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222章 江夏太守

第222章 江夏太守


  百度搜索本书名+盗梦人看最快更新

  蒯良是个喜欢清静的人,身体不太好,对居住的环境非常挑剔,当他听说将去的江夏书院便是号称江夏第一山庄的黄氏山庄,便欣然带着老妻和几个跟随他们多年的仆佣前来江夏上任了。

  除了黄家子弟在山庄被屠杀这一点阴影外,书院的其他任何方面都令他非常满意,他住进了最安静最优雅的一座院子,那是从前黄祖的主宅院,这几天已经收拾安顿了,蒯良便开始享受这里的悠闲生活。

  今天一早,他穿了蓑衣,戴上斗笠,拿着鱼竿鱼篓,跟着几个当地老农来湖边钓冰鱼,所谓钓冰鱼,就是在结冰的湖面上凿个洞,从冰洞中钓鱼。

  时值冬天,城里鲜鱼的价钱很贵,所以不少农民便利用农闲来湖边钓鱼,赚点小钱准备过新年,而蒯良纯粹就是为了兴趣和好奇,也兴致盎然地来到湖边和农民们一起钓鱼。

  蒯良虽曾是荆州高官,但他去职多年,加之学识渊博,为人宽厚,因此和一起钓鱼的几个老农相处融洽,大家也知道他身份尊贵,特地帮他凿洞放饵,不到一个时辰,蒯良便钓上来十几条尺许长的鲫鱼和鲤鱼,令他心情大好。

  “蒯公收获不错嘛!”

  蒯良忽然听见了刘璟的声音,他一回头,不知何时,刘璟竟出现在自己身旁,他呵呵一笑,“今晚我打算熬一锅豆腐鱼羹,璟公子有兴致来共享吗?”

  “多谢蒯公美意,不过还是改天吧!刚从夏口回来,事情实在太多。”

  蒯良知道刘璟来找自己必然是有要事,其实他名义上是出任江夏书院院主,但实际上他做的是刘璟的幕僚,帮助刘璟参详一些重大决策。

  蒯良请刘璟坐下,这才淡淡一笑,“是襄阳来人了吗?”

  刘璟见他一下子便猜到了自己的来意,不由心中佩服,笑道:“正是!”

  “是谁来了?”

  “刘别驾,蒯公熟悉吗?”

  “原来是他,呵呵!我怎会不熟悉,不过此人来对你有利,他的两个儿子,一人娶妻南阳邓氏,一人娶庞季之女,而庞季之妻,便是吾妹。”

  “可是他态度很强硬,在江夏太守之上始终不肯松口。”

  蒯良微微一笑,“只能说你不太了解州牧,州牧最擅长的一招便是避实击虚,如果说他在太守之职上不肯松口,那么他真正想要的东西就绝不是太守,而是另有所谋。”

  刘璟点点头,其实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肯定要太守之职,刘先为太守之职和他争执,实在是没有必要,那么刘表真正想要什么?

  “蒯公认为州牧所谋是何物?”

  蒯良将鱼竿抛进了冰洞,沉思片刻说:“江夏对于荆州而言,最重要的无非是官员任免权、赋税以及军队,这其中,官员任免对荆州只是走走形式,没有什么意思,而税赋他们也拿不到一钱一米,剩下的就是军队了,你可以参照当初黄祖和州牧达成的妥协,你大概就能明白州牧的真实意图。”

  刘璟沉吟一下又道:“蒯公,当初州牧和黄祖达成的妥协主要有两点,一是江夏文官必须由襄阳来任命,其次是州牧对江夏军有调动权,但这两点我都不会答应。”

  “此一时彼一时也!当初黄祖处于劣势,他不得不答应州牧的一些苛刻要求,但现在你不一样,你可以在面子上给州牧一些让步,比如江夏文官由襄阳任命,但名单是你来决定等等。

  其次江夏军队依然效忠于州牧,会积极支援襄阳危机,比如抗击曹军南下等等,把这些面子上和道义上的事情做足,荆州官场就没有人再能指责公子。”

  刘璟心中暗暗佩服,姜不愧是老的辣,考虑得非常周密,滴水不漏,他又问:“那蒯公觉得,州牧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这时,鱼竿一动,蒯良连忙拉起钓竿,只见一条一尺长的鲤鱼从冰洞中腾空而去,金色的背鳍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蒯良兴奋得像孩子一样大声叫喊起来,“金鲤!是金鲤,我钓到金鲤了!”

  四周几名老农围上前,七嘴八舌议论,每个人眼中都流露出羡慕之色,纷纷向蒯良祝贺,蒯良得意洋洋对刘璟道:“这就是江夏最有名的金鲤,极为罕见,只有长江中才有可能捕到,没想到我第一次钓鱼,居然就被我钓到了,这就意味着明年我会有一年的好运。”

  蒯良捋须,高兴得呵呵直笑。

  “恭喜蒯公了!”

