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398章 再见司马懿

第398章 再见司马懿


  、、、、、、、、、、

  夜里,刘璟在书房里察看陶烈送给儿的金刚宝链,妻说这是陶家的传家之宝,让刘璟颇感兴趣。

  手链是用纯金打造,镶嵌了九颗鸽卵大的金刚石,分粉红、淡黄、湛蓝、无色等四种颜色,光彩夺目,璀璨异常,从财富上来说,这条金刚宝链确实价值连城,天下独一无二。

  但刘璟感兴趣的却是手链的独特身份,这竟是光武帝刘秀的心爱之物,是帝王之宝,只是.....怎么知道这是刘秀之物?

  这时,陶湛端一杯茶走上前,嫣然笑道:“我记得小时候玩过这条宝链,好像在盖里有玄机。”

  ‘盖?’刘璟又翻找一圈,这才发现在手链接口处有一个小小的翻盖,不注意还难以发现,他小心打开盖,见内壁上果然刻了一个‘御’字。

  “夫君真的想替致儿收下这条宝链?”

  陶湛本想把宝链还给父亲,但父亲坚决不收,她只好带回府来,但她不希望儿有这么贵重的东西,最好还是能还给陶家。

  刘璟摇摇头道:“既然这是光武帝之物,陶家确实不能拥有,不过我也暂时不能要。”

  “那夫君打算怎么处理它?”陶湛不解的问道。

  刘璟微微一笑,“我打算把它进献给当今天,来表明我的心志。”

  陶湛心中不愿意,这毕竟是陶家的传家之宝,丈夫却要把它进献给那个傀儡皇帝,但她也知道,丈夫此举必有深意,陶湛便低声道:“夫君自己决定吧!我不反对。”

  刘璟明白妻的心思,轻轻把妻搂入怀中,笑着安慰她道:“放心吧!这手链不是食物,吃掉就没有了,它就那里,不会消失的。”

  陶湛将脸贴在丈夫胸前,轻轻点了点头,这时,门外传来管家婆的声音,“老爷,管家说府门外有客人拜访,是书院的金院丞。”

  “带他到客房等我,我马上就来。”

  刘璟起身披上一件外套,陶湛替他整理一下衣领,这才离开书房,向客堂而去......

  客堂内,一名十余岁的士正不安地喝茶等待,他和普通的读书人相比,除了书卷气外,更多了几分精明,此人名叫金迥,是江夏书院院丞,也就是负责管理日常杂务,整个书院运行都是由他负责。

  庞德公只管教书育人,不管书院事务,而蒯良虽然名为院主,但实际上并不管事,只是挂个院主之名,士的衣食住行,书院的财物往来,都是由这个金院丞负责。

  这时,刘璟走进了客堂,金迥连忙上前躬身行礼,“卑职参见州牧!”

  “院丞不必客气,请坐。”

  江夏院丞只是小官,他没有资格来拜访州牧,他到来是刘璟的吩咐,大概在七天前,刘璟得到了一封司马懿的家信,是司马懿父亲司马防写来,司马懿的妻因被囚禁而得产褥热不幸病故,儿虽然保住,但身体也为瘦弱,现由祖父暂时照顾。

  金迥坐下来便道:“卑职按照州牧的吩咐,七天前便已经把信给司马懿了。”

  “他现在情况如何?”刘璟问道。

  “他把自己关在房间内五天,昨天才终于露面,看得出他精神状态还可以,昨天他还去拜访了庞公和蒯院主,听蒯院主说,他们相谈甚欢。”

  刘璟不由笑了起来,这个司马懿果然厉害,借这个机会向自己表达了心意,事实上,刘璟知道司马懿一直就在关注赤壁战,当赤壁之战大局已定时,司马懿便借徐庶之口表达了他的让步。

  贾诩说得果然不错,这个司马懿不是谁能说服,必须有要靠实力来争取,只要实力足够,他自然会投靠,这次江夏军大败曹军,就让司马懿看到了江夏的希望,不过他们之间还缺一个契合点。

  说得直接点,就是双方都需要一个台阶,而这时,司马懿妻的病故就是最好的台阶,司马懿要向曹丕报杀妻之仇,同时,刘璟也不用担心司马昭出生了。

  刘璟点点头,赞许地笑道:“你做得很好,这次我会记你一功。”

  金迥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道:“还有一事,卑职要向州牧禀报。”

  “你说!”刘璟喝了一口茶笑道。

  “今天上午陶家向江夏书院捐了一大笔钱,有两千万钱之多!”

  刘璟也不由笑道:“陶家出手很阔绰嘛!”

  “是很大一笔钱,而且这笔钱来得非常非常及时,正好很多士都想把家眷接来,苦于手中无钱,这笔钱正好可以作为旅费和安家费,剩下的钱还可以改善士们的食宿。”

  刘璟当然知道陶家不会无缘无故给钱,估计和陶烈有关,这个老爷确实很有眼光,懂得做长远买卖,刘璟点点头问道:“陶家提出了什么要求吗?”

  “具体要求没有提出来,只是希望江夏书院能让商人也有读书的机会。”

  这个意思再明白不过了,陶家是想送弟进江夏书院读书,刘璟又问道:“那庞公和蒯院主又是什么意见?”

