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493章 诸葛平南策

第493章 诸葛平南策


  、、、、、、、、、、

  刘备无奈接受了夺取巴蜀无望的现实后,率军返回了公安县,但对于刘备来说,现在不仅是夺取巴蜀无望,而且他在荆南也呆不下去了。

  刘璟已经明确向他提出了用荆南换关羽的条件,问题并不在关羽身上,而是在于刘璟的态。

  刘璟已经明确提出了收回荆南的要求,就算没有关羽,他也将用武力夺回荆南六郡,衡阳、武陵、零陵、桂阳,还有湘东和临贺两个小郡,这是他刘备的最后基业,如果刘璟要收回,那他该怎么办?难道真的只能去交州?

  刘备一忧虑忡忡,这天中午,他率领军队终于抵达了公安县,城门口,诸葛亮率领众官迎了出去,此时诸葛亮已经知道关羽夺船失败被俘的消息。

  虽然关羽并没有按照他的计谋在夜间突击登陆后再夺船,而是用陆战的方式反复试探,结果给了对方准备的机会,以至于失败被俘,但诸葛亮并不想因此推卸自己的责任。

  但让诸葛亮更加黯然的是巴蜀计划彻底失败,使他夺取巴蜀,分天下的大计成为泡影。

  说到底是他们实力不济,他们南撤长江以南后,便再也没有机会参与战略角逐,也就无法在赤壁大战后分一杯羹。

  正是赤壁大战的战果,使刘璟迅速强大起来,从而再次击败了江东的野心,对于眼前的危局,诸葛亮心知肚明,他也知道,他需要和刘备好好谈一谈了。

  “微臣诸葛亮参见主公!”诸葛亮走上前,向刘备深深行一礼。

  刘备疲惫的摆摆手,“先生不必多礼,备有很多话想和先生详谈,我们先进城吧!”

  “主公请上车!”

  刘备将军队交给了张飞,他改乘马车,带着诸葛亮一起坐车进了城。

  马车内,刘备透过车窗静静地望着公安新城,这座他刚刚建立的新都城,很多房屋还没有最后完工,新都城内的居民一大半都是来自对岸的江陵,他们满怀希望建设自己的新家园。

  一群群孩快乐地从他马车旁跑过,民居屋顶的烟囱里正袅袅冒着炊烟,十几名妇女正聚在一口水井旁洗衣淘米,笑声不断传来,一切都是那么生机勃勃,可惜,他刘备将不得不放弃了。

  刘备长长地叹了口气,眼睛里充满了对这座城池的眷恋

  回到自己官房,刘备命令所有亲卫都退下,房间里只剩下他和诸葛亮两人,沉思片刻,刘备开口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默。

  “这是刘璟在秭归给我的亲笔信,军师先看看吧!”

  刘备将刘璟的亲笔信递给了诸葛亮,诸葛亮接过信默默地看了一遍,他合上信说:“亮的第一个请求,是希望主公撤去亮军师之职,以惩处亮在江陵之败的责任,亮愿以幕僚身份继续辅佐主公。”

  刘备摇了摇头,叹息道:“江陵之败和先生无关,是司马懿援军及时赶到,也是二弟未能贯彻军师夜夺水寨的策略导致,如果一定要说责任,那是我的责任,我没有给先生足够的军权。”

  诸葛亮正要开口,刘备却一摆手打断了他,有些不悦道:“现在正是我们危难之时,希望军师与我同心合力,共渡危难,不要再给我施加压力了。”

  诸葛亮心中暗叹,他只得长身施一礼,“亮愿鞠躬尽瘁,为主公分忧解难。”

  “好吧!先生说说刘璟这封信,我该如何应对?”

  诸葛亮沉思片刻道:“刘璟取巴蜀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不过他也不想过于急躁,我估计他会休养生息一段时间后,再对巴蜀动手,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一定会利用东州士和巴蜀本土系的矛盾引发益州内乱,给他进军巴蜀找到借口,但在进巴蜀之前,他一定会先取荆南。”

  刘备颓然坐下,之前只是他自己猜想刘璟会取荆南,但他多少还抱有一线希望。

  而现在是从诸葛亮口中说出,意义就不一样了,刘备就像被判处刑一般,脸色晦暗,神情沮丧之,半晌,他嘶哑着声音问道:“就没有一点希望了吗?”

  诸葛亮摇了摇头,“刘璟原本是希望江东攻取荆南,然后他再从江东手中夺取,毕竟是刘琦的封地,但我估计他会要求朝廷明确荆州的范围,或者封他为桂阳守,这样便可以名正言顺进兵了。”

  这番话就仿佛寒冬里的一缕春风,让刘备已经枯萎的心顿时又迸出一线生机,他急忙问道:“军师认为曹操会答应吗?”

