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377章 深谋远虑

第377章 深谋远虑


  、、、、、、、、、、

  江面上鼓声大作,两支军队在江面上厮杀在一处,这是江东水军第一次亮相,士兵作战凶猛,在江面上时而聚歼敌船,时而分头作战,灵活而有序,表现出强大的自信和高超的作战水平。

  反看曹军战船,虽然也不算差,也能排列阵型,在灵活和协调作战上就远远不如江东水军。

  半个时辰不到,曹军战船便渐渐落了下风,已经只有招架之力而无还手之力了,一艘艘船只被击沉,五十艘战船只剩下十余艘,而江东水军只有一艘战船被撞沉,两军实力相差甚远。

  这时,张允见形势不妙,若全军覆没就会影响军心了,他立刻跑到曹操面前急道:“丞相,建议鸣金收兵!”

  “胡说!”曹操狠狠瞪了他一眼,“谁敢鸣金收兵!”

  张允吓得不敢再吭声,曹操大喝一声:“给我擂鼓助威!”

  水寨内鼓声大作,激励战船继续作战,这时,曹军水寨的西大门悄悄开了,二十几艘千石大船在水军副将蔡和的率领下,从大营内鱼贯而出,绕过了战场,向远处观战的周瑜战船猛扑而去。

  张南和焦触虽然在黄河上率领过袁绍军船只,不过他们没有和江东水军或者江夏水军交战的经验,明显实力不济,被江东军杀得节节败退。

  不过两人严格执行曹操的命令,虽然败退,却没有败向大营,而是顺水向东面败退,江东军穷追不舍,黄盖已发现曹军水寨上部署了弓弩重兵和石炮,他根本不可能攻入水寨。

  那么只要能全歼这支出战的曹军船队,便可以振奋江东军威,黄盖下令船只追击,务必全歼曹军战船。

  这就是张机所说的江东水军弱点了,他们是为了争夺荣誉而前来挑战,争夺功绩的**为强烈,在这种情况下,江东军往往就会失去理智判断,急于求胜,不肯轻易撤退。

  张南和焦触的不断败退固然是因为不敌江东军,但在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一种诱兵之计。

  此时曹军战船越来越感到吃力,双方实力相差大,他们已快支持不住,但又不敢擅自退回。

  正危急之时,焦触忽然听见了大寨中传来密集的鼓声,他回头望去,只见数十艘战船向南包抄而去,他顿时松了口气,拼命挥手大声喊道:“顶住敌军!顶住!”

  就在这时,一艘艨艟战船出现在他的侧面,船头上黄盖手执弓箭,冷冷注视着焦触,他早就盯着了敌军主将,此时他见敌将拼命招手大喊,忘记了防御。

  黄盖立刻抓住这个机会,张弓搭箭,一箭射向敌将,焦触措不及防,被一箭射穿了脖颈,惨叫一声,跌入长江之中。

  早有两名江东军水鬼跳入江中,割下了焦触人头,猛地抛上船,黄盖一把抓住头发,看了看这张脸,他忍不住纵声大笑。

  可就在这时,身后士兵大喊:“黄将军,都督战船危急!”

  黄盖一回头,只见二十几艘曹操大型战船正在追击都督坐船,他再环视周围情况,顿时大吃一惊,从曹军水寨又杀出了近艘快船,从北面包围他们,东面则被十几艘败船缠住,西面是曹军水寨,上万弓弩手严阵以待,南面则是二十几艘曹军大船。

  黄盖忽然意识到自己孤军深入,犯了兵家大忌,此时他已顾不得破敌立功,大喝道:“立刻撤退!”

  但已经晚了,蔡和率领而二十几艘战船追不上周瑜坐船,掉头向黄盖的艨艟战船包围而来。

  这就是狼群战术,利用数量上绝对优势来血拼江东军的水面优势,这也是江东军的一个弱点,喜欢彰显个人英雄,好干以少战多之事。

  当然,作为一个官和名医,张机不懂这些,但作为主帅和与江东军战的经验,刘璟却比谁都清楚江东军的弱点,利用曹操来教训一下江东军,从而掌握联军的主导权,何乐而不为?

