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434章 下雉危机

第434章 下雉危机


  、、、、、、、、、、

  下雉县城池周长十五里,城高两丈八尺,皆是用青石砌成,十分高大坚固,由于城内没有了平民,下雉县实际上是一座军城,自从柴桑被江东军偷袭占领后,为保证下雉县的安全,刘璟便陆续向下雉县增兵,使下雉县的兵力达到九千余人。

  下雉县的主将依然是魏延,虽然魏延失守柴桑,但刘璟还是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相信魏延不会再让自己失望。

  夜幕已渐渐降临,魏延依然挎刀站在城头之上,注视河口方向,在富水河口魏延又新建了一座烽燧,使烽燧达到两座,确保万无一失,另外又在通往柴桑的官道上也修建了一座烽燧,以监视从陆过来的江东军。

  “将军,天色已晚了,回去吧!”旁边牙将卢进小声劝道。

  魏延摇摇头,他的声音异常低沉,“我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就在这两天,江东军一定会来下雉县,我不可有半点大意了。”

  “将军去休息吧!卑职也不会有半点大意。”

  魏延又凝视远方片刻,便转身向城下走去,他刚走到甬道口,忽然有士兵大喊起来,“快看,柱烽火点燃了!”

  魏延蓦地转身,快步走到城墙边,他也看见了,是东面的陆烽燧,柱火光在黑夜中格外刺眼,这意味着发现了千人以上的军队。

  魏延立刻喝令道:“鸣钟报警!”

  城头上的警钟声当当地敲响了,急促的钟声敲响了全城,一队队江夏士兵杀气腾腾地奔上了城头,个个盔明甲亮、执矛拿弩,目光警惕地注视着城外。

  卢进慢慢走到魏延面前,有点紧张地说道:“被将军说中了,江东军会来多少人呢?”

  魏延眼中也露出一丝担忧之色,“我不知道他们会来多少人,但我很担心他们不是来攻城,而是去下雉湖!”

  火油的天然油井正是位于下雉湖,有五士兵把守,既然江东军是从陆来,那他们就不会携带重型攻城器,这说明江东军是冲着油井而去,这样一来,他们必然不会攻打下雉城,魏延忽然想通了这一点。

  他立刻回身令道:“点燃烽燧!”

  很快,下雉南城头上的烽火也点燃了,这是在通知油井驻军,必须立刻对油井采取紧急措施。

  可就在这时,一名骑兵从南面飞奔而至,魏延的心一下沉了下来,这一定是油井那边出事了,他连忙命令身边士兵道:“速去把人带上城,不准他乱喊!”

  几名士兵飞奔下城,片刻将骑兵带上城,骑兵在魏延面前单膝跪下道:“启禀魏将军,火油井那边遭到敌军偷袭,士兵死伤近半,已经向西撤离了。”

  果然被魏延猜到了,江东军目的是火油井,而不是城池,江东军怕自己派重兵防备,便赶在被烽燧发现前派先锋偷袭了油井,这让魏延心中紧张起来,下雉县的关键是油井而不是县城。

  这时卢进也急道:“州牧不是有令,命我们在危机时直接填掉油井,现在该怎么办?”

  魏延在前几天接到刘璟的命令,命令中说,如果情况危急,可直接用泥土填实油井,可现在情况是危急了,但油井却已经被偷袭,魏延不由暗骂一声,‘该死!’

  他又问骑兵道:“我想知道,到底有多少军队偷袭?”

  骑兵战战兢兢道:“大约五敌军,只是弟兄们正在吃晚饭,一时没有防备,被他们偷袭得手。”

  魏延暂时无心责骂,他在急思应对之策,这时有士兵禀报,“周参军来了!”

  魏延这才想起自己还有参谋军事,险些把他忘了,周参军便是周不疑,他原是跟随徐庶的长史从事,是徐庶的得力助手,但刘璟担心魏延身边无谋,便将周不疑也派来协助。

  周不疑年纪有二十岁,非常年轻,而且又是弱书生,虽然年轻弱,但这在谋士普遍年轻的荆州并不奇怪。

  关键是周不疑为人清高,而且说话一向不留情面,让人很不喜欢,也正是这个缘故,无论魏延还是其他将士都没有把他放在心上,有什么事也从来不去问他,实际上就是把周不疑当做了摆设。

  魏延也不喜欢这个参军,第一天便质问自己为什么丢了柴桑,让魏延有些恼羞成怒。

  不过周不疑毕竟是州牧派来的参军,在某种程上代表了州牧的意志,魏延还不能得罪他,只得忍不住心中不悦道:“请他过来!”

  片刻,周不疑匆匆走来,急问道:“江东军是走水,还是陆?”

  魏延淡淡道:“是从陆过来,他们的先锋已经占领了油井?”

  周不疑霍地转身,注视着魏延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魏将军为什么不多派兵力驻守油井?我前天就提醒过将军,油井兵力少,为什么魏将军不听我的劝告?”

