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381章 两江分裂

第381章 两江分裂


  、、、、、、、、、、

  江东军水寨,蒋干拎着一只木匣上了坐船,周瑜一直送蒋干上了船,他才拱手道:“请翼转告曹丞相,我已兑现承诺,也希望他言而守信。”

  “公瑾放心吧!以丞相的身份,不会言而无信。”

  长篙一推,小船滑动了,向水寨大门驶去,蒋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周瑜忍不住低低叹了口气,能不能把黄盖换回来,就在此一举了。

  “都督,曹操以奸猾而著称,他会守信放人吗?”旁边史慈担忧地问道。

  鲁肃呵呵一笑,“黄将军对我们很重要,但他对曹操不重要,放黄将军回来更能搅乱局势,我想曹操一定会放人。”

  “敬说得不错!”

  周瑜又对史慈嘱咐道:“今晚大家就辛苦一点,把事情闹大,这样曹操就更会放人了。”

  “请都督放心,卑职会处理好!”

  .........

  江夏军和江东军其实是在一个大营内,两军只有一道简单的营栅相隔,平时两军也互不往来,只有一些士兵偶然会通过栅栏交易一些东西。

  一更时分,营栅的江夏军一侧忽然骚动起来,一支数人军队手执火把,在大将魏延和刘虎的率领下气势汹汹向营栅走来。

  “给我推翻营栅!”刘虎高声令道。

  尽管士兵们都觉得有些不妥,但还是忠实地执行了他的命令,一起用力,轰然推翻了营栅,这时,江东军的巡哨闻讯赶来,拦住了要冲向江东军营的江夏士兵。

  “你们不要乱来!”

  巡哨屯长一边向江夏军士兵大喊,一边手下余名巡哨组成人墙,他见情况有些不妙,又偷偷派人去禀报都督。

  这时刘虎一声令下:“给我打!”

  数名江夏士兵蜂拥而上,和余巡哨扭打在一起,混乱中,有人将火把扔到一顶大帐上,顿时将大帐点燃了,火光冲天而起,场面更加混乱。

  这时,江东巡哨开始动刀,不少江夏士兵被砍伤,惨叫声此起彼伏,刘虎大怒,抡起铁棒冲进人群,向巡哨士兵劈头盖脸打去。

  又有几顶大帐被点燃了,无数江东士兵和江夏士兵都闻讯涌来,眼看双方搏斗惨烈血腥,不断有人加入战团,使事态不断扩大,火借风势,迅速蔓延,十几顶大帐被点燃,大火连成一片,火光冲天,数千士兵叫喊着救火。

  就在这时,江东大将吕蒙催马奔至,大喊道:“给我统统住手!”

  魏延见已经闹得差不多,也喝道:“住手!”

  在双方将领的厉声呵斥下,恶战终于结束,地上躺了上名受伤士兵,痛苦地**着,有十几名士兵伤势严重,有性命之忧。

  吕蒙见江东士兵受伤严重,不由勃然大怒,马鞭一指魏延喝道:“姓魏的,你要给我一个说法!”

  魏延冷哼一声,上前一步高声道:“我当然要给你一个说法,史慈杀死了江夏大将马延,罪大恶,给我把凶手交出来!”

  这件事吕蒙并不知晓,他听说江夏大将被杀,顿时大吃一惊,但他依然不示弱道:“魏将军,这不是小事,不管事情是真是假,你应该向州牧禀报,双方坐下来商谈解决办法,而不是现在这样火上浇油,把事情闹得更大。”

  刘虎忽然暴喝一声,“老魏,你跟他说什么屁话,他们今天不把史慈交出来,咱们就杀进大营去,把他们大营一把火烧了。”

  刘虎话音刚落,只听有人冷笑一声,“江夏军很厉害嘛!有种你就烧烧看。”

  只见大群将士簇拥着江东水军大都督周瑜走了上来,此时大火已被扑灭,近十顶大帐被烧毁,死伤七十余人,周瑜见满地狼藉,不由怒视江夏军,“你们过分了!”

  魏延沉声道:“周都督,这是你们杀人在先,史慈杀了我的部将马延,你们必须要给江夏军一个交代,不然,恐怕我们两军难以合作下去。”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说这种话。”周瑜冷笑一声道。

  “魏将军的话就是我的话!”远处传来的刘璟的声音,只见刘璟在数士兵的簇拥下快步走来。

  刘璟上前冷冷道:“周都督,你我心里很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劝你为大局着想,把史慈交出来,否则所有的后果都有江东军承担!”

  周瑜和刘璟目光相触,两人心中有了默契,做戏的时机已经成熟了,周瑜脸色大变,“刘州牧,你是什么意思?”

  “周都督,非要我把事情说破吗?”

  刘璟声音变得严厉起来,炯炯目光逼视着周瑜,“难道你要我说出来,你们是为了换回黄盖才杀我的大将吗?”

  周围一片哗然,江夏士兵都愤怒起来,“交出凶手!”无数将士都在愤怒大喊。

  “你听见没有!”

  刘璟又继续逼迫周瑜,“这是我的将士们在呐喊,是江夏军的心声,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你们必须交出史慈,否则休怪我翻脸无情。”

  周瑜重重哼了一声,转身便走,江东士兵们纷纷后退,唯恐刘璟发难杀人,这时,刘璟对四周江夏将士喊道:“我会继续逼迫江东军交出凶手,但不准再冲击江东军营,违令者斩!”

