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201章 许都的棋子

第201章 许都的棋子


  、、、、、、、、、、

  两艘船越来越近,已相距不足十步,可以清晰地看见对面船上的人,刘璟看清了张允那丑恶的嘴脸,一脸狞笑地盯着自己,那神情,就仿佛一头野兽在垂涎已到手的猎物。

  “刘璟,你也想不到会有今天吧!”张允在对面船上大笑起来。

  刘璟异常冷静,回头喝令道:“大家不用担心,荆州水军不是江东军,不会自相残杀,大家听我指挥!”

  他才提高声音,不慌不忙道:“我可以告诉你江夏的条件,一共有条,若你们答应,我可以放弃江夏。”

  刘璟声音在风中听得不是很清楚,但他的话偏偏又十分重要,张允眉头一皱,对左右令道:“再靠近一点!”

  大船摇摇缓缓和刘璟的坐船又靠近一些,两艘大船相距不足二十步。

  旁边一名军侯发现对方船舷边不知何时竟站出一排身材魁梧的军士,心中感觉有些不妙,连忙提醒道:“校尉,对方增兵了,当心是使诈。”

  张允也发现了刘璟船上的军队变化,顿时醒悟过来,刘璟要想逃过包围,只有攻击主船一条,自己确实不能靠近。

  他连忙喝令:“立刻离开!”

  刘璟看出了对方有离开的企图,他大喊一声,“动手!”

  数十名体格魁梧高壮的士兵拎起脚下陶罐猛地向对方大船扔去,张允见一片黑黝黝的物体飞来,吓得他连忙蹲下。

  ‘砰!砰!’数十只陶罐在甲板上和船身上碎裂,淡黄色的液体流满了甲板,就在这时,十几支火箭呼啸射来,点燃了火油,火油立刻迅猛燃烧,大火瞬间吞没了甲板,张允和他的手下顿时一片惊慌,不少人在情急之下仓促跳江。

  刘璟早有准备,当他下令的一瞬间,他抽出了弓箭,张弓搭箭瞄准桅杆上的旗手,弦一松,一支狼牙箭‘嗖!’地射出,劲力强劲,桅杆上的旗手惨叫一声,从桅杆上重重摔了下来。

  趁敌军主船慌乱之时,刘璟当即令道:“全速前进,冲过拦截!”

  五艘大船并列着向西北突围,荆州水军乱作一团,主船上大火迅猛燃烧,船帆也点燃了,整艘大船都变成了火船,大火吞没桅杆,士兵们纷纷跳水,一些来不及跳水的士兵在船上哭嚎,惨死于大火中。

  张允跳水及时,逃脱了一命,他奋力向另一艘大船游去,这时,后面士兵发一声喊,“校尉当心!”

  张允回头,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大船开始倾斜,带火的桅杆断裂,如山一般向他劈头砸来。

  情急之下,张允猛地下沉,‘啪!’的一声巨响,桅杆重重砸在水面上,激起一片浪花,大船也沉没了,卷起巨大的水涡,将十几名士兵一同卷进江底。

  主船上的突然火起,令四周战船为之惊恐,皆不敢靠近刘璟的船只,他们想到了江东大军之败,听说就是败在火上。

  刘璟战胜江东军的威望给荆州水军带来了巨大的震慑,加上张允没有发出作战旗令,荆州水军皆不敢轻举妄动,眼睁睁地望着五艘战船从两支船队中间驶过。

  当张允上了另一艘大船,他这才发现,刘璟的船队已经冲破了荆州水军包围,向西北方向驶远,变成五个小黑点。

  “都是一群白痴,混蛋!”张允气得破口大骂。

  ........

  许都,夜色深沉,一名身影匆匆在街角行走,他很快来到一座大宅前,走上台阶,大宅门下的死气灯笼发出昏暗的灯光,照亮了他的脸庞,此人正是兵败失踪的黄射。

  江夏兵败,黄射并没有逃往南郡或者襄阳,他对荆州早已心灰意冷,而江东更是不能去,左右思量,他便逃到了许都。

  他看一眼门牌,牌上写着‘国明亭侯府’,这里是曹洪的府邸,曹洪在两年前曾任汝南守,那时黄氏父和他打过交道。

  黄射也知道曹洪此人会收贿赂,因此他专门求曹洪帮忙引荐,两天前已经来过一次,今天是第二次上门,却是曹洪派人来找他,令他心中又是紧张,又是期待。

  黄射对门房拱拱手,“请转告曹公,黄射求见!”

  门房进去了,半晌一名管家出来笑道:“黄公请吧!我家将军在书房等候。”

  黄射跟着管家进了府,一直来到曹洪书房前,管家禀报,“将军,黄公到了。”

  “进来!”