  一连串的质问让魏延哑口无言,他脸上胀成猪肝色,怒道:“州牧的命令是在危急时填平油井,现在发现了敌情,我也立刻通知油井驻军动手,有什么不对?”

  “可是结果呢?”

  周不疑毫不留情地质问道:“我只问结果,还不是一样被江东军偷袭得手了吗?你就算点一座烽火又有什么用?”

  魏延气得眼睛喷火,肺都要气炸了,这时卢进连忙道:“烽燧刚刚点燃,这说明敌军主力还在二十里外,现在只是五前锋夺取了油井,卑职愿意率领一千士兵,赶在敌军主力未赶到之前,重新夺回油井,填平了它们。”

  其实魏延也是这个意思,‘亡羊补牢,犹未迟也’,必须夺回油井,并填平油井,这样他们坚守下雉县,才不再受油井的牵制。

  但不等魏延开口,周不疑立刻否定了卢进的请求,“不能去!去了必死无疑。”

  此时魏延已经对他恼恨万分,如果他不说,魏延或许会再考虑一下,但周不疑却让他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魏延冷冷瞥周不疑一眼,毫不犹豫答应了卢进的请求,“卢将军可立刻率兵前往!”

  这一次轮到周不疑气得脸色发白,胸脯剧烈起伏,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远处的烽火。

  .........

  下雉湖位于下雉县以南十几里外,自从发现溢出石炭油后,这里便成为江夏军的战略之地,此时,油井已经被丁奉率五精锐夺取,而在湖的另一边,下雉县前来油井的官道两边,周瑜已率领六千人埋伏多时了。

  这自然是周瑜之计,以他的行军隐秘,绝对不会让烽燧发现,但他却将计就计,派一千余人从烽燧前经过,引起了烽燧的报警,这便给下雉县守军一个错觉,认为江东军主力还在二十里之外,但周瑜却已经布下了大网,等待猎物上门。

  这时,有斥候飞奔跑来禀报:“启禀护军,江夏军来了,只有一千余人。”

  周瑜眉头一皱,才一千人,这似乎少了一点,不够他填牙缝啊!不过周瑜眼珠一转,打了小的,不怕老的不来。

  他立刻低声喝令道:“传我的命令,准备战斗!”

  树林中,数千江东军弓弩上弦,瞄准了官道上远远奔来的一千江夏军。

  此时天已经黑了,道和两边的森林被漆黑的夜幕笼罩,树林不时传来凄厉的枭鸣,令人心神不宁。

  但卢进唯恐江东军主力赶到,使他夺回油井的努力失败,他心急如焚,不断地催促士兵加快速。

  当队伍经过一片树林时,忽然传来一阵鼓声,顿时火光冲天,喊杀声大作,伏兵从四面八方杀来,一支军队从树林中冲出,为之人正是周瑜。

  .........

  魏延一直在南城头注视着下雉湖方向的动静,他又不时回头望向东面的烽火,他心中也有点不安起来,江东军怎么会被烽燧发现,难道他的斥候都是摆样的吗?

  就在这时,远处隐约传来战鼓声和喊杀声,十几里外燃起了火光,魏延扶住城垛,紧盯着远处的火光,他脸色大变,他忽然明白过来了,江东军攻打油井就是一个诱饵,诱引自己上钩,他没有看出这一点,真的上钩了。

  冷汗从魏延的额头流下,他现在该怎么办?救还是不救?如果自己这一次再失败,真的就没有面目去见刘璟了。

  尽管魏延实在讨厌周不疑,但此时他也顾不上面,急令左右道:“速去把周参军请来!”

  片刻,周不疑匆匆赶到城头,他盯着远处的火光看了半晌,忽然回头对魏延道:“我们现在不能出兵!”

  周不疑没有冷嘲热讽让魏延心中松了口气,他也不再敌对,问道:“为什么不能出兵?”

  周不疑的性格便是清高而不善与人相处,有时候他并非是故意的嘲讽或者针对对方,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让人生厌,虽然他对魏延的态也为不满,但此时在危急时刻,周不疑也放下了心中的仇怨。

  他对魏延解释道:“现在我们知道对方的情况,他们有多少兵力,部署在哪里?伏袭卢将军的兵力有多少?我们对面树林内有没有伏兵,这些都茫然不知,若我们仓促出兵,一旦再遭遇伏击,说不定连下雉县都丢掉。”

  周不疑的解释合情合理,使魏延也渐渐冷静下来,可是....卢进怎么办?魏延又回头望向远处的火光,他心中焦虑之。

  “魏将军,不如佯救!”周不疑沉思片刻道。

  魏延转身盯着他,“佯救!怎么个佯救法?”

  周不疑苦笑一声,“我估计江东军会利用卢将军为诱饵,一时不会全力攻击,我们可以反利用他们这种策略,将江东军的兵力吸引过来,减轻卢进的压力,让他自己突围吧!”

  魏延又低头苦思,似乎除此之外,真的没有办法了,他只得叹口气道:“就依参军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