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59章 春寒料峭

第559章 春寒料峭


  、、、、、、、、、、

  冬去春来,建安十六年的春天终于来临了,二月早春时节,巴蜀田野里便出现了农人忙碌的身影。

  巴蜀是以种植冬小麦为主,春天时虽然不用播种,但牛耕、锄地对保持土壤墒情依然是为重要,先用耕牛将板结的土壤翻松,然后每块地至少要锄划两遍以上,这其中还必须小心翼翼不能伤及麦苗,才能保持土壤的疏松、湿润,有利于麦苗旺盛生长。

  在六月初了抢收了小麦后,又必须立刻种植水稻,湿润的气候,肥沃的土壤和充足的水源,使巴蜀地区成为自古以来的粮仓,秦先得巴蜀,后始得天下。

  对于刘璟也是一样,得到巴蜀后,便彻底解决了粮食问题,而且使他的军队从十二万增加到了二十万,经过近一年的训练和休整,他的军队愈加精锐,出兵关中的时机已渐渐来临了。

  此时刘璟的军队已经不再叫荆州军,这是随着他控制地盘的扩大而逐渐改变称呼,比如最早叫柴桑军,后来叫江夏军,再改名为荆州军,可随着巴蜀和汉中的收纳,八万益州军和汉中军的加入,再叫荆州军显然已经不合时宜。

  有人提议改名为楚军,因为刘璟被封为楚公,但巴蜀高官们却不同意,讨论再,最后由刘璟亲自定下了名称,针对曹军,他的军队就叫汉军,大汉王朝的军队。

  虽然北上关中的时机渐渐来临,但现在依然是春耕最关键的时刻,还不宜开始战备动员,须再等半个月,春耕结束后才是战备的最佳时机。

  刘璟的新府邸便是原来刘璋的州牧府,位于成都城北,占地亩,其中一片天然湖泊就有亩之大,湖水清澈甘甜,被刘璋十几年精心修葺,仿佛是一块精美绝伦的祖母绿宝石,湖水四周修建了无数精致的亭台楼阁,被茂密的树林包围,一座花岗石桥横跨湖泊,虽然巴蜀的府邸没有荆州府邸大,但精美程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午后,孙尚香站在湖边的揽月亭内,凝视着一潭湖水怔怔出神,她眼中有一丝淡淡的忧伤,就在前两天她接到了大嫂的来信,母亲因思念她而病倒了,这也勾起了她的思乡之情。

  她出嫁已经一年多了,很多时候,蜀山巴水的壮丽使她忘记了家乡,但母亲的生病却使她蓦地怀念起了家乡,这就如同开闸的江水,思乡之情汹涌而出。

  “怎么了?”

  不知何时,陶湛出现她身后,她身怀六甲,行动已经很不方便了,她由两个女侍卫陪同散步,正好远远看见了亭里的孙尚香,陶湛关心地问道:“是思念母亲了吗?”

  孙尚香默默点了点头,陶湛叹了口气,她也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就在自己认识丈夫那年病逝了,她心中也有些伤感,便柔声道:“那你就回去探母吧!夫君应该会同意的。”

  “我知道他会同意,我只是不放心你。”

  孙尚香回头看了看陶湛的腹部,苦笑一声说:“我若走了,家里那么多事情,你哪里忙得过来。”

  陶湛上前握住她的手,笑道:“几个管家婆都很能干,再说还有包娘,她可以帮我,而且我又不是第一次生孩,你就放心回去探母吧!住上半年,好好陪陪母亲。”

  孙尚香轻轻咬一下嘴唇,点了点头,“我去和他谈一谈。”

  陶湛一笑,“他在外书房和几个军师开会,估计应该结束了,你去吧!”

  “这里风大,我先送大姐回去!”

  孙尚香扶着陶湛慢慢走出亭,向陶湛的院走去

  外书房内,刘璟正和贾诩、司马懿、法正、庞统、徐庶、蒋琬、尹黙等人商议北取关中的决策,他们军队北取关中已是明谋,任何军队调动,曹操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但一些细节却可以商榷。

  “根据我们最新的情报,曹操在关中至陇西一线部署了二十万军队,其中关中有十四万大军,由曹植为主帅,曹仁为副将,荀攸为军师,陇西则部署了六万大军,由曹彰为主将,夏侯渊为副将,陈群为军师,另外张辽率万军驻守南阳,满宠率五万军驻守合肥,曹操则坐镇许昌,防御严密,关中之战不好打啊!”

  这时,司马懿眉头一皱,“这样听起来,曹操似乎已经恢复了元气?”