  屋里传来曹洪的声音,声音威武有力,黄射进了书房,房间里光线明亮,只见曹洪年约十余岁,长得威猛强壮,身着一件宽身麻衣,裹着头巾,手执一卷书,他虽然是曹军名将,却同样是武双全。

  黄射慌忙上前施礼,一躬到地,“参见曹公!”

  “不要叫我曹公。”

  曹洪摆了摆手,他不喜欢这个称呼,这个称呼是对他兄长的不敬。

  黄射慌忙改口,“参见曹将军!”

  “请坐吧!”

  黄射忐忑不安坐下,刚要开口,曹洪却笑道:“我今天已经见到丞相,把你的事情告诉了他,丞相很感兴趣,让我明天上午带你去见他。”

  黄射大喜,连忙行一拜礼,“感谢曹将军大力引荐。”

  曹洪眯眼一笑,“不用客气,我们之间还是有点交情的嘛!”

  黄射听懂了曹洪的意思,连忙从怀中取出一双白玉,放在小桌上,推给了曹洪,“这是晚辈的一点心意,请将军笑纳。”

  曹洪眼睛很毒,见白玉晶莹细润,没有一丝瑕疵,是贵重之物,他心中笑开了花,都说黄祖藏宝,果然不错,他立刻温和地说:“你放心,我会力替你美言,一定会让你在许都任职。”

  “多谢将军,不知明天见丞相,晚辈需要注意什么?”

  “也没什么,礼数充足,另外丞相问什么,你照实回答就是了,不过我先警告你,丞相可不好骗,你若说谎,那就是你咎由自取了。”

  “晚辈明白了!”

  黄射和曹洪又说了几句,这才告辞而去,离开曹洪府邸,黄射心中激动难平,他走到许昌河旁,久久凝视着已经结了一层薄冰的河水。

  黄射之所以放弃荆州而转投曹操,是因为他知道,曹操大军迟早会南下,等曹操攻灭江夏,一定会让熟悉江夏的人来担任江夏守,如果他被曹操器重,那江夏守就非他莫属了。

  这一刻,黄射心中对未来充满了期待,他仿佛看见了荣耀归乡的一幕,他仿佛看见刘璟被绑缚着跪在他面前,由他亲手处置,想到刘璟将得到陶湛,黄射心如滴血,牙关慢慢咬紧了。

  .......

  曹操返回许都也刚刚半个月,河北大战正酣,自袁绍去世后,其长袁谭和袁尚为争夺正统继承权大打出手。

  袁谭被袁尚大军围困于平原,内外交困,被迫派辛毗向曹操求援,曹操趁机进兵,于十月兵至黎阳,袁尚被迫撤军,袁谭遂投降了曹操,曹操为曹整聘袁谭之女为妻,班师返回许都。

  房间里,曹操正和谋士郭嘉商议平河北,郭嘉年约十余岁,容貌清秀,目光湛然,儒雅俊秀,卓尔不群,只是身体略显单薄,在光线暗处,就会发现他暗藏着一种病态。

  郭嘉是曹操的四大心腹谋士之一,出任军师祭酒,受曹操器重,一般他和曹操谈话时,曹操都会倾耳聆听,但今天郭嘉却发现曹操显得有些心绪不宁,几次在谈到袁尚时走了神。

  “主公在想什么?”郭嘉停住了谈话,微笑着问道。

  曹操惊觉,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失礼了,他歉然笑了笑,“我在想荆州之事,奉孝请接着说。”

  郭嘉对曹操了解甚深,他知道主公的心已不在河北之上,多说也是枉然,他便话题一转,笑道:“那我们就谈谈荆州。”

  这句话使曹操精神一振,呵呵笑道:“奉孝知我啊!”

  倒不是曹操不关心河北,只是因为他刚从河北班师,河北局势已经在他掌控之中,就像知道了一个故事的结局,他对这个故事的兴致也就淡了几分。

  相反,前两天他得到了江夏大战的详细报告,一下勾起了他的强烈兴趣,尤其是刘璟的卓越表现,令他赞叹不已。

  郭嘉微微一笑,“主公这两天总对人提起刘璟,颇有感概,似乎又有了爱才之心。”

  曹操点了点头,叹息一声道:“我自诩看人深透,在两年前初见此,我便感觉他非同寻常,居然能骗过于禁,而且胆大心细,有计谋,竟然能从我眼皮底下逃走,他就知道他在荆州绝不会默默无闻,果然,占柴桑、败东吴,吞并江夏,颇有王者风范,这才短短两年时间,奉孝,我没有看错人!”

