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286章 鲁肃吊唁

第286章 鲁肃吊唁


  、、、、、、、、、、

  膝下无一直是他们夫妻二人最大的心病,对陶湛的压力更大,无是七出之一,虽然她没有公婆赶她出门,但堂堂的江夏守居然后继无人,这使陶湛的压力大,成婚年来,她不知拜了多少庙,看了多少名医,都没有用。

  但长沙守张机却说是男方的问题,又用一种古怪方把丈夫的病治好了,这才短短一个多月时间。

  只是这种方效果让人难以接受,需要夫妻夜夜行房,次数越多越好,尽管让陶湛很不情愿,但为了怀上嗣,她也只得忍了,现在她有了身孕的征兆,在某种程上,也让她长长松一口气。

  尽管陶湛心中喜悦万分,但还是要故意拉长脸道:“张守当时可是说了,月红不来,个月内就不能再行房,我可要保孩,你就忍忍吧!”

  刘璟苦笑不已,不知张机的药方里放了什么催情之药,竟让自己这一个月**高涨,就算停药,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恢复正常,却又再叮嘱,见红即停止行房,这简直有点坑人了,难道要让自己纳妾不成?

  不过有一件事必须要告诉妻了,刘璟沉吟一下道:“我可能要去一趟江东,见一见孙权,两个月才能返回,如果娘真有了身孕,正好利用这段时间静养。”

  陶湛是通情达理之人,知道丈夫去江东必然是有大事,她默默点头道:“夫君要去江东,我自然不会反对,只是我有点担心江东会对你不利,毕竟当年柴桑大战,夫君和江东仇怨很深。”

  “此一时彼一时也!而且孙权会保证我安全,江东使者昨天已经到了,给了我孙权的亲笔信。”

  “那夫君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刘璟想了想,“天后出发!”

  .........

  江东使者依然是鲁肃,刘表病逝的消息已传到江东,刘表的病逝无论对荆州还是对江东都是一个重大消息。

  如果在几年前,江东人会为刘表之死而额相庆,上街载歌载舞,而今天,虽然刘表之死依旧使江东君臣暗自欢喜,但这种欢喜不会表面化了.

  至少官方在表面上装出了几分悲痛和同情,孙权还特地命鲁肃为使者来武昌吊唁。

  鲁肃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来江夏了,在过去的年里,他几次作为使者来江夏请刘璟去江东,但都被刘璟婉拒,这倒不是惧怕江夏会有二心,而是不想触怒刘表。

  刘表至死都将江东视为平生大敌,虽无力东征,但也绝不和江东和解,他同样也不准任何人和江东暗通款曲。

  现在刘表去世,不仅使刘璟少了最关键的束缚,使刘璟可以正大光明地和江东往来,甚至连刘备也在悄悄寻求江东的支持。

  郡衙大堂内,鲁肃正在和徐庶、董允闲聊,有意无意地向他们透露出了刘备暗通江东的信息。

  “两位有所不知,在江夏使者抵达东吴的同时,刘琦也派人来江东联系吊唁事宜,希望江东能派使者去江陵吊唁,说实话,江东内部也有了意见分歧。”

  徐庶暗暗吃惊,刘备居然也在暗中联系江东了,这是为什么?徐庶没有追问江东有什么内部分歧,而是不露声色问道:“不知刘琦是派谁去了江东?”

  “听说是派庞统去了东吴。”

  鲁肃叹了口气道:“现在江东内部也有意见分歧,有人主张江东应该承认刘琦为荆州牧,要求我家主公和刘琦结盟。”

  这时,大门口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不知是谁主张和江陵结盟?”

  只见刘璟快步走进大堂,在他身后跟着幕僚贾诩,贾诩脸上带着一丝苦笑,他本不想来见江东使者,但刘璟再邀请,他只得无奈同来。

  贾诩觉得自己抛头露面一次,就被刘璟绑紧一分,一年后,就算刘璟放他,他也无处可去了,不过刘璟把握住了一个原则,就是涉及曹操的往来,没有让他参与和露面,这便使贾诩暗暗庆幸。

  今天来江东使者,虽有些尴尬,但其实也无妨。

  见刘璟走进来,鲁肃和徐庶连忙起身行礼,刘璟笑着给鲁肃介绍贾诩道:“这位是贾和,被仇家所害,暂时来江夏避难。”

  鲁肃肃然起敬,这位其貌不扬的黑瘦老者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贾诩,他慌忙见礼,“肃闻贾公之名久矣,今天得见,肃生有幸。”

  贾诩也回礼笑道:“敬为孙刘联盟不辞劳苦奔波,令人敬佩,愿敬能完成使命,不负吴侯。”

  刘璟笑着请众人坐下,又命人重新上茶,这才笑眯眯问道:“江夏的闷热,不知敬能习惯否?”

