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335章 汉江初见

第335章 汉江初见


  、、、、、、、、、、

  夜渐渐深了,江陵城内一片寂静,尽管襄阳大战将起,但对于江陵的大部分普通民众来说,似乎战争还离他们远,但也有少数远见之人心怀忧虑,他们知道战争已迫在眉睫。

  庞季也是少数远见之人,他很清楚眼前的局势,曹操十万大军进攻南方,一旦曹操大军过江,必然如秋风扫落叶。

  刘璟依旧从襄阳撤民,这就是放弃襄阳的先兆,一旦曹操夺取襄阳,那么两天之内就会杀至江陵,江陵失守已是必然。

  庞季也很清楚刘备的策略,他会向南撤退,退去武陵郡或者衡阳郡,那自己呢?是否愿和刘备一起撤退到人口稀少的武陵郡?

  答案是否定的,他绝不会把自己的前途押在一个已经没有翻盘机会的没落主公身上。

  从一开始庞季就不是真心投降刘备,现在该是他做出抉择的时候了,庞季长长叹了口气,他又该怎么做呢?

  .......

  这时,一辆马车停在了庞季的府门前,从马车里走出两人,为一人上前敲了敲府门,大门吱嘎一声开了一条缝,“你们找谁?”里面门房问道。

  “我们找庞先生,这里面有张拜帖,请转给他。”为男将一张拜帖递给了门房,拜帖装在信封里,信口被封死了。

  “你们请稍候。”门房关上门便匆匆去了。

  两名男在门外台阶上等候,后面一面男负手望着灰蒙蒙的天空,淡淡道:“半夜恐怕要下雨了。”

  “樊城那边也下雨吗?”

  “没有,从四月以来樊城没有下过一滴雨,今天荆州恐怕不会有什么好收成。”

  “其实战争爆发,就算风调雨顺也不会有什么好收成。”

  “这话说得不错,所以丞相也不想打仗,怎奈刘璟不识趣啊!”

  两人正说着话,院里传来匆匆脚步声,门开了,庞季出现在门口,见门口站着两人,他迟疑着问道:“哪位是毛先生?”

  后面中年人笑道:“我就是!”

  “失礼了!”

  庞季拱拱手,“两位请进。”

  这位被称为毛先生的中年人,自然就是曹操手下谋士毛玠,他奉曹操之命前来拜访庞季,就是希望能从庞季这里打开突破口。

  书房里,庞季请毛玠坐下,又跑出去让下人上茶,这些不该他操心的事情,他却亲力亲为,也从一个角折射出了他内心的紧张。

  庞季此时确实很紧张,他没有想到曹操会派人来见自己,而且是派毛玠这样重量级的谋士,足见曹操对自己的重视。

  但庞季在激动之余,也有一种莫名的紧张,他很清楚,想从曹操那里获得盛宴,是需要他付出很大的代价,尤其在这个时局为敏感的时刻。

  庞季再次走进书房时,内心已经平静下来,他有些尴尬地笑着解释,“最近府中有点乱,让毛先生见笑了。”

  毛玠感觉到了庞季的紧张,他微微笑道:“我先转达丞相对庞公的问候,丞相说,颇为怀念少年时的交情,他很希望能和庞公在许昌共叙旧情。”

  庞季当然明白毛玠的言外之意,就是希望他为许昌效力,而且这是曹操亲自说的话,这时,庞季更加冷静了,他想知道自己能得到什么,关键是利益,他愿意为曹操做事,但曹操能给他什么?

  “曹丞相有信给我吗?”庞季缓缓问道。

  他问得很坦率,他想得到曹操的亲口许诺,而不是毛玠的转述,毛玠笑了笑,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了庞季,“这是丞相给庞公的亲笔信,他要说的话都在信上。”

  庞季结过信,按耐住心中的紧张,打开信看了一遍,他心中猛地一跳,南阳郡守,这正是他想要的,韩嵩投降后被封为大鸿胪,但那只是虚职,没有任何意义,远远不如地方守重要。

  而且还是南阳郡守,庞季知道这个承诺的含金量,也清楚他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问道:“不知曹丞相需要我做什么?”

  ........

  刘璟和曹操的第一次会面经过天的谈判和筹备,终于在汉水中举行了,为此,江夏水军战船必须远离二十里,曹军战船也必须远离比水河口二十里。

  整个江面上只有艘大船,一艘充做临时会面地的千石大船,由江夏水军提供,曹军两次派人彻底检查了这艘船,确保万无一失。

  其余两艘船是曹操和刘璟的座船,只能是五石,双方随行人员不得超过二十人,贴身大将只能有一人,而且船只上必须有一名对方的官员,这一点也很明确,双方都尽量考虑周全,一丝不苟。

  时间是上午辰时刻,在两岸数万士兵的瞩目之下,两艘五石的座船缓缓向江心驶去,在江心静静地停泊着一艘千石大船,船上只有十几名官。

  曹操和刘璟几乎是同时走上大船,自从七年前他们在汝南穰山第一次接触,刘璟便给曹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一直在关注刘璟,但他也没有想到,短短七年时间,刘璟便从一个亡命少年,一举成为荆州新主,成为他这一生中仅次于袁绍的劲敌。

  如果早知道有今天,那他当年无论如何不会放过刘璟,就算把穰山削平,也要把刘璟毙杀在汝南。

  当然,现在曹操是丞相,他必须保持丞相的风采,其实他打心底里也想看一看这个让他又恨又欣赏的年轻人。

  “对面可就是璟公么?”