  刘璟见关键时的思绪被打断,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苦笑着祝贺蒯良的运气。

  蒯良又拍拍刘璟的肩膀,将金鲤递给了他,意味深长道:“金鲤是因你而来,这是对你一种喻示,喻示着上天对你的眷爱,这条鱼我就送给你了。”

  旁边一名士兵刚要上前来接,刘璟却摇摇头,快步走到湖前,手一扬,准确地将金鲤抛回了冰洞之中,他回头对蒯良笑了笑,蒯良也笑了起来,对他竖起了拇指。

  蒯良收起鱼篓,和刘璟并肩向书院走去,一边走,一边又缓缓道:“州牧真正的要求一定是军队,但并不一定是军队调动权,你若答应支援襄阳危机,那这一条就对他没有什么意义了,我倒觉得他会控制你的军队数量。”

  “他能限制得住吗?”

  刘璟冷笑一声道:“我可以训练民团,随时转成军队,或者我暗自增兵,他也无从知晓,有什么意义呢?”

  蒯良也笑了起来,“任何事情都有空子可钻,这叫上有指令,下有对应,其实上面也明白,不过是要求下面做好表面之事,其实说到底,州牧要的还是一个面子而已。”

  ........

  黄昏时分,刘璟和刘先达成了妥协,在以刘璟出任江夏太守的前提下,达成了二十四条协议,最重要的是以下几条。

  一、刘璟无条件释放四千五百名荆州战俘返乡,不得以任何借口和手段阻拦。

  二、江夏的郡县官员由州府任命,但候选名单由江夏郡草拟,或者州衙草拟后,须江夏郡同意。

  三、江夏军队不得自创旗帜,不得自立军号,必须和荆州军保持一致。

  四、江夏军队的总人数不得超过一万两千人,战船不得超过五百艘。

  五、汉水上的荆州水军不得阻拦江夏任何商船。

  六、江夏水军战船可以在荆州内部航行,但战船不得超过三十艘,人数不得超过五百人。

  ........

  当天晚上,刘先便乘船连夜返回了襄阳,所达成的二十四条协议,必须由刘表批准后才能生效。

  码头上,刘先感激地向前来送行的刘璟致谢,“这两天多谢璟公子配合,先才得以完成任务,再次深表感谢!”

  刘璟也抱拳回一礼,“刘公连日奔波在路途,辛苦了,希望能早日传来佳音,也祝刘公一路平安。”

  刘先点点头,又笑问道:“公子有什么话需要我转达给州牧吗?”

  刘璟沉吟一下道:“希望他保重身体!”

  “我一定会及时转告。”

  说到这,刘先犹豫一下道:“我久闻公子思才若渴,我有一外甥,名周不疑,也是年轻才俊,现在襄阳替我办事,我愿推荐给公子,不知公子能否容纳。”

  刘先这一提醒,刘璟立刻想起,三国时代是有一个神童周不疑,和曹冲关系密切,后来被曹操所杀,此人他不是太了解,不过看在刘先的面子上,他也要先重用此人,以拉拢刘先。

  “多谢刘公荐才,不妨请他到江夏书院就读,我热烈欢迎。”

  刘先欣然答应,拱手笑道:“公子,告辞了!各位告辞了!”

  “刘别驾一路顺风!保重!”

  在众人的惜别声中,刘先登上座船,大船驶离了码头,在殷红的晚霞映照下,向西北方向驶去。

  徐庶一直望着船只走远,这才对众人笑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改称司马为太守,我觉得已经等了很久,现在是不是可以改了。”

  众人一片大笑,苏飞嚷的声音最大,“应该该了,早就该改了,国一日不可无君,郡一日不可无太守,以后刘司马就改为刘太守。”

  刘璟摆摆手笑道:“再等等吧!不急这一两天,等州牧批复了再说,免得被人抓到口实。”

  这时,远处忽然有人大喊:“元直!”

  徐庶一回头,只见不远处一艘船正在靠岸码头,船上五六名士子正向徐庶挥手。

  众人都有些奇怪,这些是什么人?徐庶笑了起来,“看来有性急者先来了!”

  他连忙迎了上去,笑道:“子元兄怎么来了江夏!”

  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士子跳下船,连忙上前拱手笑道:“我们想来江夏找点事做,元直能否介绍一点门路?”

  徐庶笑道:“不是正在招考江夏书院修学吗?你们怎么不去试一试?”

  “怎么可能考得上,数千人报名,只招百余人,轮不到我们,反正在襄阳也不被重视,索性来江夏碰碰运气。”

  众人围住徐庶七嘴八舌,皆恳求他介绍门路,这时,刘璟慢慢走了上来,问徐庶道:“这些都是你的朋友?”

  此时天没有完全黑,晚霞已渐消退,但光线昏明,视野清楚,众士子一下认出了刘璟,立刻鸦雀无声,都悄悄向后退了两步,他们和徐庶关系很好,却有些惧怕刘璟。

  徐庶点点头笑道:“他们都是北方士族子弟,有的拖儿带女来襄阳,有的是跟随父母前来,聚居在襄阳,混了好几年,也没有什么前途。”

  他把那名三十余岁士子拉出来介绍道:“这位是颍川曹子元,颍川大儒曹百甫之孙。”

  士子连忙躬身施礼,“小民颍川曹林,参见璟公子!”

  有曹林带头,其他士子轮流上前施礼,“在下长安黄蕴,字明汉,参见璟公子!”

  “在下陈留李逊,字子思,愿为璟公子效力。”

  几名士子一一上前见礼,刘璟也笑着拱手回礼,这时,最后一名年轻士子上前,拱手笑道:“久仰璟公子大名,在下巴蜀董允,特来江夏游历,能见到璟公子,真是三生有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