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07章 上兵伐谋

第507章 上兵伐谋


  、、、、、、、、、、

  江陵,荆州军进攻荆南已经过去了一个月,虽然从实力对比来说,这场力量悬殊的战役应该半个月便可以接受,但事实上,荆州军队从一月初开始集结,到现在已经月中旬了,战争依然没有结束的迹象。

  从荆州军传出的种种战报来看,是因为荆州军在衡阳郡遭遇到了刘备军队顽强抵抗,战争打得十分惨烈,荆州军进攻不利。

  当然,刘璟是在耐心等待巴蜀的消息,他的八万军队实际上只有一万军队去荆南各郡接收城池,而七万军队则分别驻扎在长江两岸,等待西进巴蜀的命令。

  上午,一艘渡船从长江对岸驶来,刘璟就站在码头之上,等待这艘渡船靠岸,从对岸过来之人是零陵守刘之刘贤,对刘璟而言,他见刘贤并不是因为刘是零陵守,而是因为刘贤是代表刘氏家族来和自己接触。

  刘氏家族在曹军南下后被一分二,一小部分随刘琮去了邺都,而大部分都南下荆南投靠了刘琦,却无一人去江夏投靠刘璟,这里面的主要原因就出在零陵守刘的身上。

  刘在刘氏宗族中的威望很高,仅次于刘表,而且他待族人厚,早在刘表病危之际,他便开始帮助族人在零陵购屋置地,帮他们转移财产,安排退。

  也正是因为大部分族人的财产都已转移去了零陵,所以当曹军南下后,荆州的大部分刘氏宗族都渡江去零陵躲避战乱,甚至包括刘虎的父母也去了零陵。

  还有一个原因是刘备重用刘表族人,除了刘出任零陵守外,刘磐也出任衡阳守,刘琏则出任武陵郡丞,更不用说刘琦还是荆南名义之主。

  不过荆南大势已去,眼看刘备即将南去交州,刘璟将统一荆州,刘氏族人也须作出一个抉择了。

  是继续跟随刘备去交州,还是回归襄阳?众人各有想法,不过刘琏意外在西陵县被俘,带回来了刘璟的口信。

  回归襄阳呼声渐渐在刘氏族人中占据了上风,随着荆州军开始南下,刘便令儿刘贤来江陵和刘璟商谈家族的回归问题。

  尽管刘璟为反感这些墙头草族人,当初自己在江夏时无人来投,现在自己统一荆州了,又厚着脸皮,好像还是恩赐于自己,刘璟就恨不得将这些势力族人统统赶去交州。

  但刘璟也知道,他问鼎天下时,还需要这些族人替自己在皇族中呐喊,这些族人对他还有用,他便忍住了心中的不满,前来迎接刘贤。

  渡船缓缓靠岸,刘贤从船头走了下来,他年约十岁,身材中等,容貌清秀,是一个很典型的读书人,但他同时协助父亲处理政务多年,出任守从事,也渐渐锻炼成了一个精明能干的郡官。

  刘贤一眼便看见了码头上的刘璟,虽然接触次数不多,但刘璟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早就曾对父亲说过,若族长将州牧之位传侄不传,或许才是明智之举。

  事实证明,他的预言完全正确,刘璟不仅保住荆州,而且在数年的时间内,将荆州打造成一个强大的汉室诸侯,当年族长也远远不及。

  刘璟笑着迎了上来,拱手道:“兄长一辛苦了。”

  刘贤没想到刘璟会亲自来码头迎接自己,他心中有些感动,连忙还礼道:“州牧忙之中来接下官,下官感激不尽。”

  “这话就见外了!”

  刘璟上前挽住他胳膊笑道:“我可不是来迎接守从事,而是来接我的兄长,难道不应该吗?”

  刘璟诚恳的笑容让刘贤心中感到一丝暖意,同时也倍感有面,他也笑道:“既然是叙亲情,那我也就不见外了,璟弟一向可好?”

  刘璟大笑,“这就对了,兄长请随我进城细谈。”

  两人上了马车,马车向江陵城内疾驶而去,这时,刘贤有些担忧地问道:“长公真的病故了吗?”

  刘璟叹息一声,“他还在襄阳,给他喝酒还有点精神,若没有酒,他天都撑不住,不过张仲景说他生机已绝,熬不过这个夏天了。”

  刘贤默默点头,他们都知道刘琦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刘备明显是用酒色慢慢毁掉刘琦,刘备好独占荆南,在这一点上,族人对刘备都为不满。

  刘贤也叹了口气道:“所以大家听说长公病故,都不奇怪,他能活到今天,也是他命大了。”

  “不讲这些,伯父身体可好?”

  “他身体也不好了,不过不是长公那种虚弱,只要用心调养,可以安晚年。”

  刘璟点点头,笑道:“我听说伯父已经在去年就把郡务全部交给兄长了,荆州事务繁多,我一个人穷于应付,兄长可一定要帮帮我。”

  这就是刘璟的一个表态,他不会夺取族人的权力,这也是刘贤来江陵想和刘璟商谈之事,没想到刘璟在马车上就主动表态了,这使刘贤长长松了口气,也使他看到了刘璟的诚意。

  刘贤沉默片刻道:“上次琏弟带来了璟弟诚意,我们为此商议多次,最后一致认为,大家都是一家人,我们很愿意为荆州刘氏在汉室崛起而尽一份力。”

  这句话正是刘璟想听到的结果,他笑了笑,不露声色道:“应该这样,兄弟一心,其利断金,我们家族不乏人才,象磐兄和贤兄都是州郡之才,甚至一些德高望重的长辈,他们完全可以去邺都参与皇室宗族的活动,不能让刘氏宗族忘记我们荆州一支。”

