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341章 血战当阳

第341章 血战当阳


  、、、、、、、、、、

  曹操身边此时只有六千余人,他做梦也想不到从后面忽然杀出一军,曹操大吃一惊,急忙喝令左右迎战。

  数十名大将冲杀而去,将赵云团团围住,此时赵云已经看到了曹操,离他不足两步,赵云大喝一声,挥枪刺杀,瞬间连挑四将,杀开一个缺口,他纵马从包围圈中冲杀出去。

  “曹贼,拿命来!”

  他提马飞腾,从数十名士兵头上一跃而过,不等战马落地,反手一枪,刺穿了大将高览咽喉,尸体栽倒马下,当年在汝南,高览身受重伤而逃,没想到在七年后,高览还是死在赵云枪下。

  这时箭如飞蝗,从四面八方射来,赵云枪如梨花飞舞,拨打箭矢,疾奔如电,杀进了曹操亲卫营中,一千余名曹操铁卫和二十余名牙将包围了赵云。

  赵云却越战越勇,一杆长枪如暴风骤雨,杀得曹操铁卫人仰马翻,尸横遍地,这时大将吕旷手执短柄双斧从身后偷袭劈来,厉风刺耳,赵云左手执枪,右手抓住斧柄,劲力一转,战斧反噬,将吕旷人头一劈为二。

  赵云奋力一甩,锋利战斧在空中旋转飞舞,速快,向曹操疾劈而去,瞬间便到眼前,四周铁卫救援不及,顿时一片惊呼,曹操吓得猛地低头,‘咔嚓!’一声,头盔被劈掉一半。

  曹操惊得脸色惨白,掉马便逃,数铁卫护卫曹操向东奔逃,赵云纵声大笑,催马杀出一条血,紧追不舍。

  后面士兵唯恐误射主公,皆不敢放箭,旁边一员大将领兵冲至,手执开山大斧,正是大将徐晃,徐晃怒喝一声,“狂妄之贼,当我军无人乎?”

  他挥斧杀上,赵云挺枪迎战,两人战了十几个回合,大将张郃挥舞尖两刃从左边杀上,曹洪则从右面杀来,赵云力敌将,毫不畏惧,四人杀得如走马灯一般,其余士兵及大将皆无法近前。

  此时曹操已奔至一座土岗之上,他见赵云骁勇异常,所过之处锐不可当,力敌自己的名猛将,却丝毫不落下风,他不由低低长叹一声,“此乃吕布再世也!”

  旁边却惹恼一人,许褚大喝:“丞相休长他人志气,看我生擒此将!”

  曹操怒斥一声,“你再去,岂不是让我更加丢脸!”

  许褚恨得咬牙切齿,却不敢抗令,这时,程昱在曹操身边低声道:“此人便是赵云赵龙,当年刘璟便是救他从穰山突围,两人情如兄弟,听说刘备便是因此恨赵云,数次将他贬黜,他对刘璟为重要,丞相不如生擒他,成为对付刘璟的资本。”

  曹操却摇了摇头,“此将勇烈过人,堪称吕布之后第一人,我深爱之,若交还刘璟,实为可惜。”

  程昱一笑,“再是勇烈之将,不过是万人敌,岂能和刘璟相比?不过微臣之意,并不是将他交还刘璟,若破刘璟,丞相可让他劝刘璟归降,必可成功!”

  曹操顿时醒悟,立刻令道:“不可放冷箭,务必生擒活捉!”

  此时战场上鼓声大作,数千曹军从四面八方杀来,赵云见身后已无一兵一卒跟随,眼前员大将皆勇猛无比,自己无法胜之。

  他寻到一个破绽,枪头一甩,直打曹洪面门,他早发现曹洪是将中最弱的一环,曹洪见来势凶猛,侧马躲过这一枪,赵云抓住了这个转瞬即逝的机会,双腿猛地策马,从这个空挡里冲了出去。

  徐晃和张郃大怒,双双纵马追赶,这时,一名曹操亲卫奔来,大喊道:“丞相有令,两位将军若无法单独胜之,就不必再追赶!”

