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407章 巴蜀消息

第407章 巴蜀消息


  、、、、、、、、、、

  刘璟不由一怔,居然有人在江陵城要见自己,他一时想不到会是谁?

  “带他上来!”

  不多时,几名士兵将一名十余岁的士带了上来,火光下,刘璟一眼便认出了此人,竟然是去年在襄阳见过一面的法正,刘璟心中有些惊讶,法正怎么会在江陵?

  法正上前笑呵呵行一礼,“我就想,江面上的战船怎么会是江东军呢?应该是江夏的水军才对,果然被我猜中了。”

  刘璟心念一转,他忽然猜到法正为何会出现江陵了,这必然是刘璋派他来探查荆州的情况,赤壁之战改变了各方的利益格局,刘璋如果视而不见才是怪事。

  想到这,刘璟不露声色问道:“孝直兄怎么会想到不是江东军,而是江夏军?”

  “如果柴桑以西的江面上出现江东战船,那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赤壁大战还没有结束,现在赤壁大战已结束数月,江东军的战船怎么还可能出现在江陵的江面上?我想刘州牧可不会为一个所谓的盟约而放狼入室。”

  刘璟暗暗佩服其高见,法正对时局看得很准,不过刘璟想知道,这种对荆州局势的判断,是法正的个人看法,还是整个益州的官方解读。

  刘璟笑道:“这里不是说话之地,孝直能否随我进城谈一谈?”

  法正微微欠身施一礼,“愿和州牧一叙。”

  ........

  刘璟并没有再入城,他令新任南郡守李严及校尉陈朔控制住江陵,又让司马懿协助他们二人,他则带着法正返回了自己的坐船。

  船舱内,刘璟请法正入坐,又令军士上了茶,刘璟笑道:“孝直怎么会来江陵?”

  法正淡淡一笑,“我并非是专门来江陵,而是奉我家主公之令去武陵找刘皇叔,准备返回益州,正好遇到了江陵之事。”

  刘璟心中更加疑惑,刘璋竟然已经和刘备有了瓜葛,这倒是让他始料不及,刘璟当然知道刘备要谋益州,只是没有想到刘备动作竟如此迅速,刘璋已经有了回应。

  不过更让刘璟没有想到的是,法正竟然坦然地把这件事告诉自己,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法正有了投靠自己的心思?

  但此事不能唐突,刘璟喝了一口茶,又问道:“现在刘皇叔的处境堪称艰难,他本来实力就是最弱一方,又被曹操突击,损兵近半,只剩下一些偏僻之地,实力更加羸弱,那么对于他而言,益州就是最后的机会了,难道你家主公打算把益州拱手相让吗?”

  法正叹息一声,又摇了摇头道:“我家主公的想法让人难以捉摸,一方面他似乎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主张联弱抗强,因为他认为刘皇叔的实力不足以吞并益州,另一方面他又听信巫女占星之言,认为刘皇叔是他保益州的幸星。”

  说到这里,法正心中充满了沮丧,刘璋让他失望了,且不说他在军国大事上竟然荒诞之地听信女巫的话。

  更重要是刘璋认定了要和刘备联合,想请刘备替他守巴蜀大门,简直就是引狼入室,这个愚蠢的想法得到了张松的大力支持,这让法正怀疑,张松已经被刘备收买。

  刘璟笑了起来,历史上刘璋是因为惧怕曹操的威胁,才考虑让刘备做益州屏障,结果是引狼入室,现在曹操已败,莫非刘璋是因为惧怕自己,才想到和刘备合作吗?

  思片刻,刘璟问道:“不知道现在刘备和刘璋的合作已经到了哪一步?”

  “现在只是初步接触,估计不久刘备就会派人去益州进一步协商,不过此事很机密,益州知道的人并不多。”

  刘璟背着手走了几步,他忽然回头笑问道:“孝直为何把这么机密之事告诉我?”

  “刘璋不是守土之主,益州迟早是别人盘中之菜。”法正平静地说道。

  “那孝直为何不考虑刘备呢?他是大汉皇族,仁义播于天下,连岁小儿也知道他的名声,似乎孝直对他并不感兴趣,这是为何?”

  法正摇摇头,苦笑道:“或许我这个人比较实在,不注重这些虚名,坦率地说,刘皇叔承担不起统一天下的重任,更不用重振汉室,他顶多龟缩于巴蜀,哪又有什么意义?”

