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466章 摆不起的架子

第466章 摆不起的架子


  、、、、、、、、、、

  乔玄作为江东媒人的到来,使荆州和江东的联姻正式拉开了序幕,这是一场典型的政治婚姻,关于婚姻的各种流程及细节安排都是两边官方来协商敲定,反而没有了当事者的想法。

  这其中最关键一环是亲迎,江东明确提出,希望刘璟能亲自去江东迎娶孙尚香,这也是吴老夫人唯一的心愿,由吴老夫人和江东君主孙权做出书面的安全担保,尽管如此,荆州还是提出了刘璟要带八千军队护卫的要求。

  双方在反复磋商后,最终达成一致,军队由八千人缩减为六千人,战船不超过艘,上岸的随从不超过五人,而上岸后不进京口城,仅上北固山见吴老夫人,不超过两个时辰,江东军在北固山里范围内不能超过千人,允许荆州军派出五十名斥候等等。

  这些细节的敲定,便确定了亲迎的日,荆州迎亲船队将在八月初五出发。

  乔玄在江夏呆了天,终于将所有的细节一一安排妥当,黄昏时分,数十名女侍卫护卫着一辆马车缓缓停在贵宾馆大门前,一名女侍卫快步进了馆舍。

  此时乔玄正在房间里看书,管事跑进院,“国老,有要紧事!”

  乔玄一怔,放下书走到门口,只见一名身着软甲的带刀女护卫走进院,女护卫向他拱手施一礼,“可是江东乔国老?”

  乔玄心中有些不解,这是什么人?居然还有女兵,倒有点象从前尚香公主的两红粉骑兵,他含笑点点头:“我就是乔玄,请问姑娘是?”

  “我是州府府护卫军侯,奉夫人之命,请国老去府中一叙!”

  乔玄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刘璟之妻陶夫人的护卫,想想也是,虽然在这次联姻中,陶夫人事情并不多,但尚香公主一旦进了州牧府,陶夫人就立刻成为关键人物,无论于公于私,他都应该去拜访一下陶夫人,这也是江东对州牧夫人最起码的尊重。

  想到这,乔玄又是惭愧,又是懊恼,他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忽略了,这可关系尚香公主将来数十年的生活,他连忙道:“请容我更衣,马上就去。”

  乔玄换了正式朝服,头带峨冠,上了马车,向不远处的州府府驶去

  其实陶湛并没有闲着,她此时已经过了心理关,也在很认真地准备刘璟迎娶孙尚香的婚事,她的事情主要是布置孙尚香将来的居住处,另外还要审核迎娶聘礼,她考虑得很周全,不想让江东人耻笑。

  州牧府占地有亩,其中后宅就有两亩,后宅的核心是一面约五十亩大的湖泊,四周林木茂盛,布满了各种精美的亭台楼阁,七座院如七颗宝石般镶嵌的湖泊周围,完全是仿造未央宫椒房殿来建造,只是小了很多。

  陶湛决定将孙尚香的院安排在鹤舞院,这是后宅的第二大院,占地十亩,仅次于陶湛自己居住的鹿鸣院,也代表了孙尚香在府中的地位。

  虽然叫做院,实际上是由一片建筑群组成,各种房间楼阁足有四、五十间,站在最高的鹤阙上,可以凭栏而望湖水,风景为优美。

  陶湛正在指挥数十名丫鬟婆布置房舍,这时女侍卫军侯快步走来,向陶湛行礼道:“启禀夫人,乔国老已经到了,正在贵客堂等候。”

  陶湛点点头笑道:“辛苦你了。”

  她带着十几名侍女移步上了马车,向位于前宅的贵客堂而去。

  贵客堂内,乔玄正坐在堂上不慌不忙喝茶等候,天色已暗,堂内灯光通明,四周站了八名侍女,秦汉的厅堂和后世完全不同,建筑在基座之上,就像一座小殿,拱梁立柱结构,高顶宽殿,人坐在其中显得格外空旷。

  这时,大堂外传来一阵清脆的环佩声响,只见十几名侍女簇拥着一名梳着堕马髻,身着紫色长裙的美貌少妇走进了大堂,乔玄知道这就是州府夫人,连忙上前施礼:“江东乔玄,参见陶夫人。”

  陶湛微微一笑,“原来是乔国老,我们应该见过。”

  乔玄一都在考虑尚香公主之事,没有细想往事,陶湛这一提醒,他顿时想起来,陶夫人就是陶烈孙女,当年陶烈带她来江东拜访过自己,那时她才七八岁,后来自己长女嫁给孙伯符时也在婚礼上见过她。

  他有些尴尬地笑道:“我真是糊涂了,当年和令祖一起,我确实见过夫人,不过那是夫人尚年少,一晃很多年过去了。”

  “是啊!十几年了,乔长姊现在可好?”陶湛浅浅一笑又问道。

  “她还好,养育女,深居宫中,我也不大见到她。”

  陶湛一摆手,“国老请坐!”

