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438章 孙权抉择

第438章 孙权抉择


  、、、、、、、、、、

  房间里,孙权黑着脸听完鲁肃的汇报,他‘砰!’地一拍桌,怒不可遏道:“简直欺人甚!”

  孙权负手在房间里来回疾走,他简直不敢相信刘璟竟然会提出这样苛刻的条件,让自己年幼的儿为人质,赔偿粮食万石,不能拥有五石以上的战船,全面放开贸易,这简直就是要毁掉江东。

  “我一条都不会接受!”孙权咬牙切齿道。

  鲁肃叹了口气,他觉得吴侯失态了,失去了冷静,这可不是一国之君的仪态,他低声提醒道:“吴侯这样盛怒,或许正中了刘璟之计。”

  孙权一怔,鲁肃这句话如一盆冷水似的泼在他头上,他慢慢负手走到窗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良久他才缓缓道:“敬觉得这样的条件我能接受吗?”

  “当然不能接受!”

  鲁肃毫不犹豫道:“我当场表态,吴侯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条件,不过”

  鲁肃迟疑一下又道:“今天这些条件是贾诩向我提出,并非刘璟亲口说出,所以微臣以为,这不是真正的条件,还可以讨价还价。”

  孙权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这么高的价,还能怎么样讨价还价呢?八十万石,还是六十万石,销毁两千石战船,还千石战船,送我儿去,还是让兄弟去,我们都承担不起,敬,你明白吗?刘璟根本没有谈判的诚意啊!”

  说到这,他回头对门口侍卫道:“去把周都督请来!”

  ‘周都督?’鲁肃愣了一下。

  孙权淡淡一笑,“公瑾已经回来了,我撤销程普都督之职,重新任命公瑾为大都督,相信他不会让我失望。”

  鲁肃心中倒有点失望了,应该说吴侯也没有和谈的诚意,只是让自己去试探一下,稍遇挫折,就不肯再谈下去了,刘璟和吴侯双方都在试探,都不肯让步,看来是要决一死战了。

  其实鲁肃也没有看懂孙权的内心,孙权内心很矛盾,战与和各占五成,一方面他还远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手中还有六万水军精锐,还有柴桑城可以依靠,他认为自己还有取胜的机会。

  另一方面,程普的全军覆没让他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他害怕水军也会全军覆没,所以想用最小的代价脱困东去。

  但刘璟看透了他的心机,以天价条件堵住了他最小代价脱困的企图,逼迫孙权不得不战。

  这时,周瑜走进了书房,周瑜是刚刚才快马加鞭赶回来,他的军队还在返回的半,他得到徐盛的报信,当然知道形势严峻,江夏主力顺江南下,他们的火油自然也就运不出去了。

  没有火油的下雉城已经不重要,周瑜便放弃了夺取下雉城,急急赶回柴桑,他上前深施一礼,“参见吴侯!”

  “先坐下!”

  孙权还是没有回头,而是淡淡说道:“敬,你把见对方的情况告诉公瑾吧!”

  鲁肃便将他去江夏军和谈的情况详细地告诉了周瑜,周瑜心中也有了几分怒气,“吴侯,刘璟丝毫没有诚意,不用再谈了。”

  孙权点点头,“敬先下去休息吧!其他人都下去。”

  鲁肃起身告退,几名侍卫也都退了下去,房间里只剩下孙权和周瑜两人,孙权这才转身注视着周瑜,“我想知道,我们究竟有几分胜机,你照实告诉我。”

  周瑜沉思良久道:“坦率的说,我们只有分胜机,这并不是因为程将军在庐江之败,而是我们实力不及所致。”

  孙权坐了下来,问道:“你认为我们哪方面不如江夏军,火油吗?”

  周瑜笑了笑解释道:“火油只是一方面,现在我们也有火油,量虽少,但毕竟能发挥作用,关键是时机,此次西征正好是江夏军战胜曹军之后,士气旺盛,又是本土作战,有同仇敌忾的心理优势,而我们千里跋涉西征,士兵离开乡土远征,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利因素,此长彼消,所以我们只有成胜机。”

  “只有成?”孙权低低叹息一声,神情显得有些失落。

  周瑜沉思片刻道:“如果吴侯只是想撤军,或许微臣倒有一个冒险的计划。”

  孙权大喜,连忙道:“公瑾请说!”

  周瑜笑道:“可以用金蝉脱壳之计,明战暗退,用水战吸引刘璟,但我们实际上从陆撤军,这样便可以保存主力,用最小的代价撤回江东。”

  孙权呆了一下,“公瑾的意思是说我们放弃战船?可这里有我们江东近七成的战船,如果丢掉了,我们至少五年内翻不过身来,这和刘璟要求我们放弃五石以上战船有何区别?”

