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240章 痛惜

第240章 痛惜


  、、、、、、、、、、

  宜城战役结束后,江夏水军返回武昌城休整,李俊下令放假天,大量士兵涌入城中购物休息,使武昌城内格外热闹。。

  黄昏时分,黄射催毛驴进了武昌城,他略略化了妆,贴上假胡,头戴竹笠,穿着半旧的青色长袍,骑一匹瘦骨嶙峋的老驴,看起来就像一个落魄的江湖艺人,黄射也是迫不得已,武昌城的民众几乎人人认识他,稍有不慎,就会被人认出而抓起来。

  黄射走进这座阔别数年的城池,他曾经是这座城的主人,可现在,他却被这座城池抛弃了,黄射心中无限怅惋,想到年前之败,更使他心中充满了仇恨和失落。

  但仇恨和失落没有任何意义,必须要用切实的手段来复仇,来夺回本该属于他的一切,包括这座城池,城中所有的人,所有女人都是他黄射的私有财产。

  这时黄射的目光死死盯住一座大宅,那是刘璟的官宅,就在那座宅里住着一个女人,一个曾经让他梦萦魂牵的女人,他一定要得到她,快了,曹军的铁蹄即将响彻荆州,那时就是他黄射重新杀回来的时候。

  黄射将仇恨压在心中,他催促毛驴继续前行,不多时,来到另一座宅前,这里是江夏水军别部司马李俊的府宅,府宅不大,占地只有八亩,李俊和妻,以及几个儿女住在这里,另外还有几名仆佣丫鬟。

  黄射来到宅前,看了看镶嵌在墙上的铜牌,上面有‘李宅’二字,就这里了,他跳下毛驴,走上前台阶向一名看门的老者拱手道:“请转告李将军,他老家来人。”

  老者慢慢吞吞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听口音不像啊!”

  黄射无奈,只得取出一块铜牌,递给老者,“请把这个转交给李将军,他就知道了。”

  就在这时,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你是什么人?”

  黄射一回头,只见他身后站在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男,目光凌厉地盯着他手上铜牌,老者连忙起身笑道:“老爷回来了!”

  黄射这才恍然,原来此人就是李俊,他慢慢转过身,将铜牌托在手上,笑吟吟地注视李俊的眼睛,李俊脸色渐渐变得异常苍白。。

  一直困扰他多年的一刻终于来临了,无数个夜晚,他就是为这一刻而难以入眠,但不管他内心如何逃避,这一刻还是活生生地出现在他眼前,并不是恶梦,而是真真实实地发生了。

  李俊的内心忽然变得无比软弱,他点点头,“跟我来吧!”

  李俊心事忡忡带着黄射进了内堂,黄射却异常得意,当他知道堂堂的江夏水军主将竟然是曹军安排在刘璟身边的探,简直令他喜出望外,这样一来,他完成五艘战船的任务就轻而易举了。

  不过黄射心中也明白,这个李俊隐藏得这么深,曹军未必肯让他轻易暴露,不过为了五艘战船,他也决定豁出去了。

  两人坐了下来,黄射又取出一面银牌,放在桌上,“这是我的令牌,李屯长看看吧!”

  李屯长是李俊在曹军中的职务,只是一名低级军官,而他黄射可是校尉,黄射语气中明显带有以上凌下的态,这个时候,他也不准备再伪装自己,他摘下斗笠,撕下了脸上贴的假胡。

  “是你!”李俊一下愣住了,他可是见过黄射,没想到居然是他。

  黄射得意洋洋道:“没想到吧!李屯长,我现在可是曹军水武校尉,丞相亲自加封。”

  他特地将屯长和校尉两个官名咬得特别清晰,似乎在提醒李俊他们之间身份差距,李俊无奈,只得单膝跪下,高高抱拳道:“末将李俊参见黄校尉。”

  黄射得意万分,几乎要忍不住仰天大笑,他故作姿态道:“李屯长请起,不必这般大礼。。”

  李俊默默坐下,黄射见他不吭声,便主动说出自己的来意,“李屯长应该知道曹军屯兵南阳之事吧!”

  “我不知。”李俊摇了摇头。

  “当然!江夏这里比较闭塞,情报缓慢也是正常。”

  黄射表情有些尴尬,只得又解释道:“丞相已增兵万至南阳郡,南阳郡现有五万大军,准备横扫荆州,但渡江战船不足,曹将军希望你能率江夏水军倒戈。”

  “是哪个曹将军?”

  “都亭侯曹仁将军。”

  李俊沉思良久道:“黄校尉,并非我不相信你,但此事事关重大,必须谨慎从事,我希望看到曹仁将军的手令。”

  黄射哪里拿得出曹仁的手令,这件事本来就是他擅自所为,不过他也有准备。

  黄射取出了当年曹操给他的一支令箭,放在桌上,推给了李俊,阴阴笑道:“实不相瞒,这件事实际上丞相的命令,只不过是口令,这是丞相的令箭,你应该认识吧!”