  两人分宾主落座,陶湛又命人上茶,乔玄这时才注意到,陶夫人虽然身着紫色长裙,但布料却是细麻,并不是丝绸,头插的步摇簪、指环及臂钏等等装饰都是普通的赤金,这是寻常人家主妇的饰。

  他心中微微一愣,顿时又想起这几天所见所闻,襄阳街头男女大多衣着朴素,没有丝毫奢华之风,连他乘坐的马车也是装饰得为普通,不过马匹却很雄骏。

  乔玄这才慢慢明白过来,荆州崇尚简朴,原来是上行下效,身为堂堂的州牧夫人,富可敌国的陶家嫡女,竟然也是如此衣着简朴,她显然不是刻意装扮给自己看,应该就是她平时的装束。

  这个小小细节让乔玄心中颇为感慨,难怪荆州能连着进行数场大战,这和荆州的国力积累有着密切关系。

  陶湛抿嘴喝了口茶,又笑问道:“我家将军要迎娶江东公主,这不仅是荆州大事,也是我们家中大事,我也尽力而为,按照礼制安排起居住所,国老是否愿意与我去看一看未来尚香公主的住处?”

  虽然乔玄确实很想去看一看,但他知道,这只是陶夫人的礼节,而不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如果真去了,反而有点显得不信任,显得江东居高临下,他连忙笑道:“有夫人的安排,我完全放心,就不用去了。”

  陶湛淡然一笑,对方不愿去,她也不勉强,她又笑道:“另外也请国老转告吴老夫人,荆州虽然崇高简朴,但也并不强求一致,州牧府中也没有很严的规矩,一切可以随意,而且刘将军也很开明,并不限制家眷出入府门,虽然也有一些规定,但主要是从安全上考虑。”

  这一点倒很重要,乔玄知道尚香公主也不是讲究奢华之人,但她却很在意自由,就怕她出嫁了也管不住自己性,闹出很大的矛盾,这就不好了。

  虽然陶夫人显得很宽宏,可如果尚香公主过分,象未嫁时一样自在任性,估计谁家都受不了,否则为何江东谁家都不敢娶她呢?他回去必须要向吴老夫人好好说一说此事。

  这时,乔玄又看了看外面,天色已完全黑了,他便拱手笑道:“感谢夫人接见,给我解开了很多困惑,我会回去向吴老夫人表达夫人的敬意,时间已不早,我就告辞了。”

  陶湛点点头,回头吩咐侍女,“端上来吧!”

  一名侍女端着一只漆盘上前,盘里放着一只扁平的竹盒,打开盒,里面是一领簇新的、叠得整整齐齐的淡红色细麻长裙,陶湛笑道:“这是我亲手纺布并缝制的长裙,一共做了两件,我身上这件便是之一,另外一件我就送给尚香公主,希望她能喜欢。”

  乔玄是一个有位之人,他没有半点轻视,恭恭敬敬从盘中拾起盒,行一礼道:“夫人的恩情,我会转达给尚香公主!”

  送走了乔玄,陶湛来到了松风阁,松风阁是刘璟小妾小包娘的住处,紧靠陶湛的鹿鸣院,占地约亩,由二十几间造型精美的建筑组成,它比不上鹿鸣院的大气,也比不上鹤舞院华贵,但另有一种小家碧玉般的风格,小包娘非常喜欢这里。

  之所以小包娘单独得了一座院,是因为她有了身孕,她怀孕已经五个月,整个人显得丰腴了很多,胃口也特别好,当陶湛走进她的小院时,正好看见她在院里和两个丫鬟烧烤鹿肉。

  “这是在做什么呢?”陶湛走近前笑道。

  “大姐来得正好,王大娘刚刚送来的新鲜鹿肉,一起来尝尝!”小包娘虽然怀孕五个月,快要当娘的人了,可脸上笑容和心态还是从前一样率真。

  陶湛见烧得满院的青烟,不由眉头微皱道:“这么热的天,还要烧烤肉,你不觉得油腻吗?”

  小包娘笑嘻嘻道:“老人常说荤男**,这段时间我特别想吃肉,我估计肚里铁定是个臭小。”

  陶湛见她精神非常好,肌肤白里透红,身体状态佳,她又想起自己怀孕五个时,整天难受得要死,她不由相信了巫女的相面,小包娘果然是旺相,生孩绝对不费力,看来自己让夫君纳她为妾,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本来陶湛想找小包娘说说话,解除心中的烦闷,不过见小包娘这么喜滋滋的烤肉,便不想扫她的兴,陶湛笑道:“那你就慢慢吃吧!我先回去了。”

  她转身要走,小包娘却感觉到了她有心事,便把烤肉递给丫鬟,笑道:“反正也没什么事,阿姐进屋坐坐?”

  陶湛点了点头,跟她走进了房间,她现在实在想找人说说话,毕竟小包娘是服侍丈夫多年的人,或许从她这里,能知道一点丈夫的真正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