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33章 汉中风云 3

第533章 汉中风云 3


  、、、、、、、、、、

  “军队来了!”一名黑衣人大喊一声。

  孟优也看见了,数步外张卫一马当先,手执长戟策马疾奔,后面跟着数名士兵,尘土飞扬,杀气腾腾。

  “撤退!”

  孟优大喊一声,率领数十名黑衣大汉向西奔逃,从外人看来,这些黑衣人逃跑得非常仓惶、狼狈,有人头巾也掉了,顾不上捡,手中兵器也随手扔掉,一群人惶惶如丧家之犬。

  张卫更加兴奋,他看得很清楚,为之人正是孟优,这群盗匪必定就是杨松的私兵乔装了,他大喊道:“弟兄们,给我追上去!”

  数士兵兴奋得狂呼叫喊,跟着张卫向黑衣人疾追。

  在码头的西边是一片树林,绵延十几里,宽只有两里,过了树林便是一望无际的良田。

  数十名黑衣人沿着树林边缘拼命向西奔逃,步外,张卫率领士兵穷追不舍,当张卫及数士兵绕过树林,却发现黑衣人都不见了。

  张卫勒住战马,奇怪地四处张望,后面的士兵忽然惊慌地叫了起来,张卫一回头,却发现他们身后出现了黑压压的军队,足有数千人,迅速将他们包围。

  张卫大吃一惊,转过马头,只见前面也从树林里杀出一支军队,从前面将他们包围,两支军队迅速合拢,将他们数人团团围住。

  张卫感觉不妙,拨马要突围,一支箭‘嗖!’地射出,正中他的战马脖颈,战马一声悲鸣,前蹄高高跃起,将张卫掀翻在地。

  这时,树林内出来一名大将,白马银枪,手执弓箭,冷冷地看着他,张卫惊得大喊:“尔等是何人?”

  大将冷笑一声,“我乃赵云是也!”

  .........

  半个时辰后,张卫的数名士兵从树林后出来,依旧盔明甲亮,押着几十个黑衣人,而张卫则躺在一副担架上,六名士兵前后抬着他,他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在被下面,张卫浑身被捆绑,身边还躺着一个瘦小的士兵,用锋利的匕顶住他腰间。

  在队伍前面则是张卫的几名亲兵,包括一名军侯,众人押着黑衣人,快步向西城门走去,西城门已关闭,军侯被两名士兵挟持着上前叫门,“城上速速开门!”

  一名牙将探头看了看,有些奇怪问道:“将军怎么回事?”

  “将军受伤落水了,赶快开门!”

  这时,张卫的嘴唇动了动,锋利匕立刻顶住他的肋骨,锋尖穿透了衣服,让他感到一阵刺痛,被里的士兵低声威胁道:“若敢叫,就一刀刺穿你!”

  张卫咬住了嘴唇,这时城门开始缓缓开启,吊桥放下,士兵们押着黑衣人向城内走去,进入瓮城,内城门也随之开启了。

  这时,那名牙将心中有些奇怪,张卫带出去的士兵都是他的亲兵心腹,大家都很熟悉,怎么回来这些人他一个都不认识?

  他心中生出了疑心,向城下飞奔而去,在内城门口拦住了张卫的担架,这时他看清楚了,这些人除了前面几个亲兵外,其余人他一个都不认识,马军侯和杨屯长等人到哪里去了,他们分明和张卫一起出城。

  他心中更加怀疑,上前向张卫施一礼,“将军哪里受伤了?”

  张卫哼了两声,没有说话,但他却给牙将示以眼色,牙将见张卫神情有异,他目光紧紧盯着被,他已感觉被下面还有一人,便干笑一声说:“卑职也会治病,不如让卑职替将军先看一看吧!”

  他忽然抓住被,猛地一掀,张卫惊恐地大喊起来,“他们是荆州军.....啊!”

  后面的喊声变成长长的惨叫,瘦小士兵狠狠一刀刺穿了他身体,一翻身从担架上跳下,旁边几名士兵见伪装被识破,一起拔刀砍向牙将,牙将后背被砍了两刀,踉踉跄跄奔进城内,捂着肩膀大叫道:“他们是敌军!”

  城门口一阵大乱,数名士兵并分两,余人守住外城,其余余人拔出战刀冲向内城,城上两余名守军也跑了下来,和荆州激战在一处,瓮城内喊杀声大作。

  赵云率领六千余名士兵在树林内紧盯着西城门,他忽然听见了城内传来喊杀声,他回头厉声高喝道:“破城就在此时,弟兄们,跟我杀!”

