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270章 文聘抉择

第270章 文聘抉择


  、、、、、、、、、、

  樊城南城门外,同样是披麻戴孝的聘带着一队亲兵正耐心等待通报,他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但眼睛通红,显然是刚刚恸哭过。

  刘表之死对聘打击大,但此时,荆州的重大危机使他不得不暂时放下悲伤,前来找刘璟。

  在他身旁跟着爱徒蔡进,尽管聘与蔡瑁势同水火不容,但聘却知道自己的爱徒和蔡瑁不同,聘为人,从来都是对事而不对人。

  “师父,璟公会不会去襄阳了?”蔡进在身后低声问道。

  “不会!”

  聘摇了摇头道:“我相信他和我一样,不会去襄阳,他宁可在江夏祭奠州牧。”

  话音刚落,一队骑兵从城内奔出,为之人正是刘璟,他翻身下马,快步迎上前,悲伤地大喊:“将军,州牧过世,让荆州何去何从?”

  聘眼睛一红,泪水又险些涌出来,他也翻身下马,忍住心中巨大的悲伤,哽咽着声音道:“我就是为此事而来,璟公,我有重要事情要和你商议。”

  刘璟点点头,“将军请进城!”

  众人下马,牵马跟刘璟进了樊城,樊城内一眼望去都是铺天盖地的白幡,所有商铺都停业关门,行人神情悲伤,军民皆披麻戴孝,不少人在门口哭着烧纸钱,整个樊城都陷入巨大的悲伤之中。

  聘心中愈加黯然,跟随刘璟进了军衙,他命蔡进在外等候,两人进议事堂坐下。

  “发生了什么事?”刘璟看出聘似乎有重要事情。

  聘低低叹息一声,“刘别驾恐怕已被蔡瑁暗害了。”

  这个消息着实让刘璟大吃一惊,他在凌晨时还收到刘先派人送来的快信,怎么会被暗害了?

  他连忙取出刘先的信,递给聘,“这是今天凌晨我快到襄阳时收到的信,刘别驾说州牧恐怕不行了。”

  聘没有看信,叹了口气道:“恐怕刘别驾就是死在这封信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将军能否明示!”

  聘从怀中取出一幅白绫,放在桌上,“这就是刘别驾的死因,州牧遗令,由璟公继任荆州牧之位。”

  刘璟愕然,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又重复地问了一遍,“州牧遗命,让我为荆州牧?”

  聘点了点头,“刘别驾命人把一份血书送给我,不久他便被蔡中所杀,有侍卫亲眼看见蔡中行凶。”

  刘璟接过白绫血书默默看了片刻,就仿佛陷入沉思,一言不发,这时聘试探着问道:“璟公,我可以联系王威将军,以及一些忠于州牧的官员,我们将要求襄阳忠实执行守遗嘱,拥护璟公继任荆州牧,不知璟公是否愿意肩负起州牧的遗命?”

  这件事来得突然,使刘璟一时没有心理准备,他沉思良久,才微微叹了口气,“如果我现在宣布继任荆州牧,荆州内战必然爆发,或许这正是曹军所希望,将军,我希望你暂时不提此事,全力配合我击溃曹军,然后我们再考虑州牧遗命之事。”

  聘迟疑一下道:“我只怕时间久,便木已成舟。”

  有些潜在的话聘并没有说出来,刘琮已经在蔡瑁的扶持下继任为荆州牧,尽管很多人并不一定支持,但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他们也只能效忠刘琮。

  聘担心的是这一点,如果时间拖得久,扳倒蔡瑁的机会就没有了,他见刘璟似乎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又再一次提醒他:“璟公,刘琮在上午已经继位荆州牧,我已次收到他的催见令,他命我去襄阳进见效忠。”

  刘璟摇了摇头,缓缓道:“我能理解将军的担忧,但请将军明白一件事,我的敌人是曹操,而不是蔡瑁,他还不配与我为敌,如果聘想做一番大事,那就不要去管襄阳发生之事,全力配合我击溃曹仁之军,然后整顿军马,准备迎战即将到来的曹操大军。”

  刘璟的一席话令聘动容,他忽然理解了,为什么州牧在弥留之际,最终决定让刘璟来继承荆州牧,因为只有刘璟才能在乱局中看得更远,看到真正的天下大局。

  这才是一个真正荆州牧该做的事情,这一刻聘知道自己的选择,他毅然下定了决心,站起身单膝跪下抱拳道:“聘愿为公驱使,与公同进共退!”

  .........

  就在聘决定效忠刘璟的同一时刻,刘表之死的消息也波及到了刘备军队,关羽接到刘备的紧急命令,率军撤离了邓县,大军开始在码头登船。

  关羽站在一座土丘之上,目光复杂地注视着一队队士兵登上战船,其实他明白兄长的意图,刘表身死,意味着荆州分裂开始,这个时候紧急返回南郡,很明显是为了刘琦。

  可是曹军怎么办?这场战役并没有结束,就这么仓促撤军,把曹军丢给江夏军,这是不是有点.....

  关羽不由叹了口气,尽管他不想撤军,但大哥下的严令他又不得不从,他本想派人去樊城通告江夏军,可他又不知该说什么,只得放下这个念头。

  这时,身边部将周仓喊道:“将军,主公来了!”

