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488章 走投无路

第488章 走投无路


  、、、、、、、、、、

  董允快步走出帐,去后帐寻找记录,片刻他拿一本书走了回来,翻到具体的一页,呈给刘璟,刘璟看了一遍,问董允道:“徐长史建议在士基础上再设立吏之职,再提高钱粮补助,休昭有什么想法吗?”

  董允看过这本书,他笑道:“徐长史的真正意图,应该是想建立一种官员候补制,士再通过考试后,获得为官的资格,但一时没有空缺,他们就先在书院中研究问,等待有实缺后再补上去,在候补期间,他们的钱粮补助就不能和士一样了。”

  刘璟负手走了几步,缓缓道:“其实我倒不在意增加一点补助,我只是觉得这种考试选官制不合适。”

  “州牧是说由江夏书院考试选官不合适吗?”

  刘璟点点头,“既然是候补官资格,就应该由军政署统一考试,交给江夏书院做这种事,有点越俎代庖了。”

  董允笑了笑道:“这个问题我曾经和徐长史讨论过,我们都认为现在推行统一考试还不是时候,毕竟现在官员都是以举荐孝廉为主,一下取消孝廉举荐制,很容易遭到北方士族的反对和抵制,对我们引进人才不利。

  所以徐长史就想用一种委婉的办法,设立吏,名义上是为了提高钱粮补助,实际上是为荆州选官,以后荆州普通官员都从吏中挑选,这样渐渐就成了一种约定,也可以被士族们接受,将来再推行统一考试也就容易很多。”

  刘璟沉思良久,徐庶的方案也不能说不对,先让考试深入人心,然后再定制,这样循序渐进确实是稳妥之道。

  但徐庶是从选拔人才的角来考虑,而他刘璟不是,他是想笼络北方士族,要利用一次面向天下士考试的机会,将北方大世家的弟引入荆州为官。

  徐庶显然没有明白他的真实意图,他不缺人才,缺的是北方士族的支持。

  刘璟从桌案上取过书递给董允道:“这件事我批准,退回去,让徐长史他们再斟酌一下,另外告诉徐长史,我要求在今年秋天举行面向天下的公开取士!”

  停一下,他又对董允道:“还有....我需要一份北方各郡望族的名单,你准备一下。”

  董允点点头,“微臣会尽快准备,同时也会把主公的要求转达给徐长史。”

  这时,刘璟回头看一眼门口的亲兵,“什么事?”

  “启禀州牧,秭归城内有使者到来!”

  .........

  简雍心情忐忑地跟着士兵向军营深处走去,虽然他们封锁消息,不让荆州知道秭归城的粮食已绝,但简雍觉得那不过是掩耳盗铃,巫城都被荆州军攻下了,刘璟怎么可能不知道秭归城的粮食情况,否则也不会这样困而不打了。

  还有城内混乱局面,荆州军的大木台上看得清清楚楚,那么他的求和还有什么意义,除非投降,否则刘璟不可能有任何让步,刘封偏偏不肯投降,一定要让他和刘璟讨价还价,简雍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多时,他们来到中军大帐前,一名士兵高声禀报道:“启禀州牧,秭归使者已到!”

  “进来!”

  简雍被士兵们带进了大帐,大帐内正面坐着刘璟,旁边坐着一名头戴高冠的士,正是军师司马懿,简雍认识刘璟,却不认识司马懿,简雍快走两步,躬身施礼道:“简雍参见州牧!”

  刘璟笑了笑,“原来是简先生,我们好久不见了。”

  简雍苦笑一声道:“大概有五年了。”

  “但简先生却风采依旧,看得出很受皇叔器重,这次先生受皇叔之托,为何而来?”刘璟笑眯眯问道。

  简雍愕然,连忙解释道:“下官是从秭归城内而来,并非是从江对岸过来。”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误会了,那先生是来下战书吗?”

  简雍听出刘璟语气中揶揄之意,他紧咬一下嘴唇道:“我并非是来下战书。”

  “那是来投降啰!”刘璟毫不给他机会,抢断他的话头。

  简雍从刘璟的咄咄逼人的气势中,忽然意识到刘璟完全知道自己是来求和,所以才强势压制住自己,他叹了口气,一言不发,他实在不知该怎么开口。

  这时,旁边司马懿笑道:“或许简先生是来议和,我说得对吧!”

  简雍点点头,“请问阁下是?”

  “在下司马懿。”

  “原来是司马军师,失敬了!”

  简雍不再和刘璟说话,而是对司马懿道:“司马先生说得不错,我确实是来议和,我家公希望能和荆州军达成妥协,两家罢兵。”

  刘璟冷冷道:“刘封想怎么议和,先生直接说吧!”

  “我家公愿意交出秭归县,条件是准我们的军队撤到对岸,我们放弃秭归和巫城。”

  刘璟摇了摇头,“你们只能放弃秭归,巫城已经不属于你们了,另外,我最多允许不超过十人撤去对岸,多一人都不行。”

  简雍脸色大变,这就等于军队全部投降,怎么可能?他嘴唇动了动,“那带走一半军队”

  “不行!”

  不等简雍说完,刘璟便断然拒绝,“我说过了,最多十人离去,多一人都不行!”