  李俊接过令箭,顿时脸色大变,他认出这是曹操的令箭。

  李俊背着手慢慢走到窗前,久久凝视着窗外,他想起当年受命来江夏时的情形,他的母亲被曹军监视了,那是曹军的手段,以家人为人质,逼迫他们忠心于曹军。

  他又想起这些年和刘璟患难与共,一步步发展壮大,训练军卒、打造战船、远航试船,那一幕幕往事刻骨铭心,就仿佛发生在昨天。

  还有刘璟对他的绝对信任,把江夏水军交给了他,甚至准他自主带兵远航训练,这些都在李俊心中,如涟漪般一一泛起。

  不知过了多久,他没有回头,眼中闪过一道杀机,缓缓地说道:“此事事关重大,让我再考虑考虑,明天一早答复黄校尉,可以吗?”

  “当然可以!”黄射爽快地答应了,

  李俊沉吟一下,又回头道:“这些天江夏在严查襄阳探,尤其晚上,盘查严,黄校尉就在我府中住下吧!还有校尉的随从,最好一并接来,不可有半点大意。”

  黄射摇摇头笑道:“就我一人,这次没有带随从,也是为了保密起见。”

  李俊点点头,把桌上令箭递给他,“这可是丞相的令箭,要收好了。”

  “当然,我一向很小心!”

  黄射笑着伸手去接,就在这一瞬间,李俊手中出现一把匕,猛地一挥,寒光闪过,血光迸起,黄射措不及防,右手被齐腕斩断。

  黄射惨叫一声,重重向后倒地,他的武艺本身比李俊要高,但他自信,做梦也想不到李俊会骤起发难,吃了大亏。

  李俊大吼一声,猛扑上去,这时黄射已反应过来,一脚踢在李俊腰上,将他踢倒在地,他转身要爬起,却忘记自己已无右手,一下撑空,再次摔倒,断腕重重戳在地上,疼得他几乎晕厥过去。

  就在此时,五六名士兵从外面冲进,乱刀齐下,黄射重伤之下,难以防御,竟被乱刀砍死在房间里。

  黄射在荆州混迹年,却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会死在李俊的手上,这也是他判断失误、急功心切所致。

  李俊站起身,注视着黄射的尸体,不由长长叹了口气。

  ........

  武昌码头,刘璟座船缓缓靠岸了,不等士兵下船,李俊拎着一个小包袱,快步上了船,脱去外裳赤着上身跪在甲板上。

  “不忠不孝之罪臣李俊,向守求死!”

  刘璟从船舱里出来,惊讶地看着李俊,他没有上去扶他,而是对左右亲兵道:“带他进船舱来。”

  船舱里,刘璟面色凝重地听完李俊的述说,他的脸色渐渐变得铁青,霍地起身,负手在船舱内来回疾走,又是失望,又是愤怒,他怎么也想不到,跟随他已有五年的李俊竟然是曹军卧底。

  这是他最信任的心腹,在游缴所时就跟随着他,原来他竟然.....

  刘璟忽地又停下脚歩,胸膛剧烈起伏,心中充满了被欺骗的羞耻感,这是一种他从未有过的强烈感情,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就像一把刀在割他的心,割得他内心鲜血淋漓,令他难以接受。

  他赫然扭头盯着李俊,眼睛瞪得血红,终于忍不住怒吼:“你怎么向我解释?”

  “你真是对得起我!”刘璟又咬着牙一字一句道。

  泪水从李俊脸上流了下来,他重重磕了个头,悲声道:“我自知罪该万死,愿以一死赎罪,恳求守看在多年交情份上,不要为难我的妻儿,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他一咬牙,从腰间拔出匕,向自己脖抹去,刘璟大惊,眼疾手快,一脚将他的匕踢飞,但还是稍晚一步,锋利的匕已割伤他的咽喉,鲜血汩汩流出。

  刘璟扶住他,回头大喊,“快去找军医!”

  李俊捂着伤口,满脸流泪道:“母亲在曹军手中,忠孝不能两全,唯有一死....”

  话没有说完,他竟晕厥过去,刘璟心急如焚,撕掉一块衣襟替他包扎伤口,这时,几名士兵带着军医冲了进来。

  众人手忙脚乱救治李俊,刘璟慢慢站起身,拾起李俊带来的小包,抖开来,里面竟然是一颗人头,再仔细看,刘璟认了出来,正是黄射的人头。

  刘璟呆立半晌,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负手走到窗前,凝视着天空的白云和蓝天,良久,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此时,他心中涌出了千种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