刘表背着手走了几步,有些恼怒地问道。

  “是!”

  张硕垂泪道:“卑下和蒋治欲投州牧,不愿为璟公效力,在军权交接时,蒋治公开反对,说没有州牧兵符授权,怎能随意交接兵权?这句话触怒了璟公,他便以不服军令为由,当众斩杀了蒋治。”

  刘表气得脸色铁青,双拳捏紧,站在窗前一言不发,蔡瑁在一旁给张硕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张硕接着又道:“璟公又要杀卑下,多亏苏郡丞和黄老将军说情,璟公放过卑下,直接赶出军营。”

  刘表依然是沉默,出乎蔡瑁的意料,张硕的最后一句话是为了引出苏飞和黄忠,但刘表并没有异常反应,这便让蔡瑁心中有些惊讶。

  这些天蔡瑁表现低调,不闻窗外之事,他不知道刘璟已经写来一份正式报告,报告中也提到了暂命苏飞为郡丞、伊籍为长史,稳定江夏政局。

  所以张硕提到苏郡丞,刘表并不奇怪,原因就在于此。

  这时,刘表终于开口了,“这件事我知道了,张将军先下去吧!好好调养身体,至于职务,以后再安排。”

  尽管刘表语气很平静,但蔡瑁听得出,刘表是在强压怒气,只是不想在张硕面前失态,他心中暗喜,连忙命人把张硕带了下去。

  这时房间里就只剩下刘表和蔡瑁两人,蔡瑁不敢开口,低下头一言不发,过了良久,刘表看了他一眼,淡淡问道:“德珪怎么看这件事?”

  蔡瑁心中一凛,刘表称他表字,而不是称他军师,这便意味着刘表是以私人身份和他交谈,不代表官方意见。

  尽管刘表是以私人身份询问他,但蔡瑁还是小心翼翼道:“臣与璟公不和,荆州人人皆知,臣觉得应该回避此事。”

  这当然是欲擒故纵之语,他若真的回避,为何又带张硕前来,刘表心知肚明,心中暗暗冷笑,脸上却笑呵呵道:“德珪以公论公,有何不可言,但说无妨!”

  蔡瑁听出了刘表话语中的一丝急切,尽管刘表同样想掩饰,但蔡瑁毕竟跟随了刘表十几年,对他知之甚深。

  刘表少在书房接见不熟悉的人,而这次不但在书房接见了张硕,而且又接着问自己的意见,没有一点时间上的回旋,这在从前都是不会出现。

  这就说明刘表对此事的急切,蔡瑁忽然有一种明悟,恐怕刘表是希望自己在这件事上助他一臂之力。

  这也难怪,现在荆州官员对刘璟推崇备至,惟独自己反对刘璟,所以刘表才会征询自己的意见。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刘表也并不愿意把江夏交给刘璟,想通这一点,蔡瑁心中开始兴奋起来,只要刘表支持自己,那么这盘棋就好走了。

  “启禀州牧,臣也不是不赞成璟公为江夏守,只是臣觉得璟公的方式欠妥,他不该绕过州牧,擅自占据江夏,这是其一,而且江夏郡非同寻常,是荆州大郡之一,必须在襄阳的严密控制之下,从前是黄祖强霸江夏,现在黄祖已除,正是襄阳收回江夏大好时机,一旦襄阳控制住江夏,那么我们东扩也就有了立足之地。”

  蔡瑁毕竟是荆州军师,对荆州的局势看得恨透,也刘表看得也很透,他的两个方案重重敲在刘表心中。

  刘璟擅自吞并江夏,绕过了刘表,这是官场第一大忌,是上位者最忌,其次江夏郡非同寻常,不仅人口众多,战略地位也其重要,是荆州大郡之一。

  从前是被黄祖强占,形成事实上的半割据,刘表把刘璟派到柴桑,就是想利用他击败黄祖,夺回江夏控制权。

  如今黄祖已灭,正是收回江夏控制权的大好时机,刘表怎么能又允许第二个黄祖出现,就算是他侄也不行。

  其实这才是刘表和刘璟的矛盾根本所在。

  刘表背着手走了几步,他毕竟是州牧,位高权重,几十年又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不会因为张硕的一次告密就做出重大决定,他需要权衡利益,况且刘璟是他侄,叔侄之间,有什么不能妥协?

  刘表仰头望着房顶,半晌缓缓道:“今天是十月二十,再过一个月就是我六十二岁寿辰,今年我想做个大寿,命各地五石以上官员都齐聚襄阳吧!”

  提到六十二岁,蔡瑁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刘表,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才一年时间,就变成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