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332章 法正的心思

第332章 法正的心思


  、、、、、、、、、、

  法正回头见是一名年轻军官,身材高大,相貌英武,言语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势,他不由一愣,这是难道是襄阳的主将吗?

  他连忙躬身行一礼,“在下益州法正,途经贵境,望借道一行。”

  “你就是法正?”刘璟目光炯炯地注视他问道。

  法正被刘璟锐利的目光注视得一阵心虚,又道:“这位将军知道我?”

  刘璟笑了起来,使大堂上紧张的气氛一下消融了,他摆摆手道:“先生请坐!”

  刘璟的笑容使法正稍稍心安,他坐下来问道:“这位将军莫非就是霍将军?”

  “我不是霍峻,在下是江夏刘璟。”

  “你就是”

  法正大吃一惊,原来眼前此人竟然就是刘璟,他触电似的站起身,深深施一礼,“不知是州牧驾到,法正失礼了。”

  刘璟呵呵笑了起来,“先生不必紧张,我不会扣押先生,只是想和法先生聊一聊。”

  法正松了口气,又坐了下来,这时亲兵送来两杯茶,刘璟喝了一口茶,问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法先生应该是奉刘璋之命,去见曹操吧!”

  法正无法否认,这种事刘璟只要随便盘问他的一名手下便知道了,他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我在叶县遇到了曹操,向他呈送了我家主公的一封信。”

  法正心中暗忖,‘如果他问到出使目的,我便推说一无所知,反正只是送信,与我何干?’

  不料刘璟根本没有问他出使的内情,其实也不必问,派使者本身的意义就是为了求和,若是为了抵抗,刘璋就会派人来见自己了。

  “先生觉得曹军实力如何?荆州和江东联军有多大的把握取胜?”

  只要不问及出使的内情,法正就不会感到为难,他沉吟一下道:“这次曹军几乎是倾兵而下,曹操势在必得,他的军队身经战,名将云集,谋士济济,从实力上对比,孙刘联军不是曹军对手,关键是长江,北方士卒大多不习水战,孙刘联军只要充分利用长江天堑的优势,我觉得孙刘联军应该有成的胜机。”

  刘璟微微一笑,“才成的胜机么?我倒觉得应该是五五对半,先生似乎有点高看了曹军。”

  法正欠身道:“那只是我的一家之言,我愿闻州牧其详。”

  “先生也应该知道,一场大规模战争其实最终打的是国力,这些年来,中原一直处于战争之中,千里赤野,人口锐减,各州各县皆是民生凋敝,曹操才不得已采用军屯的办法来解决军队粮食问题,这次南征,曹操准备半年,动用民力何止万,刮尽民财,惹得民怨沸腾,士气低迷。这只是其一。

  其次曹操杀了孔融,激起儒士的滔天愤怒,士一夜之间逃亡殆尽,在大军南征之前发生这种事情,他不先安抚士之心,而是急于南下,加上他本人又不在许昌,必然会造成他的政局不稳;

  其,曹操虽平河北,但时间不长,河北民心不附,他倾兵南下,使得河北空虚,必会有袁绍旧部趁机蠢蠢欲动,再加上马腾、韩遂威胁关中,必然会使他后方不稳。

  如此看来,曹操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何以能扫平南方?我说胜负五五开,其实还是高看了他。”

  法正半晌才叹息道:“同是宗室,使君见识要比刘益州高明多。”

  刘璟傲然一笑,“法先生不妨回去劝一劝你们州牧,凤凰涅盘,只有浴火才能重生,躲在益州,永远只能做守户之犬,如果他愿意,我们可以家联手,共灭曹操,重振汉室!”

  法正被刘璟的气势折服了,他想到曹操对刘璟的嘉赞,连曹操这样的敌人都夸赞不已,法正不由心中暗暗叹息,这才是雄才之主,自己却效命刘璋,识人不明也!

  法正起身长揖施礼,“使君之言,我一定转告刘益州。”

  .......

  就在法正和刘璟面谈之时,曹操大军已抵达了樊城,程昱率毛玠、徐晃等武大将前来迎接曹军的到来。

  曹操大营设在樊城以北,占地千亩,军士开始忙碌地搭建帐篷,在刚刚搭建好的中军大帐内,曹操正襟危坐,专注地听取程昱的汇报。

  “千石以上战船有余艘,五石以上战船约五艘,其余皆是五艘以下战船,目前已经组成支巡哨队,共一二十艘快船,只是暂时还不能进入汉水。”

  “为何不能进入?”曹操有些不悦地问道。

  程昱脸上露出惭愧之色,“十天前,微臣曾经尝试派一支巡哨队入汉水,结果遭遇江夏水军巡哨,结果激战不到半个时辰,十二艘巡哨船沉没了十艘,只逃回两艘,而对方只沉没了两艘,我军惨败。”

  曹操冷笑一声道:“你的意思是说,以后我们的船只就龟缩在比水内,造出两千艘战船只是做做样,是这样吗?”