  徐晃和张郃满脸羞愧,将战一人,居然还被他跑了,丞相不准他们群战赵云,这让他们二人颜面上着实挂不住,两人皆勒住战马,不再追赶。

  没有了徐晃和张郃压力,赵云越战越猛,他在曹军重围大展神勇,所过之处势如破竹,所向披靡,连杀曹军将士数人,奋勇杀出了一条血,向东一处兵力稀少处疾奔而去。

  既然无法刺杀曹操,他便无心恋战,他刚才见张飞大旗向东而去,也遂向东面疾奔追去。

  曹操见赵云在数千人的重重包围下,居然还杀出一条血,简直闻所未闻,他顿时勃然大怒,大喝道:“传我命令,生擒赵云者,同样赏金万两,官升级。”

  赵云身后顿时喊杀震天,数十名将领和上千曹军士兵穷追不舍。

  ........

  南郡的地势是西高东低,西面是荆山山脉,山势高陡,处处是深涧峡谷,到了中部,虽然山峦起伏,但已经出现大片低缓谷地,赵云刺杀曹操便是在一片宽阔的谷地中,再向东则是低缓的丘陵,高不过数十丈,森林密布。

  在当阳县东南这一大片丘陵地带,十万曹军追击刘备残部,刘备拼命向东奔逃,后面在曹军群内却有张飞和赵云裹夹其中,两人相距数里,一前一后向东疾奔,他们不断被曹军包围,又不断突围而出。

  声势虽然异常壮观,但刘备此时已成穷途末,他的形势凶险异常,随着追兵越来越近,刘备身边只剩下关平一人,更要命是,他的战马奔行几天几夜,终于到了强弩之末。

  穿过一片低缓的谷地,战马一声悲鸣,失蹄摔倒在地,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刘备也被掀翻在地,关平急忙下马扶起刘备,“伯父可换我的马,我步行跟随!”

  刘备回头见曹军已追到两步外,千余曹军骑兵如惊涛骇浪,气势骇人.不由长叹一声,“这是上天绝我,命也!”

  话音刚落,身后忽然传来一片惨叫和战马的悲嘶,两人同时向后望去,只见两边树林内箭如疾雨,曹军骑兵人仰马翻,最前面的数人悉数被射倒。

  刘备目瞪口呆,只听四周传来惊天动地的战鼓声,喊杀声震天,两边伏兵四起,从南北两面向曹军杀去,突来的袭击使曹军乱成一团,争先恐后向西奔逃。

  树林数士兵簇拥着一员大将杀出,只见此人铁甲金盔,胯下白马如龙,手执方天画戟,杀气腾腾,正是荆州牧刘璟,他在此率一万军队伏击曹军,却在最后关头救了刘备一命。

  “皇叔,别来无恙乎!”

  刘璟大笑上前,他借刀杀人,只是想除去刘备的势力,而并非是要刘备的命,至少在抗曹大业上,他还需要刘备,刘备有衣带诏,又是大汉皇叔,有刘备在,他们抗击朝廷大军也就名正言顺。

  否则以地方军队对抗朝廷大军,他们名不正言不顺,纵然大败曹军,也会背上叛逆之名。

  这一点刘璟非常清楚,历史上刘备已穷途末,孙权为何要和他结盟?不就是为了一个名份、为了获得大义吗?

  刘备做梦也没想到刘璟会救自己,他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惭愧,连忙深施一礼,“备今日逃脱性命,蒙公大恩也!”

  刘璟见关平去远处牵马,便关切地问道:“皇叔可有去处?”