  关羽一回头,只见刘备从一艘船上走步下来,他心中大喜,连忙催马迎了上去。

  刘备和荆州人一样,也是为刘表披麻戴孝,手执哭丧棒,就仿佛一下老了十岁,按理,刘表视他为弟,现在刘表去世,他应该去襄阳祭奠,以尽兄弟之谊。

  但刘备心里却很明白,刘表去世,意味着从前的暗斗将彻底明朗化,现在他若去了襄阳,就肯定出不来了。

  相反,这个时候他必须立刻返回襄阳,不承认刘琮继承荆州牧,应该以嫡长为先,扶持刘琦为荆州牧,只有这样,他才不会在名义上受制于襄阳。

  同时还可以争取效忠刘琦的官员前来南郡会盟,像襄阳郡丞王觊,户曹参军陈震,零陵守刘、长沙郡丞刘磐等等。

  所以刘备心急如焚要赶回南郡,但刘备真正想拉拢的却是两人,一个是聘,另一个则是王威,这两人各掌荆州精兵一万人,是荆州的中流砥柱。

  其中王威的一万军刘备并不担心,王威从来都是刘琦的坚定拥护者,又和他刘备关系交好,更重要是,王威是王粲族兄,王氏家族的王觊和王粲都效忠南郡,王威也不会例外。

  关键是聘,聘的一万军队无论装备和战斗力,都是荆州军最强的军队,蔡瑁之所以对聘再容忍,就是看中了这支军队,他刘备同样也看中了这支军队。

  而聘此人严厉正大,一向光明磊落,当年琦琮争嫡时,他曾经不止一次表态,不赞成废长立幼,这表明他是支持刘琦,这让刘备对他抱有很大的希望,为此,刘备已派孙乾去说服聘南下。

  但刘备此时已焦急万分,刘琮已经继位,按理刘琦应该也同时继位才对,可现在他还在江北,再不回去,就将错过时机了。

  “云长!”

  刘备见关羽骑马奔来,也打马迎了上去,“你和士元立刻率军走水返回南郡,不能耽误,军队上船就出发。”

  “那大哥呢?”关羽也是想问这件事。

  “我和翼德率五千军从陆回去,情况紧急,我必须立刻返回江陵。”

  说到这,刘备远远眺望一眼樊城方向,又问道:“刘璟可来找过你?”

  关羽摇摇头,“我听说他今天已经回来了,但没有去襄阳,在樊城发丧吧!”

  刘备冷笑一声,“看来他也不蠢。”

  “大哥,我们这样不辞而别,恐怕对战局不利,要不要和他说一声,让他理解我们苦衷。”

  刘备摇了摇头,“没必要说得多,他其实心里很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出于礼貌,确实是应该给他说一声。”

  刘备取出一封信,递给关羽,“这是我的亲笔信,二弟派人给刘璟送去吧!”

  关羽见兄长考虑得周全,一颗心放心,他想了想,招手把关平叫来,将信递给他,“你去一趟樊城,把此信呈给璟公,速去速回!”

  “孩儿遵令!”

  关平向刘备和关羽行一礼,接过信翻身上马而去。

  关羽望着儿背影远去,又问刘备,“兄长不是想请诸葛先生吗?这样一走,会不会把他冷落了。”

  刘备一笑,“我心中自然有数,我从陆走,很大程上就是为了请他。”

  ........

  刘璟送走了聘,着实令他欢喜,虽然聘没有说出‘愿效犬马之劳’一类的话,但他的意思就是愿为自己效忠了。

  聘一直是荆州赫赫威名的名将之一,和黄忠并称荆州二虎,他的效忠将大增强自己的实力,尤其聘的统帅力高,武双全,有他在,可以替自己在安陆郡独当一面。

  现在聘归降,那么下一个目标应该就是黄忠了,刘表去世,意味着分裂的正式开始,事实上,分裂早就有了,刘琦封于南郡,刘璟掌控江夏,何尝不是一种分裂。

  现在刘表去世,那么荆州的最后一点家产也将瓜分殆尽,在刘璟眼中,军队和大将才是最宝贵的财富,现在荆州一共有四支军队,聘之军、王威之军、张允之军和黄忠之军。

  张允之军无疑是归蔡瑁,聘已效忠自己,那还剩下王威之军和黄忠之军。

  恐怕这两支军队将是各方争夺的焦点,刘璟对王威信心不足,毕竟他和王威关系不深,由于王氏家族向来支持嫡长刘琦,估计王威偏向南郡的可能性较大。

  而黄忠刘璟就有很大的信心,毕竟那是他的师父,而且柴桑之战时,黄忠与自己并肩作战,只要有聘的一封信,黄忠效忠的自己的可能性为九成。

  尽管如此,刘璟还是不敢大意,毕竟刘磐向来是偏向刘琦和刘备,如果他将黄忠劝向南郡,那可大事不妙,黄忠此人重情意,他自然和自己有情意,但和刘磐也未必无情。

  而且历史上黄忠最后就是效忠于刘备,荆州的历史虽然已大大改变了轨迹,但黄忠的个人轨迹未必会改变。

  沉思良久,刘璟还是提笔给黄忠写了一封信,信中在回忆往昔的同时,也希望他能助自己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