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373章 张机赴曹营

第373章 张机赴曹营


  、、、、、、、、、、

  黑松林的东面、南面和西面几乎是同时起火,火势燃烧速迅猛,汹涌的火焰被风势卷向黑松林的中部,赤焰飞腾,向天空吐着可怕的火舌,四周一片通透的红色,吞噬着松林中的一切,松脂助燃,发出啪啪的声响,树木不断倒下,传来一阵阵刺耳的霹雳声。

  黑松林内的两万曹军已乱作一团,争先恐后向没有着火的北面奔去。

  “是火油!江夏军的火油!”

  刺鼻的油烟顺风飘来,曹军士兵吓得魂飞魄散,有人在凄惨的大喊:“我们要被烧死了!”

  恐惧地尖叫声,逃命时的怒骂声,被踩踏的惨叫声、哭喊声,曹军士兵已乱作一团,互相践踏,满地是兵器、盔甲和米袋,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再去背负五十余斤的重物。

  “冷静!不准混乱!”

  朱灵挥刀大声吼叫,一连砍翻数人,并没有效果,在这个性命攸关的时候,已经没有士兵听他的命令了,这时几名亲兵疾奔而至,大喊道:“将军,树林外有江夏军,不能出去!”

  朱灵回头向四周望去,南、西、东面都被大火包围,火势越来越大,他忽然发现西南面有一个缺口,大火还没有合拢,朱灵毫不犹豫,翻身上马向西南面疾奔而去。

  大火在身边燃烧,连战马也变得疯狂了,顶着热浪的炙烤,向西南方向唯一的缺口疾奔,他身后还不少士兵也在向这个缺口奔逃,但火势蔓延快,当朱灵的战马刚刚从缺口冲出,几棵烈火燃烧的大树轰然倒下,后面响起一片惨叫声。

  朱灵停马回头望去,只见缺口已经被大火封死,数十名士兵在大火中挣扎,中间还有他的几名亲兵,他心中不由一阵黯然。

  就在这时,朱灵身后一条黑影突然杀出,一支长矛俨如毒蛇一般,无声无息刺向他的后背,朱灵正扭头查看火势,却不知道后方有偷袭,他忽然反应过来,猛地回头,却看见了马延那双狰狞而仇恨的眼睛。

  ‘噗!’长矛刺穿了他的身体,矛尖从前胸透出。

  “去死吧!”马延大吼一声,将朱灵挑翻下马,朱灵惨叫一声,当场惨死在长矛之下。

  .......

  就在大火汹涌燃烧之时,黄忠率领一万军队在官道上和北面的树林内等候多时了,黄忠手提大刀立马在树林内,冷冷望着奔逃而出的曹军士兵,嘴角露出一丝仿佛意料之中的冷笑。

  黄忠有几十年军旅生涯的经验,他知道在这种寒彻透骨的深秋,士兵被雨淋湿后,没有人会和甲睡觉,一定会脱掉盔甲,冷冰冰的武器也会丢到一边,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制造严重混乱,士兵在混乱中逃跑,就来不及披甲戴盔,他们逃出松林,只能是束手就擒。

  而制造混乱地最好办法就是纵火,利用火油的威力使火势以最快的速燃烧迅猛,但黄忠也没有想到火势会蔓延如此猛烈,最南面的千余人竟然来不及跑出,被大火吞没了。

  这时,黄忠见大量的曹军士兵从松林中逃出,时机已成熟,黄忠厉声大喊道:“包围曹军,投降者可饶,反抗者杀无赦!”

  “咚!咚!咚!”战鼓声敲响,一万江夏军从个方向包围而来,黑夜中,刀枪如林,身披盔甲的士兵列成人墙,从面包围,阻断了曹军士兵的逃,要么跪地投降,要么拼死突围,要么返回烈火地狱般的松林。

  绝大部分曹军只穿着单衣,赤着脚,没有盔甲,更没有兵器,在江夏军杀气腾腾的威逼之下,他们别无选择,只得跪地投降,黑压压的曹军士兵跪满一地。

  但黄忠却没有发现敌军大将,这让他有点奇怪,就在这时,数十名士兵带来一名曹军将领,曹军将领走一瘸一拐,手中还拎着一颗鲜血淋漓的人头。

  曹军将领在黄忠马前跪下道:“末将马延,本是曹军副将,但朱灵公报私仇,将末将打成重伤,现我已杀此人,愿投降江夏军!”

  黄忠一眼认出人头正是曹军主将朱灵的级,他心中大喜,翻身下马扶起马延,“马将军弃暗投明,是大丈夫之为也,欢迎马将军加入江夏军!”

  .........