  他挥动银枪,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后面六千士兵铺天盖地地跟着他冲锋。

  城内此时激战惨烈,城内不远处就是一座军营,两千多汉中军士兵闻讯冲出军营,向西城门猛扑而来,密集的箭矢如蝗虫、如疾雨,射向城洞内,连同最后的数十名汉中士兵一并射死。

  荆州军士兵没有盾牌,顿时死伤上人,他们匍匐着,将尸体堆起当肉墙,众人躲在肉墙之后,死死顶住城门。

  只听见城门吱吱嘎嘎发出刺耳的声响,城上士兵在拼命关城,却被城洞内士兵用尸体卡住了城门,双方僵持在一起。

  外城也是一样,吊桥的铁链被士兵们连根一起砍烂,铁链的楔从吊桥木板里脱落,象两条巨蛇在空中乱舞,城门被士兵们用木桩顶住,无法关闭。

  城外的荆州军越杀越近,赵云一马当先,他一提缰绳,战马腾云驾雾般跃进了外城,密集如暴雨般的箭矢从内城城头上向他迎面呼啸射来,赵云挥舞银枪,俨如梨花纷飞,拨打密集的箭矢,马不停蹄向内城疾奔。

  他风驰电掣般冲进内城,对城洞内的士兵大喝一声,“跟我杀上城去!”

  城洞内的荆州士兵已经死伤过半,他们已支持不住,但赵云的神勇却感染了每一个士兵,勇气在他们心中燃烧,他们大吼一声,纷纷爬起身,跟着赵云向城内杀去。

  赵云带着余士兵杀进了弓兵群中,他大开杀戒,如猛虎如羊群,杀得汉中军士兵哭喊连天,尸横遍地,所过之处,挡他者亡,阻他者死,银枪砸碎了人头,脑浆崩裂,枪尖刺穿了咽喉,尸体被高高挑飞

  这一战杀得汉中军士兵个个胆寒,赵云的威名在汉中如杀神再世,闻之者色变,随着六千荆州士兵铺天盖地杀进了内城,被张鲁自诩为‘固若金汤’的南郑城终于失守了。

  .......

  此时张鲁完全相信吴懿要撤军南下了,他已做好计划,准备派大将杨任率一支军队,走小绕过定军山,埋伏在益州军后撤的上,以伏击撤退中的益州军,从而全面击溃吴懿的这两万军队,将他们收为降卒。

  可就在这时,张卫生死不明、南郑城失守的消息被外围的汉中军士兵传到了汉中军大营,这个消息将张鲁震惊得目瞪口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当他终于意识到城池已经失陷时,他陷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之中,表现出来,是他暴跳如雷,发狂般地大喊大叫,拔出剑乱劈乱砍,大帐中的地图书和桌都被他劈为齑粉。

  不仅如此,他冲出大营,连杀七八名亲兵,俨如发了疯一般,直到数十名亲兵一拥而上,将他死死按住,夺去宝剑,用牛筋捆绑起来,直到这时,张鲁还在声嘶力竭地狂叫,声音也哑了,口吐白沫。

  早有士兵飞奔去禀报了阎圃,南郑失陷的消息也使阎圃大吃一惊,但他没有象张鲁那样的被刺激得发疯。

  他不及细想,匆匆向中军大帐奔去,此时,南郑失陷的消息已迅速传遍军营,汉中军人心惶惶,很多将士的家眷都在南郑城内,而且是赵云率军攻克了南郑城,这使很多将士都感到无比的绝望。

  阎圃一上都看见满脸惊惶的士兵,这让他心中更加沉重,他已经意识到他们被吴懿的假象蒙蔽了,益州已经被刘璟占领,吴懿也投降了荆州军,所以才会有赵云和他同来。

  吴懿在定军山用撤兵的假象牵制住汉中军主力,给赵云偷袭南郑创造了机会,这是非常高明的策略,荆州军内果然是能人辈出,阎圃叹息一声,他也不知该怎么办了?

  来到中军大营,张鲁的亲兵们迎了上来,七嘴八舌向他讲述张鲁发疯之事,阎圃点点头,“我知道了,你们让我去看看大将军。”

  亲兵们簇拥着阎圃走进大帐,这时,张鲁坐在帐边,背靠着一口被劈得稀烂的箱,他已经安静下来,目光里充满了绝望,就像一只野兽掉入猎人的陷阱,阎圃叹了口气,上前柔声道:“将军,情况还没有到绝望之时,我们还有机会。”

  “机会?”

  张鲁低沉地苦笑一声,嘶哑着声音自言自语,“我看不到机会,看不到光明,我的眼前只有一片黑暗,无穷无尽的黑暗,连也没有了,只有坟墓。”

  “将军,我们手上还有四万五千大军,兵力未失,只是南郑城失守,还可以夺回来,而对方兵力没有我们多,我们真的还有机会。”

  张鲁双手猛地挣脱了牛筋,一把抓住阎圃,就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木头,他紧紧盯着阎圃道:“我们还有机会?”

  阎圃点点头,“还有机会!”

  “那我该怎么办?先生教我!”张鲁的神智渐渐恢复了。

  阎圃沉思一下道:“要防止军心崩溃,我们必须立刻返回南郑,利用士兵们急于挽救家眷的心理,猛攻南郑城,成败就在此一举。”

  “如果我们攻不下南郑呢?”张鲁的目光陡然间变得为锐利,盯着他追问道。

  阎圃咬了一下嘴唇,“那就撤退到魏兴郡,向曹丞相求援!”

  这一次,张鲁没有反对向曹操求援了,他知道自己已别无选择,他一把扯掉脚上的牛筋,扶住一名亲兵站起身,喝令道:“传我的命令,立刻返回南郑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