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344章 诱惑和顾虑

第344章 诱惑和顾虑


  、、、、、、、、、、

  “孔明,你这话是何意?”鲁肃不解地问道。

  “很简单,我能猜到的事情,江夏那边也一样能猜到,如果江东要撤军,那么刘璟必然会投降曹操,他会反过来攻灭江东,曹操可以年不攻打江东,但我相信,曹操在信中一定没有包括刘璟。”

  诸葛亮的话使鲁肃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长长叹了口气道:“我本人是坚决支持抗曹,但现在形势为严峻,所以我才来找你商量,这件事该怎么办?”

  诸葛亮沉思片刻道:“我在想,吴侯为何要把信的内容告诉你,甚至连张昭和周瑜都没有说,敬,难道你真不明白吴侯的意思吗?”

  鲁肃低头想了片刻,缓缓摇头道:“我真不明白吴侯的用意。”

  诸葛亮注视着鲁肃的目光道:“我觉得吴侯是想通过你,把这件事泄露给刘璟,他想试探一下刘璟的反应。”

  “那他可以直接告诉刘璟。”

  “不!完全不一样,如果由吴侯告诉刘璟,他在道义上就站不住脚,由你泄露,他就有回转的余地,吴侯是聪明人吗?”

  “吴侯当然是聪明人,可惜遇到我这个傻瓜,竟不能领会上意。”鲁肃自嘲地笑道。

  诸葛亮微微笑了起来,“因为吴侯知道你会来找我,你来我这里应该有人看见了吧!”

  鲁肃惊得目瞪口呆,确实是有人看见了,他忽然明白了诸葛亮的意思,心中顿时不舒服起来,吴侯怎么能这样算计自己?

  自己找诸葛亮商量也是为了江东,难道自己还会出卖江东不成?

  鲁肃忍住心中的不快问道:“依你的意思,我应该把这件事告诉刘璟吗?”

  诸葛亮点点头,“不管吴侯是不是想试探刘璟,但我认为,要解决眼前这个联盟危机确实只能靠刘璟,只有他才能真正劝服吴侯。”

  鲁肃毅然下定了决心,“好吧!我这就派人去武昌。”

  .......

  孙权的临时行辕设在蕲春县内,是一座占地二十亩的大宅,原本是一个大商人的宅,因为孙权的到来,商人临时搬走,把宅让给孙权。

  花园里的一座小楼内灯火通明,这里是孙权的书房,他坐了十几天的船,着实不想再坐船了,此时孙权坐在一张小桌后,闭着眼听一名巡哨屯长的禀报。

  “卑职在半个时辰前,在诸葛亮的座船旁确实遇到了鲁副都督,他带着几名随从,非常匆忙,似乎和诸葛亮事先并没有约好。”

  这名屯长正是之前鲁肃遇到的巡哨屯长,他的任务是监视诸葛亮,刚刚被孙权召来询问鲁肃的情况。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继续监视诸葛亮,不可懈怠。”

  “卑职不敢!”

  屯长施一礼,退了下去,孙权的眼睛这时慢慢睁开,脸上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得意,鲁肃果然是去找诸葛亮了,不出他的所料。

  那么诸葛亮会不会建议鲁肃把这件事告诉刘璟呢?应该会,而且肯定会。

  孙权很清楚现在的局势,刘备已经被曹操打残,诸葛亮是不会再找刘备,刘备已经解决不了问题,唯有把此事告诉刘璟,才可能解决眼前的危机。

  孙权就是想利用鲁肃把这件事泄露给刘璟,当然,他可以直接告诉鲁肃自己的想法,不过作为上位者,总是喜欢窥视下属的心思,孙权也不例外,这倒不是孙权不相信鲁肃,只是偶然试探一下下属的心思,也是权谋者的一种乐趣。

  孙权站起身,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曹操承诺让孙权有些动心了,到五年内不攻打江东,这显然是集中精力去打马腾,然后转头灭张鲁,最后从汉中南下巴蜀。

  依次灭掉这大势力,不就是到五年吗?

  孙权很清楚曹操的用意,不过这让他想到一个更宏大的计划,他敢肯定曹操会先灭马腾,毕竟张鲁和刘璋都是守户之犬,自己完全可以利用曹操灭马腾的机会,吞并荆州和巴蜀,然后举南方之力和曹操抗衡,形成南北分治的局面。

  这其实是江东代人的梦想,在孙权手中曾经为接近成功,可惜功亏一篑,他在柴桑败在了刘璟的手中,甚至让孙权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当时山越叛乱,如果刘璟得到刘表的全力支持,率领荆州大军继续东征,可能连江东也要覆灭了。

  也幸亏刘表并不信任刘璟,而刘璟当时也是兵力竭尽,才是江东躲过一劫,正是出于对刘璟的惧怕,孙权才在战后力与刘璟和解,偏偏朝内很多人都不理解。

  现在刘璟更加强大,手中拥有六七万军队,又拥有火油等战争利器,已完全可以和江东抗衡,这使孙权更加忌惮刘璟,统一南方的想法也随之消亡。

  可如果刘璟被曹操灭掉,只派一员大将镇守荆州,曹仁或者曹洪,一旦对西凉马腾的战争爆发,曹操必然会重点保护中原和河北,荆州并非他的核心利益,曹操不会投入重兵防护,那么自己的机会是不是来了呢?