  “不!微臣不是这个意思,因为江夏军正在大规模撤离襄阳的民众,微臣认为刘璟要撤退了,所以并不着急。”

  曹操脸色一变,急道:“襄阳在大规模撤退,你为何不早说?”

  “微臣第一件事就是汇报此事,丞相或许没有放在心上。”

  曹操想了想,好是当时自己有点走神,没有注意到程昱在说什么?他脸色又重新和缓,起身对众人道:“看看去!”

  他快步向帐外走去,数十名将领纷纷跟随他走出大帐,向樊城而去。

  .......

  樊城城头上,曹操久久凝视着汉水对岸,天气晴朗,视距远,可以清晰地看见对岸停满了大船,不断有一艘艘满载民众的大船离开码头,向东南驶去。

  在外围江面上,则停泊着数十艘千石的战船,巨大的身躯俨如一座座小山,另外还有上艘巡哨快船在江面上来回游弋,尤其对比水河口格外警惕。

  “我们在襄阳城的探还在吗?”曹操忽然问道。

  程昱答道”“回禀丞相,襄阳城的探分成支,一支去了江夏,一支去江东,另一支去了南郡,襄阳城内已经没有探了,但微臣准备从荆州降卒中挑选了十名水性好的士兵,令他们泅水到对岸探听情报。”

  曹操点点头,“这个办法不错,可以立刻实施,另外,派一支巡哨队入汉水,我要亲眼看一看双方的实力差距。”

  .......

  曹军的战船全部停泊比水两岸,延绵数十里,在比水河口拉了四根粗大的铁链阻拦,便修建了一道水闸,两岸驻扎有重兵,在程昱的精心打造之下,比水的防御俨如铜墙铁壁一般,多次挫败江夏军小部队的偷袭。

  但就像江夏军战船进不了比水一样,比水内的曹军战船同样也进不了汉水,江夏水军已经完全控制了汉水。

  随着曹操的一道命令,二十艘石战船缓缓驶近船闸,这是一支曹军巡哨船队,每艘战船上有十人,全部都是从前的荆州军,一共两人,奉命进入汉水。

  他们就像二十只小白鼠,将用一种悲壮的试验,来展现北方水军和江夏水军实力差距。

  为是一名年约十余岁的军侯,名叫郑笮,是张允的部将,曾在荆州水军里呆了八年,有着丰富的水军经验。

  但郑笮心里清楚,个人的水军经验远远不能和整体水军实力相抗衡,他知道自己出战的命运,唯一期望的是,他的个人表现能够被曹丞相看上,成就他的仕途之。

  “大家打起精神来!”

  郑笮回头大喝道:“曹丞相就在城头上看着我们,就算败也要败象个人样!”

  船闸开启,四根铁链哗哗收上岸,二十艘战船排队成两列,驶入了宽阔汉水,迎面看见了一艘满载移民的大船。

  但江夏军在比水河口部署了十几艘哨船监视,当曹军战船出来,十几艘江夏哨船便如狼群般从四面包围而来。

  “冲出去!”郑笮大喊一声。

  ........

  从樊城城头上,依稀可以看见比水河口的一场较量,曹操和数十名将领都在全神贯注地望着哨船,这时,张允匆匆赶来,在曹操身后单膝跪下行一礼,“卑职拜见丞相!”

  曹操回头见是张允,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原来是张将军,快快请起!”

  对于张允这种阿谀奉承的小人,曹操着实不喜,不过张允曾是荆州水军校尉,是曹军中最缺乏的水军大将,曹操还是勉强重用他,封他为汉勇校尉,加爵关内侯,执掌樊城水军。

  张允起身谄笑道:“丞相一辛苦了,士兵们盼望丞相到来,便如婴儿盼父母....”

  不等他说下去,旁边程昱重重咳嗽一声,冷冷道:“张将军,丞相有几句话要问你,你照实答就是了。”

  上次水战不利,张允险些被程昱处斩,使他十分害怕程昱,他吓得心中一颤,连忙低下头,垂手而立。

  曹操见他这么害怕程昱,不由笑了笑,问他道:“我想知道,为何我们水军和江夏水军相差巨大?”

  “回禀丞相,主要是训练不足。”

  “那江夏军是怎么训练,你又是怎么训练,怎么会差距很大?”曹操不解地问道。

  张允叹了口气说:“其实荆州水军在宜城一战中已全军覆没了,成了现在江夏水军的主力,而我们的水军从前都是部署在陆地上,至于训练,必须在大湖或者长江内训练,连汉水都不行,风浪小,而比水内甚至无法行船,何谈训练?”

  曹操顿时脸色变得铁青,也就是说,半年来他的水军根本没有什么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