  曹操终于看见了刘璟,一个高大英武,相貌堂堂的年轻将领,他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七年前老夫就想见你一面了,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七年,延庆,你确实没有让我失望。”

  刘璟上前两步,向曹操深施一礼,“这七年刘璟让丞相费神了!”

  曹操呵呵一笑,上前抓住刘璟的手,笑眯眯道:“我说过了,公事归公事,私交归私交,希望今天一见,让我们能结下交情。”

  刘璟忽然有一种荒谬绝伦的感觉,两人布兵汉水两岸,皆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现在却把手言欢,共叙交情,不知让两岸将士看到,他们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刘璟是后辈,能和丞相一晤,已是生有幸,不敢和丞相论交情。”

  “呵呵!璟公谦虚了,我曹孟德的交情,不在于敌友,而在于实力,璟公确有这个实力和我论交情。”

  两人都心照不宣笑了起来,一起走进议事大舱。

  大舱中铺上地毯,除了一张桌外,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曹操朝西,刘璟朝东,两人分别坐了下来,在曹操身后步外,身如半截黑塔般的许褚双手抱胸而站,冷冷地注视着刘璟。

  刘璟笑了笑问道:“这位将军就是闻名天下的虎侯吗?”

  曹操回头看了许褚一眼,脸一沉道:“不必如此紧张,后退!”

  许褚行一礼,后退几步,和几名官并肩而战,刘璟又看了看几名官,有些遗憾道:“久闻程仲德和荀公达天下之名,却未能一见,甚是遗憾!”

  曹操呵呵一笑,“这还不容易吗?仲德和公达都在座船上,璟公若想见,我让他们进来就是了。”

  曹操随即吩咐许褚,“请两位先生进来!”

  片刻,程昱和荀攸一起走进大舱,刘璟连忙起身见礼,曹操将他二人一一介绍给刘璟,程昱感叹道:“当真是后生可畏,见到璟公,我才知道自己老矣!”

  “两位先生过谦了,请坐吧!”

  程昱和荀攸心里明白,这是刘璟和曹操的会面,不是他们能参与,两人远远坐下,面带笑容旁观曹刘二人会面。

  尽管两人都说这次会面只是私人交往,只谈私交,不涉公事,可事实上,他们心里都清楚,不可能不谈公事,这次会面的本质就是一次谈判。

  沉吟一下,问道:“听说璟公从蔡家手中收了一半的良田,许昌颇有议论,璟公先收黄家之地,后收蔡家之田,很多人都认为璟公不容荆州世家,可有此事?”

  刘璟一笑,“人成虎,传言大多夸张,不足为信。”

  “难道并无其事?”

  “也不尽然,事情确有其事,黄家是因为嗣断绝,再无继承之人,官府自然要收回,至于蔡家,是因为世家权贵并田烈,这是黄巾之祸的根源,所以适当让利于民,这也是长治久安的保证,我想丞相应该比我体会更深。”

  曹操默默点头,他当然知道黄巾之祸的根源在于土地兼并,饥民无以为食,遂揭竿而起,他叹了口气道:“璟公洞察犀利,看到了今朝乱世的根源,不知璟公认为年后又如何?”

  刘璟沉吟一下笑道:“其实从古至今,就是一轮权贵取代另一轮权贵的过程,在立朝之初,往往是经历大乱,人口锐减,资源丰富,那时新权贵取千田便可滋养,不与民争利。

  待年后,权贵孙滋生蔓长,千田不足养,需要万田、万田,而民众的人口也同样在增加,对土地需求同样增大。

  这时资源不足,权贵开始与民争利,巧取豪夺,无一不足,矛盾开始积累,待矛盾积累到足够多时就会爆发,又重新改朝换代,千年来就是循环这个怪圈。”

  “那怎么解决呢?”曹操沉思良久又问道。

  刘璟笑了笑,“其实解决的办法也有,那就是走出去,以天下之广袤,资源之丰富,土地不再稀缺,姓得以生存,王朝便可以延长,至于能延长多久,那就不是你我所能知道。”

  曹操忍不住感慨到:“我曾听胡人说,西去之足有十万里之,现在璟公又让我再生雄心壮志,有生之年我定会向西征伐,看一看天下究竟有多么广阔?”

  “若丞相西征未尽,刘璟愿继承丞相之志,再率汉家儿郎向西征伐,完成丞相未尽大业!”

  两人对视一眼,一起大笑起来。

  房间的气氛开始活跃了,曹操又继续道:“现在还有一种说法,说我曹孟德重法抑儒,是天下士族之敌,而璟公在江夏建书院,养士族,重儒劝,令天下士族归心,以至于我此次南征引来满朝士族抨击,说我南征断绝了儒家最后希望,我想知道,璟公当真是重儒轻法吗?”

  刘璟淡淡一笑,“丞相做事,不愧于心便可,何必在意别人怎么说?”

  曹操摇了摇头,凝视着刘璟道:“我就想知道,你真是他们所说的重儒之人吗?”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刘璟沉思良久才道:“如果说法治能长久,秦朝为何二世而亡?如果儒德能治国,汉朝为何又沦落到今天的境地?我倒觉得应该用儒以治心,用法以治权,用道以治国,儒法道兼用,各施其长,方是长久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