  “他们都表示尊重州牧的意见。”

  很显然,庞德公和蒯良都表示默许了,现在是要他刘璟表态,刘璟想了想便道:“最多不能超过人,但现在不能进,要按规矩来,明年开春招收新生时再一并录入。”

  “卑职明白了,回去后,会向庞公和蒯院主说明州牧的态。”

  刘璟此时更关心地是司马懿,他心中暗忖,时机应该成熟了。

  .........

  司马懿自从被俘后便一直被软禁在江夏书院,虽说是软禁,其实他也有相对自由,除了不能出江夏书院外,在书院内他完全自由,事实上他和普通士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区别。

  白天去书院听课,晚上读书,除了十分思念妻儿之外,他的生活过得倒也充实,而且江夏书院是从赤壁到武昌的必经之,每天都会有信使传来赤壁前线的消息。

  包括蒲圻伏击战,赤壁对峙等等,从这些零星消息里,司马懿凭借他过人的才智,推断出此战曹军凶多吉少,直到河北袁氏复兴的消息传来,司马懿终于得出结论,赤壁之战,曹军必败。

  如果曹军被全歼于赤壁,那么天下格局必然大变,司马懿已经隐隐看到了刘璟的王者之,他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前途命运。

  也就在这时,他接到了父亲的来信,得知妻被曹丕囚禁,在产下一后,不幸得产褥热而亡,这让司马懿悲痛万分,也同样使他恨之入骨,正是妻的不幸去世,终于使司马懿下定了决心。

  一早,司马懿和往常一样,开始收拾书籍纸笔,准备去书院听课,这时,院丞金迥慌慌张张跑进小院,急声嚷道:“司马先生,州牧来了,是专程来看望先生。”

  司马懿一怔,连忙迎了出去,远远见刘璟走来,他连忙上前深施一礼,“司马懿参见州牧!”

  刘璟没想到司马懿竟如此恭敬,当初贾诩还摆摆架,司马懿却很现实,难怪贾诩说一切水到渠成,刘璟立刻笑眯眯道:“这段时间忙于军务,一直未能来探望先生,怠慢先生了!”

  “不敢,州牧请进!”

  “请!”

  刘璟跟司马懿进了房间,见房间堆满了书简,不由笑道:“司马先生果然是博之人。”

  “州牧过奖了,无事消遣耳!”

  两人坐下,院丞金迥给他们上了茶,刘璟对他笑道:“院丞有事去忙吧!”

  “是!”

  金迥退了下去,房间里只剩下刘璟和司马懿两人,刘璟歉然道:“令夫人的不幸我已知晓,我本来派人去接夫人来江夏,但去晚了一步,曹丕吸取了前次教训,提前把尊夫人转移走了,没有能帮上忙,我很抱歉!”

  司马懿眼中射出愤怒的目光,恨声道:“从父亲的来信中,我也猜出一点端倪,我与华歆向来不和,这次妻儿出事,必然和此人有关,不杀此人,我司马懿誓不为人!”

  “我能理解司马兄的心情,但这需要时间和耐心,争夺天下,其实就是人才之争,我很希望司马兄能助我一臂之力,统一天下,既实现胸中抱负,也能为妻复仇,不知司马兄是否已考虑清楚?”

  司马懿早已考虑清楚,他就等着这一刻,他立刻起身单膝跪下,高高抱拳道:“司马懿愿为州牧效犬马之劳!”

  刘璟大喜,连忙扶起他,“刘璟也绝不会亏待仲达,快快请起。”

  司马懿又请刘璟坐下,司马懿既然已经投降,话语之间便不再含糊,他笑了笑道:“这次赤壁大战,可以说是改变天下格局的一战,我很想知道州牧下一步棋怎么走?”

  刘璟微微一笑道:“下一步棋,自然是夺回失地,江陵、襄阳和樊城,然后是南阳郡。”

  司马懿想了想道:“其实收复失地可以放在开春后再实施,现在离新年已不到一个月了,我建议州牧利用这段时间尽快建立制。”

  “建立制?”刘璟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不错,当务之急是建立制。”

  司马懿捋须道:“正所谓‘明相位,立德业’,赤壁大战后,天下格局大变,州牧已不再是偏地小诸侯,而是可以和中原抗衡的力量,这个时候,州牧必须要明确自己的地位,然后建立相应的制,这样才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有了规矩,才能画出方圆。”

  刘璟点了点头,“仲达说得不错,不知仲达对我以后的战略有什么建议?”

  “我听贾先生说,州牧准备把州治迁回襄阳,可是真的吗?”

  “这个我已经决定了,我的战略目标是向西,所以迁回襄阳是大势所趋,仲达有什么建议吗?”

  司马懿沉思片刻道:“我也替州牧考虑了很久,荆州乃四战之地,不宜立为根基,下一步,我建议拿下巴蜀,将荆州巴蜀连为一体,然后东和孙权,北抗曹操,便形成国鼎立之势。

  再后则取汉中,汉中乃南北交汇之地,北可进关中,南可守蜀荆,曹操若西攻,江东军可北上增援,曹操若东进,州牧便可取关中,使曹操尾难顾。

  而曹操挟天以令诸侯,虽得一时之利,却失道德根基,日久天长,士族不满之心益深,而州牧只需厉兵秣马,待时机成熟,州牧便可举‘兴汉室、清君侧’之大旗,席卷中原,重复汉室江山。”

  刘璟深以为然,叹道:“仲达深谋远虑,刘璟不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