  “主公识人之术属下一向敬佩,人人都在笑于则两败于刘璟,惟独主公说他幸运不死,当初刘璟不过是个落魄公,惟独主公看重他,很多人不理解,一场江夏之战后,众人都盛赞主公有识人之明。”

  曹操摇了摇头,他现在已经不在意众人对他识人之明的敬佩,他在意的是刘璟,看完江夏之战的详细报告后,他心中便生出一丝忧虑。

  曹操从未把刘表放在心上,也瞧不起刘表的两个儿,在他心中,荆州不过是待宰的一头肥猪罢了,只要北方稍平,他随时可以南下扫平荆州。

  但现在,刘璟在荆州异军突起,以弱胜强,吞并江夏,曹操很担心刘璟下一步吞并荆州,成为荆州之主,那样他大军南下时就会有麻烦了。

  “奉孝,说实话,我心里有点担心。”

  曹操忍不住忧心忡忡道,“如果他成为荆州之主,必会成为我的劲敌,而且以他对江东的态,孙刘两家必然会联合,会影响我的南方大计啊!”

  郭嘉笑了起来,“主公过虑了,刘璟不过趁着孙权西征的机会才得以借势吞并江夏,荆州可不是江夏,刘表也不是黄祖,他哪有那么容易成为荆州之主。

  况且刘表不是胸有大志之人,他不可能把荆州之主传位给侄,相反,刘璟还会成为他儿的一大威胁。

  属下没猜错的话,荆州在两年之后必有内乱,那时主公也应该扫平了河北,不再有后顾之忧,可趁荆州内乱,一举扫平刘表和刘璟。”

  “奉孝此言大善,正合我意!”

  曹操欣然笑道:“我们不妨且助刘表一臂之力,让荆州更乱一点。”

  说到这里,曹操忽然想起一事,又对郭嘉道:“据说刘璟在柴桑之战中使用了‘火油’,这是一种黑色的粘稠浆液,可以直接点燃,也可以浮在水面,在作战中为威力,听说是从地下涌出,奉孝不妨也替我找一找,看看中原有没有这种火油。”

  “主公放心,我即刻派人去四处寻找!”

  就在这时,堂下有人禀报:“启禀丞相,曹洪将军带江夏人黄射前来拜见。”

  曹操点点头,“带他们进来!”

  旁边郭嘉惊讶地问道:“这个黄射可是黄祖之?”

  “正是此人,江夏兵败,他跑来投靠于我。”

  郭嘉迟疑一下道:“据属下所知,黄氏父都不是善类,效忠刘表却行割据之事,不忠不仁,这样的人主公不可用他。”

  曹操冷笑一声,“他是什么人我岂能不知,只是他现在还用处,等我拿下荆州后,再作理会。”

  正说着,曹洪带着黄射匆匆走上大堂,曹洪行一礼,“主公,他来了。”

  曹操目光投向黄射,见此人虽长得俊秀雅,一表人才,但目光中却有一种不正之气,畏畏缩缩,曹操阅人无数,初见黄射,便知此人不堪大用。

  但曹操仍旧笑眯眯问道:“尔就是荆州四大公中的射公吗?”

  黄射紧张得两股战栗,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连连磕头,“江夏....黄射拜见丞相!”

  他想了很多美妙的措辞,但此时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曹操淡淡一笑,“给我们说说江夏之战吧!还有刘璟,他是什么人?传言此人率弱兵击败江东主力,这是真的吗?”

  黄射心下稍安,他听得出曹操颇推崇刘璟,他心中不由万分嫉恨,一时忘记了曹洪再嘱咐他不可说谎,他低下头,本能地说道:“刘璟不过仗着他是刘表之侄,才得别部司马之职镇守柴桑,这次江夏之战,是我们抵御了江东军主力,和江东军打得两败俱伤,最后被他捡了便宜,此人在荆州不过是碌碌无为之辈,丞相不要相信传言。”

  这番明显嫉妒之言连后面的曹洪也忍不住眼中微怒,这黄射为何不听自己的劝告?

  郭嘉心中叹息,果然是庸才,连话都不会说,他目视曹操,意思是说此人不可用,曹操却捋须一笑,又把话题转开,“射公是准备效忠于本相吗?”

  黄射连连磕头,“愿为丞相效犬马之劳!”

  曹操点点头笑道:“既然如此,我且封你为水武校尉,暂时返回荆州,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黄射感动得眼泪都出来了,竟然封他为校尉,他砰砰磕头,垂泪泣道:“丞相大恩,黄射愿以死相报!”

  黄射下去,郭嘉不解地问道:“丞相为何如此重用这等小人?”

  曹操眯眼一笑,“不下重饵,岂能调到大鱼?奉孝忘了高祖封雍齿之事乎?”

  郭嘉这才恍然大悟,竖拇指赞道:“丞相高明!”

  曹操呵呵大笑,他笑声一收,又低低叹息一声,“可惜,我没有一个儿叫做曹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