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418章 下雉危机

第418章 下雉危机


  、、、、、、、、、、

  刘璟刚刚返回武昌,便得到了柴桑失守的消息,此时魏延已将原因查明,江东军冒充**投降,由于实施坚壁清野,被江东军钻了空,误将假冒**引入城内,江东军里应外合导致水门失守。

  另外魏延也承认自己饮酒误事,请求重罚,刘璟在震怒之下,革去魏延校尉之职,贬一级为别部司马,责令其戴罪立功守住下雉县,若下雉县有失,定将其斩问罪。

  虽然如此,刘璟还是为担心下雉县的安危,他尤其担心炼油机密泄露,他立刻命李俊率两千水军赶赴下雉县支援魏延,并用飞鸽传信通知下雉县守将,若江东军有进攻下雉县的意图,可先放火烧毁炼油所。

  大堂上,刘璟背着手来回踱步,神情显得恼怒且忧虑,此时离他返回武昌还不到半个时辰,便听到了这么严重的消息,一方面固然是他们实行的**接收办法出现了漏洞,另一方面是魏延酗酒误事令他恼火万分。

  赤壁大战前后,魏延所表现出的居功自傲让刘璟十分不满,才将他贬黜去镇守柴桑,却没有想到魏延的情绪受到打击,借酒浇愁,导致柴桑失陷。

  但此时刘璟更担忧下雉县,一旦江东军发现火油提纯的办法,并获取火油,后果不堪设想,曹操得到火油刘璟并不是很担心,毕竟曹操本身水军薄弱,可同样水军强大的江东军若得到火油,无疑将如虎添翼,将造成无法弥补的后果。

  这时堂外传来贾诩的声音,“州牧还在为柴桑失陷而恼火吗?”

  刘璟没有回头,他负手望着屋顶叹口气道:“是我用人失策,把魏延放在柴桑,这其实是我的责任。”

  贾诩走上堂笑道:“当初把魏延派去柴桑之时,江东翻脸的苗头还没有出来,正是双方关系最好之时,这其实也不能怪州牧,只能说天有不测风云。”

  刘璟还是摇摇头,“这次柴桑失陷里面其实有很多教训,若我不能吸取,还一味给自己找借口,那以后还会出事,象匪贼接收,这就是一个深刻教训啊!不光是盗匪,还有来犒劳军队所谓乡人,还有大队商人等等,都可能被敌军混入城,实施里应外合,我们必须要定下一个防范制。”

  贾诩也赞同刘璟想法,“说到制,我这两天也在考虑,其实商人往来之类我们不可能断绝,但我们可以设等级,比如甲级表示战争,乙级表示备战,丙级表示和平,在不同的时期实行不同的精戒措施,以后我们占领的城池多了,也未必顾得过来,但只要推行等级制,那么前线的城池自然知道该怎么办。”

  “军师说得很好,这个等级制还烦请先生来制定。”

  说到这,刘璟又叹道:“我们还是说说眼前之事吧!柴桑沦陷,军师觉得我们该怎么应对?”

  贾诩微微一笑,“其实徐盛犯了兵家大忌,主力未到,前锋却轻举妄动,那么应对之策很简单,既然江东军占领柴桑,我们就反过来占领蕲春郡,把蕲春郡所有人口都迁来江夏,另外,彭泽也必然空虚,派一支水军直接杀入彭泽,摧毁他们的水寨,让徐盛自食其果。”

  刘璟缓缓点头,“军师果然高明!”

  .........

  正如刘璟的担心,徐盛在占领了柴桑后,立刻命丁奉率千军队乘快船赶往下雉县,力求夺取这个其重要的战略小县,这也是孙权交给他的重要任务,破解江夏军提炼火油的方法。

  徐盛也知道,江夏军卖给他们的火油是一种很粘稠的黑色液体,燃烧力很弱,远不能和江夏军使用的火油相比,这里面的秘密就藏在下雉县,徐盛几次派人前去下雉县探查火油的秘密,都无功而返,这一次机会他不能再放过了。

  千江东军分乘两余艘快船在丁奉的率领下连夜向西而去,与此同时魏延也率领两千败兵从陆向下雉县疾奔。

  柴桑失陷的惨败将魏延彻底敲醒了,他积蓄在心中的不满和骄傲的意识此时已荡然无存,只剩下无尽的羞愧和自责,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下雉县。

  ........