  这就是刘璟的真正目的,将一些有威望的族人迁去邺都,参与皇族的活动,渐渐为自己在皇室中占据一席之地。

  刘贤明白刘璟的意思,叹息一声道:“父亲也是这样说,我们荆州一族从先族长开始就低调,从不和京城皇族往来,渐渐地被京城遗忘了,据说琮弟带去的族人在邺都过得很不好,遭人歧视,连购买的房产都被人强占,父亲也希望能扭转这种局面,关键是有荆州在后面支持。”

  说到这,刘贤满怀期待地向刘璟望去,这也是他父亲刘的抱负,不再偏安于南方,他也愿意走进邺都,在都城皇族中奠定地位,成为皇族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但这必须要得到刘璟的全力支持,只有强大的后台支持,刘在京城才会游刃有余,否则只能像刘琮族人一样地落魄了,说到底,刘想成为刘璟在邺都的代表。

  刘璟沉思片刻,既然双方都有此意,那也未尝不可,他便缓缓点头道:“如果伯父肯去京城,我会全力支持!”

  ........

  马车驶到了城门口,放缓了速,这时守城军官已在城门口等候,他快步走上前,“启禀州牧!”

  刘璟拉开车帘问道:“什么事?”

  “司马军师已经回来了,就在刚刚进了城,他说有急事要找州牧。”

  “我知道了!”

  刘璟回头对刘贤笑道:“我可能要先处理一些军务,兄长先休息片刻,我们下午再谈。”

  刘贤连忙拱手说:“我不急,贤弟尽管去忙!”

  刘璟下了马车,换乘战马向军衙疾奔而去,刘贤的马车不慌不忙掉头向馆驿而去。

  片刻,刘璟便奔回了军衙,他翻身下马,快步跑上台阶,他现在为关心成都之事,毕竟巴蜀战略才是他眼下的重中之重,司马懿归来,一定给他带来了重要情报。

  这时,司马懿迎了出来,他刚刚返回江陵,也急于向刘璟汇报,“参见州牧!”

  “军师辛苦了!”

  刘璟笑着安抚他,“巴蜀那边应该有不少消息吧!”

  “确实有很多新情况,很多是我们之前没有想到之事。”

  刘璟点点头,“到房间去说吧!”

  两人走进官房坐了下来,刘璟又命亲卫上茶,这才问司马懿,”我一早接到成都的鸽信,说益州军有出兵汉中迹象了,可是军师说服了刘璋?”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司马懿叹了口气,便将成都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了刘璟,刘璟顿时脸沉了下来,怒道:“竟然敢刺杀我的军师,他们吃了狗胆了,一个道歉就可以完事了吗?”

  司马懿又道:“临走时,刘璋再承诺,一定会给我们一个交代,但我得到一个消息,刺客可能是刘璋之刘循派出。”

  “哼!我不管是谁干的,这件事绝不能善罢甘休,就算他出兵汉中也不行,如果他想不了了之,这件事就是我出兵的借口。”

  司马懿笑了笑,“刘璋就算给个说法,也不过是找个替罪羊,比如说张松门客为主报仇之类,反正张松也被杀了,然后再送几颗人头说是策划者,向我们谢罪,所以这件事就当是意外,州牧也不必动怒,它影响不了大局,关键是我们的巴蜀计划,现在在按计划进行,不过里面会有几个变故。”

  “会有什么变故?”刘璟沉声问道。

  “第一个变故就是刘璋出兵汉中的动机,他可能是想自己吞掉汉中,不会再交给我们,也就是说,他打算撕毁协议了。”

  刘璟冷冷笑道:“但这也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不是吗?”

  司马懿点点头,“这确实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但这对我们并不重要,不过刘璋居然是让次刘纬率军北征汉中,这就耐人寻味了。”

  刘璟有些不解,他不明白次带兵有什么区别,司马懿明白刘璟的迷茫,他轻轻叹口气道:“所谓知己知彼,战不殆,可是我们并没有完全了解巴蜀,这是我的责任,我也是从云绍那里知道,刘璋的两个儿刘循和刘纬为抢世之位,暗中斗争激烈,尤其这个刘纬是雍闿的女婿,雍闿是永昌守,他和牂柯守朱褒、越巂夷王高定结成方同盟,手中握有甲兵数万。

  这次刘纬率四万军北征,实际上在巴蜀的控制力就超过了长刘循,一旦刘璋出事,刘纬绝不会承认刘循接任益州牧之位,巴蜀内战必起,我怀疑雍闿也会率军北上。”

  这个消息着实让刘璟没有想到,他记得上次司马懿提到过此事,但他们都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真的发生了。

  刘璟负手在房间来回踱步,他最早是想挑起东州士和巴蜀本土系的内讧,让他们自杀厮杀,他们就得到出兵的借口。

  但这样的代价很大,至少会死伤数万人,几乎会将巴蜀毁掉一半,彻底使巴蜀内部分裂,对他将来的巴蜀税赋不利,所以刘璟也并不是愿意采用这个方案,迟迟犹豫不定。

  现在刘璋嗣内斗又给带了新的机会,刘璟沉思良久说:“虽然这件事我们事先没有想到,但刘璋的两相斗只会对我们更有利,所以也不见得是坏事。”

  “可是.....早知如此,我们就没必要引发东州士和巴蜀本土系的内乱了。”

  司马懿有些懊恼,他经验还是不足,考虑问题不周全,导致出现了这个重大的遗漏,才使他们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策,走错了方向,这令司马懿心中万分自责。

  刘璟笑了笑,安慰他道:“军师也不必自责了,一个强大的东州士也并非我的期待,就是不利用他们自相残杀,我将来也会逐渐削弱东州士的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