  更时分,曹操大营内一片寂静,二十万曹军士兵都在熟睡之中,大营中间的人工河渠内静静地停泊着十几艘千石战船,庞大的身影就仿佛矗立在军营中的一条起伏山岭。

  但曹操的中军大帐依然灯火通明,几名军医正紧张地向曹操汇报疫情发展,仅仅五天时间,生病的士兵便从十几人猛增到四千余人,连大将张辽也病倒了,死亡近四人,而且疫情是跨营发展,也就意味着疫病开始失控了。

  曹操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显得怒不可遏,他忽然回头呵斥道:“养你们这群废物,当初是你们告诉我,疫病可以控制,才五天时间就严重到这个程,你们是否可以告诉我,明天又会变成多少人,八千还是九千?”

  军医们皆战战兢兢,不知该怎么回答,为医正硬着头皮道:“请丞相息怒,主要是因为现在秋雨绵绵,寒邪入侵体内,使很多士兵身体虚弱,容易被感染,一旦秋雨停止,阳出来,疫情就会有好转。”

  “胡说八道!”

  曹操大怒,“自己无能,还要指望天气吗?要你们何用,给我统统推出去斩了!”

  士兵们一拥而上,将十几名军医向外推去,军医们吓得纷纷求饶,“丞相,饶我们一命!”

  这时,旁边程昱不忍,上前道:“丞相息怒,此事确实不能怪他们,若杀了他们,疫情会更严重。”

  曹操忍住了心中的愤怒,一挥手,“饶他们一命,给我撵出去!”

  军医们逃脱大难,皆纷纷抱头鼠窜而去,望着他们跑远,程昱摇摇头道:“丞相,其实他们知道疫情恶化的原因,却不敢说。”

  “什么原因?”曹操注视着程昱问道。

  程昱叹口气道:“疫情恶化的原因和丞相的一道命令有关,丞相下令将病者一起焚烧,结果引起士兵们恐慌,很多士兵明明已经身体不适,却强忍着不肯说,直到病情严重了才被发现,但那时他已经传染了很多人,所以丞相一定要取消伤者同死的命令。”

  曹操背手走了几步,对旁边主簿杨修冷冷道:“传我的命令,同死令可以公布取消!”

  但曹操又对程昱道:“可实际上必须执行病者同死,在隔离病人的同时,也必须隔离消息,胆敢泄露消息者斩!”

  程昱心中苦笑,他却不敢再劝了,曹操长叹一声道:“连远也病倒了,仲德,我心中急火如焚啊!”

  张辽爱兵如,亲自去安慰照料生病士兵,结果也不幸被感染,已经有两天,病势日益沉重,令曹操万分焦急,他生怕失去这名爱将。

  就在这时,一名侍卫举着一卷鸽信道:“丞相,许昌消息!”

  “呈上来!”

  侍卫将鸽信呈给曹操,曹操打开看了一遍,信中说华佗推说妻生病,不肯前来荆州,曹操顿时勃然大怒,喝令道:“立刻传令许昌,将华佗给我下狱问死罪!”

  旁边夏侯惇和夏侯渊都曾得到华佗医治,他们想替华佗求情,但都不敢吭声,他们知道现在丞相已经快急疯了,谁敢劝阻,谁就会倒大霉,虽然他们同情华佗,但也没有办法,谁让华佗不知趣,在关键时刻不肯前来尽力。

  这时,许褚出现在大门口,躬身施礼道:“启禀丞相,刘璟派使者在营外求见!”

  曹操此时心烦意乱,不想见任何人,便吩咐道:“现在已是半夜,带他去别帐休息,明天再接见他。”

  许褚却迟疑一下道:“启禀丞相,刘璟派来的使者是张仲景。”

  曹操蓦然转身,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谁?”

  “是张机,张仲景!”

  曹操心中轰然狂喜,连外衣都顾不上披,转身跑出大帐,向大营外飞奔而去,众人面面相觑,都觉得不可思议,刘璟竟然会派张仲景来,这分明就是来救助曹军,但他们也顾不上细想,跟着曹操向大营门口奔去。

  ........

  大营外,张机负手站在大门前,身后跟着两名药童,正耐心地等候,张仲景的医术天下闻名,连守门的士兵们也对他恭恭敬敬,当值牙将甚至亲自替他撑着雨伞,大家心里都清楚,张仲景就是他们的救命神仙。

  张机一个多时辰前从武昌赶到赤壁,刘璟却告诉他,曹营发生疫情,请他前去救治,这让张机很惊讶,救治敌军,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张机立刻明白过来,如果曹军疫病爆发,不仅曹军损失惨重,对整个荆州都会是灭顶之灾,救人等于救己。

  他没有推迟,慨然表示愿意前往,但随后刘璟嘱咐他的几句话顿时让他惊讶万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刘璟竟然是另有深意。

  张机心中有点紧张,他不知道自己在扮演好神医这个角色外,还能不能扮演好刘璟交给他的角色。

  就在这时,曹营大门开启,有人大喊:“丞相驾到!”

  只见曹操第一个奔出营帐,在张机面前深深施一礼,万分感激道:“先生能来救我将士之命,曹操感恩戴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