  下雉县是江夏火油产地,可以说是整个荆州最重要的战略之城,拥有一千驻军。

  自从去年炼油机密被曹军探查后,下雉县的防御做了很大的调整,先是将城内所有居民全部迁去阳新县,不准任何平民进入炼油所。

  其次是追加军队人数,从五人增至一千人,将下雉县打造成一座军城。

  镇守下雉县的主将是一名牙将,名叫卢进,也是最早跟随刘璟的老兵,从一名什长一步步累功升为牙将。

  此时富水河口的烽燧已经点燃,传来敌军大举入侵的精报,与此同时,卢进也得到了柴桑失陷时,江夏军从柴桑发出的鸽信,这令他心中为紧张,他很清楚,江东军在攻陷柴桑后,必然会进攻下雉县。

  他当即派出十几名斥候,从水和陆分别打探敌情。

  夜幕降临,卢进站在城头上,不安地等待斥候的消息,按照正常的行军速,无论是柴桑败军还是江东军,此时都应该抵达下雉县了。

  就在刚才,卢进接到了州牧送来的紧急鸽信,命令他一旦发现敌情,就立刻烧毁炼油所,所有掌握机密的士兵送往阳新县。

  卢进已经做好了烧毁炼油所的准备,现在他需要知道敌军的情况,忽然,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很快,只见月光下一名斥候骑马疾奔而至。

  卢进顿时紧张起来,他知道斥候一定带来了消息,片刻,斥候疾奔至城下,他也看见了主将,便大声道:“启禀卢将军,在富水河口发现了敌军快船,有数艘之多,已进入富水,正向下雉县驶来。”

  卢进心中顿时悬了起来,江东军果然来了,看来他必须立刻烧毁炼油坊,他转身刚要走,这时,旁边士兵忽然大喊起来,“将军,有军队来了!”

  卢进心中突地一跳,转身向城外望去,只见银色的月光下,一支军队正沿着富水对岸向县城方向快速行军,只是距离稍远,看不清这支军队的旗帜。

  卢进急对城下的斥候道:“速去探查!”

  斥候调转马头向远处奔去,不多时又回来禀报:“启禀将军,是我们的军队,从柴桑撤来,为大将正是魏延将军!”

  卢进一颗心放下了,魏延到来,无疑让他吃了一颗定心丸,他连忙令道:“开城搭建浮桥!”

  下雉县城门开启,士兵们迅速在在河上搭建起浮桥,引导江夏军过河,虽然一天一夜的奔行使江夏军显得很疲惫,几十匹战马也不停地打响鼻,重重喷着粗气。

  但这些江夏士兵脸上更多是窝囊和愤恨的神情,没有经过奋力抵抗,就这么轻易地丢掉了柴桑,让所有的士兵都心怀不甘。

  魏延却心急如焚,他见卢进奔来,立刻问道:“卢将军,可有江东军消息?”

  卢进连忙躬身道:“刚刚得到斥候情报,江东军数艘战船进入了富水河口,正向这边驶来,最多两个时辰就会杀至县城。”

  魏延正要再问,却见卢进欲言又止,似乎有话要说,便压住自己的想法,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回禀将军,卑职刚刚收到州牧命令,一旦发现有敌情,要求立刻烧毁炼油所,现在敌情已现,卑职是否执行州牧的命令,请魏将军指示。”

  魏延犹豫了一下,如果是在从前,他会有自己想法,但现在柴桑大败,他不敢有多杂念了,更何况下雉县是直属武昌,不归他管辖,他若越权抗令必然会激怒刘璟,从而受到严惩。

  魏延只得叹了口气道:“虽然我觉得应该到最后时刻再烧毁炼油所,不过军令如山,州牧的命令我们不能违背,执行吧!”

  “卑职遵令!”

  卢进立刻吩咐手下,“点火烧毁炼油所!”

  几名手下飞奔而去,魏延却无暇休息,江东军距离下雉县还有两个时辰,他必须要击败江东军,减轻自己的罪孽,他想了一,心中有了一个方案。

  魏延又问道:“城中还有多少库存火油?”

  “回禀将军。还有一千余桶炼制好的火油,尚未运走。”

  魏延便附耳对他低语几句,卢进面露难色,“这....卑职恐怕无权动用这么多火油。”

  魏延眼睛一瞪,“怎么不能用,你若不用,就会死更多的弟兄,最后火油也会落入江东军手中,现在你必须听我的命令!”

  江夏军规等级森严,虽然魏延越权指挥或许会被惩处,但作为下级卢进必须要听从魏延的命令,卢进无奈,只得躬身道:“遵命!”

  卢进当即下令守军将库房中的一千多桶火油全部倾倒进了富水,在富水上形成了厚厚的油层,顺着河流向下游飘去,此时,城中的炼油所也被点燃,大火冲天而起,烈焰腾空,黑烟滚滚,数十里外可见。

  .......

  从富水入江口到下雉县约五十里程,普通船只大约需要两个时辰,但江东军划的是十六桨快船,速很快,而且从斥候发现敌情再回来禀报,这中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时辰。

  此时丁奉已经率军行进了近十里,距离下雉县只剩下二十余里,丁奉也听说过当年之事,当年韩当就是在进攻下雉和阳新县的途中遭遇了江夏军伏击,几乎全军覆没。

  所以丁奉格外小心,一派斥候去前方打探,他心里很清楚,下雉县是江夏军最重要的火油产地,必然驻扎有重兵。

  河流两岸各有数士兵在前方探,船只则在富水中划行,满载着两千余江东士兵,丁奉手执铁枪坐在船头之上,紧张地注视着前方两岸的情况,夜里格外安静,不断有士兵传来消息,“没有伏兵!”

  就在这时,忽然有士兵指远方天空大喊:“丁将军,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