  鲁肃苦笑一声道:“江东也是一样闷热难当,我原以为能来荆州避暑,没想到是从一个蒸笼跑到另一个蒸笼而已。”

  众人都大笑起来,大堂里的气氛顿时变得轻松了,刘璟这才把话题转回来,笑问道:“不知江东是谁主张和江陵往来?”

  鲁肃沉默了,他心里有数,如果自己说出来,就是向刘璟泄露了江东的内部不和,主公孙权也没有同意他可以说出来,但鲁肃认为这迟早瞒不了刘璟,不如对刘璟说实话,让他对局势有个明确的认识。

  沉默片刻,鲁肃缓缓道:“目前江东内部两种意见,一种意见是支持刘琦和刘备,以张长使和诸葛参军为主要倡导者,他们主张嫡长为先,认为琦公才是荆州牧的合法继承者,同时也倍加赞赏刘皇叔的天下名望。”

  “吴侯和军方的态如何?”刘璟不露声色问道。

  “吴侯的态模棱两可,军方也有赞同张长史的意见,主要以程普为的一些老将,而支持和江夏结盟之人,以周大都督为。”

  说到这里,鲁肃又苦笑一声道:“世事往往令人难以预料,原以为军方会记恨柴桑之战,可事实恰恰相反,军方大多支持和江夏结盟,倒是臣偏向江陵。

  江东臣中除了一些地方守支持和江夏结盟外,大多臣都偏向江陵,估计是受张布的影响,所以我希望公能和我尽快启程,前往江东说服吴侯支持江夏。”

  刘璟微微一笑,“那敬偏向于谁?”

  “我当然是坚决支持和江夏结盟,临行前张长史建议我同时出使江陵,我没有答应,吴侯只好又任命步骘去江陵吊唁,在我出发前来武昌的同时,步骘也出发去了江陵,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刘皇叔此时已经在去江东的上了。”

  .......

  鲁肃下去休息了,刘璟和徐庶、贾诩、董允人继续商议江东事宜,董允起身愤然道:“这真有点莫名其妙了,我们是荆州抗击曹军的主力,将来曹军南侵,我们依然是柱梁,刘备在樊城不战而退,现在又隔着襄阳和江夏,他们怎么抗曹?还居然要承认刘琦为荆州牧,这就是江东的所谓诚意吗?”

  徐庶笑道:“休昭不必动怒,现在的事情还暂时和抗曹无关,事实上,江东内部出现分歧,就是他们内部派系在斗争,据我所知,江东内部派系林立,利益格局非常复杂,什么吴派、北派、会稽派、皖派,还有什么元老派、少壮派,斗争异常激烈,但从大派系讲,实际上就是周瑜和张昭两大派系,很明显,周瑜是主张抗曹,而张昭是主张谋荆,所以会有江夏和南郡之争。”

  刘璟点了点头,虽然他心中和董允一样对江东的朝暮四为不满,但他也赞同徐庶的分析,这件事确实涉及到江东的内部派系斗争。

  刘璟又看了一眼贾诩,他很想听听贾诩的意见,贾诩微微笑道:“江东内部有分歧是很正常,毕竟曹军还远在辽东,南下不知何年何月,目光长远一点,便想着和江夏结盟应对将来危机,目光短一点,便考虑利用利用荆州分的机会,想谋取更多的利益,其实关键是孙权。”

  刘璟又饶有兴趣地问道:“不知贾先生认为孙权是何用意?”

  贾诩呵呵一笑,“我觉得结盟和买卖一样,也有讨价还价,孙权如果是想和公结盟,他为了争取更多的主导权,把刘备拉进来也就很正常了,目的嘛!就像徐长史刚才所言,追求最大的利益。”

  听完徐庶和贾诩的分析,董允暗暗惭愧,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权谋上还是稚嫩一点,竟然没有看透江东的企图.

  但董允也不想成为旁听者,他又小心翼翼问贾诩道:“贾先生认为鲁肃知道吴侯的真正用意吗?”

  贾诩捋须眯眼一笑,“他是吴侯的心腹,怎会不知主公用意,就算他想不到,孙权也会暗示他,否则他出使江夏会坏大事,对于鲁肃而言,把公请去江东才是他此行的最大任务,公不妨利用这一点,好好敲打敲打鲁肃,也让吴侯明白,天下不光他一个人会做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