  刘璟点点头,“毕竟赤壁之战是建安十年的事,现在近年时间过去了,再加去年北方风调雨顺,各地秋粮均获得了大丰收,军屯收获更加丰厚,曹军粮食不足的问题也解决了,而且曹操在去年底平定了河北田伯、苏银的叛军,得到降卒十余万,使他的兵力又恢复到四十万,不仅如此,一个月前,曹操被封为魏公,加九锡,虽然他在士族中被抵触,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他在朝廷和军队中依然拥有无比崇高的威望。”

  刘璟刚说完,贾诩便呵呵笑了起来,“州牧也未免涨他人志气,其实曹军除了兵力有所增长外,其他变化都不大,而且十几万降卒都是乌合之众,没有几年的磨练,休想成为精锐之军,我们虽然兵力只有对方一半,但我们的水军、重甲步兵、重弩军、鹰击军,都是为厉害的精锐,我们的二十万大军完全可以和四十万曹军匹敌,否则,曹军早就杀来了。”

  刘璟笑道:“主要是我们不能轻敌,以前虽然屡屡战胜曹军,但那是在南方水泽之地,可如果到了北方,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们要有吃败仗的心理准备。”

  说到这,刘璟拾起木杆指着地图道:“既然大家都一致认为从陇西进军,那就这么决定了,佯攻陈仓,牵制曹军,大军进攻天水郡。”

  ........

  众人散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法正一人,刘璟另外有事将他留了下来,法正一直在汉中辅佐赵云,昨天晚上才赶回成都。

  “汉中军队士气如何?”刘璟笑问道。

  法正点点头,“士气已经渐渐到了最好的状态,用赵将军的话说,原来投降的汉中军仿佛脱胎换骨一般,现在赵将军也很关心什么时候攻打关中?”

  刘璟负手走了几步,微微叹口气道:“粮食和军械物资,汉中仓库内都有足够的库存,关键是民夫征用,进攻关中不像南方,可以倚靠舟楫,北方全靠畜力和民夫运送物资,我打算从巴蜀和汉中征调十五万民夫和十万头牲畜,影响大,必须等春耕结束,还要再等半个月吧!”

  法正犹豫一下道:“微臣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什么话就直说,不用这么刻意犹豫,我可不是禁言之人。”刘璟有些不悦道。

  “微臣是想说,为何不在去年秋收后进攻关中,那时曹操部署还没有完成,而且刚刚结束剿灭马超的战争,士卒疲乏,陇西军力空虚,如果那时攻打陇西,或许就容易得多,不象现在,曹操部署完毕,我们就有点被动了。”

  刘璟负手望着屋顶,半晌才道:“现在有不少人提出这个疑问,甚至军方也有质疑之声,我并不怪他们的质疑,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提这样的问题,毕竟你是军师,如果连你都不理解,这个仗以后怎么打?”

  法正吓得一身冷汗,他没想到刘璟会这样不高兴,他低下头,不敢再多说,刘璟瞥了他一眼,又继续道:“从古自今,没有南方军队能统一天下,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我们起兵荆州,依靠长江汉水才得以保全,抵御住曹军铁蹄,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在北方就能战胜曹军。”

  说到这,刘璟又轻轻叹了口气,“事实上,我原本打算攻取南阳,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我知道,荆州军到了平原上,不是曹军的对手,仅曹操的万铁骑就可以席卷我们,我可以夺取南阳,却守不住南阳,正是这样,我最终决定放弃争夺南阳,转而北上关中,以关中为中心,建立陇右骑兵和曹军对抗,这是我唯一能最终击败曹操的途径,所以关中之战的意义,不亚于赤壁之战,孝直,你明白吗?”

  法正默默点了点头,他有点听懂了,“州牧的意思是说,我们不仅要攻下关中和陇右,更重要是守住它,要能在关中站稳脚跟。”

  刘璟脸上露出一丝赞许的笑意,“正是这个原因,去年秋天或许我可以乘虚攻占关中,可是我守得住吗?巴蜀还不稳固,粮食运输线没有建立,攻城武器没有打造完成,军队训练还不充分,如果我们占领了关陇后又被赶回来,那才是致命的打击,很可能我们再也没有机会攻占关陇,相反,等曹操一切都准备就绪,在曹军最强大的时候击败他,那么他也同样没有实力再夺回关陇,关陇我们就坐稳了,不付出代价,怎么可能会有真正的收获呢?”

  法正满面羞惭,深施一礼,“卑职明白了!”

  刘璟点点头笑道:“其实贾诩、司马懿他们都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们没有提出异议。”

  停一下,刘璟又笑问道:“马超的近况怎么样?””他很好,努力训练军队,不过比较沉默,他已表态愿意娶刘氏为妻。”

  “那就好,孝直就辛苦一下,做这个媒人吧!”

  法正笑了起来,“我很愿意啊!”

  这时,他见时辰已不早,便起身告辞了,刘璟将他送出院,一回头,见孙尚香站在不远处的亭里,正向这边张望,刘璟便笑着迎了上去。