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280章 谋长沙

第280章 谋长沙


  、、、、、、、、、、

  在另一座大帐里,贾诩坐了下来,低头不语,如果说之前他还有一丝心带侥幸,不肯面对现实,那现在他不得不面对现实了。

  家人都已被接到江夏,现在曹洪又能证明他投降刘璟的事实,他还有什么退可走?

  除非他遁入江湖,从此不闻世事,可是以他贾诩几十年之名,结下仇家无数,天下之大,哪里还有他的容身避世之所,

  贾诩不长长叹了口气,他知道除了效忠刘璟,助刘璟击败曹军求生外,他真的已无可走。

  这时,刘璟走进了大帐,在贾诩对面坐下,他静静看了片刻贾诩,淡淡笑道:“我和先生来一个君之约吧!”

  贾诩抬头,不解地望着刘璟,什么叫君之约,刘璟沉吟一下继续道:“我聘请先生做我一年的幕僚,一年后,先生愿意留下来,我欢迎,若先生想离开,我绝不阻拦。”

  贾诩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或许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只是面上有个台阶而已,一旦上了刘璟的船,他还想下船吗?

  此时,贾诩也只能认命了,他想了想又笑道:“那公打算给我多少俸料?”

  刘璟一下松了口气,贾诩居然开口要俸料,这就是他让步了,刘璟也笑道:“我当然会给先生丰厚的俸禄,只希望先生能为我排忧解难。”

  贾诩收起了笑容,他沉吟片刻问道:“公能否坦率地告诉我,公是否想谋荆州牧之职?”

  刘璟点了点头,“名不正,则言不顺。”

  “应该是这样,谋取荆州牧之职,也有利于你和江东的合作,公可用曹洪来向曹操换取荆州牧,让天承认你为荆州牧,这样襄阳和南郡都会处于一种道义上的不利。”

  刘璟笑道:“其实我手上还有一万余曹军战俘,还有李典也被我俘虏,甚至还有乐进的级。”

  贾诩眼中异常惊讶,这一战曹仁惨败到这种程吗?连乐进也不幸阵亡。

  “如果再加上一个李典,那就更加没有问题了,不过一万多战俘大有用处,他们是最好的劳力,可以让他们屯田、采矿,甚至可以拿他们和江东交换粮食或者物资。”

  刘璟摇了摇头,“这一万多人,我打算全部放他们回家,让他们回去与妻儿父母团聚,我不想把他们当做军奴。”

  贾诩也是有远见之人,他立刻明白了刘璟的深意,把这一万多战俘放回家,刘璟仁义之名就会传播中原,虽然没有眼前利益,但从长远看,对刘璟谋取中原将有积的意义。

  贾诩一笑,“这样的话,就得让这些战俘明白,璟公是出于仁义而释放他们,可别让他们以为是被换回去。”

  刘璟也笑了起来,“先生说得不错,做了好人,当然要留名才行。”

  他沉吟一下又道:“另外,还有长沙郡之事我想请教先生,我该怎么取长沙郡?”

  贾诩略一思便问:“现在的长沙郡守张机是谁的人?”

  “他应该是效忠于州牧,但郡丞刘磐和刘琦关系密切,而都尉黄忠是我师父,不过我担心黄老将军和刘磐有交情,他不肯轻易答应效忠于我。”

  贾诩负手走了几步,对刘璟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刘备和刘琮都在谋长沙郡,刘琮会用换守的办法控制长沙郡,而刘备则是要从刘磐那里突破,至于公这边,我建议还是先拉拢黄忠,关键是军队,如果能把军队控制住,那性直接进军长沙郡,不用大废周折。”

  “那具体该怎么做呢?”刘璟不露声色问道。

  刘璟对收取长沙郡早已胸有成竹,不过他更愿意让贾诩来发表意见,这是一种迂回的用人策略。

  一开始就让贾诩对付曹操,贾诩感情难以接受,会勉为其难,还不如让贾诩先接手和曹操不相关的事情,等他渐渐习惯自己的角色,再谈及曹操,也为时不晚,关键是要贾诩参与决策。

  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过程,一上手就让贾诩发挥大用,那显然也不现实,必须要给贾诩一个适应的时间,或者用一些小事情来热热身,解决长沙郡的归属问题,无疑就是一个最好的契机。

  贾诩对长沙郡知之不多,他只是凭常理来推断一些事情,但要问他具体怎么做,他一时也难以回答,贾诩沉思片刻道:“我听说聘效忠了公,不知道聘为何会选择公,而不是刘琮?”