  夺荆州、灭巴蜀,统一南方,代人的夙愿可能在自己手上完成。

  正是这种大的诱惑,使孙权的联盟之心动摇了,他真的有了撤兵回江东的念头,但孙权还是有很大的顾虑,一是他的名声将受到大损害,背弃盟约,临阵脱逃,不仅荆州人会深恨他,恐怕连江东人也会因此唾弃他。

  其次是刘璟,如果刘璟被迫投降曹操,那么曹操会不会利用刘璟来对付,紧接着又引出第个顾虑,那就是曹操是否会信守承诺,毕竟这是秘密协议,尽管有书信,但那也只是曹操的私信,不是盖上大印的官方承诺。

  如果曹操不承认这个许诺,灭掉荆州后便全力攻打江东,那时他孙权悔之晚矣。

  正是这种巨大诱惑和同样巨大的顾虑让孙权左右为难,他想了天,最终决定试探刘璟的想法,孙权背着手站在窗前,凝视着武昌方向,刘璟离他只有里,他很希望鲁肃今晚就送信给刘璟。

  .......

  刘璟已从竟陵郡回到了武昌,他得到了江陵的情报,曹操将在江陵训练水军,暂定两个月后大举东进,刘璟知道这不是烟雾弹,至少要两个月适应,曹操的北方之军才可能乘船长途跋涉。

  这就给了刘璟喘息之机,他可以继续从容战备,将战备和士气都调整到最巅峰状态。

  而且两个月的时间,也可以让江夏军和江东军演练配合作战,这很重要,只有两军默契的配合,才是最后取胜的基础。

  夜晚,刘璟在书房里伏案给孙权写信,他希望能和孙权在夏口会晤,他还是考虑和历史上一样,将战场摆放在赤壁,不能放在夏口,须留一个回转余地,而且夏口也可以作为联军的后勤重地。

  这时,书房敲响了,门外传来陶湛的声音,“夫君在吗?”

  刘璟连忙放下笔,上前开了门,门外,一名侍女正扶着陶湛,陶湛已经怀孕九个多月了,身体沉重,走都有点困难。

  刘璟上前扶住妻,低声埋怨道:“怎么不在房里休息,到处乱跑?”

  陶湛嫣然一笑,“产婆告诉我,一定要多多走动,生产才会顺利,所以我在园绕了一圈,过你这里,便想让你陪我再走一圈。”

  刘璟笑着点点头,“夫人有命,敢不遵从?”

  他对侍女道:“你去吧!夫人我来照顾。”

  陶湛笑着摆摆手,“让你照顾,我可不放心,阿瑶,你远远跟在后面。”

  “是!夫人。”侍女乖巧地答应一声,却偷偷地看了一眼刘璟,还得公答应才行。

  刘璟只得答应了妻的安排,对侍女道:“那你就远远跟着吧!”

  刘璟扶住陶湛从走廊侧门出去,便直接进了花园,他小心地搀扶陶湛慢慢走着,陶湛却白了他一眼,“这是侍女和产婆的搀扶方法,难道你没有一点做丈夫的觉悟吗?”

  刘璟一愣,他确实没有这个觉悟,他挠挠头笑道:“我不明白!”

  陶湛拉过他的手,扶住自己另一侧的腋下,呈半搂着她架势,娇嗔道:“你以前和我散步,不让你这样搂着我走,你就偏要搂,现在让你搂了,你却不明白了,莫非是嫌我体貌难看了?”

  “我哪里敢嫌你!”

  刘璟苦笑一声,只得半搂着她慢慢向前走,陶湛瞥了他一眼,忽然扑哧一笑,“是不是觉得我变得有点娇蛮了?”

  “不是,是因为我陪你的时间少了。”刘璟歉然道。

  陶湛怔怔望着丈夫,眼睛里流露出如水般的温柔,她将头轻轻搭在丈夫厚实的肩上,柔声说:“好几个经验丰富的产婆都说我怀的是儿,我知道你战事繁忙,但我还希望我生产时,你能抽一点点时间在旁边陪我,给我勇气,夫君我....我真的有点害怕。”

  “我一定会在旁边陪你,只是...你怕什么?”

  陶湛低下头小声道:“我上个月偷偷去看了芙蓉生孩....”

  芙蓉便是刘虎的妻施芙蓉,刘璟一愣,“刘虎的妻生了?”

  “你不知道么,生了一个女儿。”

  刘璟叹了口气,“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呀!这种事情还是应该关心一下,毕竟是你的下属,不过我已经命人以你的名义送去了贺礼,你下次见到虎兄可别被揭穿了。”

  刘璟心中感激,低下头亲了妻的脸,笑道:“家有贤妻就是宝!”

  陶湛笑着推开了他,“别被侍女看见了!”

  忽然,陶湛眉头一皱,‘哎呀!’她捂着肚低声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