  说到这,法正注视着刘璟,“我法孝直阅人无数,我相信自己的眼光,能复兴汉室者,唯有使君耳!”

  ........

  法正告辞走了,刘璟站在船窗前陷入沉思之中,巴蜀他当然要取,将荆楚连为一片,再取汉中和关中,这样就和曹操成鼎立之势,但他也知道,如果不解决江东的威胁,他就会后顾之忧,就难以夺取巴蜀,弄不好还真给刘备作嫁衣,他必须全盘考虑此事。

  这时,门外传来司马懿的声音,“州牧找我吗?”

  “请进!”

  司马懿走了进来,躬身施礼道:“参见州牧!”

  “不必多礼,参军请坐吧!”

  司马懿坐了下来,刘璟先问道:“江陵城的情况如何?”

  “粮食倒有不少,曹军一时运不走,也没有烧毁,大概有五万石存粮,还有不少军械帐篷等物资,但人口少,只剩下原来的四成左右,现在只剩下了军事功能。”

  刘璟点点头,“江陵人口都跟随刘备走了,不过我相信会慢慢回来,现在关键是控制江陵,不给南岸军队任何北上的机会,包括刘备,也包括将来的江东军。”

  “属下也是这个意思,把江陵城夺回来,就是第一步的胜利,以后在慢慢来。”

  刘璟把司马懿请来,并不是要和他谈江陵之事,江陵有李严和霍峻便足矣,刘璟想和司马懿说说益州之事,刘璟沉吟一下笑道:“你知道我今天遇到了什么人?”

  “属下不知!”司马懿摇了摇头。

  “今天遇到益州使者法正,参军知道此人吗?”

  “我知道,字孝直,在关中有名气,听说在巴蜀混得并不如意。”

  刘璟笑道:“正是此人,不过他不是来才出使我这里,而是出使刘备处。”

  司马懿愕然,出使刘备的使者为何来找荆州牧?莫非是......

  刘璟便笑着把他和法正的一番交谈告诉了司马懿,司马懿忍不住笑了起来,“恭喜州牧再得贤才!”

  “现在还谈不上,他也没有表示效忠我,只是说愿意尽力帮我拿下益州,我想听听参军的想法。”

  司马懿也曾经考虑过拿下益州的策略,再结合法正的一番话,他大概便有了一个方案。

  “我想,可以从刘璋的弱点来进行突破,他最想要什么,最害怕什么,只要切中要害,我们就能牵住刘璋的鼻。”

  刘璟微微一笑,“司马参军和我想到一起去了,我想请参军当一回使者,替我出使巴蜀。”

  司马懿立刻起身施礼道:“属下愿为州牧效劳!”

  刘璟的话没有说完,他注视着船舱外黑漆漆的江面又缓缓道:“你把自己当作张仪使楚,目的只有一个,给我争取时间。”

  ........

  就在江夏军乔装成江东军骗取江陵城的同时,江东大将程普也率领两余艘战船抵达蕲春县。

  从柴桑到夏口一段的长江是江夏郡和蕲春郡的共管水域,江东军的战船可以在靠蕲春一侧自由航行,但过了夏口后,便是安陆郡和江夏郡的水域,也就是江夏军的独占水域。

  江东军战船也就无法再向西去,除非能得到江夏军的许可,但程普等到的,却是江夏军的断然拒绝。

  船舱内,程普阴沉着脸听长程咨的禀报,他已经两次派长前去协商,却两次被拒绝。

  尤其甘宁回应绝断,江东军的战船只能在蕲春郡一侧航行,不能进入荆州水域,否则不保证战船安全。

  “回禀父亲,孩儿这次没有去找甘宁,而是去找长史徐庶,虽然徐庶语气很客气,但意思却很清楚,我们若要过境西行,必须得到刘州牧的许可。”

  程普忍住心中的怒火,又冷冷问道:“有问过刘璟的去向吗?”

  程咨低下头,有些惶恐道:“这正是孩儿要向父亲禀报的,听徐庶的意思,好像刘璟率领水军西征了。”

  “什么!”

  程普顿时急了,如果刘璟率军西征,要么是襄阳,要么是南郡,难道刘璟也听到什么消息,抢先去占领江陵了吗?

  程普焦急地在船舱内来回踱步,他不能这样被动下去,必须要有所行动,否则他无法向吴侯交代。

  想到这,程普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他的船队一定要过去,不过....可以先试探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