  刘璟暗暗赞许,眼光毒辣,果然名不虚传,聘和黄忠是同样的人,贾诩不说黄忠,却谈聘,能找到聘效忠自己的原因,也就找到了破解黄忠的办法。

  其实这也是刘璟收黄忠的办法,贾诩和他想到一起去了,刘璟从怀中取出一只扁盒,打开来,将一幅写在绸缎上的血书递给贾诩,“这是刘先留下的遗言,说州牧临终前是指定我来继承荆州牧,但被蔡瑁等人篡改,刘先也因此被害,正是这份血书使聘做出了抉择。”

  贾诩呵呵笑了起来,“既然有这份血书,事情不就简单了吗?我建议让聘写一封信给黄忠,然后公再让刘敏或者周不疑持这份血书去见黄忠,这样双管齐下,在大义面前,我想就算黄忠和刘磐私交再好,他也不会因私情而抛去原则。”

  可谓英雄所见略同,贾诩提出的方案正是刘璟的想法,不过贾诩更加高明,刘璟是知情人,而贾诩是靠推断,但他竟然能从黄忠联推演到聘,这就叫举一反,只有贾诩这种老谋深算之人才想得到。

  这时,贾诩又笑道:“如果公只想要长沙郡之军,那么把黄忠调到江夏便可,如果公还想名正言顺把长沙郡纳入江夏势力,那就最好在长沙郡守上打一打主意,其实办法很简单!”

  ........

  长沙郡西北和南郡接壤,东北和江夏郡接壤,地理位置为重要,虽然长沙郡已和襄阳分隔,没有领土直接相接,但因为长沙郡是南下零陵、桂阳、湘东、临贺四郡的必经通道,所以对于襄阳也有着其重要的战略地位。

  目前,蔡瑁集团控制的领土除了襄阳郡和房陵郡外,便只剩下南方数郡,为了能有效控制南方数郡,在长沙郡建立一个强大的军政力量,便是蔡瑁集团迫在眉睫之事。

  在蔡瑁刚刚稳定住对襄阳的掌控后,便立刻着手部署长沙郡的军政高官,蔡瑁也知道,同时换人不可能,先换掉张机,然后想办法把黄忠调回襄阳,这才比较稳妥,所以换掉守张机便成了当其冲之事。

  但新守从襄阳去长沙并不容易,要么走南郡道,要么走江夏道,蔡瑁在反复权衡利弊后,最终决定走江夏道,至少表面上和刘璟还保持着友好的姿态,而且徐庶也在襄阳谈判。

  长沙郡新任守走水,沿汉水南下,在沔阳县转入夏水,进入云梦泽,再经长江进入洞庭湖。

  这天下午,一支由艘石客船组成的船队从云梦泽驶入了长江,这里已是南郡境内,不过离南郡人口聚集地江陵城相距甚远,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湖泊水泽,人烟罕见,甚至连渔船也很少见到。

  “韩守,这次我们长沙之行,任重道远啊!”一名从事站在船头叹息道。

  蔡瑁任命的新任长沙守名叫韩玄,他本人就是长沙郡望族,一直在房陵郡为官,是蔡瑁的心腹之一。

  韩玄年约四十岁,无论从问还是外貌都平淡无奇,属于那种走进人群便被淹没的普通人。

  但蔡瑁看中了他的背景,韩氏家族是长沙郡名门,有家族的支持,韩玄取代张机就会容易得多。

  韩玄站在船头负手望着江面笑道:“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困难,据我所知,张机曾经次向先主提出辞去守之职,但先主就是不肯,现在我来接任他的职位,他不会拒绝,而且张机此人我了解,志在医,对官场没有兴趣,此长沙之行,不会费什么力气。”

  见韩玄胸有成竹,随从们都纷纷夸赞,韩玄更加洋洋自得,已经开始想象自己出任长沙守时的盛况。

  就在这时,从东面驶来一溜船只,约一余艘,都拉起船帆,乘风破浪而来,等这队船只靠近,有人忽然惊恐地大喊起来,“是黑蛟贼!”

  只见为大船上的船帆上印着一只黑色蛟龙,在阳光下格外刺眼,由于横霸长江的锦帆贼在六年前归顺官府,长江上又兴起了大大小小十几支水贼,其中最有名便是黑蛟贼。

  据说黑蛟贼领姓张,有部众千余人,老巢在洞庭湖君山,常年活跃在长江山,靠抢劫商船为生,但今年以来,黑蛟贼主要活跃在江东一带,韩玄怎么也想不到今天居然会在南郡相遇。

  韩玄心中紧张万分,但他们已经逃无可逃,他便大声喊道:“大家不要慌乱,予财免灾就是了。”

  韩玄此行带了不少钱物,尤其有一万两黄金,是蔡瑁让他用来买通黄忠手下军官,现在被水贼盯上,韩玄也顾不上钱财了,只要能保住性命就行。

  片刻,一多艘快船将韩玄的艘船团团围住,快船上,数名黑衣人举起了军弩,他们毫不迟疑,一起向韩玄船只放箭,顿时惨叫声响成一片。

  韩玄带来的数十名随从纷纷中箭,片刻便死伤大半,黑衣人领一挥手,水贼跳上船去,将未死之人全部杀死。

  黑衣人领冲上韩玄的船只,快步走进船舱,几名手下从底舱将韩玄拖了上来,韩玄吓得浑身颤抖,一句话也说出来,黑衣领冲他冷冷一笑,“韩玄,你真不该来长沙搅这摊浑水!”

  他猛地一刀刺进了韩玄的心脏,在临死前的瞬间,韩玄这才明白过来,这群人不是黑蛟贼。

  黑衣将财物搬上小船,放火点燃了艘客船,火势越来越大,艘船渐渐沉入了江底,黑蛟贼也渐渐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