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13章 老将争刀

第513章 老将争刀


  、、、、、、、、、、

  巫城县,身着一身盔甲的庞羲站在城头,心中充满了一种难言的苦涩,短短的一个月内,他的军队便由一万人锐减到不足千人,这是他十几年来从未遭遇过的惨败。

  远处山脚下的一片旷野里,布满了无数的帐篷,那是严颜亲自率领前来攻打巫城的八千军队,也是幸亏巫城坚固高大,才阻止了敌军继续向东进军。

  庞羲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失败的原因,那就是他不肯放弃巴东郡,将本来就不占优势的兵力一分为二,结果被严颜各个击破,虽然心里明白,可是.....他又怎么可能甘心放弃经营多年巴东郡呢?

  说到底,他就不该接受建平郡,虽然他知道刘璟是在利用东州士,但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在利用荆州扩大势力,只是他的军队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胃口,为何要如此贪心?

  庞羲低低叹了口气,转身向城下走去,就在这时,城外忽然响起了隆隆战鼓声,‘咚!咚!咚!’喊杀声震天,庞羲急忙回到城墙边,只见一支数千人的军队正黑压压地向巫城蜂拥而来,旌旗招展,声势壮观。

  庞羲连忙回头喊道:“敲警钟,全军上城防御!”

  巫城的警钟敲响了,急促的钟声在城内回响,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杀气腾腾地冲上城头,只片刻时间,两千五名士兵各就各位,张弓搭弩,严阵以待。

  这时,数千敌军已杀到城下,密密麻麻在距离城墙两步外列队,盔明甲亮,刀矛如林,中间一杆大旗猎猎飘拂,旗帜上龙飞凤舞地写着一个斗大的‘严’字,在大旗之下,一名约六十岁的老将手执开山刀骑在一匹雄骏的战马之上,胸前白须飘飘,威风凛凛,正是老将严颜。

  他催马上前指着城头大喊:“乱贼庞羲,出城受死!”

  严颜声音响亮,高亢如洪钟,城头士兵都听得清清楚楚,庞羲气得脸色青,大喊道:“给我放箭!”

  城头上顿时箭如雨下,直射严颜,严颜号称巴蜀南刀,武艺在巴蜀仅次于北枪张任,他用大刀拨打箭矢,风雨不透,双腿夹马慢慢后退,很快便退出弓弩射程。

  他再次大喊道:“庞羲,你这个没卵的孬种,老夫六十岁尚不惧死,你敢不敢与老夫决一死战!”

  城上庞羲不理睬,严颜又回头大喊:“抬上来!”

  数十名士兵挑着木偶上前,这些木偶约一人高,相貌是男,却穿着女人衣裙,头上大牌上写着‘庞羲’二字,严颜手下士兵大笑。

  又有数人在城墙前搭建木台,十几名巫汉巫女在台上表演巫戏,其中一人打扮成严颜模样,手执大刀站在台上,另一名中年男身着女人衣裙,在严颜面前跪下磕头求饶,丑态出,台上的大横幅写着‘庞羲哀求饶命’。

  在锣鼓声中,巫戏精彩上演,一会儿是猴装扮成庞羲表演猴戏,一会儿是庞羲裸身相扑,引来士兵们一阵阵哄笑叫骂。

  庞羲气得浑身抖,他明知这是严颜的激将之计,但这种奇耻大辱还是让他忍不住大吼一声,“跟我出城杀了这群狗贼!”

  旁边邓芝吓得连忙上前阻拦,“使君不能上当,我们出城必败!”

  庞羲狠狠一跺脚,转身向城下走去,邓芝急忙追了上去,“使君,这是他们激将之法!”

  ..........

  严颜在城下表演一天,尽羞辱之事,庞羲气得眼睛喷火,几次要出城决战,都被邓芝苦苦劝住了,随着夜幕降临,严颜军队挑战无果,终于撤回山下军营。

  夜幕中,老将黄忠率领两万大军正沿着蜀道急向巫城方向行军,两万大军俨如一条长蛇,在山道上绵延十余里,由于庞羲在前线失利,信陵县和秭归县都没有了驻军,全部调到巫城县,黄忠军队顺利过境,一疾行走,前方五里外便到巫城了。

  这时,校尉廖化催马上前躬身道:“老将军,卑职先走一步,先去给庞羲下令,让他开城迎接大军吧!”

  黄忠摇了摇头,“庞羲是巴蜀元老,地位很高,而且生性骄傲,你去令他出城迎接,会让他心怀不满,说不定还会生出事端,不如我直接去见他,给他一个面。”

  旁边参军蒋琬笑道:“老将军果然深谙人情世故!”

  廖化躬身道:“卑职明白了。”

  黄忠随即下令:“全军加快!”

  队伍加快了,不多时,前锋便抵达了巫城,黄忠注视着这座险峻的城池,对士兵令道:“前去叫门!”

  士兵飞奔跑到城下,大声喊道:“城上听着,黄老将军率荆州大军已到,城上开门!”