  刘备叹息一声,“今日既逃脱大难,心已万念皆灰,准备去武陵郡养老,终此残生。”

  “皇叔何必言不由衷呢?”刘璟似笑非笑地望着刘备。

  刘备脸一红,摇摇头道:“我不懂贤侄此话的意思?”

  “大丈夫屡败屡战,坚忍不拔,岂能因小战而丧气,皇叔这十几年遭遇多少挫折,可曾放弃过心中抱负?今日虽小败,难道真的就没有翻身机会了吗?”

  刘备低头沉默片刻,他又抬起头注视刘璟的眼睛,“贤侄,你有话就直说吧!我们之间不必再试探。”

  “皇叔果然是明白人。”

  刘璟微微一笑,“皇叔既不喜我兄长赵云,不如让他跟随我,我们恩怨两清,作为回报,我可助皇叔取益州,如何?”

  刘备一愣,随即按耐不住心中的狂喜,“贤侄此话当真?难道你不想要益州吗?”

  刘璟一笑,“我当然也想要益州,我只是先让皇叔,如果皇叔取不了益州,我再来取,不过兄长先还给我!”

  刘备心中一热,若能得益州,莫说赵云,就算是诸葛亮,他可以不要了,他举起手掌,“我答应你,不过我们须击掌为誓!”

  刘璟也举掌笑道:“我有言在先,若皇叔取不了益州,我来取之!”

  “好,我们一言为定!”

  两人重重一击掌,这就算立下了誓言,刘璟翻身上马,高声问道:“龙将军何在?”

  这时张飞杀出重围,被关平接应过来,他身披箭,浑身浴血,跌跌撞撞奔至,气喘吁吁对刘备道:“大哥,龙还在后面,好像被曹军包围了!”

  刘璟大吃一惊,策马向曹军奔去,此时曹军前军已败,后军却铺天盖地杀来,刘璟率军一追杀,杀出数里。

  刘璟远远便看见了赵云被数千曹军包围,左右突杀,他已明显地人困马乏,无法再突出重围。

  赵云已筋疲力竭,后背道伤口迸裂,血流过多,眼前一阵阵发黑,若不是曹操下令生擒,他早被乱箭射死。

  这时,十几名大将围住赵云,众将皆被赵云杀得胆颤心寒,谁也不敢上前,大将马延厉声高喊:“赵云,丞相对你已仁至义尽,你还不肯下马投降吗?”

  赵云惨然一笑,“想不到我赵云纵横天下,今日竟然死在此处!”

  他调转枪头,向自己的咽喉刺去,就在这时,只听一声长啸从远方传来,俨如潜龙出渊,一名白马大将如暴风骤雨般冲来,快疾如电,瞬间冲进了曹军重围,赵云蓦地回头,渐渐的,他的眼睛湿润了。

  刘璟眼见赵云要自杀,他急得目眦皆裂,大吼一声,“挡我者死!”方天画戟如山崩地裂般扫去,十几颗人头被拍得稀烂,战马疾奔,长戟挥杀,只见四肢横飞,内脏漫天,只片刻,曹军士兵如稻草一般被他杀死近人,**四溢,肢体残破,死状惨烈万分。

  雪白的战马被**染成赤红色,刘璟俨如杀魔再世,吓得曹军士兵魂飞魄散,拼命向两边连滚带爬,如劈波斩浪般杀开一条道,

  马延见刘璟瞬间杀至眼前,不由大吃一惊,举刀便砍,刀刚举起,他的人头却飞起一丈,脖腔**喷溅而出,吓得四周十几名大将纷纷后退,刘璟戟尖一挑,将马延尸体挑飞。

  “大哥,换马!”

  赵云强打精神,奋力换了一匹马,刘璟见他伤势严重,不再恋战,调头向重围外冲去,曹军士兵吓得再次拼命向两边躲闪,唯恐靠近这个杀魔,眼前出现了一条两丈宽的通道。

  刘璟仰天大笑,领着赵云一前一后冲出重围,向接应而来的江夏军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