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477章 夷陵出事

第477章 夷陵出事


  、、、、、、、、、、

  “发生了什么事?”刘璟感觉到了董允的紧张。

  “就是今天上午得到的消息,刘备军队偷袭秭归得手,夷陵郡守辛治不幸阵亡。”

  这个消息顿时让刘璟大怒,厉声问道:“是谁守秭归?”

  “具体谁守秭归卑职也不清楚,司马副军师已经赶去南郡了。”

  刘璟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件事非常严重,秭归是他扼断刘备军队进入巴蜀的关键,一旦秭归失守,就意味着刘备将对巴蜀发动进攻,后果不堪设想。

  他又问道:“贾军师在哪里?”

  “军师在州衙,他说如果州牧有空,请过去一下。”

  董允话音刚落,刘璟立刻令左右道:“速把战马牵来!”

  亲兵们将他的马匹牵了上来,刘璟翻身上马,双腿一夹,战马疾跃而出,向城内奔去,

  不多时,刘璟带着名亲兵赶到荆州军政署,他翻身下马,快步向自己官房走去,正好迎面遇到了贾诩。

  贾诩上前施礼笑道:“恭喜主公迎娶江东公主。”

  刘璟微微点头道:“现在我已没有心思谈此事,说说秭归县吧!”

  贾诩点了点头,“主公请随微臣去官房说!”

  两人走进了官房,来到一座沙盘前,这是荆州和巴蜀的全景沙盘,长丈,宽两丈,耗时一年时间制成,加上董和秘密派人送来的巴蜀关隘防御图,使这座沙盘成为荆州军夺取巴蜀的重要布兵依据。

  贾诩用木杆指着秭归县道:“事情应该发生在前天晚上,李严的鸽信上说,刘备士兵混入一群千余人的难民中,渡江进了秭归县,然后趁守军不备,夺取了秭归县,和我们当初夺取秭归县的办法完全一样。”

  “等等!”

  刘璟听出了端倪,连忙道:“把鸽信给我看看!”

  他接过董允递给的鸽信仔细看了一遍,眉头皱成一团,“平安堡怎么会允许难民渡江,信中为什么不说?”

  平安堡是控制秭归渡口的一座城堡,有驻军,刘璟下达的命令是严禁任何人渡江,那么平安堡的守将为什么会允许难民过江,是他们滥发慈悲之心,还是本身已被刘备军队偷袭?

  贾诩点了点头,“这就是可疑之处了,既然是晚上渡江,就算真是难民,守军也不能肯定,当然不会允许他们渡江,我怀疑有两种情况,一是守军疏忽,被刘备军偷袭得手,其次是刘备军根本就不是从秭归县渡江,主公不觉得辛治死的很奇怪吗?”

  刘璟感觉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要么是李严对自己隐瞒了什么,要么就是李严自己也不清楚失守原因,想到这,刘璟有点心急如焚,对贾诩道:“我要立刻去一趟夷陵,把情况弄清楚。”

  贾诩劝他道:“主公刚回襄阳就立刻去夷陵,有点不妥当,仲达已经赶去了,主公还是听听他的消息吧!”

  刘璟摇摇头,“此事事关我们的巴蜀战略,如果被刘备抢占巴蜀,后果不堪设想,没有我的金牌,司马军师未必能压得住南郡军队,我必须立刻赶去南郡,要不惜一切代价夺回秭归县。”

  刘璟府宅内,陶湛正给孙尚香介绍鹤舞院,这里就是她以后的住处,孙尚香非常惊讶,她从前住在甘露宫,名字虽然叫做宫,可占地只有五亩。

  而这座鹤舞院占地就有十亩,各种精美的楼台亭阁足有近间,一座高四丈的鹤阙,濒水而立,面积达五十亩的月湖,竟是府中的私人湖泊。

  孙尚香感觉这简直就是皇宫的气势,连他兄长也不敢住这样的府宅,不过虽然感到有些僭越,但孙尚香心里还是非常喜欢,谁不希望自己住得更舒适一点呢?

  尤其这面湖泊,湖水甘冽,清澈见底,简直让她有一种跳入湖中尽情戏水的冲动,她第一眼便喜欢上自己的新家。

  陶湛能感觉到孙尚香的震惊和喜欢,这让她心中颇有点得意,荆州并不江东差,陶湛抿嘴一笑道:“说老实话,这座府邸我刚进来时,也觉得很不妥,听说这是前州牧仿照未央宫的椒房殿建造,我觉得奢侈了,但将军说,真正的州牧府比这个还要奢侈,这个已经是很低调了,我也没有办法,只得住进来。”

  孙尚香犹豫了一下道:“可是我一个住这么大的院,冷清了。”

  陶湛笑道:“可以让你的侍女也住进来,还会有些女护卫,反正白天没事你也可以到我那里去,我们说说话。”

  “大姐住哪里?”