  黄盖的船队被曹军战船从四面八方包围,曹军大船居高临下,箭如雨下,江东士兵纷纷中箭落江,其余士兵则被压进了船舱。

  这时,一只只装满火油的大瓮从大船上抛下,砸在江东战船之上,陶片粉碎,火油流满一船,一支火箭射上了江东战船,顿时赤焰腾空,烈火熊熊燃烧起来。

  黄盖眼睛都急红了,他的战船已经突围到边缘,但跟在身后的五艘战船,却一艘战船也没有出来,黄盖急得大吼:“给我杀回去!”

  他的亲兵都抱住他哭了起来,“将军,不能再回去,回去必死无疑。”

  黄盖远远看见被包围的战船一只只被燃,江东士兵浑身着火,惨叫落水,或被乱箭射死在船头,他痛苦地闭上眼睛,狠狠一拳砸在甲板上。

  就在这时,一艘大船从斜刺里冲来,狠狠地撞在黄盖的战船上,只听见船体破裂之声,十几名士兵全部落水,黄盖也被抛进了江中。

  一场经典的狼群战术,连同黄盖的船只一起,十艘江东战船全军覆没,曹军上下顿时欢呼起来,欢呼声响彻云端,这是他们久违的第一次胜利。

  但曹操却怎么也笑不起来,就这么简简单单战胜了江东军,打破了北方军队不可战胜江东水军的恐惧。

  可就这么个简单的策略还是江夏军告诉他,曹操有一种身为纸鸢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这时,数十名曹军将被抓住的黄盖推了上来,黄盖上身**,被绳五花大绑。

  “跪下!”几名士兵强行按他跪下,黄盖却挣脱了士兵的推攘,站直身体仰头望天,对曹操一眼不看。

  若是从前,曹操肯定会命令解开绳,上前亲自披衣,但那必须有一个前提,就是对方的势力完蛋,被俘将领已无可走,曹操再屈尊披衣就是给一个台阶面,对方肯定会顺着台阶投降,比如袁绍或者吕布。

  但不能每一个人都这样干,弄不好被对方唾一脸,或者拳打脚踢,那就是自己丢面了,这一点曹操心里很清楚。

  他知道黄盖绝不会投降,所以他也不会屈尊去劝降,只冷冷瞥了黄盖一眼,吩咐左右道:“把他关押起来!容后处置。”

  虽然曹操不想劝说黄盖投降,但也不想杀他,他早已想到了一招破敌的绝妙之策,而黄盖就是这条绝妙之策的引。

  回到大帐,曹操独坐帐中沉思良久,既然刘璟利用自己来打击江东军,那就说明江东和江夏之间并没有想象中的默契配合,相反,他们之间存在一种难以言述的矛盾,其实曹操也清楚这个矛盾是什么,说得透一点,就是利益。

  他如果能将这个矛盾充分利用,引发江东军和江夏军的内讧或者不和,或许这就是他最终取胜的关键。

  他需要派一个人去对岸实施自己的反间之计,想到这,曹操立刻令道:“让蒋干来见我!”

  不多时,蒋干被带进大帐,他心中十分震惊,张机给他留纸条,已经意味着张机已经事先知道丞相要召见自己,问题是,张机怎么会知道?

  他不敢对视曹操的眼睛,行一礼道:“参见丞相!”

  曹操微微笑道:“我记得翼说过,你和周瑜当年是同窗,私交很好,是这样吧!”

  “回禀丞相,确实是这样。”

  “这样就好,我想让你再去一趟对岸,去见一见周瑜,翼意下如何?”

  蒋干面露难色,半晌说不出话来,曹操心中有些不悦,脸上却笑道:“怎么,不想去吗?”

  “微臣不是不想去,只是上次微臣出使失败,至今仍歉疚于心,微臣能力有限,害怕再次辜负了丞相的重托。”

  曹操笑了起来,“翼能这样想,让我很欣慰,不过这种事情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只要照我的话去做,就算做不成也与你无关。”

  蒋干大喜,躬身道:“愿为丞相分忧!”

  曹操点了点头,“我今天抓了黄盖,你去告诉周瑜,我打算用黄盖来换马延,日之内,他若不肯送来马延,我就用黄盖来祭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