  简雍无奈,只得施礼道:“那我回去和公商量一下。”

  刘璟立刻命令手下,“送简先生出营。”

  简雍告辞而去,刘璟和司马懿对望一眼,司马懿淡淡笑道:“今晚刘封必然突围!”

  .......

  刘封脸色铁青地听完简雍的禀报,刘璟的苛刻条件令他怒火万丈,他捏紧拳头咆哮道:“我宁可战死,也绝不受辱!”

  “公息怒,现在不是发怒之时,我们要冷静想想对策。”

  刘封长长吐了一口闷气,恨声道:“还能有什么对策,难道还要我掉头去打巫城吗?那只会让我死得更快。”

  简雍思虑半晌,他也无计可施,他们除了突围外,就只能接受刘璟苛刻的条件,那实际上就等于投降,可留在城中没有粮食,天后也会全军崩溃,简雍左思右想,一时也拿不出一个合适的方案。

  这时,刘封冷笑一声道:“或许我可以驱民为先锋,这样突围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简雍大惊失色,连连摆手,“不可!那样会把皇叔的名声毁坏殆尽,要铸下大祸。”

  刘封只是一时之言,他也知道父亲把名声看得重,自己驱民作战,就算一时成功,父亲绝不会饶恕自己,或许还会杀自己向秭归人谢罪,刘封负手走了几步,他在考虑怎么向父亲交代,如果不打一仗,六千军队就丢掉了,巫城和秭归也完了,父亲同样不会饶他。

  想到这,他停住脚步,咬牙切齿道:“左右是个死,若不打一战,我怎么甘心!”

  夜幕降临,高高木台上,荆州军石砲攻势依然在继续,整个城内弥漫着呛人的粉尘,在靠近东城门处,六千军队已经全部集结完毕。

  刘封将一部分粮食分给了士兵,每人只分到两合米,这让所有的士兵都忧心忡忡,就算冲出重围,这点米又能让他们支持多久。

  “弟兄们放心,前面还有信陵县,那里没有什么守军,还有足够的粮食,只要我们冲出重围就有希望了。”

  刘封顶盔披甲,手执一杆亮银枪,胯下一匹雄骏的白马,他不停地安抚士兵。

  或许士兵们被他迷惑,但军官们却不傻,信陵县怎么可能没有守军,就算杀过信陵县,那西陵县怎么办?杀过西陵县,他们又怎么渡江?根本就没有一点希望。

  这时,刘封将心腹大将赵威叫到一边,低声对他道:“你率五军守住秭归,等我返回后,你可立刻关闭城门,不准让荆州军杀进来。”

  赵威抱拳应道:“请公放心,卑职不会有任何闪失。”

  “开城门!”

  刘封低低一声令下,城门缓缓开启了,士兵们开始列队向城外奔去,刘封长枪一挥,“给我杀出去!”

  六千士兵冲出城门,直向荆州大营杀去,在夜色中,刘封却渐渐放慢速,他压根就没有打算突围,他只是想作战一次,给父亲一个交代,然后他再答应刘璟的条件,丢下军队回对岸,这些士兵的死活,他才不会管。

  士兵们刚冲出一里,对面忽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战鼓声响,“咚!咚!咚!”喊杀声震天,万荆州军从南北两个方向杀来,声势浩大,瞬间便和刘备军迎面撞在一起,瞬间便杀得刘备军队哭爹叫娘,调头逃命。

  刘备军士气早已低迷到冰点,再加上对方早有准备,更使他们胆寒,军队一触即溃,在军官们的带领下,士兵们纷纷跪地投降,后面的军队则无心恋战,掉头向城内奔逃,刘封见对方早有埋伏,他第一个调转马头回城。

  不料城门已紧闭,士兵们奔回却无法进城,刘封急得大喊:“城上快开门!”

  城头上出现一员大将,正是他留下的守将赵威,他率五军守城,当大军刚出城,他便立刻关闭了城门,赵威在城头冷冷道:“长公,我已决定投降荆州军,你要突围,自己去吧!恕我不奉陪。”

  刘封气得几乎晕倒,他又哀求道:“赵将军,我一向待你不薄,你何必断我后?”

  “呸!”

  城上赵威大骂道:“你为一己之利出卖将士,还有脸回来?去死吧!”

  他暗暗张弓搭箭,猛地一箭射向刘封,刘封急躲,却慢了一步,被一箭射中肩窝,他大叫一声从马上栽落。

  就在这时,廖化率领千军掩杀而来,士兵们见大势已去,无可逃,纷纷跪地投降,赵威也下令开启城门,率军出降。

  秭归城破,铺天盖地的荆州军杀进了城内,这时,刘璟在数骑兵护卫下纵马疾奔而至,他忽然看见被俘的简雍,便勒住战马,缓缓来到简雍面前,简雍双手被缚,垂头丧气,不敢抬头看刘璟一眼.

  刘璟笑了笑,“简先生不必害怕,我们是老相识了,我不会为难你,烦请先生过江一趟,替我给刘备送一封信,如何?”

  简雍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就这么放自己吗?刘璟微微一笑,“如果先生是诸葛亮,或许我就不会放了。”

  简雍臊得满脸通红,刘璟这是在暗示自己没有价值,不值得一用,他长长叹了口气,“简雍确实是无能之辈,南征北战二十年,却不能替主分忧,罢了,简雍愿为州牧送信。”

  刘璟看了他一眼,随即令道:“放了他,给他一艘船送他过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