  陶湛一指湖对面,“就在对面的鹿鸣院,我们可以坐船往来,要不然大了,走都要半天。”

  孙尚香也看见了,湖心有一座白玉亭,亭旁停着几艘画舫,四周有大片的荷花,荷花已谢,荷叶半残,几名老妇人正在整理荷塘。她想到一事,又小声问道:“这后宅会有男人吗?比如侍卫之类。”

  “怎么会有其他男人呢?”

  陶湛笑了起来,“前宅有不少男仆,但后宅只有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如果我那个小家伙也叫做男人的话。”

  她指着远处的一队巡逻女侍卫道:“不过后宅一共五十几名仆妇,另外有两名女侍卫,还有不少地方藏有暗哨,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现在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小家伙,估计他该睡醒了。”

  孙尚香点点头笑道:“我也最喜欢孩了。”

  她们沿着宽敞的石板慢慢地绕湖向对面走去,陶湛给她介绍两边的风景,到处是绿树成荫,甚至还有上年的香樟大树,巨大的树冠俨如华盖,看得孙尚香心旷神怡。

  这时,一名管家婆急匆匆跑来,“夫人!”

  陶湛给孙尚香介绍道:“这是阿吴婆,是后宅二管家,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找她。”

  陶湛又对管家婆道:“这就是以后的二夫人!”

  管家婆当然知道二夫人是谁,她连忙跪下行礼,“老奴叩见二夫人。”

  孙尚香笑着扶起她,“以后还请阿吴婆多多包涵。”

  “老奴不敢当!”

  陶湛又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老爷回来了,现在外书房,他说要马上去南郡,让夫人去一趟。”

  陶湛心中暗忖,‘怎么刚回来就走,把新婚娇妻丢在一边么?’

  她看了孙尚香一眼,歉然道:“将军经常不在家,我们都习惯了,不过这次一定是有什么重要之事,否则他不会这么匆忙离去,我和你去看看。”

  孙尚香点点头,她心中也有些黯然,她刚来新家,还希望丈夫晚上哄一哄自己,怎么转身就要离去,让她心中确实不舒服,但她也知道,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我听大姐安排!”

  两人快步向外书房走去,外书房位于外宅,两名亲兵正在帮刘璟收拾东西,陶湛进屋便笑道:“将军怎么刚回家就走,把尚香丢在一边,这可不是为夫之道啊!”

  刘璟歉然道:“刚刚得到消息,南方发生重大军情,虽然司马军师已经去了,但我还是不放心,必须要赶去,夫人就替我好好照顾尚香。”

  孙尚香满脸通红,她忽然问道:“我可以和夫郎一起去吗?”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尴尬,其实孙尚香是很希望跟随刘璟出征,但她现在说出来,就好像她不愿意接受陶湛的照顾一样,孙尚香也忽然意识到自己这话会让人误会,她连忙向陶湛解释道:“我不是不愿意和大姐在一起,只是我”

  她低下了头,“我不知该怎么说?”

  陶湛拉住她的手,柔声笑道:“我当然能理解,第一次见到你,你就是一个女将军的身份,其实你跟在将军身旁照顾他,我也放心,但这件事可不是我说了算,得他同意才行。”

  刘璟也很为难,他想了想对孙尚香道:“下一次再说吧!这一次情况紧急,而且你刚来襄阳,等你熟悉家里情况后,我再带你出去走走。”

  孙尚香点点头,“我明白,祝夫郎一顺风。”

  刘璟将陶湛和孙尚香一起拥入怀中,紧紧拥抱她们一下,低声对她们说道:“我走了,家里就交给你们了。”

  他放开她们二人,转身向大门外走去,陶湛和孙尚香一直将他送出大门,目睹刘璟远去,孙尚香忽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失落,仿佛自己再也无依无靠,她眼睛有点红了。

  陶湛心中轻轻叹了口气,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我没有妹妹,以后....你就做我的妹妹吧!”

  孙尚香鼻一酸,她连忙低下头,泪水竟不争气地涌了出来,颤抖着声音低喊道:“阿姊!”

  “走!跟我去看看孩。”陶湛笑着拉住她手,快步向后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