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400章 荀攸四策

第400章 荀攸四策


  、、、、、、、、、、

  曹操的马车驶出了许昌宫,在数骑兵的严密护卫下,向丞相府驶去,马车内,曹操微闭双眼靠在软褥上,心中却在思量今天发生的事情。

  很显然,今天的献礼只是刘璟的一个试探,自己是奉诏去荆州讨逆,虽然刘璟获胜,但他也难以摆脱逆贼的名声,所以就有了今天的献礼,就是试图弥补他叛逆的身份,重新和朝廷建立平衡。

  这一点曹操并不反对,如果他是胜利者,他会将刘璟赶尽杀绝,不会给他任何机会。

  但他在赤壁大战中失败了,作为失败者,他需要恢复平衡,稳住南方,让他能全力以赴扫平河北,还有西凉的马腾,这些北方诸侯都需要他在年内扫平。

  也是这个原因,曹操才奏请天封刘璟为楚侯,一方面是为了稳住他,另一方面也是让他和孙权平起平坐,为挑起南方的内讧创造条件。

  不过刘璟使者的突然出现,自己竟然事先不知,看来朝廷中有人居心叵测啊!曹操眼睛眯了起来,闪烁着凶光,侍中荀悦,还有河北荀谌,难道荀家真要和自己唱对台戏了吗?

  这时,马车忽然停了下来,只听车外传来了夏侯惇的声音,“我要见丞相,烦请替我通报!”

  曹操拉开车帘,只见夏侯惇正和侍卫领说着什么,在他身后还跟着侄夏侯霸,曹操心念一转,便猜到他们找自己,必然和夏侯渊有关。

  曹操问道:“元让有什么事?”

  夏侯惇带着侄快步走上前,躬身施礼道:“臣是为弟妙才之事而来,听说刘璟已经开出了释放条件,臣心中万分焦急,恳请丞相解惑!”

  曹操不由一怔,夏侯惇怎么会知道刘璟开出释放条件?这件事很隐秘,自己再叮嘱杨修,不准他说出去,是谁告诉了夏侯惇?

  “元让,你知道了什么?”

  “回禀丞相,现在许都街市上都已传开,刘璟要用吾弟来交换刘备妻儿,又传言丞相已经拒绝了这个条件,臣才心急如焚。”

  夏侯霸也跪下磕头,泣道:“恳求丞相救我父亲!”

  曹操心中忽然明白了,这必然是刘璟派人在许都宣传了此事,闹得满城皆知,让自己为难。

  曹操确实很为难,他不想用刘备妻儿交换夏侯渊,虽然现在刘备势力日趋衰落,但如果捏住他的妻儿,自己就可以让他乖乖听话,从南面牵制刘璟。

  可现在夏侯惇也知道了此事,让曹操一时有些尴尬,他总不能说,刘备妻儿比夏侯渊重要吧!

  “元让不要担心,我一定会把妙才换回来,他也是吾弟,我和你一样心急。”

  曹操又对夏侯霸道:“你也起来吧!你父亲之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谢丞相!”

  夏侯惇和夏侯霸行一礼,伯侄二人便告辞而去。

  虽然答应了夏侯惇,但曹操心中却无计可施,似乎除了用刘备妻儿交换之外,他就没有其他一点办法,关键是夏侯渊对刘璟无所谓,但对他曹操也至关重要,他处于十分被动之中。

  沉思良久,曹操吩咐侍卫道:“去请荀公达来我府上!”

  ........

  半个时辰后,荀攸匆匆来到了丞相府,他今天没有参加朝会,不过他也听说了族兄荀悦在朝会上暗助刘璟一事,这令他有点担心,他跟随曹操近二十年,非常了解曹操。

  河北荀谌助袁氏复兴,曹操一言不发,现在荀悦又暗助刘璟,如果曹操还是一言不发,那么荀家就危险了,曹操的沉默比声色俱厉还要可怕。

  荀攸下来马车,曹植已在门口等候他多时了,曹植快步走上前,躬身施礼道:“世叔请跟我来,父亲在书房等候荀世叔。”

  “丞相在书房接待我吗?”荀攸不露声色地笑问道。

  “是!父亲请世叔去内书房相见。”

  荀攸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请他去内书房,那就意味着他并没有失去曹操的信任,曹操找他还是大事商议。

  其实荀攸也知道,曹操现在面临很大的困境,北有袁氏复兴,南有孙刘劲敌,西北有马腾,西南有张鲁、刘璋,可谓四面环敌。

  尤其这次赤壁大败,无论在军事上还是政治上都给了曹操重创,更重要是国力上的巨大损失,曹操在五年之内都休想缓过气来。

  要想摆脱目前的困境,曹操需要大的智慧,他也需要自己给他出谋划策,而且从曹操主动建议封刘璟为楚侯,便可看出曹操的务实。

  很快,荀攸跟随曹植来到书房,曹植在门外禀报道:“父亲,荀公已到!”

  “请进!”

  房间里传来曹操的声音,似乎心情并不坏,荀攸整理一下衣帽,快步走进了书房。

  曹操已经换了一身宽身细麻禅衣,坐在火盆前看书,神态颇为悠闲。

  他把荀攸请来当然不是为了精告荀家,尽管荀谌和荀悦都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但考虑到荀攸和荀彧对自己的重要,他只能暂时忍下一口气,暂时不找荀家的麻烦。

  在赤壁之战中,荀攸是防御樊城,没有能发挥大的作用,这是让曹操颇为后悔的一件事,如果荀攸也在自己身边,那很多事情就不会是程昱一人独断,或许就能避免赤壁惨败。

  这时,荀攸快步走进书房,躬身施一礼,“参见丞相!”