  诸葛亮半晌说不出话,他也感觉到了刘备的绝望和期待,他不忍心再直言伤害到刘备,只得以沉默应对,刘备呆了一下,苦笑道:“有什么话军师就直说,我还不至于那么脆弱。”

  “其实曹操封主公为交州牧,就已经默许刘璟对荆南六郡的拥有,只是刘璟顾及到刘琦的影响,才迟迟没有动手,但这并不代表他不要荆南,用关将军来换取荆南,也是他的一种姿态,看得出他不想在荆南动武。”

  “那我还有多少时间?”刘备沉声问道。

  “这就需要和刘璟谈,如果谈得好,半年时间应该能争取到,毕竟他也需要时间准备。”

  刘备没有说话,他负手慢慢走到墙边地图前,久久凝视着交州,在他从前的印象中,交州从来都是荒蛮之地,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去那里。

  但现在他得去了,可就算荒蛮之地,现在也已经被大势力占据,他刘备还挤得进去吗?

  诸葛亮也走到地图前,微微叹息道:“我有时也很佩服刘璟的目光长远,他明明可以消灭我们,但他却没有这样做,而是把我们赶去交州,他是想利用主公的力量统一交州,经营交州,将来他便可以直接从主公手中把一个富裕而不再荒蛮的交州接过去。”

  刘备冷笑一声,“他想得很好,可他办得到吗?”

  诸葛亮也笑了起来,“其实岭南虽然偏居一隅,但有了当年南越王赵陀及后人打下的基础,主公完全可以称雄一方,建立帝业,不一定非去巴蜀,我们可以打造战船,训练甲士,等待时机,待中原虚弱疲惫,我们便可以乘风破浪,北征中原,也有机会再建功业。”

  刘备心中的雄心壮志又渐渐燃烧起来,或许他没有重回中原的机会,但他孙可以继承他的事业,一定能实现自己的理想。

  想到到这,刘备又满怀信心道:“交州大势力中,我们可以从吴巨这里下手,我和吴巨有旧,而且吴巨支持琦公,只要我们从吴巨这里打开缺口,我们就能在交州立住脚。”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不再谈荆南,而是把话题转到了交州,诸葛亮并不看好刘备的乐观,不管刘备和吴巨有再深的交情,不管吴巨怎么支持刘琦,但他都不会损害自己的切身利益,他不可能将苍梧郡拱手相让。

  诸葛亮沉思片刻道:“主公是朝廷任命的交州牧,不管吴巨、赖恭还是士燮,他们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在道义上,主公先就占了优势,其次便是我们还有一万五千军队,要强于吴巨和赖恭,弱于士燮,我们可以分而击之,逐个蚕食。”

  刘备拱手笑道:“愿闻其详!”

  诸葛亮用木杆一指地图上的郁林郡道:“从零陵下去,当其冲便是赖恭的郁林郡,赖恭此人野心勃勃,和吴巨敌对,所以我们第一个就要吞掉他,而且我知道此人有勇无谋,我略施小计便可以将他的六千军毛发不损的收为己有。”

  刘备大有兴趣,又连忙道:“军师请说下去!”

  诸葛亮又一指苍梧郡笑道:“吴巨有军队五千人,那我们军队已超过两万,这个时候主公表面与他议和,安抚住他,而我们军队只要赶在士燮救援之前,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兵临城下,我想吴巨除了投降主公,他已经别无选择了。”

  刘备缓缓点头,“军师果然高明,那士燮又该怎么对付?”

  诸葛亮淡淡道:“士燮有两万军队,他的家族在交州根基很深,稍微麻烦一点,但我们只需一年时间便可以剿灭他,关键在于士燮的势力范围,这是他最大的弱点。”

  诸葛亮用木杆指了指南海郡,又指向交趾郡,笑道:“主公没发现吗?士燮的军队和根基都在西面的交趾郡,但人口最多、农耕最发达之地却是在东面的南海郡番禹一带,那里是赵佗从前的都城。

  而交趾和番禹只通过狭长的高凉郡和合浦郡连接,我们只要切断高凉及合浦,番禹便唾手可得,士燮只能退缩到交趾以南,没有了番禹的粮食供给,士燮怎么养活他的两万军队,只需对峙一年士燮便撑不住了。”

  刘备叹息一声,“军师足不出户,便有了平南之策,足慰我心,我决定明天就派使者去荆州,和刘璟好好谈一谈,争取到半年时间准备,另外,希望他能早日放回二弟。”

  诸葛亮沉吟一下道:“还是让微臣去吧!我想只要把一个人交给刘璟,就能说服他放回关将军。”

  “谁?”刘备回头问道。

  诸葛亮微微叹了口气,“微臣说的是刘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