  刘璟也转身回了大帐,魏延摆摆手,对众士兵喊道:“州牧有令,我们不可违抗,把营栅重新竖起来。”

  这是一个注定的不眠之夜,双方军营都轰动了,消息传遍了江东军和江夏军,在传播过程中,事情不免夸大,说两军发生了流血冲突,数千人参战,死亡数人。

  ........

  长江对岸曹军水寨内,曹操负手站在大船之上,眺望十几里外的对岸,他隐隐看见一点火光,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江东军和江夏军发生流血冲突了。

  蒋干已经向他汇报,刘璟想把马延秘密转移去武昌,却被周瑜事先猜到,派史慈在半拦截,杀死了马延,如此,刘璟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否则他难以向手下交代,向江东军发难是必然的,就算不把事态扩大,但也会要求江东军交出杀人凶手。

  曹操可以想象双方的态,他冷笑一声,回头令道:“让蔡和来见我!”

  自从蔡和抓住了黄盖后,颇得曹操器重,已经被提升为水军校尉,封关内侯,实权超过了名义上的水军大将张允。

  蔡和匆匆赶来,单膝跪下行礼,“参见丞相!”

  曹操笑了笑,温和地说道:“我很想了解江东军的情况,他替我去抓几个江东军的巡哨回来,明天上午再去。”

  “卑职遵命!”

  蔡和匆匆去了,曹操又回头吩咐于禁,“把黄盖放了,现在就放人。”

  旁边程昱连忙道:“丞相真的要放黄盖吗?”

  “黄盖又不是孙权,他对我有何用?再说我既然已经许之,就不用再反悔了,放了黄盖,只会让他们矛盾更深,何乐而不为?”

  “丞相高见!”

  曹操微微一笑,“仲德有什么话就直说,不用这样言不由衷的夸赞。”

  程昱心中暗暗苦笑,丞相果然了解自己,他沉吟一下道:“微臣只是有点担心刘璟,此人智勇双全,实为我们的劲敌,丞相还是小心点好。”

  “呵呵!我承认此有过人之处,不过有些事情他也身不由己,就算他想顾全大局,也须给将士们一个交代,而且周瑜杀了他的部将,也让他颜面扫尽,从上次他利用我来教训江东军,我便知道此人的弱点,他的主导**强烈,一心想控制江东军,这必将成为两军分裂之根。”

  说完,曹操步履轻快地向大营走去,已经更了,他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终于可以好好睡上一觉了。

  ........

  次日上午,又一个爆炸性的消息迅速在江东军营里传开,江夏军巡哨扣留了从邾城过来的江东军五十艘运粮船,船只驶进了江夏军水寨内。

  不多时,前去交涉的副都督鲁肃回来禀报,“江夏军要求交出史慈换取粮船。”

  为此,周瑜在中军大帐内紧急召集诸将商议对策,此时黄盖已经被换回来,他默默坐在主帅座位下,一言不发,他在大帐内的存在就是一个标志,向众人宣示他已经回来,江东军不再有羁绊。

  实际上这就是周瑜给众人的一种暗示,黄盖之事,江东军绝不会让步。

  “大家说怎么办?”

  周瑜很冷静地环视众人,“江东军在逼我们交人,甚至用断军粮来威胁,我想请大家替我做一个决定,我们该怎么办?”

  周瑜是水军大都督,江东军所有重大决定都是由他来做出,现在他既然让大家帮他做决定,那这个决定一定是感到为难,那会使什么?

  只有一样决定会让他为难,那就是撤军,他没法向吴侯交代,可如果是众人一起要求,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一点众将都心知肚明,吕蒙第一个起身施礼道:“都督,孔曰,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我们无法和江夏军走到一起,那么我们就自己行动,我建议退兵回邾城。”

  “为什么撤到邾城!”

  周泰为不满道:“我们撤回江东不更好吗?让他江夏军强势去,他刘璟不是很厉害吗?那就让他们自己去对付曹军,与我们何干!”

  大帐内众人窃窃私语,大多赞成周泰的想法,这时,一直沉默的黄盖道:“各位,听一听都督的意见吧!”

  大帐内再次安静下来,周瑜这才缓缓道:“我们要尊严,所以必须离开,但也要给吴侯一个交代,虽然我们不满江夏军的傲慢,不愿与合作,但如果我们贸然撤军回江东,会让吴侯背上失信之名,所以我赞成吕蒙将军的建议,撤军到邾城,这样江夏军也抓不到我们的把柄。”

  众将皆躬身行礼,“愿听都督安排!”

  “很好,那大家回去收拾物,两个时辰后,我们启程离开赤壁!”

  江夏军最终没有挽留江东军,下午,江东军数艘战船驶出了水寨,顺江而下,浩浩荡荡向邾城驶去。

  一艘大船上,刘璟站在船头默默地望着江东军驶去,如果说他的连环计中还有什么漏洞,或者说还有什么他难以把握住的东西,那就是江东军。

  尽管江东军是以退为进,可如果周瑜拥有大气魄,坐看两强相斗,最后他来收取渔利,那么他刘璟一点办法都没有,问题是,周瑜有这么大的魄力吗?

  此时,刘璟深深感到了火中取栗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