  城头守军早现了有大军到来,赶去禀报了庞羲,庞羲急忙赶到东城头,探头向城下张望,黑暗中,只看见火把如一条长龙,一眼望不见头,这至少有数万军队,令庞羲暗暗心惊。

  不过荆州军的到来让他长长松了口气,这时,他见十几名骑马将领上前,连忙高声问道:“我便是庞羲,请问城下将军是何人?”

  城下传来一阵洪亮的笑声,“庞公,我乃黄汉升是也!”

  庞羲和荆州打交道多年,当然认识黄忠,他知道黄忠当年便是荆州军方元老,现在更是荆州地位最高之将,他不敢怠慢,连忙令道:“开城!”

  巫城大门缓缓开启,庞羲亲自迎了出来,后面则跟着邓芝等重要属下,黄忠翻身下马,迎上前笑道:“听闻庞公正和严颜军作战,我奉州牧之令,特赶来助战!”

  庞羲大喜,上前行一礼,连忙问道:“请问老将军,刘州牧可来了?”

  黄忠一指远方江面笑道:“最迟后天,庞公便可以在江面上看到荆州主力大军。”

  庞羲轻轻叹息一声,“这一天终于来了!”

  这时,邓芝上前低声道:“使君,明日严颜必然还会来挑战,我们不如将计就计。”

  庞羲顿时醒悟,连忙对黄忠道:“严颜老贼天天来城下挑战,我苦于兵力不足,无法应战,有老将军在,明天我们可杀他个措手不及!”

  黄忠大笑,“久闻严颜宝刀不老,我倒要看一看,究竟是谁的刀更老辣一些?”

  .........

  次日上午,鼓声又一次敲响,严颜率领两千余人杀到关前高声叫骂,就在这时,巫城城门大开,一支千余人军队从城内杀出,为一员老将,身材雄壮,白须飘飘,手执一把金背虎牙刀,骑在一匹雄骏的白马之上,俨如虎豹出城。

  严颜当然认识黄忠,他大吃一惊,黄忠居然出现在巫城,那就意味着荆州大军杀来了,他心念急转,知道自己准备对付庞羲的手段不行了,他正要调走马头撤退,只听黄忠大喊:“严将军,敢跟老夫一战乎?”

  严颜知道黄忠是从前荆州第一猛将,现在多了一个赵云,便列为荆州五虎将第二,或许是同为老将的缘故,严颜顿时生出一丝争强好胜之心,一挥大刀,“愿和老将军一战!”

  他急催战马,战马奔如迅雷,向黄忠直冲而至,一道寒光闪过,开山刀直劈黄忠前胸,气势猛烈,黄忠却不慌不忙,金背虎牙刀迎劈而上,只听‘当!’一声巨响,俨如平地一声惊雷,两把大刀劈砍在一处,火光四溅,两股强大的力量同时向两人反击。

  战马哒哒后退,黄忠只觉两臂两臂酸麻,强烈的刀气几乎使喘不过气来,他心中暗赞,不愧号称巴蜀南刀,果然名不虚传。

  而严颜更是苦不堪言,他双臂几乎没有了知觉,手中之刀差一点脱手而出,气血翻腾,胸口为难受,他忽然回头,吐出了一口血。

  黄忠却不饶他,大喝一声,“再吃我一刀!”

  战马冲上,举刀便砍,严颜只得强打精神,迎战而上,两人激战在一处,这时,城中军队开始大量涌出,从开始的一千人渐渐变成了八千人,都戴着荆州军的铁制兜鍪,在副将廖化的率领下,杀气腾腾,只等一声令下,便杀向敌军。

  严颜和黄忠已激战二十个回合,尽管严颜刀法精奇,但他力量上要明显逊黄忠一筹,渐渐地开始抵抗不住。

  他找了一个破绽,向黄忠面目虚砍一刀,黄忠挥刀相格,严颜抓住了这一瞬间的机会,拨马便逃,同时对士兵们大喊道:“立刻撤退!”

  黄忠收刀,张弓搭箭,瞄准了严颜后颈,严颜并没有防御,这一箭必然射穿他的脖,但黄忠犹豫一下,却松缓了弓弦,不知为什么,他心中竟生出一种惺惺相惜之感,放弃了这一箭。

  黄忠见敌军败逃,大喝道:“全军追杀!”

  “杀啊!”

  荆州军喊杀声如雷,向山脚下的益州军大营杀去,严颜本来在山下埋伏了千敌军,准备伏击庞羲,但荆州大军杀来,使他的埋伏失去了效果,益州军抵挡不住荆州军的冲击,大败而逃,黄忠率军一追杀,杀死者、投降者不计其数。

  这一战,严颜的五千军溃败,被杀死一千余人,被俘千人,只剩下八余人跟随着严颜狼狈逃回巴东郡。

  黄忠随即收兵,他并没有急着出击,而是让大军在巫城休整两天,一急行军使士兵们都十分疲惫,他深知士兵的体力和士气是战争的关键,两天后,荆州军的主力船队铺天盖地出现在巫城外的江面上,黄忠这才下令全军出,向巴东郡挺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