  曹操放下书,笑眯眯摆手道:“荀公请坐!”

  “谢丞相!”

  荀攸坐了下来,曹操这才问道:“今天是旦日,荀公没有祭祖吗?”

  荀攸连忙欠身道:“祭祖安排在初五,我打算明天出发返乡。”

  “呵呵!我也是安排在初五,初一事情多,还要参加朝会,来不及。”

  两人闲聊两句,曹操便将话题转到正事上来,曹操沉吟一下道:“刘璟提出用夏侯渊交换刘备妻儿,荀公觉得这个交易如何?”

  荀攸微微一笑,“做买卖嘛!卖家总要有利益才行,买家觉得物有所值,那就成交,如果丞相觉得开价高,拒绝就是了。”

  曹操叹了口气,“可是夏侯渊是我的左膀右臂,我绝不能失去他,可我又想利用刘备妻儿来控制刘备,让他为我所用,所以我有点矛盾。”

  “丞相和刘备打了这么多年交道,还不了解此人吗?迄今为止,刘备可关心过他的妻儿?可派人来谈过赎回条件?”

  曹操一怔,忽然有点醒悟过来,俘获刘备妻儿已经几个月了,刘备确实从未表示过关心,难道此人心性竟凉薄如此?

  荀攸笑了笑又道:“刘备不是不关心他的妻儿,那毕竟是他唯一的儿,他只是不想被丞相利用,昔日高祖被项羽追击,为了逃命,竟不惜将自己亲生女推下车去,何谓枭雄,这就是枭雄也!”

  “先生的意思是赞同我用把刘备妻儿交给刘璟,换回夏侯渊?”

  荀攸点了点头,“赤壁之战,将士皆遭重创,军心失意,这个时候丞相应该以人为本,不惜一切代价安抚军心,其实刘备已不足为虑,他的妻儿更不是奇货可居,我建议丞相交换。”

  曹操不由叹了口气,“我若早听先生之言,恐怕就不会有赤壁之败了。”

  荀攸笑道:“可是荆州这一步,丞相还是要迈出去,不是吗?”

  “先生说得不错,刘璟确实是我的劲敌,现在回想起来,当初唯一能战胜江夏军的策略,就在拼国力,如果能拖延半年,江夏军就会支持不下去,可惜刘璟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才挑起袁氏之乱,这也是天意!”

  说到这,曹操有些意志消沉,到现在为止,他都想不到战胜江夏军的策略,想来想去,就是因为他没有一支强大的水军,可对于北方来说,建立强大的水军根本就毫无基础,那么他何时才能灭掉南方,统一天下。

  “荀公,我现在该如何是好?”曹操心中一筹莫展,他渴望能从荀攸这里得到好的建议。

  荀攸笑了起来,“丞相建议天封刘璟为楚侯,这个方向不就对了吗?”

  “荀公的意思是让我和刘璟讲和?”

  荀攸缓缓点头,“如果丞相在年之内没有把握灭掉刘璟,那么就应该尽力稳住他,然后剿灭袁氏余孽,同时灭掉马腾和张鲁,扫平北方后患,然后苦修内政,同时等待南方的机会,我相信十年之后,北方强盛起来,那时统一天下就是大势所趋。”

  曹操长叹一声,“荀公之言让我如梦方醒,此次赤壁之败,不是策略之错,也不是我轻敌之误,更不是什么天意,根本原因是北方还不够强大,统一南方的时机还远远没有成熟。”

  荀攸笑了起来,“大势还须细节相配,我有四策,可让丞相渡过眼前的危机。”

  曹操大喜,“荀公请说!”

  “一是江夏策,应以稳为主,丞相建议封刘璟为楚侯,是明智之举,但还不够,我建议丞相和他联姻,将女儿许他为妻,不知丞相是否愿意?”

  曹操私下非常欣赏刘璟,恨不得他是自己的儿,如果他肯投降自己,不用荀攸说,他会也主动将女儿嫁给刘璟,但现在....曹操有点犹豫了,他必须要考虑将士的感受。

  他沉吟一下,“此事让我再想一想,荀公请继续说。”

  “臣的次策是江东策,丞相可封程普为南郡守,把南郡交给东吴,埋下江东和江夏内讧之根。”

  “说下去!”曹操眼中闪烁着精光,荀攸已经说到了他的心坎上。

  “第策是河北策,丞相可派人去和袁氏谈判,可以承认他们的存在,但条件是他们去辽东发展,可封袁买为辽侯,兼辽东守。”

  曹操愕然,“荀公是让我把辽东割让给袁氏?”

  荀攸淡淡一笑,“河北是袁氏之水,鱼离开了水,他还能活得下去吗?”

  “可是.....袁氏既想要幽州,又不肯放弃河北,怎么办?”

  荀攸呵呵笑了起来,曹操顿时醒悟,有了辽东,袁氏就守不住河北了。

  曹操深深向荀攸施一拜礼,“荀公请说第四策!”

  “第四策是西凉策,丞相可让天下诏,追封汉将马援为新息侯,追谥为忠勇,重修其墓,个月后天将亲自拜祭,这样一来,马腾就必须进京谢恩,然后丞相可封马腾为朝官,留在京中为质,同时,丞相再派密使去见韩遂,我相信马韩之间必起内讧。”

  曹操沉思良久道:“就怕韩遂不肯为我所用。”

  荀攸微微一笑,“马腾之妻可是被韩遂所杀,就算马腾不计较杀妻之恨,难道马超就会忘记杀母之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