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10章 刘璋之死

第510章 刘璋之死


  、、、、、、、、、、

  广汉郡新都县,一支由千余人组成的队伍正沿着官道缓缓向东南而行,这支队伍便是益州牧刘璋的巡视车队。

  作为一州之牧,每年的春秋两季都是刘璋出巡的季节,或东去巴东,或南下江阳,或者北抵梓潼,或西达汉嘉,每次出巡大概都在一个月左右。

  而这一次因为建平郡回归了益州,所以刘璋兴致勃勃地将东去巡视的目的地定为秭归县,他的队伍行走缓慢,从成都出发,走了两天后,队伍才抵达新都县。

  此时正是中午时间,离新都县还有十里,刘璋感到身体有些不适,便下令在新都驿临时歇脚,队伍缓缓在驿站前停下,驿丞连忙奔了出来,行礼道:“新都驿丞王微参见州牧!”

  两名侍妾一左一右扶着脸色苍白的刘璋从马车里出来,刘璋只觉得一阵阵心绞疼痛,疼得他冷汗都从额头流下,连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摆摆手,一名侍卫连忙对驿丞令道:“还不快去准备房间,州牧要休息!”

  驿丞呆了一下,慌忙转身向驿站里跑去,这时,随队的两名医匠闻讯匆匆赶来,一名医匠摸了摸刘璋的额头,低声问道:“州牧,哪里不舒服?”

  刘璋吃力地指了指胸口,声音低微道:“这里....疼得厉害!”

  这是心绞痛,两名医匠连忙命侍卫将刘璋送进房间里躺下,此时刘璋已疼得象一只大虾,身体蜷缩成一团,在床榻上痛苦地打滚,苍白的脸变成了紫色,呼吸困难,额头上大汗淋漓。

  两名医匠感觉问题严重了,焦急地吩咐侍卫道:“快去端一碗酒来!”

  一名侍卫飞奔出去,很快端了一碗米酒进来,医匠将两丸丹药捏碎,放在酒中化开,扶起刘璋,要强行给他灌药,刘璋竟口吐白沫,人已经昏迷过去,两名医匠呆了一下,连忙摸他的脉搏,微弱得几乎感觉不到了。

  “不好!”

  医匠惶恐起来,对周围侍卫结结巴巴道:“州牧....不行了!”

  侍卫们都惊呆了,早上还好好的,怎么中午就不行了,侍卫领一把将服侍刘璋的一名小宦官揪起来,怒吼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宦官吓得面如土色,浑身如筛糠,一句话说不出来,一股水滴滴答答从他裤管里流出,臭气传来,他竟吓得大小便失禁,侍卫领扔开他,回头对一名侍卫令道:“速去把王参军请来!”

  王参军便是王累,他跟随刘璋去秭归巡视,此时他正在马车内收拾东西,还没有进驿站,他听说州牧出事,吓得慌慌张张跑来,众侍卫纷纷闪开一条,王累挤到榻前,焦急地问医匠道:“州牧怎么样?”

  一名医匠绝望地摇摇头,“脉搏时有时无,已经回天乏力了。”

  “怎么会这样?”王累急得大叫起来。

  “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但要准备后事了。”

  王累眼前一黑,几乎要晕倒,他勉强稳住心神,忽然想起一件更要命的事情,州牧若有长两短,谁来继承益州牧之职?

  按理应该是长刘循,但这些天刘璋天天痛骂长,还将他关押起来,而次刘纬却受恩宠,掌握重兵,刘璋还说要把州牧之位传给次,就算是气话,但很多人都听见了。

  王累心乱如麻,他立刻回头对侍卫领道:“立刻派人回成都禀报,让官都赶来新都,商议后事!”

  侍卫领连忙派人去成都通报,王累无力地走出房间,在院里一块大石上坐下,现在是益州最要紧的时刻,州牧居然出事了,这简直就是上天要灭亡益州啊!

  “参军!”

  王累听见有人在低低喊他,他一回头,只见一名医匠在院角落向他招手,他快步走了上去,“怎么了?”

  医匠将他拉到一个无人处,低声道:“在房间里我不敢说,但州牧是中了剧毒!”

  “啊!”王累大吃一惊,一把抓住医匠手腕,颤声问道:“是什么毒?谁干的?”

  “我也不知是什么毒,但肯定是身边人所为,我已逼问过小宦官,他发誓不是他干的。”

  “难道是”

  王累想到了刘璋带在身旁的几名侍妾,医匠点了点头,“一般中毒,最早便发生在凌晨到上午这段时间,我仔细问了小宦官,除了名侍妾外,还有五名侍卫也接触过州牧,一定是他们中间的某人所为,甚至包括李统领,他也有嫌疑。”

  王累心念急转,这有可能是两位公争夺州牧之位,也可能是外敌所为,他顿时心乱如麻,就在这时,房间里传来一阵哭声,有人声嘶力竭地大喊:“州牧——”