  周瑜点了点头,“没有所失,不会有所得,不仅是战船,至少还要放弃一万军队,才能保证主力平安东撤,而且”

  说到这,周瑜停住了,他发现吴侯有点心不在焉,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他耐心地等吴侯思考。

  孙权惊觉,连忙道:“我在听着,公瑾请继续说下去。”

  周瑜这才继续道:“而且必须今晚就撤离,派军船夜袭江夏军水寨,同时主力军队向东撤离,连续行军天才能摆脱江夏军的追杀。”

  “为何今晚就要撤离?”孙权不解地问道。

  “很简单,因为吴侯已经派敬与刘璟和谈了,暴露了主公示弱的心思,刘璟焉能不防我们从陆撤走,所以时间非常紧迫,必须今晚就撤离。”

  孙权半晌说不出话来,他低下头道:“让我考虑一会儿,再考虑考虑。”

  周瑜独自一人坐在外间默默地喝茶,他很了解吴侯,吴侯表现出的犹豫让周瑜明白了,吴侯不会采纳自己的方案,吴侯不想付出大的代价,放弃所有战船和一万军队,吴侯不肯接受。

  更关键是,吴侯此时还抱着一丝侥幸,至少还有分战胜江夏军的希望,这让周瑜已无话可说。

  这时门开了,孙权从里间出来,慢慢走到周瑜面前问道:“刚才公瑾说,如果两军决战,我们至少有成的胜机,有什么办法增加到五成呢?”

  周瑜沉默片刻道:“如果振奋军心士兵,再注重临战发挥,或许可以有四到五成的胜机,但我真不能保证。”

  孙权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但笑得很勉强,笑意只是一闪而过,神情随即变得凝重起来,他双拳捏紧,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我决定明天先和江夏一战!”

  次日清晨,八千军队整齐地站在柴桑站在城下,盔甲鲜亮,士气高昂,在城门前已搭建了一座一丈高的木台,孙权身着金盔金甲,手握古锭刀,目光锐利地注视着士兵们。

  在他身后,周瑜和黄盖则分别站在两边,周瑜面无表情,一言不发,而黄盖则有点激动,他手执长枪,身着铁盔铁甲,威风凛凛。

  这时,孙权将古锭刀高高举起,厉声大喊:“这便是乌程侯的古锭刀,是江东军的镇军之刀,在这把刀下,从无战败,今天这把刀将护佑你们出征,扬我江东军威,击败荆州军!”

  八千将士一起振臂高喊:“击败荆州军!”

  喊声响彻天空,孙权回头注视着黄盖,“黄将军听令!”

  黄盖大步走出,单膝跪下道:“末将在!”

  孙权接过虎符和金令箭,递给黄盖,“这一战我就交给你,不要让我失望。”

  “卑职绝不会让吴侯失望!”

  孙权点点头,又对八千将士高声大喊道:“杀敌一人,赏黄金五两,良田十亩,杀死或活捉敌军主将者,赏黄金千两,儿郎们,拼死一战吧!”

  江东军顿时士气高昂,杀机腾腾,孙权抽出战刀一指水寨,“出战!”

  八千江东军在黄盖的率领下,列队向水寨走去,他们分别登上了一艘千石战船,这时城头上号角声长鸣,“呜——”号角声响彻柴桑城,一艘艘战船缓缓驶出水寨,向江面驶去。

  与此同时,江面上早有江夏水军斥候发现了情况,驾驶快船赶回了江夏军水寨……

  刘璟在和鲁肃谈判后,便知道了江东军有撤退之意,他连夜调兵从陆堵截江东军东撤。

  得到禀报,刘璟和数十名将士赶到大船之上,远远眺望长江对岸,柴桑的江面宽,足有十余里,众人已经看见了江面上出现的小黑点,大概有艘战船,而且都是千石战船。

  不等刘璟开口,甘宁上前一步抱拳道:“卑职愿领军出战,给江东军迎头痛击。”

  刘璟赞许地点了点头,此战非甘宁不可,他又对沈弥和娄发二人道:“沈将军和娄将军可为左右副将,我给你们一万水军,战船艘,给我痛击江东军!”

  “遵令!”两人快步离去。

  这时,旁边贾诩低声笑道:“我倒觉得败了更好一点。”

  刘璟沉思片刻,摇了摇头,“虽然可以迷惑孙权,但这也会影响士气,还是步步为营,将他彻底击败。”

  贾诩点点头笑道:“以明计胜之也可以,不过我还是喜欢做一点手脚。”

  说到这,贾诩对刘璟附耳低语几句,刘璟会意,笑道:“可以,就依先生之计。”

  这时,江夏军水寨中也号角声齐鸣,低沉的号角声在江面回荡,一艘艘体型巨大的战船劈波斩浪驶出水寨,浩浩荡荡向江面上杀去,甘宁站在千石的主船之上,目光凌厉地注视江面。

  他很清楚,这次战役只要战胜江东军,他们就是南方的水上之主,甘宁见船队已经在水面展开,大声喝令道:“擂鼓摆阵!”

  ‘咚!咚!咚!’鼓声如雷,一艘艘战船分别聚集,士兵们士气高昂,期待着和河江东军一战,争夺水上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