  王累只觉双腿一软,竟跪坐在地上

  刘璋在东巡上意外暴毙,尽管官方严密封锁消息,但各种小道消息还是迅速流传出来,顿时闹得满城风雨。

  成都城内上上下下都在谈论刘璋之死,有人说他是纵欲过,精尽而亡,有人说是被新都县有名的金环蛇咬死,还有人说他发动北征汉中,被张鲁派人毒死。

  各种荒诞且不着边际的传闻很多,但传得最多、最可靠的消息却是两夺嫡,这是自古以来流传得最多的故事,为了争夺权力,父之间、兄弟之间,各种残酷的手段无不用其。

  也正是这个传言,使得朝野上下都在关注州牧的继承者,刘璋已暴毙天了,但新的州牧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这时很多人都得到了一个消息,成都高层为新州牧之位争吵不休,以别驾黄权、刘巴、杨怀、高沛为的部分巴蜀本土系高官支持次刘纬即位,但以张任、王累以及东州士领袖董和、法正等人都支持长刘循,而举足轻重的费家则持中立态。

  双方在州衙争论不休,一剑拔弩张,形势异常紧张,到了第四天,争论依然没有结果,刘璋也无法下葬,成都城的气氛也渐渐变得紧张起来,手握兵权的张任开始下令军队夜晚实行宵禁。

  黄权府宅的四周布满了暗哨,这是张任派来监视黄权的士兵,夜幕中,黄权府宅的东侧门忽然打开了,一辆马车在数十名骑马家丁的保护下,从大门内冲出,向成都北门疾奔而去。

  部署在府宅四周的暗哨发现了动静,立刻有人赶去向张任汇报,马车内,黄权满脸阴沉,他没有想到刘璋会意外暴毙。

  这当然不是他们所为,他怀疑这是刘循对父亲下手了,很明显,刘纬掌握了军权,让刘循感到不安,一旦刘纬胜利凯旋,就是他刘循的末日,所以趁刘纬远在汉中的机会,刘循下手了。

  刘璋之死让黄权感到十分被动,他早在四天前便紧急派人去通知刘纬返回成都,一方面固然是为了兄弟争位而使黄权烦恼,而另一方面,黄权也不知该怎么向曹操交代。

  曹操要求益州稳定,不准刘璟入蜀,这是曹操的唯一要求,黄权很清楚,曹操在这个时候绝不愿意看到刘璋暴毙而引发益州动乱。

  但黄权也不想妥协,支持刘纬关系到他的切身利益,而且曹操也答应将来由刘纬登位,可现在,一旦刘循抢先登益州牧的位,他黄权将面临灭顶之灾。

  由于张任已经动用军队实行宵禁,这就是一个动手的信号,黄权知道他再不走,就会死在成都城内,“加快速!”黄权再次令道,马车加快了速,向北城疾驶而去

  成都附近有万驻军,其中拱卫成都的两万军队由吴懿和张任掌控,吴懿北征汉中,便暂时由张任率领,而另外一万军队则由高沛统帅,驻扎在广汉。

  连续争论四天无果后,张任终于按耐不住,准备用军队来解决益州牧的后继问题。

  但张任也知道,一旦动用军队,可能就会爆发内战,刘纬的实力也不弱,支持他的高沛有一万军队驻扎在广汉,南方还有雍闿、朱褒等人的数万蛮军,刘纬自己手中就有四万军队。

  更让张任担心的是,一旦爆发内战,刘璟就会抓住机会西进巴蜀,益州就危在旦夕。

  刘循府中,张任正在苦劝长刘循,“公不要再犹豫了,蜀中规矩是天内入土为安,现在已经四天了,老主公却无法下葬,这是公不孝,是我们做臣的不忠,如果公再不登位,益州就要发生内乱了!”

  刘循负手在大堂上来回踱步,他心中很焦虑,他不是不想登位,而是他不想兄弟反目,引发益州内战,他希望能和二弟好好谈一谈,兄弟之间取得谅解,让二弟支持他继承父亲之位,这样益州就可以避免内战之忧。

  只是他也知道,取得这种谅解有点不现实,所以他心中很矛盾,一时难以做出决断。

  旁边王累也劝道:“现在可以说是益州无主,这就给了刘璟进入巴蜀的借口,这种机会我想刘璟绝不会放过,公不要再犹豫了,不登位有内乱,登位也有内战,但至少堵住了刘璟的借口,少了外患。”

  刘循叹了口气,“父亲死因不明,如果我仓促继位,大家就会认为是我害死了父亲,这让我怎么向天下交代?”

  “公迂腐啊!”

  张任急道:“老州牧之死和公继位有什么关系?谁都知道天下不可一日无主,益州也不可一日无州牧,黄权是益州别驾,他是得到曹操的任命,说明朝廷是支持二公,一旦拖时间长了,朝廷任命二公为州牧的旨意到来,想翻盘就来不及了,不如坐实了益州牧之位,逼朝廷承认。”

  “这.....”刘循有点被说动心了。

  就在这时,一名张卫的亲卫慌慌张张奔至大堂下禀报,“启禀张将军,北门处传来消息,黄权已冲出北门,离开了成都。”

  张任大怒,“北门是谁当值,竟然如此大胆放人?”

  亲卫回答道:“好像是牙将郑潜,他率领数士兵,跟着黄权走了。”

  张任呆了一下,郑潜是吴懿的部将,他竟然背叛了自己,这时,张任急道:“公若再不继位,我就不管了!”

  刘循知道形势危急,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一咬牙,点了点头,“好吧!我答应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